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觀點投書:CPTPP,大陸表態了,台灣尷尬了 \ 雁默
2020/11/28 15:23
瀏覽457
迴響0
推薦11
引用0
當習近平親口表達,將積極考慮加入CPTPP那一刻,台灣那些酸葡萄RCEP,大吹「CPTPP才值得爭取」的綠色菁英們,不知道有沒有一種吹過頭的悔恨感?如果對岸加入了,而台灣還是被拒於門外,屆時再詆毀CPTPP就難看了。

直覺大陸是藉此卡台灣的論調,屬於最低層次的反應,也可說充分表露了尷尬之情。不過,北京此舉的策略究竟是什麼,確實是重點。

從全球戰略觀之,中國考慮加入CPTPP並不是新聞,實況是,自CPTPP開始運作之後,大陸內部屢有勸進之聲,官方態度從來都傾向正面,只是未下決斷;台灣藍媒也不時跟進分析,觀點深入者亦有之,大陸內部的討論僅止於討論,直到RCEP簽署。

對,第一個重點就是時間點,習近平表達明確的態度: 一是在RCEP簽署之後,二是在美國大選結束之後,三是在APEC峰會上宣佈。四是......個人惡趣味,在綠營將CPTPP吹捧上天之後。

RCEP底定了,再表態CPTPP,在內部推動工作上會比較順利,畢竟兩者的標準有所差異。美國無論誰當選,北京都會對CPTPP正面表態,但與美國有重大關聯的議題,自然是等大選結束後發布,以免出現不可知的「美國意外」。在APEC峰會上宣佈,有助於展現推進亞太經濟一體化的企圖心,以達到最佳的公關效果。

第二個重點是,北京在針對什麼?

當然不是台灣,甚至不完全是美國,而是意在強力豎起多邊主義旗號,以經濟順流對沖政治逆流。簡單說,2020年最受衝擊的是全球化多邊主義,這不利於中國達成經濟願景,2個大逆流,一是疫情,二是川普。

疫情可說是最難纏的對手,想完勝幾乎不可能,因此未來全球化勢必有所調整,最可能的調整樣態已經提過多次,就是「區域化」。無論型態怎麼變,只要全球化的基礎不變就仍是全球化,這個基礎就是多邊主義。川普的單邊主義對多邊主義的打擊不可謂不深,四年改變了很多事,但對多邊主義而言,還好就四年。

對手是「美國」或是「單邊主義」,在策略應對上是不同的,前者是兩國在同一個遊戲規則裡博弈,後者則根本是不同「玩法」的衝突。拜川普之賜,當今全球經濟在本質上就產生了分歧,這不只是中國不願看見的發展,全世界受惠於多邊主義的經濟體都不樂見,有意思的是,當對手是單邊主義時,中國的朋友比美國還多。

大陸學界在習近平表態後,最先發出的分析訊號是中美關係是否會因此回暖。此看法源於一個現象,即川普政府與北京的雙邊貿易談判內容,與CPTPP規則有不少重合之處。換言之,中國在經貿上對美國的讓步與擴大開放,其實也是一種向CPTPP高標準門檻的跨步。

「川建國」最具意義的面向,就是幫助中國倒逼自己快速進步,從長期戰略來看,雖然過程辛苦點,但卻也是北京所歡迎的。

對目前CPTPP成員國而言,中美在經貿關係上的和緩,有助於支持中國加入,它們認為有美國監控,中國的改革決心才更可信。事實上,現有成員本來就對中國加入抱持歡迎態度,因為有中國存在的CPTPP對成員的經濟利益還大於對中國的利益。

總言之,中國表態積極考慮加入,具有多重正面意義,兼具在中美博奕戰場上的攻擊與防守。

第三個重點是,美國美國美國。

此前已談過,拜登政府雖傾向多邊主義,但國內絆腳石超大顆,就怕心有餘而力不足,北京此舉其實有鼓勵拜登重回多邊主義的用意。白話說,是競爭沒錯,但兩國總得回到相同的擂台上才能管控競爭傷害。

於是,重返CPTPP與中美博奕戰略的取捨,當即成了拜登政府最大的難題,北京在多邊主義上的「邀約」,意在精準打擊美國內部的單邊主義陣營,也就是被稱為冷戰活化石的那一群極右鷹派政治勢力。那麼,拜登就得重新考慮,誰才是主要敵人。

如果美國想主導亞洲經貿一體化,甚至退而求其次,與中國合作主導,都必須重返TPP,捨此而轉向門羅主義式的自保,美國在亞洲的影響力勢將大幅消退。對華盛頓而言,沒有對錯,只有選擇,因為怎麼做都有利弊得失。

第四個重點是,中國自身的難題到底有多難?

經濟部長王美花表示,CPTPP對大陸而言門檻相對高,台灣則已做了相當的準備。此言半對半錯,意圖安撫人心的話語總是報喜不報憂的。

CPTPP的門檻對大陸而言確實不低,但到底有多高,台灣官員是不會量化給人民看的。根據大陸學界的評估,大部分的困難屬於中等難度,若著眼於長期戰略利益,都應該克服,重點是,跨越這些門檻與中國的經濟戰略合拍。

對北京而言目前最困難的部分是與中國法制法規衝突的部分: 電子商務與勞工。前者涉及網路安全,後者涉及工會組織。不過,以「桌面」的經濟份量,爭取在CPTPP內設置例外條款並非不可能。

總言之只有一句話,一切都需要時間。但無人幻想中國會很快加入CPTPP,談個6年到10年並不影響其深遠的戰略意義,且在此期間大陸的開放腳步仍繼續前進。

門檻有兩種,一種是技術性的,另一種是政治性的,兩岸加入CPTPP誰會比較快,說穿了多取決於政治性問題,而政治性問題也只有一個,就是美國。

第五個重點是:成員國的態度。

以對中國的敵對程度論,CPTPP成員中的澳洲,日本,加拿大算是最突出的「懼中者」,其餘成員並未有過於鮮明的「反中」態度。然而,在中美之間採取平衡戰略才是最大利益,這不是趨勢,而是現實,澳日加明顯傾向美國的立場,非但不是無可動搖,更可能採取動態調整。

反中表演過頭的澳洲,是目前遭到北京最密集砲彈轟炸的經濟體,其執政黨遭到國內企業界的指責日漸加劇,致使最近澳洲總理對北京態度有放軟的跡象。如何在政治上親美,經濟上親中,是許多國家的嚴肅課題,地理上愈靠近中國的,就愈得嚴肅以待,如日本。

中日關係向來跌宕起伏,但日本與世界絕大部分的國家一樣,無可能擺脫中國的經濟磁吸。由於是CPTPP的主導國(或代理主導國),日本一方面盼望美國回來領導,另一方面卻也無把握大哥真回得來。

RCEP簽署後,日本表示要擴大CPTPP,一般認為是在回應中國與英國的積極表態。換言之,無論美國是否回鍋,日本都在準備加碼CPTPP,以免自己在亞洲的存在感遭到持續削弱。日澳在軍事上深化合作抗中,在經濟上正面回應中國入群,也是為靠山美國預留「亞太座位」的舉措。

由此可見,美國的動向左右局勢,日澳加與尚未入群的英國,在這盤棋局裡與中國還有得周旋,展望未來5年,相關經濟體的「宮鬥」會很有戲。目前誰也無法預測可能的發展。

第六個重點是,台灣台灣台灣。

台灣不乏偽專家直指,核食問題是吃CPTPP閉門羹的原因,這種將宏觀問題窄化到單一議題的愚民手段,不過是在為執政黨鋪紅毯,迎接下一個粗暴的「行政命令」而已。

如果CPTPP的主要功能,仍是當初美國主導TPP議題時的「圍堵中國」,台灣作為重要棋子,就算照擋核食,只要美國一句話,台灣就能得到「例外條款」,依然入得了門。

但現在美國不在其中,中國正在敲門,成員們的眼光到底要放在桌面,還是筆尖?答案還用說嗎?重點是誰讓成員國只能選擇在兩岸中擇一的?蔡英文既然捨棄了平衡戰略而選擇了「靠美戰略」,那政治籌碼自然就遠不如還勉強能與北京討價還價的日本與澳洲了,更別說其他更形中立的經濟體。

以台日雙邊貿易的現狀而論,就算台灣擋核食,日本還是賺比較多,因此與能否參與CPTPP談判,沒有絕對的因果關係。就算蔡英文明天開放核食,日本也無可能馬上就開門,而會考量北京與華盛頓的意向,以及日本自身在其中的政治利益。

北京敲門CPTPP的另一項重要戰略意圖,是融入CPTPP的高門檻規則,有利於未來在世貿組織的改革裡,擁有更多制定新規則的話語權。因此,台灣想進入CPTPP,方向並沒有錯,但一切的關鍵是兩岸關係,而不是日本核食。

可喜的是,再也沒有台灣偽菁英敢為執政黨緩頰說CPTPP不重要了,但蔡英文尚不需要輿論打預防針,因為在第二任期內,北京還不急著入群。

(相關報導:趙春山觀點:RCEP政經連環套─看中美外交角力|更多文章)

*作者為自由撰稿人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公共議題
自訂分類:政治牢騷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