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莫札特歌劇-費加洛的婚禮
2009/03/12 00:48
瀏覽3,881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莫札特歌劇】費加洛的婚禮



莫札特歌劇-費加洛的婚禮



                            費加洛的婚禮 (十八世紀的西班牙塞維里亞城)

《主要劇中人物》


凱魯碧諾(Cherubino)/伯爵府中的童僕...............次女高音

巴托洛醫生(Doctor Bartolo)....................男中音男低音

馬卻莉娜(Marcellina)/伯爵府中的女管家..............女中音

巴西里歐(Basilio)/伯爵府中的音樂教師...............男高音

安東尼歐(Antonio)/ 伯爵府中的園丁,蘇珊娜的叔父....男低音

阿瑪維瓦伯爵(Count Almaviva)........................男中音

伯爵夫人............................................女高音

費加洛(Figaro)/伯爵的隨身僕人......................男中音

蘇珊娜(Susanna)/伯爵夫人的侍女,費加洛的未婚妻.....女高音

芭芭莉娜/安東尼歐的女兒............................女高音


《劇情簡介》

序曲

第一幕 伯爵府中一室

幕啟,費加洛正在丈量家具尺寸大小,蘇珊娜則在一旁試戴婚禮中的新帽子,並且要費加洛給點意見參考,小倆口沉浸在即將新婚的甜蜜中。 當蘇珊娜知道費加洛準備把這間房子佈置成他們的新房時,她很機警地告訴費加洛,雖然如此一來,他們服務起伯爵和伯爵夫人更方便了,但是─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也增加了更多的不便,因為伯爵一直對蘇珊娜有所企圖,他希望回復過去貴族特有的權利─「初夜權」(在僕人新婚當晚,身為主人的貴族可以單獨和新娘獨處一夜);蘇珊娜擔心哪一天伯爵把費加洛派往別處工作,到時候伯爵就有機可乘,對蘇珊娜有所不軌之意。費加洛一聽也緊張了起來,到這時他才了解:原來他忠心耿耿服侍的伯爵,竟然是一位「花心大蘿蔔」!碰巧此時伯爵夫人在隔壁房間搖鈴召喚蘇珊娜,等到蘇珊娜離去之後,費加洛開始構思要怎麼樣應付刁鑽的伯爵:我的伯爵大人,如果你想要跳舞的話,就讓僕人我來教您一些小把戲吧!我們等著看,誰才是最後的勝利者!」(詠歎調)

Francesco Benucci─
第一位Figaro\

待費加洛離去之後,伯爵府上的女管家馬卻莉娜和醫生巴托洛也來了;他們一位是費加洛的「新仇」(馬卻莉娜)、另一個則是「舊恨」(巴托洛醫生)。先前費加洛幫助伯爵娶得了塞維里亞城美女羅西娜為妻子,讓身為羅西娜監護人的巴托洛醫生錯失「近水樓台先得月」的機會,因此他對費加洛一直懷恨在心。至於馬卻莉娜,她原本和巴托洛醫生有過一段情,但是最後卻未能結成連理,不過兩人之間還是維持了密切的關係,但是馬卻莉娜則要求巴托洛醫生為她找一個伴,好遞補「丈夫」的空缺;正巧先前費加洛曾經向馬卻莉娜借了一筆錢,合約上約定,如果費加洛沒有在一定期限之內還錢的話,就必須要娶馬卻莉娜為妻,而今時間到了、費加洛也還沒清償對馬卻莉娜的債務,同時馬卻莉娜也看上了年輕小伙子費加洛,於是這位「中年婦女」要巴托洛醫生從中協助,幫助她完成願望。巴托洛醫生當然樂觀其成,因為一方面他可以對馬卻莉娜有所交代,另一方面可以他也可以藉此報復費加洛當年的「一箭之仇」,於是巴妥洛醫生得意洋洋地說,他要找遍塞維里亞城的法律,好好地整一整費加洛。(詠歎調:復仇之歌)

 

在巴托洛醫生離開後不久,蘇珊娜也從伯爵夫人那兒回來了,她看見了「老」情敵馬卻莉娜,兩個人不免也展開一場唇槍舌戰。馬卻莉娜諷刺蘇珊娜這麼有道德和貞節的女孩兒,當然是費加洛心儀的對象,同時她還嘲笑蘇珊娜是「伯爵的小寵物」;蘇珊娜也不甘示弱地回敬馬卻莉娜,說她這位「念過了一點書、過氣寒酸」的女士,還真像西班牙的貴婦人,甚至蘇珊娜還擊中了馬卻莉娜的要害─年齡,讓馬卻莉娜不敵而退。(二重唱)

Anna Selina Storace─
歌劇史上第一位Susanna

這時蘇珊娜房裡又來了一位小訪客,他是年僅十五、六歲、卻長得早熟英俊的童僕凱魯碧諾。凱魯碧諾因為和伯爵府中的女孩子私底下偷偷幽會,被伯爵撞見了,伯爵打算要把這位成天拈花惹草的小男孩趕出府外;凱魯碧諾跑來找蘇珊娜幫個忙,想請蘇珊娜代他向他的監護人、也就是伯爵夫人求情,請伯爵夫人在伯爵面前說幾句好話。事實上,凱魯碧諾私底下對伯爵夫人十分地愛慕,他巴不得隨時隨地都能夠看見伯爵夫人;當他注意到蘇珊娜手中有一條伯爵夫人的絲巾時,他一把就搶了過來,說這輩子都會永遠把它帶在身邊,同時他還唱了一首歌曲要跟蘇珊娜交換伯爵夫人的絲巾:我不知道自己是誰、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麼?我只知道每一位女孩兒都會讓我臉紅心跳。」(詠歎調)

 

凱魯碧諾剛唱完歌,大老遠就看到伯爵朝蘇珊娜房間走來,於是就趕緊躲在大沙發椅的後面。伯爵才一進門,就緊握著蘇珊娜的小手,他要蘇珊娜答應在當天晚上婚禮舉行之前,先到花園裡和他幽會半個小時;但是蘇珊娜卻緊張地要伯爵趕快離開,因為她怕有人瞧見她和伯爵私底下這般模樣。好巧不巧,伯爵府上的宮廷音樂教師西里歐也來到蘇珊娜的房間,伯爵情急之下,也躲到大沙發椅的背後,而原本躲在這裡的凱魯碧諾只好換給位子、躲到沙發上,蘇珊娜則抓了一條大毛巾將他遮住。巴西里歐一進門,就開始聊起一件「八卦」消息:他發現凱魯碧諾每次在服務伯爵夫人用餐的時候,眼睛總是盯著夫人猛瞧,哪天給伯爵發現了,凱魯碧諾恐怕要「吃不完、兜著走」了。伯爵在椅背後聽見巴西里歐這麼說,一時按捺不住,於是跳了出來,把巴西里歐嚇了一大跳!

 

伯爵說,他一定要好好地教訓凱魯碧諾這小子,因為當天上午,他才在園丁安東尼歐的家中,撞見凱魯碧諾和安東尼歐的女兒芭芭莉娜約會;當時他看見芭芭莉娜神色緊張,於是四處查看,結果就在一張蓋了大毯子的椅子上發現了凱魯碧諾。伯爵說著說著,他以蘇珊娜房裡的大沙發椅輔助說明,沒想到掀開椅上的大毛巾後,又發現了凱魯碧諾!他先是大吃一驚,隨後和巴西里歐又在一旁悄悄地說:「原來天底下的女性都是這樣的(Cosi fan tutte le belle!)。」

此時費加洛帶了一群村民回來了,村民們向伯爵獻花,並且歌頌著伯爵的德政。其實這些都是費加洛刻意安排的,目的就是要提醒伯爵不要忘了他自己曾經下令廢除「初夜權」,而費加洛這麼做,等於是先下手為強,好教伯爵不要妄想對蘇珊娜有所企圖。這時候費加洛也注意到站在牆角邊悶悶不樂的凱魯碧諾,一問之下才知道原來伯爵已經下令要把他發配到軍隊裡擔任通訊官,而費加洛也逮著機會逗一逗眼前這位早就嚇得腿軟的小鬼:「從今天起,你再也不能像隻花蝴蝶到處飛舞了,你必須在戰場上衝鋒陷陣、展露勇氣。祝你帶著軍隊的榮耀,凱旋歸來!」(詠歎調:從軍歌)

第二幕 伯爵夫人寢

伯爵夫人獨自一人在房中感嘆丈夫的變心,不禁回憶起過去兩人之間的甜言蜜語,她祈求愛神相助,讓丈夫回心轉意(

是給伯爵一個小小的教訓。 )

 

在費加洛離去後,凱魯碧諾也按照約定前來「打扮」。在化裝前,蘇珊娜要凱魯碧諾在夫人面前親自唱出原本他想送給夫人的歌曲,於是凱魯碧諾在蘇珊娜的吉他伴奏之下,害羞地向夫人唱著:「妳們這些知道愛情為何物的女士們,請看看我的心中藏了什麼?它讓我有時快樂、有時痛苦,但我卻不清處它到底是什麼!」(詠歎調) 緊接著蘇珊娜開始為凱魯碧諾裝扮,為了怕突然有人闖進伯爵夫人的房間,於是蘇珊娜也很謹慎地將房門上了鎖。經過一番打扮後,蘇珊娜很滿意自己的成績,同時也向伯爵夫人說:「您看看這小子可真是迷人哪!如果有愛上了〝他〞,那一定是有道理的。」(詠歎調)

 

這時夫人發現凱魯碧諾手上有擦傷,於是吩咐蘇珊娜拿醫藥箱來,她要為凱魯碧諾重新包紮傷口;此時夫人也發現了凱魯碧諾大衣口袋上的「從軍令」,拿來一看,上面竟然連官防大印都還沒蓋,「這些人辦事真是糊塗!」而凱魯碧諾一聽到從軍令,忍不住也向夫人哭訴了起來。碰巧伯爵也接到了費加洛的匿名信,火速從打獵場趕回來,想要質問夫人,來到夫人寢室前,卻發現房門反鎖,於是伯爵大聲呼喊,要夫人趕快開門。伯爵夫人情急之下,要凱魯碧諾先躲進旁邊的小儲藏室,然後才去應門。伯爵生氣地質問夫人剛才與誰交談?為何這麼晚才來開門?而夫人神情又為何如此緊張?伯爵夫人則答說,她當時正在換穿衣服,不便及時應門;但是當伯爵問及蘇珊娜時,夫人則答稱蘇珊娜已經回房去了;此時凱魯碧諾在小儲藏室裡打翻了東西,伯爵追問是誰在裡面,夫人又答說是蘇珊娜。伯爵看夫人說話前後矛盾,不禁起了疑心,他要儲藏室裡的人出來把事情弄個清楚,而夫人卻支支唔唔地說不清處;正巧到隔壁房拿醫藥箱回來的蘇珊娜看到了這個情景,她害怕地躲在屏風後面,祈禱眼前的風暴趕快過去。(三重唱)

 

既然伯爵夫人不肯打開儲藏室的門,伯爵說他自己去找工具把門打開,臨走前為了怕房間裡有人趁機逃走,他還鎖上所有的門,然後才帶著夫人離去。等到他們離去後,蘇珊娜才趕緊從屏風後跑出來,叫凱魯碧諾快快逃走,可是,門都上鎖了,往哪兒逃呢?不得已,只好從窗口下跳了!(好在底下是花園,多少還有些緩衝) 而蘇珊娜趁著伯爵和夫人返回之前,自己躲進儲藏室裡,好為伯爵夫人圓場。當伯爵夫婦倆回來之後,伯爵再給了夫人一次機會,夫人才告之以實情:「儲藏室裡躲著的是凱魯碧諾!」伯爵暴跳如雷,準備破門而入,揪出那個小鬼靈精,不料儲藏室的門卻自己打開了,門口出現的是蘇珊娜。「蘇珊娜!?」伯爵夫婦倆睜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眼前所見。趁伯爵半信半疑地進入儲藏室檢查的時候,蘇珊娜則告訴了夫人實情經過;待伯爵回來時,兩位女士故做嬌嗔,指責伯爵竟然懷疑伯爵夫人的貞節,伯爵則是一面求饒、一邊抱怨這個玩笑實在開得太過火了,伯爵最後還拉著蘇珊娜請求代為向夫人美言幾句,好原諒他的無禮。(三重唱)

 

費加洛進來稟報:婚禮的舞團與樂團都已準備好了,請伯爵趕快主持結婚儀式吧!伯爵則逮著費加洛,要他解釋清楚有關「匿名信」是怎麼回事?費加洛裝瘋賣傻,表示他完全不知情。緊接著園丁安東尼歐上場了,他拿著一盆被砸壞的康乃馨向伯爵抱怨,每天從伯爵夫人房裡都會丟出許多東西到他的花園裡,而今天竟然丟出一個男人!伯爵一聽,又起了疑心,費加洛則解釋,那是因為他聽說伯爵氣沖沖地來找伯爵夫人質問匿名信的事,碰巧當時他正在夫人房裡,一時情急,他就從窗口跳了出去;費加洛甚至還裝成一拐一拐的樣子,好教伯爵相信,他並且要伯爵別聽安東尼歐的「酒言酒語」,但是安東尼歐則拿出了一張紙,那是凱魯碧諾的從軍令,他以為這是費加洛在跳樓時遺留在花園裡的東西,可是伯爵卻一把搶了過去,他要費加洛說清楚這又是什麼東西。費加洛原本並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好在伯爵夫人瞧見了,她給費加洛打了暗號,才讓費加洛又過了一關。

 

但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女管家馬卻莉娜和巴托羅醫生、在音樂教師巴西里歐的陪伴之下,來向伯爵請求代為主持公道;馬卻莉娜要費加洛按照合約約定─不還錢、就娶人!費加洛和蘇珊娜認為馬卻莉娜者一夥人簡直就是無理取鬧,而伯爵夫人也站在費加洛這一方,請求伯爵秉公處理,但伯爵卻心裡有數、幸災樂禍,他說歸說「這事會有個公正的了斷」,但他卻巴不得費加洛落個倒楣的下場(七重唱)。整個第二幕也就在雙方各執一詞的混亂情況下落幕。

 

第三幕 伯爵官邸

伯爵與蘇珊娜的二重唱場景

伯爵獨自在大廳裡沉思,他對於先前在夫人房裡發生的一連串怪事,百思不解。一旁,伯爵夫人和蘇珊娜悄悄上場,伯爵夫人要蘇珊娜假藉名義,向伯爵借鼻煙壺嗅鹽治療夫人的頭疼毛病,順便暗示伯爵,她(蘇珊娜)願意在新婚當晚和伯爵在花園裡「小聚」一番。伯爵喜出望外,但又不太敢相信地連續追問蘇珊娜:她說的可是真的?蘇珊娜心不在焉、答案反覆不定,只因為她全心所繫除了要維護伯爵夫婦倆之間不穩定的感情,另外一方面她則是希望自己的婚姻一切順利,她私下獨白:「請原諒我的謊言。這麼做,都是為了愛啊!」(二重唱)

 

當蘇珊娜這一招「請君入甕」的計劃有了成功的開始之後,她隨即向伯爵告退;才剛到門口,就遇見了費加洛。蘇珊娜對費加洛說:「這一回我們用不著律師就贏定了!」不料,這句話又被伯爵聽見了,伯爵覺得自己有受騙的感覺,他憤怒地表示:「我怎麼能夠眼睜睜地看見自己的僕人幸福呢?我絕不能夠讓他們得逞,這個時候唯有報復才能消除我心頭之恨!」(詠歎調)

 

伯爵牢騷發完之後,外頭來了一群人,包括了女管家馬卻莉娜、巴托羅醫生、老法官庫吉歐、以及忿忿不平的費加洛。馬卻莉娜要伯爵趕緊為她主持公道,而庫吉歐則對費加洛說,既然欠了錢,就應該還債,而如果還不了債,就應當按照合約約定「強制執行」了。費加洛則抱著一大本法律條文前後查看,說他其實也是貴族出身,如果沒有父母的許可,是不能隨便迎娶的;同時他也說自己還小的時候就被壞人偷偷抱走,才會變成一個「不知父母下落的失蹤兒童」,說著說著,他還挽起了袖子,露出手腕上的胎記。馬卻莉娜一看,差一點暈了過去,因為在她眼前的,竟然是自己失蹤多年的親生兒子!那是她早先和巴托洛醫生有過一段情的時候的愛情結晶,換句話說,和費加洛一直是死對頭的巴托洛醫生,竟然是費加洛的親生父親,而原本一場逼婚,到這裡卻急轉直下,成了「親子相認」!原本還想好好整一整費加洛的伯爵,看到這樣的結果,自是又氣又失望。先前幫費加洛籌贖金的蘇珊娜,此時也匆匆趕了回來,沒想到卻看見費加洛與馬卻莉娜熱情擁抱在一起,於是她上前給了費加洛一個耳光,讓在場眾人尷尬不已,最後還是由馬卻莉娜主動說明整個事情的經過,蘇珊娜才又驚又喜地接受了一家人團圓的事實。(六重唱)

 

在眾人離去之後,伯爵夫人獨自上場。她黯然神傷地感嘆丈夫已經不再愛她,不禁想起當年伯爵為了追求她時所說的甜言蜜語、以及立下的海誓山盟,而今卻沒想到她們夫婦倆的感情,竟然要藉著自己的僕人來幫忙挽回;不過隨後伯爵夫人又再度提起信心,她相信自己的一片真情真意,將可喚回伯爵冷漠的心。(詠歎調:往日美好時光何處去) 不久,蘇珊娜登場,她已換上了一身西班牙式的新娘禮服,她告訴夫人,伯爵將在稍後依約前往花園裡約會,伯爵夫人則又建議:再寫一封短短的邀請函,讓這個「請君入甕」的計劃更完美;於是在伯爵夫人口述之下,蘇珊娜負責執筆,寫下了這封充滿誘惑力的邀請函:「今夜微風輕吹,我倆約會松樹林......」(寫信場景二重唱),待信函寫完後,伯爵夫人還附上一支別針,作為約會時的信物。

 

這時一群村民上場,向他們敬愛的伯爵夫人獻花,人群中卻有一位動作極不自然的大女孩,仔細一看,竟然是巧扮女裝的凱魯碧諾!就在大家逗著凱魯碧諾玩笑時,園丁安東尼歐帶著伯爵怒氣衝衝地上場,他摘下了凱魯碧諾的假髮和衣物,揭穿了這個小鬼靈精的真面貌。伯爵怒不可遏,準備要下達懲罰命令,不料,安東尼歐的女兒、同時也是凱魯碧諾小女朋友的芭芭莉娜卻當眾公開了伯爵一個小隱私:「伯爵曾經答應過我,如果我愛伯爵的話,他就會給我最想要的禮物。那麼......如果伯爵肯把凱魯碧諾送給我當丈夫的話,我就會像愛小貓一樣地愛伯爵喔!」伯爵一聽,差一點下不了台。正巧,費加洛也帶了一群人前來參加婚禮,伯爵則要費加洛把凱魯碧諾的事解釋清楚,費加洛則是巧妙地避開了伯爵無聊的問話,而伯爵夫人也提醒伯爵:現在不是生悶氣、費猜疑的時候,因為堂下正有兩對新人─費加洛與蘇珊娜、以及趁著此時補舉行正式婚禮的馬卻莉娜和巴托羅醫生─等著他的福證呢!而蘇珊娜也趁機悄悄地把約會邀請函遞給伯爵,伯爵看過之後大樂,宣佈當晚將舉行盛大的晚會好好慶祝一番!眾人也為即將到來的宴會欣奮不已!

 

第四幕 伯爵府上宮廷花園

此時夜幕早已低垂,芭芭莉娜獨自一人慌慌張張地四處尋找一根別針,這根別針則是伯爵要芭芭莉娜交還給蘇珊娜、表示他會前來花園約會的信號,而今芭芭莉娜不小心把它弄丟了,她擔心伯爵和表姐蘇珊娜會責怪她。(小詠嘆調)

此時費加洛和母親馬卻莉娜上場。在問清楚芭芭莉娜狀況之後,費加洛才知道自己竟然被矇在鼓裡,他以為蘇珊娜真的背著他和伯爵偷偷地約會(他不知道這是蘇珊娜和伯爵夫人的修訂版計劃)。費加洛從母親身上摘下一根別針,先將芭芭莉娜打發走,然後他激動地向母親抱怨蘇珊娜的變心,馬卻莉娜要費加洛冷靜下來,在事情沒弄清楚前,先別妄下斷語,因為馬卻莉娜相信自己的媳婦是不會做出對不起丈夫的事,就算蘇珊娜是有那麼一點點「越軌」了,她還是會站在女人這一邊,為蘇珊娜說話,因為這些都是男人惹出來的是是非非。(詠歎調) 馬卻莉娜隨後趕緊去找蘇珊娜,警告她當心吃醋的費加洛。沒多久,費加洛和父親巴托羅醫生、以及音樂教師巴西里歐也上場了。費加洛因為得知蘇珊娜的「變節」,再加上他心裡頭一直盤算著要如何報復伯爵,因此也顯得有點神經兮兮;巴西里歐則以過來人的身份勸他想開一點,「因為和自己的主子對抗,就算佔了上風,又會有什麼好處?」而費加洛還是對蘇珊娜的行為感到忿慨,「天底下的男人們,張開你們的眼睛吧!看看這些女士們到底是怎麼回事?」(詠歎調)

 

在馬卻莉娜的帶領下,伯爵夫人和蘇珊娜也來到花園裡。馬卻莉娜再三提醒蘇珊娜要多留心點醋罈子已經打翻的費加洛,而蘇珊娜知道費加洛此時正躲在旁邊的草叢裡,於是她故意唱了一段誘人的情歌,好逗一逗疑心病重的老公:美好的時刻終於來臨,我倆約會松樹林,且聽那小溪輕唱、晚風輕拂,我心已沉醉在愛的喜悅裡!」(詠歎調) 費加洛原本就已經妒火中燒,現在聽到蘇珊娜這麼誘人的情歌,更是火上加油。這個時候伯爵夫人已經換上了蘇珊娜的衣服回到花園裡,而蘇珊娜也正要離去換穿上伯爵夫人的衣服,她們也準備好即將對伯爵展開一場「視覺錯亂」的約會,到時候好逮著伯爵不忠實的證據,再好好地懲罰一頓。好巧不巧,凱魯碧諾和他的小女朋友芭芭莉娜也相約在花園裡見面,當凱魯碧諾一個人先到達時,只看見穿著蘇珊娜衣物的伯爵夫人,他誤認眼前這位就是蘇珊娜,於是也逗起這位「假蘇珊娜」:「既然都要和伯爵約會了,何不讓我凱魯碧諾先親一個!」伯爵夫人故意改變了聲調,想趕走搗蛋的凱魯碧諾;此時伯爵正好也來到花園中,他看見凱魯碧諾正在作弄他的「蘇珊娜」,本想上前教訓一下這個小鬼,卻沒想到一巴掌打在也想靠近看個究竟的費加洛的臉上,伯爵也以為自己打到的就是凱魯碧諾,而凱魯碧諾則是趁機溜走。

 

等到閒雜人等離去後,伯爵才開始向他的「蘇珊娜」大獻殷勤,躲在一旁的費加洛原本想要上前捉住這對男女,卻沒想到自己的腳步聲嚇走了他們;在黑暗和混亂中,伯爵也和「蘇珊娜」分別朝不同的方向離開,而費加洛也以為自己的「蘇珊娜」被伯爵帶走了,正在一肚子氣的時候,由蘇珊娜假扮的「伯爵夫人」也來到花園裡,費加洛上前向「伯爵夫人」發了一頓牢騷,而「伯爵夫人」竟也和費加洛討論起要如何整一整伯爵的花心,可是我們這位「伯爵夫人」卻忘了一件事─改變聲調,結果費加洛一聽,「那不就是蘇珊娜嗎?」於是費加洛將計就計,他乾脆也向這位「伯爵夫人」大獻殷勤,說是早已愛慕夫人許久了,倒不如。就讓他們彼此相愛,也好報復伯爵的花心。「伯爵夫人」一聽,不禁醋勁大發,霹靂啪啦幾個巴掌打在樂不可支的費加洛身上,而費加洛也趕緊承認,事實上他早已認出來眼前這位「伯爵夫人」就是他的小親親蘇珊娜了,而蘇珊娜也轉嗔為喜,兩個人又摟又笑,並準備到時也以這樣的方式來氣一氣伯爵。

 

話說伯爵在樹叢裡遍尋他的「蘇珊娜」不著,這會兒也回到花園中,只見「伯爵夫人」正和費加洛正打得火熱,他暴跳如雷,一把捉住了費加洛,而「伯爵夫人」則逃向花園裡的小涼庭,伯爵跟上前去,沒想到卻從涼庭裡揪出了馬卻莉娜、巴托洛醫生、巴西里歐、老法官庫吉歐、凱魯碧諾、以及「伯爵夫人」;眾人乞求伯爵原諒「伯爵夫人」(當然只有費加洛和蘇珊娜知道實情),卻被伯爵嚴厲地拒絕。這時,從花園後方傳來了一陣聲音:「至少我還可以要求寬恕他們吧!」眾人回頭一看,竟然是真正的伯爵夫人!而蘇珊娜也褪去了面紗,露出了自己的面貌。伯爵一看狀況,知道這回栽了個大筋斗,他趕緊跪地向伯爵夫人求饒,而伯爵夫人也仁慈地原諒了伯爵之前荒唐的行徑,「因為只有愛才能終結一切的愚昧和憂愁」。緊接著大夥兒在歡喜的氣氛中歡唱:「現在不是憂傷的時候,且讓我們盡情狂歡跳舞吧!」

(全劇終)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音樂
自訂分類:古典音樂
上一則: 古典狂熱 - 金裝古典
下一則: 古典狂熱 - 愛之夢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