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罷韓案投票日剩不到一個星期,罷免方鑼鼓喧天,不遺餘力毀滅韓國瑜的人格、否定高雄市的政績,甚至透過情緒動員提高選民投票意願。民進黨中央宣稱罷韓是公民運動,黨中央不介入,但民進黨政府種種無懼清議、恣意妄為的行徑,國人都看在眼裡,媒體稱之為「罷韓國家隊」,並非無理。

就媒體報導所知,涉及為罷韓助威的部會包括內政、法務、交通、教育、經濟、國防等部會,中選會主委李進勇違背選務中立、法務部長蔡清祥明知盜用政府機關徽章涉及刑責,面對Wecare罷韓文宣盜用法務部Logo,意圖增加權威度,竟稱「可以被原諒」,又說罷韓團體贈送超過賄選標準30元的乾洗手液,並不一定涉法。其他部會如配合放選舉假、提供優惠車票等不一而足,無不對民進黨極盡表態效忠能事。

檢視政績透過連任選舉

雖然可恥,但這一切都將在罷免結束後煙消雲散。對台灣社會來說,真正重要的問題,不是罷免通過與否,而是這場罷免運動對台灣政治造成的影響,到底是朝向罷免原先的制度設計,成功撤換傷害公共福祉的公職人員,或反而惡化政黨惡鬥與社會分裂?這才是應當關切的議題。

就罷免韓國瑜來說,因甫上任半年就參選總統,確實引發爭議,最後韓流變成寒流。然而就目前來說,韓不可能再有任何帶職參選的可能,甚至可能因對高雄市民愧疚而更專心市政。罷韓方的理由,反而成為追溯性的責難,而不是為避免被罷免人持續傷害公共福祉。

高雄近日暴雨,市區固然難免積水,卻很快退去,驗證韓國瑜專心市政、清淤疏洪的好成績。新冠肺炎防疫,高雄堪稱模範城市,至今仍維持本土零案例,僅有境外移入和敦睦艦隊的病例。

有論者質疑韓國瑜未履行競選時相關政見,包含知名的「人進來、貨出去、高雄發大財」,並以此作為罷免理由。但從邏輯上來說,對任職僅一年多的市長以政見未落實為由進行罷免,本身就相當矛盾。因為落實與否,必須待任期結束才能進行判定,檢視政績應透過連任選舉,而不是罷免投票,否則所有民選首長都將面對隨時可能被罷免的威脅。

罷韓種種理由中,只有對其帶職參選總統一項,理由較為堅實。但對所有非民進黨員的高雄市民或台灣人,特別是沒有政黨色彩的中間選民來說,就衍生出一個問題,那就是對韓的責難,是否需要動用罷免權來懲罰?代價是否過大?

罷免淪為政治鬥爭工具

去年選舉激情下,台灣社會已陷入極其嚴重的分歧對立和政治惡鬥,Wecare發起罷韓以來,不只高雄,整個台灣社會都被迫繼續浸潤在仇恨動員中,高雄市民不只未受益於罷免,反倒深受其害,而唯一獲益的,是一心搶回高雄地盤,繼續占地為王的綠營政要。原本是民主政治最後一道制度防線的罷免案,已淪為政治鬥爭工具,喪失其公益性。若開啟先例繼續濫用,政治極端化的結果,罷免將成為選舉制度的阿基里斯之腱。

罷免案競選活動,是對政治人物討厭和喜愛的競爭,中間選民往往沒有興趣,甚至反而可能心生厭惡。從中選會主委李進勇到法務部長蔡清祥,大大小小官員組成的「罷韓國家隊」,中間選民看在眼中,內心自有評價。就此而言,韓國瑜及藍營更要沉穩下來,不要去反制對手的仇恨動員,避免仇恨刺激出更多仇恨。捍衛中道理性力量的第三勢力也不應置身事外,不必支持韓國瑜,但要反對濫用罷免權。罷韓案的重要問題,不是韓國瑜被罷免與否,而是中間選民在藍綠對抗中有無關鍵平衡力量的問題。

從民主運作與社會發展而言,罷韓運動已成為台灣民主的反諷,但這不表示罷韓無理。韓國瑜為中華民國的未來參選總統,是為國家前途拚搏,但忽略高雄市民的感受,卻是鐵的事實,韓國瑜必須再次、更真誠向所有高雄市民道歉。這還不夠,還要鄭重向高雄市民承諾,若罷免未通過,將放下一切黨職、黨務的參與,甚至放棄國民黨員身分,心無旁鶩做好高雄市民的市長。

不分藍綠是韓流崛起的初衷;不讓政黨左右罷免,是高雄市能否脫胎換骨的關鍵,韓國瑜要和高雄市民一起承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