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全面執政4年以來,先後掌控中央選舉委員會、通訊傳播委員會等應具獨立地位的政府機構,使其成為民進黨的附隨組織,猶感不足,再向監察院下手;不當的提名引起輿論強烈譴責,最大在野黨國民黨採取抗爭,徹夜占領立法院主席台,但次日即遭民進黨以人多勢眾優勢強力排除。

國民黨雖無法阻攔監察院人事案的通過,但已將民進黨一黨獨大的鴨霸執政本色揭露無遺。

蔡總統提名陳菊,相較馬英九總統任內先後提名王建煊和張博雅兩位非執政黨清流出任院長,清楚呈現兩位總統對憲政體制下監察院應超越黨派的立場,態度迥然有別。蔡總統提名護駕有功的陳菊為院長,是對憲政體制的糟蹋;陳菊不知愛惜羽毛,老實不客氣接受提名,令人瞠目結舌;審視其他26位監察委員提名人選,更印證蔡總統的提名,全然是以有效掌控監察院為最高考量,壓根兒不把監察院職司風憲的憲政職分放在眼裡。

院長是監察院龍頭,對於職權運作影響重大,也能經由隱密操作影響糾彈個案的議決。陳菊40餘年前投身反對運動,抗衡威權體制,確實勇氣可嘉,其後的公職生涯也有可觀政績。然而,她一直是民進黨核心要員,對黨忠貞不二,這樣一位綠得發油的人,可以擔任行政機關的首長,就是不能主導獨立機關。尤其陳菊人馬滿山遍野,誰還敢期待在她掌控之下,監察院能發揮整飭官箴、摘奸除惡的職能?蔡總統提名她,不只是對監察院的憲政地位造成傷害,也是陷陳菊於不義,因為這項提名讓她戕害民主體制的分權制衡原理,有損陳菊從民主運動中長期積累的聲望。

全面執政的民進黨霸凌獨立機關毫不節制,對於在野黨極盡清算鬥爭能事,對於獨立媒體的壓迫與恐嚇蠻幹到底,並且假借建立安全防護網的理由,修訂各種法律箝制傳播自由,限縮人民的基本權利。台灣好不容易獲致的民主政治,在民進黨這個新威權的摧殘之下,已經嚴重壓縮變形,有志之士苦諫無效,在野黨也無力抗衡,民進黨變本加厲壓抑民主。

陳菊的提名案不只反映當局閹割憲政機關的企圖,也全然置公職人員利益迴避原則於不顧。陳菊在高雄市長任內被監察院調查的個案高達50、60個,有些尚未結案,依公務員官箴規範,迴避猶恐不及,怎麼還能夠大剌剌提名她掌控監察院?難怪許多人質疑她「進到監察院是要辦案還是要吃案?」令人義憤填膺的是,民進黨要員以及陳菊本人面對質疑與批評,竟不知自反而縮,反而強悍反擊,言偽而辯。為了保送陳菊過關,民進黨上上下下將陳菊神格化,說是不做第二人想,陳菊自己也往臉上貼金,將自己的提名與民主、人權畫上了等號。

蔡英文和民進黨憑藉全面執政的優勢,可以輕易在肢體戰鬥上排除國民黨的議事干擾,其後同意權的投票也可順利護送陳菊及監委提名人安然上壘。然而,如此罔顧憲政原則與基本義理,憑藉席次優勢強勢達陣,卻是對民主政治明目張膽的踐踏。連美麗島事件與陳菊同為「難友」的前副總統呂秀蓮直言不諱,指民進黨手握行政、立法兩院,卻要把民眾曾經尊敬的監察院功能當成政黨「和諧」的地方,完全是扭曲憲法精神,她沉重呼籲「不要去汙染民主」。

這個在台灣民主化過程中立下汗馬功勞的政黨,達到權力的最高峰,已經聽不進任何諫言。一旦霸道執政成為慣性,權力就會漸漸腐化,民眾的失望與不滿就會與日俱增。

跡象已經初現,最近一份綠營做的民調顯示,民進黨聲望比1個月前下跌近14%,其中所透露出的警訊值得民進黨省思。

國民黨抗爭失敗後,監委提名人選可望全數過關,民進黨再次達標的同時,民主政治將再遭重創,國民黨號稱要堅持3天3夜,最後只維持了20個小時就被民進黨攻克,更讓人看衰這個最大反對黨的未來。國民黨成敗不重要,但一贏再贏的民進黨,耳朵也變聾了。不再傾聽人民聲音的政黨,權力愈集中,國家就愈危險,但這個問題,只有人民自覺才能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