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院長蘇貞昌上任將近兩年,政治職務多以4年為期,現在應是期中考的適當時機;特別是蔡總統已第2任期,民進黨內有能力競選大位者不乏其人,需要更多歷練,但蘇院長展現出捨我其誰的架式,壓抑黨內中生代更上一層樓的機會,當然應對其行事風格、行政績效與政治未來性做一番檢視。

蘇院長是政壇老手,從省議員一路經過縣長、黨主席、兩任行政院長,並對總統大位展現十足企圖心。他幹練的行政能力、鮮明的敵我意識、便捷的口才,可能是一流的行政首長,但幹好總統職務所需的人格和施政特質,和行政首長完全不同。他是否適任總統,還得仔細斟酌。

歸納蘇院長的行事風格有三個特色:一、做事認真但待人嚴苛,有「酷吏」之稱;二、爭功諉過、道德低標;三、缺乏政治胸襟與政策擔當。

NCC成蘇內閣的中宣部

首先,做事認真固然是好事,但台灣公務員普遍素質高、認真勤奮,然而待遇和付出不成比例;蘇院長卻只從自己角度思考,不尊重專業,不體恤部屬辛勞,不利於團隊合作。他在防範非洲豬瘟時到機場視察,厲聲要求更嚴格的檢疫;視察榮總屏東分院工程進度時,對分院長不知停車位數目當場斥責;為強化治安連續拔除風評良好的高雄和台南警局長,在在展現了為求效能不留部屬顏面或懲處過當的苛刻態度,短期間或能樹立官威、取得績效,長期將使公務員不敢負責,凡事聽命,年輕人視公部門為畏途,並非好事。

其次,有功則爭、遇過則閃,道德感低。蘇院長大權在握,卻讓女兒不避嫌爭取政府高額標案,直到被媒體爆料,才聲明未來不再競標,未能以高標準自我期許,政治道德遠不及多位前任閣揆。另外,九合一大選期間,有媒體爆料,他在新北市長任內,於台北市自宅失竊180萬元現金和護照,卻謊稱是在板橋縣長官邸失竊,並隱匿現金部分,後來竊賊因他案被捕,自供在蘇市長自宅盜得180萬現金。他不但涉嫌觸犯《刑法》「使公務員登載不實」公訴罪,隱匿高額失竊現金更是動機可議,是政治道德的嚴重問題。

他總是把功勞攬下歸諸己家,被同黨議員王世堅譴責而受外界矚目的,就是為全國中小學裝設冷氣一事。這原是蔡總統的競選政見,蘇院長卻說是經常在家聽到女兒建議而做出決定,忘了身為總統政見執行者之本分。眾人皆知蘇巧慧身為民代須有所表現,硬將總統關注、社會呼籲之事轉化為女兒之功,難怪被議員譏為「家天下」。眾多因疫情滯留大陸無法回台的「小明」,依蘇巧慧所言,是因她向父親反映陸配心聲,才得以回台重溫天倫之樂。即使真有此事,蘇院長不顧社會輿論和行政倫理,卻以自家女兒所言作出決策,難道不是一種政治危機?

輿論經常批評蘇院長廣紮派系卻識人不明,案例罄竹難書,第一金董座廖燦昌7月底遭起訴就是一個鮮明的例子。廖燦昌被視為蘇院長愛將,因慶富詐貸案由合庫董座下台,蘇院長不避清議,堅持起用為第一金控董座,不久後就因遠航超貸案遭起訴而下台,蘇院長不願為用人不察而造成失誤道歉,反推卸超貸發生在前朝,爭功諉過事實極為明顯。

再者,在缺乏政治道德與政策擔當方面,最嚴重的是去年3月,蘇院長不尊重通傳會(NCC)為獨立行使職權的獨立機構,公然抨擊NCC「誰都管它不到,但它也什麼都不管」,迫使主委詹婷怡掛冠求去,媒體直指是「被請辭」,之後NCC開始接二連三針對性地嚴苛解釋、甚至曲解法規,來處分政治傾向不同、不聽話、曾在2018年重挫民進黨候選人的中天電視台,NCC儼然成為蘇內閣的「中宣部」。

蘇貞昌的期中考不及格

更可議的是,他將《社會秩序維護法》濫用成「民進黨政權維護法」,對任何可能損及執政黨聲譽的資訊,不成比例地皆以《社維法》送辦;連議員對假振興券流傳的提醒,也以假訊息送「南部打擊犯罪中心」偵辦,還認為「移送法辦剛好而已」,讓諸多民眾疑慮戒嚴時代的白色恐怖已然再現。

20年來的歷任閣揆,沒有一位像蘇揆一樣,行事風格如此遭人非議,並將藍綠對立推向另一個新高,自由民主價值受到嚴重侵蝕,中天風暴連阿扁都看不下去,黨內也不乏「新聞自由不容侵犯」的呼聲,蘇貞昌卻充耳不聞。他的期中考當然不及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