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1月31日命令全面徵收醫用口罩並禁止出口,迄今將近8個月,當時日產量約200萬個,經口罩國家隊趕工擴張產能,如今日產量已超過2000萬個,不但足以滿足國人防疫需求,還有餘裕出口或支援「口罩外交」。但最近口罩供應亂象百出,有國家隊廠商拿大陸進口品冒充MIT,也有廠商私設生產線,還有地下工廠偽造國家隊圖利,甚至排名國家隊第二名的廠商都出包,顯然已經不是個別廠商的無良,而是制度設計出了問題。

今年1月武漢爆發新冠肺炎,因疫情失控後封城,造成國人恐慌,引起口罩及酒精搶購潮。但台灣口罩生產成本較高,長期仰賴進口,一時供應不足,引起搶購與囤積,市場秩序大亂。政府除禁止口罩出口、全面徵用國產口罩,並成立口罩國家隊增加供給,再以公定價格透過藥局以實名制限量供應國人。

供需穩定回歸市場機制

政府全盤控制口罩的供給與價格,剛開始曾有些混亂,很多人排長隊還不見得能順利買到,怨聲四起,但隨著產能提高,慢慢就上了軌道,價格雖然較高,購買和使用也還算方便,民眾大致可以接受。但日久玩生,制度設計盲點開始浮現。古今中外,凡政府出手管制生產與價格,弊端就會出現,經濟學家早已建立理論基礎,但就是有人不相信。口罩國家隊一再出包,其實並不意外,更可以斷言,口罩國家隊存在一天,偽造、混充、私設生產線等亂象,一天不能免。

更糟糕的是,口罩國家隊其實是在搶民眾的金錢和時間。疫情發生前,一盒50片裝口罩售價約100元,均價一個2元,實名制下政府設定價格一個5元,非實名制目前一盒約350元,平均每個7元,價格上漲2.5到3.5倍,漲幅驚人。台灣口罩長期依賴進口,疫情初期政府不得不介入擴充產能,但現在供給已能平衡就應盡速退場,讓市場決定價格。口罩生產難度並不高,以台灣的製造能力,售價很容易回到疫情前。

以台灣2300萬人平均2天使用一個口罩推估,每日需求量約1000萬個。目前實名制口罩每日銷售400萬個(疫情指揮中心統計),推估另有600萬個口罩是透過非實名制購得。大約過半民眾不願意花精力與時間去記憶、查證是否符合購買實名制的條件,寧可直接購買一個7元的市場制口罩。和疫情之前的價格比較,國人每一天在實名制下多付出1200萬元,在市場制下多付出3000萬元,全部是4200萬元。

也就是說,民眾每個月要多付出12.6億元買口罩,半年就是76億元,並不是小數目。實名制口罩比較便宜,但購買手續繁瑣,需要負擔較高的精力與時間成本,在高官眼中也許是「小事」,對庶民而言卻是額外的壓力。庶民日常生活壓力已經夠大,買口罩的「小事」更平添額外的負擔。做決策的高官們,隨時可以拿到大盒大盒的「特供」口罩,庶民的苦,恐怕不是他們所能體會的吧?

國產口罩日產量達2000萬片,就算每人每日1片,也已足夠使用,再者,大陸口罩生產量極大,2019年產量超過50億,產能占全球半壁江山,還是世界最大出口來源,疫情爆發後又緊急擴充產能,今年3至5月出口達706億片,單單對美國就出口120多億片,平均每個美國人買了將近40片,可見陸製口罩符合美國國家標準,若疫情真有需要,也可以從大陸進口,無須擔心匱乏。唯一該擔心的是,綠營對陸製口罩無中生有、極盡醜化能事,供需雙方恐怕都拉不下臉來。

若有需求可從大陸進口

台灣一些媒體,鋪天蓋地醜化陸製口罩,彷彿全是低劣不堪的黑心貨。但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前,台灣口罩8成來自大陸,當時都符合我方衛生條件,為何口罩國家隊出現後,陸製口罩就變成「黑心口罩」,令人費解。陸製口罩如果品質低劣,又如何創造全球50%的市占率。其實大陸市場巨大,製造水準及產品品質等級差異也極大,一些先進企業的製造能量,已非台灣企業所能相提並論。台灣該譴責的是無良口罩國家隊,將低價非醫療用口罩混入實名制販售,而不是所有陸製口罩。

口罩徵用超過半年,供需早已穩定,全球供需也大致平穩,應恢復市場機制,若疫情再轉緊急,重新恢復管制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