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且看馬總統對日本人是怎麼說的
2012/08/21 21:39
瀏覽1,705
迴響0
推薦7
引用0

總統接受「日本放送協會」(NHK)專訪 

公布日期  中華民國1010821  

 

  馬英九總統昨(20)日於總統府接受「日本放送協會」(NHK)專訪時,針對釣魚臺列嶼議題,重申「主權在我、擱置爭議、和平互惠、共同開發」之立場,並期盼臺、日雙方透過協商方式解決爭端,以維繫雙方友好情誼,但不會與中國大陸合作處理釣魚臺問題。

  針對近期釣魚臺列嶼引發各方之紛爭,總統表示,我國一貫立場為釣魚臺係中華民國領土,是臺灣的附屬島嶼,此一主權議題,我們一寸都不會讓步,且立場堅定;同時,我海巡署4年多來,曾10次出動船艦,前往釣魚臺附近海域保護我方漁船、保釣船與研究船,我方護漁的任務一定會持續進行。總統重申,他於85提出「東海和平倡議」,就是希望相關各方均能自制,降低緊張關係,並擱置爭議,以和平方式解決爭端。

  總統指出,我們非常重視與日本的關係,自4年前他上任後,即將臺、日關係定位為「特別夥伴關係」,這段期間可謂臺、日雙方40年來關係最佳的時刻,但迄今日本政府尚未承認釣魚臺爭議的存在,因此他也呼籲日本面對爭議的事實,並透過協商的方式,必要時可使用國際法提到國際法院來解決爭端;此外,已舉行16次的臺日漁業會談也可再持續推動,如能有所進展,定能減少衝突。

  針對兩岸締結和平協議之議題,總統也重申我國在中華民國憲法架構下,維持臺灣海峽「不統、不獨、不武」的現狀,並在「九二共識、一中各表」之基礎上,推動兩岸和平發展。我方面對兩岸議題的基本態度是「先急後緩、先易後難、先經後政」,目前並未有簽訂和平協議之迫切性。

  總統也回應中國大陸持續增強軍備及擴張海權等問題,強調我方均有掌握對岸軍備擴張狀況,且未忽略建軍及備戰工作,並期盼透過「兩岸和解的制度化」、在國際上扮演「和平締造者」與「人道救援提供者」角色,以及「國防與外交結合」等3道防線,促進兩岸關係的和平發展。

  談到經濟策略議題,總統表示,我們的目標係希望加入「跨太平洋戰略經濟伙伴關係協定」(TPP)。因此,他上任後立即推動與中國大陸、日本及美國等三大主要貿易夥伴簽署經貿合作相關協議,而新加坡及紐西蘭也表達與我洽談經濟合作協議之意願。

  總統強調,相較於韓國、日本及新加坡等國,我們洽簽經濟合作協議的時間晚了約10年,故盼透過與新加坡、紐西蘭,甚至日本、韓國及歐盟洽簽經貿合作協議之方式,逐步創造我加入「跨太平洋戰略經濟伙伴關係協定」的條件。

  「日本放送協會」(NHK)係由「世界潮流晚間新聞」主播傍田賢治、中國總局長西川吉郎及國際部長今村啟一等來府專訪總統,我方由外交部長楊進添及國家安全會議諮詢委員李嘉進陪同。

 

  總統專訪答問全文如下:

 

  問1:近期香港保釣人士登陸釣魚臺,請問總統對現在釣魚臺的狀況有何看法?

  總統:我們一貫的立場為釣魚臺是中華民國的領土,是臺灣的附屬島嶼,在行政區劃上屬臺灣省宜蘭縣頭城鎮大溪里;在清朝時,它屬於噶瑪蘭廳,所以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領土。1885年(日本明治18年)日本內務大臣山縣有朋曾主張把釣魚臺併入日本領土,但後來日方發現這三個島嶼均有中國的命名,且在琉球古書上,也把它認為是中國的領土,所以當時日本外相井上馨就決定暫時不要做這樣的事,而有「俟諸他日為宜」的決定,意即等以後再說。10年後中日甲午戰爭爆發,當時的清廷在1894年已大敗,日本內閣在18951月,做出把釣魚臺兼併的決定,但這是一個秘密的決議,並未對外公開,且事實上那時釣魚臺已是中國的領土,所以這個兼併的行為是秘密的侵占,不符合國際法,而且也沒有公告,所以應該從頭開始就沒有發生效力。不過3個月之後,《馬關條約》簽訂,其中第二條規定,臺灣島及臺灣島所有附屬島嶼均一同割讓給日本,因此這些島嶼就應該在1945年之後歸還中華民國。所以我們認為,這些島嶼自古就是中國的領土,我們中華民國也把它視為領土,這是為什麼我們一直認為這個議題上我們一寸都不會讓步。

  基本上,我們的主張就是「主權在我、擱置爭議、和平互惠、共同開發」,也就是說,我們對主權的立場是很堅定,而且不會做任何改變;但大家有共識的話,可以擱置爭議,以和平及互惠的方式共同開發,因為我們認為主權無法分割,但資源可以分享。

  像最近日本及中國大陸所發生的這種情況,我們在先前就有這樣的預感,所以我在85提出「東海和平倡議」,主要內容希望相關各方都能自制,降低緊張並擱置爭議,以和平方式解決爭端。因此在主權議題上,我們非常堅定,但可在大家均願意擱置爭議的情況下,進行和平協商,並考慮如何共同開發;但前提必須是雙方均有這樣的共識。我也藉這個機會,向日本的朋友表示,我們非常重視與日本的關係,這一段期間也是雙方40年來關係最好的時候,就是因為我們不希望這關係受到影響,所以我們呼籲日本方面,能面對爭議的存在,雙方以和平的方式解決爭端;這大概是目前唯一可以做的事情。

  在國際關係的處理上,和平解決爭端的方式大致包括談判、調解、仲裁及司法訴訟等四種,不管採取哪一種方式,聯合國均有明確的規定,應該要用和平的方式來解決爭端。因此我們在85提出「東海和平倡議」時,也是希望朝這個方向來努力。

 

  問2:上星期香港保釣人士登上釣魚臺,但是他們對外提出預計10月初再次登島,總統所提的「東海和平倡議」是希望各國能夠自制,不要激化對立,他們這樣的行動,是不是違反總統所提(「東海和平倡議」)的精神?

  總統:我想他們之所以有這個行動,也是因為前兩天,有150位的日本國會議員及地方議員,大舉到釣魚臺登島,並且在島上展示國旗。當然他們也許會說這是先前「啟豐二號」的成員登島揮舞來自兩岸四地的旗幟,可是你就看得出(緊張情勢)逐漸在升高。所以我們覺得最重要的,不是要求某一方自制,而是大家都應該以和平為重,設法以和平的方式來解決爭端。其實在國際關係上,當國與國之間有這種衝突時,也可以採取一些臨時的措施來緩和爭議,然後再爭取時間,來做更有效的、長期的處理。我們提出「東海和平倡議」,就是希望各國同時來做,而不是片面來做,因片面做是沒有用的,大家應有這樣的共識,才會發生效果。

  剛才我提到,8月中旬香港保釣人士到釣魚臺,也是認為日本地方及中央政府要把釣魚臺從私有化變成國有化,因而刺激了港人發動這次的保釣行動。實際上,在過去的幾年當中,尤其是我上任之後,我們海巡署因為要保護漁民,而與日本海上保安廳發生10次對峙的情況。為什麼會這樣?因為釣魚臺列嶼周邊是臺灣漁民百年來的主要漁場,他們在那邊打魚一百多年了,現在卻不能去打魚,他們當然覺得很受挫折,因此也要求政府護漁。所以看得出來這個議題可能沒有辦法馬上用示威遊行的方式來解決,各國也應該想辦法用國際法、國際關係所容許的和平方式,來設法解決爭端。

  憑良心說,在東亞地區六、七十年前所爆發的那場大戰(中國抗日戰爭),死了兩千多萬人,我們覺得不能再重複這樣的歷史,所以為什麼我選在《中日和約》簽訂生效的60週年發表「東海和平倡議」,就是希望不要在衝突的路上走下去,各國的領導人都應該運用智慧,用和平的方式來解決爭端,這才是真正的維護東亞和平之道。因此我們再次藉這個機會呼籲,大家應該想到如何降低緊張、如何自我克制、如何擱置爭議、如何尋求合作,來解決因為領土的爭執而產生的緊張情勢。

 

  問3:最近臺灣也有一些保釣人士一直策劃再次登島;對於臺灣這些保釣活動,總統是否也覺得適用「東海和平倡議」的精神與想法?

  總統:「東海和平倡議」就是「主權在我、擱置爭議、和平互惠、共同開發」,所以要想走和平這條路,應該大家同時而不是片面的,一起體會爭議的存在。迄今的問題是,日本政府都還不承認有爭議的存在,這樣就不可能解決問題。我們的漁民到釣魚臺海域去捕魚,經常被日本的船艦驅趕,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海巡署必須要護漁。但我們要解決此一問題,按照「東海和平倡議」,必須要大家一起來,而不是只希望我們不要去護漁,那對我們的漁民是無法交代的。實際上,最近10餘年來,我們海巡署積極地執行職務,難免會與日本的海上保安廳造成對峙情況。如果想要減緩此一對峙情況,雙方政府都一定要以和平為念,然後想一個臨時的解決辦法,先爭取時間,再進一步想辦法來解決全部的問題。

  世界各國發生此類問題時,都曾採取此一途徑,因此我再次呼籲,相關各方應以和平為念,然後再採取臨時的措施,先把情勢穩定下來,然後再思考長遠的做法。我最近注意到,日本與韓國的爭議,提出要到國際法院來進行訴訟,這也是國際法所容許的一種和平解決的方式。不知道在釣魚臺議題上,有沒有同樣的機會,使用國際法以及和平方式來解決爭端。

  最近我們都看到日本的地方政府—東京都,還有中央政府,不論是要把釣魚臺私有化或國有化,這些主張都刺激海峽兩岸保釣人士找到了他們必須要表達意見、提出主張的一個理由。所以正本清源,還是要從雙方當局來思考,如何能長遠的解決問題。而在這之前,先有一些過渡的辦法,把情勢穩定下來,這才是東亞和平很重要的一步。

 

  問4:總統的「東海和平倡議」提到希望能夠共同開發資源的呼籲和想法。對於目前停滯的臺灣與日本之間的漁業會談,總統有何期待與看法?

  總統:(臺日漁業會談)我們已經談了16次,到目前為止,都沒有很大的進展,如果這些問題都不能解決,當然就產生很多抗爭的行動。日本政府如果能與我們在漁業協定方面有所進展,我相信衝突的機會一定可以減少。

  因為海洋的資源,漁業是生物資源,以及無生物的資源包括石油或者其它的礦物,在東亞(地區),日本與韓國、日本與中國大陸也都有簽署漁業的協定。在歐洲的北海(各國),過去也曾為石油的問題爭執不休,後來也透過協商解決。現在北海的布倫特原油,反而成為世界石油市場上一個重要的平臺。所以用和平解決爭端,長遠來看,應該是對各方都最有利的。因此,我們一方面堅持主權,但是在各方面都有共識的情況下,我們也很樂於把主權的問題暫時擱置,大家一起來研究,如何用和平的方式來合作來開發,我覺得這是解決東海爭議唯一的方式。

  很重要的一點,在客觀上,這個議題已經很難再否認爭議的存在。各國當然不可能在主權的議題上有任何退讓,但是我說過,如果大家都有共識,也不是不能暫時擱置爭議,然後透過協商的方式,用和平的手段來解決爭議。

 

  問5:請教總統,臺灣是不是會與中國大陸站在同一個戰線來處理釣魚臺的問題?

  總統:我們很早就宣布不會和中國大陸合作處理釣魚臺問題。因為這個議題與我們關係密切,(對於)臺灣東北角的宜蘭、基隆與新北市漁民(而言),釣魚臺是歷史上百年來的漁場,對我們的關係比任何一方都密切;而且釣魚臺從明朝開始就是臺灣附屬的島嶼,和我們的關係比任何一方都來得重要,所以我們一定會照此一政策來處理。

 

  問6:總統曾說未來10年希望檢討兩岸締結和平協議的可能性,是否在接下來4年的任期中,總統會希望朝締結的目標做相關準備,或開展其可能性?

  總統:我們在4年前開始改善兩岸關係時,政策就是在中華民國憲法的架構下,維持臺灣海峽「不統、不獨、不武」的現狀,並且在「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的基礎上,推動兩岸和平發展。在和平發展的議題上,我們基本的態度就是「先急後緩、先易後難、先經後政」,所以在長遠的規劃上有提到和平協議,但目前並沒有迫切性,我們還是按照現在的步伐,一步一步往前走。從過去4年的發展來看,這樣的做法應該是最符合民眾的期待,也是對兩岸發展最有利。

 

  問7:總統曾經提到締結和平協議有前提和條件,特別是民意的支持非常重要,但公民投票有相當難度,所以和平協議是否有其它形式來建立與中國大陸的信賴關係?

  總統:兩岸之間要想真正推動和平發展,一定要建立互信。從過去4年的發展來看,今年889日已經簽署第17與第18項協議,雖然這些協議並非政治性的,但都需要有某些條件作為基礎,譬如臺灣採取(在中華民國)憲法架構下,(維持臺灣海峽)「不統、不獨、不武」的方向(現狀),同時在「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的基礎上-這其實就是很重要的政治性的協議。「九二共識」在20年前就已經確定,「(維持臺灣海峽)不統、不獨、不武(的現狀)」是我上任後特別提出來的,在(中華民國)憲法架構下來推動這樣的政策,這些並沒有成為和平協議,但發揮了維持兩岸和平很重要的角色。所以我們要簽訂正式的和平協議,是希望能夠在國家有需要、有高度的民意支持以及國會監督之下來進行。所謂高度的民意支持,我們的解釋就是要經過公投,重要的是,沒有經過這個程序,它的支持力道可能不夠。另一方面簽署這18項協議,其實已經讓海峽(兩岸)出現60年來最穩定、最和平的時段,這表示還是有其它方式可以達到目的。

 

  問8:今年秋天中國大陸的領導階層將會世代交替,預計將會由習近平先生擔任中共總書記,總統認為在新領導階層產生之後,臺灣與中國大陸的關係將會如何變化?

  總統:今年10月份中國大陸將舉行18大(中國共產黨第18屆全國代表大會),領導階層將會變動,我們一直都密切注意相關發展。從過去我們所了解,兩岸關係過去4年來的發展,基本上是符合臺灣與中國大陸的利益,雙方都一直努力地往前推進當中,(目前)也看不出來中國大陸領導階層會改變基本政策,因為這是互惠而且互利的。尤其是習近平先生過去在福建工作過很長的時間,他對臺灣的情況有相當的了解。我相信在未來不會有非常大的改變,我們也期待海峽兩岸關係能在一個穩定繁榮的基礎上,繼續往前邁進;這也是我們對未來中國大陸領導人的期待。

 

  問9:目前中國大陸持續在增強軍備與擴張海權,與周邊國家的摩擦也增加當中。對於中國大陸的威脅,臺灣要如何因應?

  總統:實際上,海峽兩岸軍事的平衡在2005年之後就已經轉變,中國大陸(的軍備)在過去10多年當中,每一年都以近兩成的速度成長,這些情況我們都有掌握。我們也了解臺灣在改善與中國大陸(關係)的過程中,會努力地促進和平繁榮,但我們也沒有忽略建軍與備戰工作,因為國防安全仍然是臺灣未來生存發展的基礎。不過我們的策略並非把它放在第一線,我覺得,與中國大陸的關係,第一線還是「兩岸和解的制度化」,透過不斷來往互動,降低彼此的敵意,使得中國大陸當局不會輕易地想用非和平方式解決兩岸爭議。因為我們這四年來有許多爭議都可以透過協商解決,雙方也開始建立信心。而(第二道防線是)臺灣也需要在國際間扮演重要角色-「和平締造者」與「人道救援提供者」,這些角色能增加臺灣對國際社會的貢獻。第三道防線才是「國防與外交結合」。

  所以我們在處理這些問題時,非常的謹慎,不會因為兩岸關係改善而忽略國防;不過最重要的還是預防-預防任何的衝突發生。我最近主張「東海和平倡議」也是一樣,不要等到發生了之後再來解決,這時傷害已經造成,雙方應該透過各種和平的方式,來預防可能發生的衝突,不論是在東海還是兩岸,都應該是同一個原則。

 

  問10:東亞各國目前正積極簽署「自由貿易協定」或加入「跨太平洋戰略經濟伙伴關係協定」(TPP),期能促進經濟自由化。臺灣在這方面似乎大幅落後,且大部分國家面對中國大陸有所顧慮,而裹足不前。請問總統如何改變此一現狀?

  總統:我們與主要貿易夥伴,包括第一名的中國大陸、第二名的日本及第三名的美國,洽簽相關經濟貿易協定的時間非常晚,從前(2010)年才開始。你剛才提到的東亞國家,包括韓國、日本及新加坡等,大概都是從2000年或2001年就開始洽簽;我們比這些國家整整晚了約10年。所以我上任後,立即與第一大貿易夥伴中國大陸簽署「兩岸經濟協議」(ECFA),而兩年前簽的是早收清單,大概只占20%左右,現在我們要把另外的80%儘快完成,這樣才能與新加坡及紐西蘭等國開始進行經貿協商。

  我們與日本已簽署「臺日投資保障協議」,這是去年9月的事,各位想想日本到臺灣投資已有60年,為什麼以前都沒有簽呢?這也是我們與中國大陸簽了「兩岸經濟協議」後,整個經濟情勢開始改變。同樣地,新加坡及紐西蘭也是在這樣的情況下,才願意與我們談這些問題;我們現在也在跟其他國家進行多方的接洽,逐一進行洽簽。沒錯,我們起步是晚了,但希望能儘快趕上進度;我們的目標就如你剛才說的,希望能加入「跨太平洋戰略經濟伙伴關係協定」(TPP)。但現在還不具備這個條件,所以我們訂了這個目標,全國上下共同努力,創造這個條件,讓我們可以與新加坡、紐西蘭,甚至日本、韓國及歐盟,都能夠洽簽經貿合作協議,然後,我們加入「跨太平洋戰略經濟伙伴關係協定」的機會就會大幅增加。我們經過幾個月的努力,已解決美國牛肉進口的問題,我們也希望儘快與美國恢復經貿方面的協商,這樣的話,從中國大陸、日本到美國,都有進度,相信我們落後的程度就會減少,但要趕上真的很不容易,畢竟我們比人家晚了10年。

 

  問11:總統所提與中國大陸簽訂「兩岸經濟協議」(ECFA),就等同於接近簽訂「自由貿易協定」(FTA),不過現在中國大陸經濟發展似乎失去一些活力,在發展貿易自由化的過程中,您覺得現在的狀況會有什麼影響?

  總統:(我們)不會因為中國大陸經濟發展放緩,而影響我們自己的腳步,貿易自由化對簽「兩岸經濟協議」後續部分,是一個重要的結構。換句話說,兩岸(包括香港)的貿易去年已達到1,600億美元,我們與中國大陸在自由化及關稅減讓部分只有20%,但目前功效已經出來了,尤其被「兩岸經濟協議」早收清單所涵蓋的貨物,都比尚未涵蓋的部分成長得快。因此我們一定會繼續把「兩岸經濟協議」後續部分簽完,因為目前只簽了五分之一,而簽完後,我們將和新加坡及紐西蘭,以及其他國家一步步趕上進度。雖然起步晚了,只要我們跟上的腳步快,相信還是會減少我們起步晚所帶來的傷害。此外,我們不會因為中國大陸經濟成長趨緩,就不去簽,反而更需要簽,因為經濟景氣是有循環的。這時景氣雖下來一些,也許未來會往上,我們應該趕快把基礎工程做好,因為我們比周邊國家都晚了十年,沒有任何再拖延及猶豫的本錢。

 

  問12:很多民意調查都顯示大部分臺灣人對日本有親近感,覺得臺日關係良好。請教總統,您將如何發展臺日關係,具體而言,在哪一些領域的合作能為彼此帶來利益?

  總統:我確實感受到我國人民都希望與日本進一步改善關係。日本過去有些顧慮,直至去年雙方才簽署「臺日投資協議」,到目前為止,日本對雙方自由貿易協定或經濟合作協議還未做最後決定,我們希望在此一領域能有所突破。其次,我們很感謝日本國會通過《海外美術品等公開促進法》,排除我故宮文物赴日本展覽的障礙,希望在未來兩年能實現兩國文化交流,即中華民國的故宮博物院文物赴日本展覽,同時日本大型博物館文物也能夠來臺灣展覽;這對雙方文化交流將有很大幫助。

  除經濟及文化交流外,臺日在其它領域還有許多可合作之處。自我方與中國大陸簽署「兩岸經濟協議」後,有不少日本廠商願意到臺灣投資,在臺灣生產後再外銷到中國大陸,除此之外,也希望在科技合作上繼續往前邁進。尤其在觀光方面,去(2011)年日本旅客來臺人數創下歷史新高,今年上半年我赴日本的旅客人數快速成長,較去年同期成長了約49%,日本到臺灣的旅客人數也成長約21%,雙方的觀光交流還有很大發展空間。去年我國與日本也簽署《開放天空協議》,除了東京羽田及成田機場外,其它二線城市機場全部開放,且機型及班次均不受限制,例如臺南就與石川縣金澤市開放包機,這是很好的發展,我們會繼續努力,使雙方關係更往前邁進。

  我上任4年來,將中華民國與日本關係定位為「特別夥伴關係」,因為雙方沒有正式外交關係,但非官方往來非常密切。例如,我在日本北海道札幌設置辦事處、簽訂「打工度假協定」,以及日本國會修改法律讓故宮文物順利赴展,同時也對在日本的臺灣人民有更多尊重,我與日本的關係可說是40年來最好的。當初我甫上任時,有些日本朋友認為我是「反日派」,現在證明了我是「友日派」。

  但是朋友之間難免會有爭議,最重要的是,大家拿出誠意,用和平方式解決,這是朋友之間的相處之道。對於歷史上的恩恩怨怨,我ㄧ向秉持「恩怨分明、就事論事」的態度;中華民國與日本未來的關係,希望以友誼及合作為基礎,發展互惠互利的關係。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政治
自訂分類:搶救中國國民黨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