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大陸兩會決定秒審港版國安法,勢將牽動美中台關係。新冠病毒疫情本就讓美中兩國相互究責,北京執意通過港版國安法將深化華盛頓與北京的敵意。在美國總統川普與國務卿蓬佩奧嚴詞抨擊港版國安法後,蔡總統急於配合美國而宣稱要修正《港澳條例》第60條而遭媒體普遍解讀為要與與香港切割,又趕快修正立場,顯得進退維谷。

香港在過去一年的情勢演變,迫使北京必須在香港繼續維持「一國兩制」,但卻面臨「境外勢力干預的危險」還是「壯士斷腕通過港版國安法以確保香港安定」的兩條路之間選擇其一。大多數香港人民的最基本訴求簡單的住房,竟然是香港政府永遠的未竟之業。奇差無比的生活條件,如果能呼吸自由的空氣,倒也還能勉強忍受。但當自由成為奢侈品,民主成為永遠達不到的夢想,香港人決定起而抗爭。問題是,香港民運人士從民進黨與其他組合學到了城市革命與鬥爭的技巧,但他們卻只想一步到位,沒有民進黨「進兩步退一步」的戰略思維。更糟的是,他們的對手不是溫良恭儉讓的國民黨,而是擁有近百年豐富鬥爭經驗的共產黨。

川普與蓬佩奧都揚言要對北京推動港版國安法進行反制,但卻必須考量到任何大動作的反制,都可能像七傷拳一樣「既傷敵也傷己」,甚至「未傷敵先傷己」。若是依照《香港關係法》,美國總統有權取消香港的特殊的經貿地位,則意味著在港美商、在陸美商、陸商、港商因無法享受零關稅而「四敗俱傷」。但若擔憂投鼠忌器,僅根據「香港人權法」,則美國政府能制裁的對象將只有參與制定違反香港自由民主人權等法律的大陸官員,凍結他們在美國的資產與簽證申請。因此, 所謂美國的反制,可能會擺出大陣仗,但不致於傷到香港的特殊的經貿地位,以免香港金融中心地位受損。

大陸外交部長王毅語氣強硬,表示香港是中國特別行政區,任何境外勢力不得干預。在兩害相權取其輕的情況之下,北京既已做出決定,必然會全力捍衛自己的權利。

5月20日白宮公布的中國戰略方針報告中,美國坦承過去40多年來期望透過接觸促進中國開放的策略全面失敗,華府顯然低估中方的意志。因此,美國今後將調整對中戰略,全面對中施壓,以因應中國挑戰並確保自身與盟邦利益。

雖然王毅表示該報告的公布顯示全球進入「新冷戰時代」,但該報告仍為現在與未來的美國總統預留空間,「即使我們跟中華人民共和國展開競爭,我們也對雙方在利益吻合的領域的合作表示歡迎」,強調「競爭不一定導致對抗和衝突」。

比較尷尬的是,急於配合美國的民進黨政府,一面說「要和香港人民站在一起」,一方面又擺出要與香港切割的姿態,遭到社會物議後,又忙著修正立場,說要責成行政院成立專案委員會研擬對策,說穿了就是緩兵之計,看美國老大哥如何出手,再做定奪。益加凸顯台灣既要迎合美國又擔心大陸對付不了老美卻拿台灣出氣的矛盾心態。

(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政治學系講座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