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之間博奕日益激烈,台美關係日益緊密,這兩重關係的發展為台灣帶來戰略機遇,也為台灣埋下戰略風險。有些人為這個發展興高采烈,以為從此在美國保護傘庇護之下,可以安枕無憂,於是反中親美路線越走越極端,批鬥異見者的氣焰日益囂張,動輒扣人投降派、舔共派的罪名,將仇恨中共的負面情感加諸在吹哨者身上,任意丟紅帽子給主張和平的人。

但機會往往帶來風險,北京頻頻在台海附近舉行實戰演練,戰機不斷跨越台海中線,聲稱不存在海峽中線,艦艇也闖越海峽中線對台施壓。美國為平衡兩岸失衡的軍事態勢,先將「對台六項保證」備忘錄相關文件解密公布,繼則宣布對台七項軍售。美國在外交上也擺出姿態,其駐聯合國大使與我駐紐約代表會晤,說這代表川普政府更強化與台灣關係,允諾協助台灣參與聯合國事務。這一連串事態對台灣未來的安全發展必然發生關鍵性影響。

愛台者須避免悲劇發生

台美關係已不再是「夥伴關係」,幾乎已發展成為「戰略夥伴關係」。一些綠營政客與綠營媒體以為,美中戰略秩序重組給了台灣與過去完全不同的歷史性戰略機遇,並怪罪「綏靖主義」的幽靈干擾我們的戰略思維與選擇。他們認為,不管在全球外交領域或者兩岸關係,北京堅定的立場是消滅台灣的主權地位,台灣的禍福是看「我們怎樣保握這個戰略機遇」。

還有些人口出惡言,謾罵對台灣國安提出警訊的人,連香港作詞人林夕也跨海助拳,辱罵馬英九前總統等人是「失敗主義者」,幾乎等同「投降主義者」。在他們看來,不保握這個歷史性戰略機遇,進一步抗中親美,還在講九二共識之類維持兩岸交流政治基礎者,以及主張不要過度挑釁中共以免引爆戰爭者,根本是中國武統台灣的幫凶。

我們不能否認國際戰略重組的趨勢,也不能否認台灣可能從中獲得較多安全保障,但我們也必須看到另一面「戰略秩序重組」的事實,那就是中共軍事力量快速增強,在反介入/區域拒止(A2/AD)的能力上,已讓美國想干預恐力不從心。數十年來,台海和平得以維繫,最主要的原因在於中共基於大戰略考量,堅持和平統一是最佳選項,必須有充足的軍事準備,綜合研判尚無動武的力量與必要性。

美國越明目張膽地跟台灣發展「戰略夥伴關係」,進而牽動台海情勢與台灣內部統獨力量變化,大陸被迫做出反應的壓力就越大。近期大陸加強在台灣周邊的軍演,意在提升解放軍戰力,也在政治上警告美國與台灣適可而止。

面對台海風雲日益吃緊的情勢,每一個真愛台灣的人都清楚,如何拆除引信才是最緊要的事,這雖然不完全操之在我,但台灣做為主要的當事人,還是有一定的「主觀能動性」可以影響情勢的發展。如何減少戰爭的風險,或者是讓對方降低發動武統的緊迫感,乃至於所規畫戰爭的強度,都有我們作為的空間。目前美中台三方的作為,都是促成兩岸緊張情勢上升螺旋的因素,甚至有走向不可避免戰爭悲劇的風險。萬一不幸爆發戰爭,必然生靈塗炭,建設破壞,經濟倒退,這是所有真心愛台者必須竭盡所能避免發生的悲劇,斷不能以「綏靖主義」不可取而漠視之。即使我們不能完全撲滅潛藏的戰爭火苗,但至少不要添柴加油,否則豈非助長對方發動戰爭來「消滅台灣主權地位」?

不要心存美軍馳援妄念

避免戰爭是政治領導人最高的道德,謀求和平是每位國民共同的責任。人類歷史中,主戰派因為占領道德高地,展現勇者的英雄氣概,總能博得較多掌聲。二戰時期英國主戰派邱吉爾成為英雄,「綏靖主義」張伯倫卻獲得投降派罵名。但不要忘記,中國歷史上宋朝所有皇帝都是「綏靖主義」,卻成就中國文藝復興與經濟革命的輝煌歷史。

千萬不要以為戰爭與否操之在人,人民的選擇才是關鍵。更不要心存共軍一旦犯台,美軍必定馳援的妄念。美軍來不來、何時來、來了能否改變共軍造成的既定事實,都非操之在己,即使美軍擊退共軍,台灣的繁榮也可能已摧毀殆盡。

謀和不是投降,避戰是政治家的道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