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馬總統在處理台灣族群問題上犯了極大的錯誤
2010/01/30 16:16
瀏覽325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馬總統自第一次任國民黨的黨主席後,經歷了辭去黨主席、參與總統大選、當上了總統、再重任黨主席這一路走,極為順利。其個人的聲望而今應該是正在日正中天的時,然而非常奇怪的馬總統的聲望却是跌到慘不忍睹的地步,孰為為之孰令致之,事出必有因,是馬總統及其幕僚團隊必須深刻檢討的問題。在台灣的政治人物都必須面對一個問題,必須提出處理方案的問題就是台灣的族群問,馬總統走到今天的地步,顯然的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沒能處理好台灣的族群的問題,為此老榮民代馬總統作一個檢討,期望馬總統能迷途知返,加以「改革」。

  首先馬先生在接任黨主席後,在不知不覺中犯了一個錯誤,就是忘了「馬英九是新台灣人」 這回事了,事實上是國民黨的主席己交到新台灣人的手中了,按照李登輝的思維邏輯,國民黨不正是已完成本土化了嗎? 馬主席未能以新台灣的身分來承接國民黨主席的棒子,亦未能向台灣人民宣告我「馬英九就是台灣人」黨主席是台灣人,中央委員、中常委以及所有的黨工都是台灣人,國民黨事實上已經完成了本土化,因為台灣光復己經六十年了,以六歲啟蒙為準,現今六十六歲以下的人都是台灣人,今天要超過六十六歲的人才可以區分為本省人或外省人,甚至區分為日本人或中國人的。換言之今天六十六歲以下的人依客觀事實來認定都是本省人、都是台灣人。馬主席自認為是湖南人,只是一種主觀意識而已。馬主席不是出生在湖南,從來也沒去過湖南,既沒飲過湖南水、也沒吃過湖南米,實在算不上是湖南人。而從小在台灣飲台灣水、吃台灣米長大,從幼稚園到大學都是受的是完全的台灣教育,在台灣開始作事謀生,當到台北市的父母官,還能不是台灣人嗎?老榮民認為馬主席今後必須時時刻刻的想到「我是台灣人」念茲在茲的提醒自己「我是台灣人」、「我就是台客」、「我不是外省人」、「我不是湖南人」,如此在行為處事上就自然而然表現出「新台灣人」的風格了。站在台灣人的立場,用台灣心來看問題,告台灣人民宣稱中國國民黨的火炬己交到這一代新台灣人的手中了。相信馬主席立即會進入豁然開朗的新境界,所謂「國民黨與台灣連結」及「國民黨本土化」的問題都自然而然的煙消雲散了。

 

 馬先生接任黨主席後,基於個人的感受及情緒,在未經深思熟慮及幕僚作業的情況,提出個人的看法,以致在言論及作為上都己犯了錯誤。譬如:「國民黨與台灣連結」、「加強本土化論述」的問題,國民黨與台灣連結,加強本土化論述兩項,基本上是國民黨已經進行了三四十年的老問題,就實質而言並不是國民黨本土化的問題,根本是本地人士的奪權鬥爭而已,幾十年來的領導人不從實質核心去解決問題,只是在本土化的煙霧中作些爾虞我詐的人事鬥爭,馬先生接任黨主席原本是終結國民黨本土化問題的好時機,然而非常不幸的是馬先生對於自身身分立場的認知發生錯誤,一個在台灣生長成人的台灣人,只因為血統的關係自認為是湖南人,以外省人的立場去思考問題,誤蹈進入了「國民黨是外來政權」的陷阱而不自知。

 

  馬先生在學生時代想必讀過一篇文章,美國總統甘迺迪總統的就職演說,不妨回憶一下甘迺迪說的..「我們今天不敢忘記我們是那一次革命的後裔,讓我們從此時此地向我們的朋友和敵人作同様的宣告,這支火炬已傳交給新一代的美國人,他們出生在本世紀,經歷過戰爭的考驗,受過冷酷而艱苦的和平訓練……」。如果馬主席在他的就職演說中師法甘迺迪的說法,強調中國國民黨的火炬已經傳給了新一代的台灣人…..。相信可以為馬主席自已和黨都可以省去不少的麻煩,至少用不著再花力氣去談什麼連結台灣及本土化的論述了,在當前整體經濟日趨困難,人民生計日益困苦的情況下,帶領國民黨去談一些本來已經隨時間淡化了議題,實在是沒有必要的事。蔣渭水是一個早已被「黨外份子」及民進黨定位的歷史人物,去作翻案文章,甚而牽強附會的說他是國民黨的精神黨員更是大可不必、沒有意義的事了。莫那魯道是台灣的抗日英雄,是值得台灣人民崇敬英雄,但是他和國民黨是毫無干係的,難道國民黨和這兩人拉關係,就可以顯示國民黨和台灣是連接在一起了。

 

  馬先生在接任黨主席第一次輔選舉期間大搞扮「台客」的事也是一種錯誤,雖然有些年輕的演唱人員自認為是「台客」,不認為「台客」是貶抑輕蔑之詞,但是他們並不能代表所有的台灣人,如果大多數的台灣人仍不願自認是「台客」的時候,馬主席實在不宜扮演「台客」的。台灣人在政府遷台之前是存在嚴重的階級區分的,所以台灣人的是有階級意識的。國民黨在台灣執政五十年,給台灣社會一項重大的成就是消除了社會上的階級現象,消弭了台灣人心中的階級意識,如今馬主席和連中常委所扮裝的台客形象,完全代表五○年代中台灣社會的一個階級的人物,勢將重新挑起台灣人的階級意識,恐怕是多數台灣的知識份子所不認同的形象,就已晉身上層社會的台灣人而言,不論「台客」這名詞是褒是貶,馬主席這種行動必然是會認為是在糗台灣人的,馬主席不能不注意其扮演台客的後遺症的。況且在台灣的各項選舉中,總是有候選人或助選人以作秀的方式企圖吸收選票,選舉戯劇化的結果,以致總統大選都會有槍擊秀出現,國民黨難道還不思改進,反而還要繼續下去嗎?

 

  國民黨近年來雖有龐大的智庫幕僚群,但是好像沒能發應有的功能,特別是在文宣方面,馬主席特別任用一位年輕的女性主持,不過由於她獨特的背景與才能,其思維理則也表現出有些特別,意識範圍有些窄狹,缺乏中國人固有的「天下觀」,雖然有人一再強調她是具有「國際觀」和「世界觀」,但是缺乏了「中國的天下觀」是不可能直接和國際、世界接軌的,如果中國國民黨失去了「中國」特性,中國國民黨就失去了傳統價值,當然也就沒有立場談兩岸問題了,因此國民黨就自動的降格成為「台灣島內的政黨」,想來馬主席是不會走這種路線的,但是有可能在警覺性不够的情況下,不知不覺地走上了會導致中國國民黨沉淪的路子,老榮民這話可不是隨口說說的而是有事實根據的,從最近一句國民黨的文宣口號可以得到証明的,那就是「2008 把台灣贏回來」,基本上老榮民認為這句口號就是國民黨在不知不覺中跟著民進黨的調子起舞的結果。民進黨基本上是反中華民國的,所以他們不用中華民國的年號而改用西元年號,從民國八十九年、到九十三年他們都用20002004 ,當然下一次得用2008了。國民黨有什麼理由不用中華民國的年號,或是直接用總統的任次呢?台獨份子一直要以「台灣」取代「中華民國」,民進黨是偏向台獨的,當然也用「台灣」了,況且在民進黨的心目中是沒有金門、馬祖的,國民黨的中華民國該是包括台澎金馬的吧。所以「2008 把台灣贏回來」這話是完全不適合國民黨來用的。而就「台灣意識」而言「把台灣贏回來」是一句非常不妥的話,在講「台灣優先」、「台灣第一」的人心目中更將是一句褻瀆台灣的話,客觀一點說台灣也是高於國民黨的,台灣從來不是國民黨的,國民黨無從輸掉台灣,自然也無法贏回台灣的,顯而易見的是國民黨在創擬這則口號時是不够用心的,完全未能考量到中國國民黨的主體,同時也顯現不出國民黨理想與抱負。這就是馬主席重用年輕的女性來主導文宣工作的結,井魚不足與語海。馬主席應該有所覺悟才對,國民黨不能把自己矮化成為台灣島內的政黨,在台灣作蝸角之爭。因此老榮民要特別提醒馬主席在有機會唸國父遺囑時,用心想想「余致力國民革命凡四十年,其目的在求中國之自由平等」這句話的意義。還要用心比較一下國民黨的「天下」與民進黨的「天下」,會發覺其間的不同的。

 

  馬主席肩負著振興國民黨的重責大任,必須要建立正確的自我認知,開展心胸,展現氣魄。因為老榮民觀察到馬主席到前的重重作為,其缺點就是心胸不够寛廣,氣魄不够恢宏。因為心胸够寛廣,所以心中常存著我們、你們、他們的分際,因此在立場上就表覝出來了我們外省人,要連結你們台灣人,我們國民黨要連結你們台灣,或是我們國民黨,聯合你們中間選民來打敗他們民進黨,這種思維與言語。因為氣魄不够恢宏,所以個人的目標是九十七年的總統,看不到比「台灣總統」更高的目標,只看到國民黨在台灣的未來,沒看到中國國民黨在中國的未來,因此縱然馬主席贏得了九十七年的總統大選,也不過是中國國民黨在實質上變成了台灣國民黨而已,對中國國民黨而言將是一件遺憾的事。如果馬主席要振與中國國民黨,就必須想到中國國民黨重回中國大陸的問題了。

 

  前幾年有人武斷的說「蔣介石是二二八的元凶」時,未見馬主席作出正確的反應,卻仍然看見馬主席為二二八道歉,當市長要為二二八道歉,當黨主席要為二二八倒歉,將來當了總統的話還要道歉,請問馬主席要道歉到什麼時候?馬主席何妨請你的智庫好好的研究一下二二八到底是怎麼回事,果真是族群之間的衝突嗎?或是台灣人的反政府行動?其實不論是族群衝究或是反政府行動,毫無疑問是一場突衝事件而已,已過去六十年了還有必要由馬主席年年道歉嗎?再深思一下馬主席又憑什麼代表外省人道歉,憑什麼代表國民黨道歉,大多數的外省人是二二八事件後才來台灣的,二二八事件又不是國民黨幹的,馬主席未免太過度槪括承受了一些吧。再說冤有頭債有主,二二八要找人算帳,怎麼找也找不到馬主席頭。

 

  馬主席面對與處理二二八問題,由於沒有認清楚問題的本質,搞不清楚民進黨的操弄二二八問題的意義與目的,只看到別人操弄二二八議題而贏得選票的一面。「見賢思齊」以不斷的認錯道歉,企圖爭取淺綠的選票。沒想到綠營豈容你馬先生侵入地盤,當然得來個「反撲大作戰」,一戰之下竟然發覺藍營居然按兵不動,好像馬先生在玩空城計莫測高深,這一下倒弄得綠營不知所措了,只得放把火先燒了草山行館再說,沒想到馬先生還是沒反應,到真是莫測高深了。不過依老榮民的觀察馬先生才真是不知所措了。

 

  老榮民建議馬先生要勇敢的面對族群問題,正確的選擇自己的立場,用事實說明今天在台灣沒有本省人與外省人之分,大家都是台灣人。馬主席必須體認真正的族群平等,就是沒有族群之分,台灣人不能分本省人、外省人,也不能分閩南人、客家人,更不能分原住民、外來民等等。作為一個台灣的領導人物馬主席眼中只能有一個族群----台灣人,千萬別再分什麼外省、閩南、客家,原住民了,

 

馬主席今後也千萬別再秀四種語言發聲了。重要的是心中也只有一個族群---台灣人,要時時醒悟我馬英九就是台灣人,居住在台灣的人都是台灣人。

 

所以為今之計國民黨及馬先生為了贏得九七年的總統大選,必須先揚棄「族群意識」。如何才能揚棄「族群意識」是必須研究探討的問題,必須先從台灣人民的心理建設作起。特別是國民黨的黨員---孫中山先的信徒,必須從深研中山先生的三民主義中的民族主義,學習中山先生從「五族共和」演進到「中華民族」的過程,學習中山先生是如何締造「中華民族」的。

 

政治人物的一舉一動對人民而言都是動見瞻觀的,一個政治人物的族群認知會不經意的從他的言行上表現出來,因為「語言」就是族群分類基本,說「福佬話」的人就是「福佬人」,「客家話」的人就是「客家人」,當然說「湖南話」的人就是「湖南人」了。早在日本人統治台灣的時代,日本人就瞭解為了使「台灣團結」、為了使「台灣本土化」必須在台灣推行「國語」。當然日本人的「國語」就是日本話。國民黨政府來台後,一些深具推行國語經驗的「台灣人」,投效了國民政府,在推行「國語」的政策上作出了重大的貢獻,不過由於手段與方法有些不當之處,也激起了一些人的反感,反而培養出了一些徧差的族群意識,所以近年來有些政治人物發現了操作族群意識可以攫取政治利益,因而大肆操作一番,確實也使他們獲得了極大的利益,當然後繼者群起了。當前在台灣族群意識的抬頭,政治人物操弄族群意識,可說是台灣民主過程中的必然情況,是不足為奇的事,也是遲早會走入歷史的事,因為「族群」在台灣本身就是陳腐的意識,族群與族群的界限已經在逐漸消失中。目前只不過是「族群意識」的迴光返照而已不足以憂的。政治人物操作族群問題也是正常的現象不足以懼的。但是政治人物跨越

族群的界限去操弄族群問題,就是令人担憂的事了 

 

在國民黨的官僚體系中,自始就有一部份的外省籍的官員,企圖操弄「台灣福佬人」的省籍意識,首先把「福佬話」美化為「河洛話」,強調在台灣的「福佬人」都是從中原河洛一帶遷徒到台灣來的,和外省人是五百年的一家人。這些國民黨的官僚其實是犯了一個極大的錯誤而不自知,就是抱著「族群意識」來談族群融合的問題,所以搞了幾十年族群和毫無成效。很遺憾的馬先生也在不知不覺中承襲了這種錯誤的槪念。最近聽過一次馬先的演講,馬先生再提到「河洛話」是中華民族的古老而優美的語言,並以「蹲下去」一詞為例,說台灣人說「蹲下去」是「ㄍㄨ ㄌㄜ ㄑㄧ 」而湖南人說「ㄍㄨ ㄒㄧㄚ ㄑㄧ」兩者是相通的,都是「踞」的古語發音,顯示「福佬人」和「湖南人」原是一家人,馬先生居然企圖以這種方式來爭取台灣福佬人的認同真是荒唐又可憐。馬先生以一句話証明「湖南人」和「福佬人」是一家人,那「山東人」和「福佬人」就不是一家人了?可以預見的馬先生是在走一條走不通的路子,馬先生如果企圖打贏九七年這一場選戰,必須立即轉換路徑才行。

 

馬先生必須確認自己就是「台灣人」,當前台灣只有一個族群---「台灣人」。事實上依法論法、就事論事今天在台灣的人,不論你是「福佬人」、「客家人」、「原住民」、「外省人」統統都是「台灣人」了,要去中國大陸都得用「台胞証」才進得去。同樣當過國民黨主席的李豋輝先生在面對「省籍意識」時處理的方式,較馬先生實在高明太多了,何以後來的黨主席不向李登輝學習呢?馬先生不能念茲在茲的自我認知「我就是台灣人」,至少得從法律上認知今天在台灣具有公民權的人都是「台灣人」。更進一步的認定今天在只有一個族群---台灣人,從心中放棄「族群意識」,以行動走出「族群意識」。

 

前不久馬先生接受中視的訪問,在訪問的提出並不妥適的問題..「請問2008台灣有無可能產生非本省籍的總統嗎?」,馬先生未經思索回答..「為什麼不可能」,當然言下之意是如果我當選就是非本省籍的總統。經過平面媒體將他前後的談話拼成了..「如果有非本省籍的總統,是台灣人的福氣」。報上登出來後馬團隊發覺事嚴重而大肆更正。這事如果要深入探討的話馬先生必然又會說,他是被發問誘導的結果,馬先生又跌入陷阱了。事實上這就是馬先生心中仍有族群意識的結果。馬先生其實當場應該精準的回答說..「民國九十七年不可能出現非本省籍的總統,但是也不可出現本省籍的總統,因為我本人以及民進黨推出的候選人都早己不具有「台灣省」的省籍的了,中華民國在台灣早己放棄『省籍』這種東西了」。所以根本沒有所本省籍與非本省籍之分的。 

 

而今馬總統,當務之急是重新詮釋誰是「台灣人」?什麼話是「台灣話」?誰是今天住在台灣的人都是「台灣人」。什麼是台灣話今天我們說的國語就是「台灣話」。馬總統不能嘴上說要促進台灣的族群融合,心中卻自認為我是外省人或是我是外省第二代,更不可以我是「善良的湖南人」尋求「古意的台灣人」來支持我的心態,請問馬總統什麼是「古意的台灣人」,難道外省人就沒有古意的嗎?近年來馬總統常在一些場合秀他的「福佬話」,是十分不妥的事,馬總統應該有的認知是「福佬話」並不等於「台灣話」。馬總統更必須省悟你的「福佬話」說得再好,福佬人仍然認為你是「非我族類」的,一個政治人物捨棄了自己的「母語」,也不用法定的「官話」,見到福佬人說福佬話,見到客家人說客家話,只不過現一下語言才藝而己,或者表現出政客的投機性罷了。當總統決不在於秀語言才藝,而是在於秀治國能力的。馬媲統更該進一步的去體認,如果馬總統仍然自認為「我是湖南人」的話,那麼就該認知在台灣促進台灣族群的融合,可能比當總統更重要。瞭解到當前「省籍情結」對外省人當總統仍是障礙的話,馬總統何妨讓賢給本省人就是了,國民黨中又不缺乏本省籍人士的。

 

馬總統必須認真的檢討近年來台灣族群對立惡化的情況,確實的自我反省是不是自己未能處理好族群問題的結果,不能片面的認為都是別人的錯誤,必須回想一下自己當了國民黨的領導人以後,國民黨在處理族群問題上,有那些不同之處,是不是自已弄巧成拙了。例如在馬主席以前的領導人從連戰、李登輝一直追溯到蔣經國,他們在面對台灣族群問題時是如何處理的。他們面對「福佬人」的態度是如何的?看起來他們都不及馬主席的表現的,他們都不如馬主席對「福佬人」來得謙卑有禮,他們都沒有刻意的學福佬話說福佬話,可是在他們的時代台灣的族群是走向融合,到了馬主席的時代族群卻走向分裂,其原因何在難道馬總統不須深入檢討的嗎?以往的國民領導人至少都抱持一個基本的原則---我們都是台灣人,所以面對台灣各個族群時能夠一視平等。馬總統在這一方面顯然是有些落差的,馬總統在心中一直認為自己是湖南人,心中有族群意識,眼中有族群的大小差異,因而有去求某一族群的認同表現,當然就使自己陷入族群「鬥爭」的「陷阱」了。其結果就是使台灣的族群問題惡化。這也就是馬總統弄巧成拙之處了。

 

馬總統必須立即在態度上有所改變,務使自己成為「台灣人」,放棄心中的族群意識,確認台灣只有一個族群就是「台灣人」,自己是湖南裔的台灣人,而湖南裔台灣人和福建裔台灣人、山東裔台灣人、甚至原住民裔台灣人都是一律平等的。所以馬總統根本用不著去學「福佬話」也用不著去說「福佬話」的。希望馬總統好自為之了。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政治
自訂分類:搶救中國國民黨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