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不正常的「中東正常化之約」?以色列、UAE與川普的和平獎之舞
2020/09/16 13:55
瀏覽343
迴響0
推薦13
引用0

2020/09/16 轉角24小時

【2020. 9. 16 美國/以色列/UAE/巴林】

不正常的「中東正常化之約」?以色列、UAE與川普的和平獎之舞

「『各懷鬼胎』操作到了極致...就是這場白宮的政治盛會。」美國總統川普15日在白宮召集了外交和會,親自主持並見證了以色列、阿拉伯聯合大公國(UAE)與巴林的建交簽字。川普表示,能讓兩個重要的阿拉伯海灣油國放棄信仰與民族的成見,承認以色列的主權並相互建交,不僅是自己務實外交的努力展現,更是「新中東和平路線的黎明昇起」。不過儘管UAE與巴林政府積極以此討好川普,但兩國的最高王族與政府領導人卻都藉故缺席,以閃避自家國民的反彈情緒。此外,三方的簽字雖然以保證「以色列-巴勒斯坦和平」為政治號召,但談判與簽字過程中卻都排除巴勒斯坦政府的意見參與,會後外交交涉也多無關以巴問題,而各集中在美國對UAE軍事合作與F-35軍售爭議。

由於聖地耶路撒冷與巴勒斯坦的國家主權問題,自以色列於1948年宣布獨立後,阿拉伯各國與穆斯林世界就與以色列勢同水火。除了以埃及、敘利亞、黎巴嫩與約旦為首的阿拉伯國家,曾與以色列爆發多次中東戰爭,大部分的阿拉伯政府多不承認以色列,並於外交、經貿與國際合作上抱持著封鎖立場——因此儘管UAE與巴林對以色列的地理距離遙遠,1971年才獨立建國的兩國也不曾與以色列開戰,但在「泛阿拉伯民族主義」的政治認同下,雙方才一直互不承認、相敬如賓。

然而在1973年贖罪日戰爭與1991年波灣戰爭後,長年主責「幫助巴勒斯坦人對抗以色列」的埃及、約旦,陸續在美國的介入下與以色列簽屬「和平協定」,除了彼此解除戰爭狀態、互相承認並建交外,昔日作為民族團結號召的泛阿拉伯民族主義,也隨著時代的洪流逐漸退居第二線。再加上1979年伊朗伊斯蘭革命以後,與伊朗一海相望的海灣阿拉伯各國也將伊朗視為頭號威脅,配合近20年來的伊朗核子問題,也讓同屬美國盟友且皆敵視伊朗的以色列、海灣阿拉伯諸國,於檯面下結成「不能說的戰略夥伴」。

在過去,海灣阿拉伯國家之所以不願與以色列關係正常化,一部份的原因是擔心引爆國內宗教認同與民族情緒的反彈;另一部分的考量,則是因為阿拉伯聯盟與穆斯林世界的主流立場,原本都主張「以色列必須『先』尊重、認可巴勒斯坦的建國主權」後,例如先解決耶路撒冷主權問題、先停止以色列非法侵占巴人土地的屯墾區問題....等,支持巴勒斯坦的兄弟各國,才可以與以色列政經正常化。

然而此一原則卻在今年夏季的外交斡旋中遭到UAE與巴林先後放棄。因為在2019年下半,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公開宣布「以色列將進一步併吞約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土地」,此舉得到了川普本人與其任命為中東調停特使的女婿庫許納的大力支持,但實質上卻將大舉分割當前的巴人控制區,並讓巴勒斯坦建國成為「地理不可能」的殘酷現實。一時間,巴人群激憤不斷抗爭,以歐盟為首的國際社會也不斷警告此舉違反聯合國決議與國際法,並可能讓過去幾十年膠著的「以巴和平兩國方案」徹底破滅,永久性地讓的數百萬巴人成為「無根之民」。

此一政策雖然引發中東震撼,但提出「併吞政見」的納坦雅胡當時正與家族身陷貪腐與濫權案的刑事調查;內政層面上,納坦雅胡在連續選舉組閣失敗後,也因防疫政策偏差、民生經濟不理想與家族貪腐風暴,而遭遇來自都會區與青年國民的極大民怨抗爭。因此在內閣隨時可能倒台、納坦雅胡本人也隨時會遭定罪入獄的前提下,「併吞巴勒斯坦」也成為一個驚悚但具體達成遙遙無期的空頭政策。

直到今年夏天,在白宮方面的秘密斡旋下,對於巴人問題轉趨消極的UAE,突然宣布與以色列秘密達成了「政治交換」——以色列同意在美國的擔保下,「暫時凍結」屯墾區的擴張與併吞;UAE方面也同意在以色列「不再併吞巴人主權」的承諾下,完全承認以色列並與之建立正式的外交與政經邦交。

不過UAE方面雖然主張「這些妥協都是為了巴勒斯坦人著想」,但以色列本來的併吞就違反國際法;外交內容中也只承諾「暫停」,而不是「放棄」或「撤回」或任何永久性承諾。至於狀況外的當事人——巴勒斯坦政府——更始終被蒙在鼓裡,直到以阿公告的前幾小時,巴勒斯坦領導人阿巴斯才終於知道「震驚消息」。

UAE與以色列正常化的消息傳出後,另一海灣阿拉伯國家巴林也於9月初跟進「承認」。儘管兩國的表態,對於以巴和平、中東穩定幾乎沒有影響,但他們的表態卻都暗示著「幕後老大哥」——沙烏地阿拉伯——正積極試探著進一步的戰略重整,為了圍堵伊朗與討好美國,甚至不惜觸碰國內極度敏感的民族、信仰與歷史認同問題與以色列「結盟」。

中東學界大多認為,川普所主導的承認以色列進程,於以色列國家安全、巴勒斯坦和平而言「基本沒用」。於圍堵伊朗的戰略勢態上,除非真要動武開戰,否則早已暗中聯手的以色列與海灣阿拉伯國家,之間並沒有十足的動機需要「公開結盟」;於巴勒斯坦問題上,儘管美國切斷了海灣金主對於巴勒斯坦政府的金援,但此舉也等同於剪除UAE與巴林對巴人施壓的政治籌碼,各種不平等的情緒,也只會讓以巴民族的仇恨與政治僵局快速增溫。

然而對於以色列與UAE的「本國經濟」來說,雙方的關係正常化,其實也鋪平了更多金融流動與投資合作的機會。這之中不僅牽扯著UAE的油元與以色列的科技實力,還更涉及來自美國市場的基金投資與政策鼓勵。此外,UAE的大膽表態亦有沙烏地「授意探路」的實驗意味——如果國內風向不對,UAE大可在美國選後或隨納坦雅胡弊案的發展,藉故凍結公開的正常化進程;如果國內毫不在意,那麼就算無法繼續調停巴勒斯坦問題,卻可能在阿拉伯世界裡達成「以巴爭議邊緣化」的目的,自此解除阿拉伯各國外交戰略上「認同政治」的枷鎖。

此外,透過與以色列和解的外交表態,阿布達比方面也趁勝追擊地要求川普對UAE出售先進的F-35匿蹤戰鬥機——此一政策目前仍遭到以色列政府與美國軍方的質疑與反對,因為取得F-35戰鬥機的UAE將因此取得與以色列平行的空軍優勢,這違反了美國戰略一貫「保證以色列中東軍力獨強」的承諾與原則。

不過對此,在15日簽字大會上的川普則表示:「出售F-35應該不會是大問題啦!」

海灣阿拉伯國家的騎牆心態,也明顯展示在了9月15日的白宮簽字儀式上——儘管作為東道主的川普,喜孜孜地帶著伊萬卡、庫許納夫婦出席見證,並主張「世界即將目睹『新中東』的黎明」。但在會場上,面對親自出席的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UAE與巴林卻都只讓外交部長代表,而不是由總統、總理、國王或王儲等「地位對等」的一級官方代表親自出席。

與此同時,以色列政府內部也對納坦雅胡的「和平表演」頗顯分裂。因為以色列目前正因疫情關係,而處於罕見的「朝野臨時大聯合政府」狀態,但納坦雅胡的貪腐案卻同時越演越烈,整個夏天也都有大規模的「反納坦雅胡抗爭」。因此在9月15日的簽字儀式上,本該一同出席的以色列外長——軍系參謀總長出身,但屬對手派系「藍白聯盟」的阿什肯納齊(Gabi Ashkenazi)——才會刻意不出,放任總理一人在白宮草皮演獨腳戲。

英國《金融時報》表示,國內地位正遭遇嚴重威脅的納坦雅胡,本回赴美也使盡了渾身解數討好川普。除了刻意迴避不安排與民主黨總統參選人拜登會面外,在15日的簽字儀式上,他更配合白宮方面的要求,指示以色列外交團隊「勿在白宮帶口罩...以免觸怒川普,或讓人牽扯到『美國防疫問題』的不恰當聯想」。

不過在簽字的同時,巴勒斯坦領下的約旦河西岸、加薩走廊卻都出現了大規模的示威抗爭,來自加薩的哈瑪斯部隊更同步朝以色列南方發射火箭。因此在白宮那邊「簽字新中東」的同時,以色列國防軍與哈瑪斯卻在加薩邊境開火互轟。

至於UAE、以色列、巴林與美國心照不宣的「伊朗包圍網」問題,川普在15日的會議上也頗為開心地表示「之後會處理」,但當前的公開時間表卻是「大選之後啦!先忙完選舉,我們很快地就會處置伊朗問題。」


美國總統川普(左二)15日與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左一)、巴林外交部長(右二)、UAE的外交部長(右一),共同簽署了爭議的「中東正常化之約」。 圖/美聯社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