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駐聯合國大使克拉芙特的訪台臨時遭到國務院喊卡,雖然國務院聲稱,這是為了確保政府交接能順利進行,而取消所有國務院官員出訪計畫的一環,但似乎也間接顯示川普政府已不再打台灣牌。

就蓬佩奧來說,他在去年年底才和拜登所任命的新國務卿布林肯談過國務院交接事宜,數天前又與布林肯再度會商交接事宜。這次取消官員出訪可能也多少受到布林肯的影響。

儘管蓬佩奧原先仍想臨別秋波大打「台灣牌」,一連串做出美台政軍交流、派遣克拉芙特訪台及廢除美台官員互動禁令的大動作,意圖刺激北京,並留下「反中」政治遺產;但是,這些宣布和動作都未必能改變拜登的對台海兩岸的政策,最多只會增加新政府在調整對華政策過程中的難度而已。

再者,蓬佩奧原先有意訪問歐洲與歐盟領導會面,但在川普總統鼓動川粉攻進國會之後,已深深感受到歐洲各國對他的態度上已出現明顯的落差。

而川普的亂政已嚴重影響到前述三項政策的正當性與合法性。問題是,美台政軍會議已經開完,廢除美台官員互動禁令也已宣布,有如覆水難收,唯一還可收回的就只剩下克拉芙特的訪台及其他國務院官員的出訪。

雖然派克拉芙特訪台是蓬佩奧所宣布,但若沒有川普的點頭,國務院也不可能收回成命。為何要克拉芙特取消訪問,當然是有比派她訪台打「台灣牌」刺激北京更為重要的事。那就是川普的亂政已引發許多眾議員的不滿。雖然副總統彭斯已表示他不會援引憲法第25條修正案將川普免職,但有意倒戈相向支持彈劾川普的國會議員卻愈來愈多,如果蓬佩奧繼續不斷推出更多擾亂政府交接或妨礙拜登新政府外交政策的措施,原本不易通過的彈劾案就可能會出現新的變數。

對於蔡英文政府來說,美方主動取消克拉芙特女士的來訪,不啻是一種解脫。原先,蔡英文領導下的府院黨密集召開會議,會商如何一面妥適應對克拉芙特的來訪,一面不致引起拜登新政府國安團隊的疑忌。現在,美方主動取消包括克拉芙特大使在內的所有國務院官員的出訪,無疑讓蔡英文政府如釋重負。

但是,從另一角度來觀察,川普政府打「台灣牌」也走到了一個盡頭。不論是簽署友台法案、軍售台灣、派遣官員訪台、邀請台灣參加美國主導的雙邊或多邊會議,川普在過去4年打「台灣牌」的主要目的主要在於利用台灣刺激大陸,而不是真正支持台灣。

從外交部長吳釗燮2020年9月20日接受美國「公共廣播電台」訪問時所說「目前並未做台美建交的規畫」與「美國不會在中共武力犯台時馳援台灣」,可以據以判斷美國打台灣牌只是為了美國自己的利益,但一旦台海有事,美國卻會像過去拋棄並肩作戰的南越與庫德族一樣,棄我國於不顧。

這次美國國務院主動取消克拉芙特大使訪台,表面理由是為了確保政府交接順利,其實只是川普為了自己免於彈劾的自救之舉。為了自救,派遣克拉芙特訪台之行可以說取消就取消,就像他可以前一分鐘鼓動川粉攻進國會山莊,後一分鐘為了滅火又抨擊他們為「暴徒」一樣,顯示川普是一個只顧自己利益卻完全不顧他人死活的小人。

美國不是沒有正人君子,也不是沒有言行如一的政治人物,但蔡英文政府過去4年顯然過於信相只要我國「親美反中」就能得到美國的庇護,而任由美國亂打「台灣牌」,惟「美」是從,甚至主動舔美,竟然沒被美國出賣,也算是一個奇蹟。

好在川普即將離任,再也沒有機會亂打「台灣牌」,今後拜登應也不會輕易打「台灣牌」。未來,也許蔡英文會感到悵然若失,但相信絕大多數人民都會額手稱慶。(作者為淡江大學外交與國際關係學系榮譽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