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網紅收了蔡總統的錢 業配文真相來得太遲
2020/07/11 09:54
瀏覽1,165
迴響0
推薦4
引用0
2020-07-11 06:00 聯合報 / 總編輯范凌嘉

監察院昨天公布今年總統大選政治獻金收支明細,其中最大亮點是與綠營關係友好的「幫推」、「投石」兩間公關公司,得到蔡英文陣營59筆宣傳費,總金額約2934萬元,績效搶眼。

這兩間公司來頭不小,與文化總會祕書長林錦昌、副秘書長李厚慶關係密切,過去四年內共標到8300萬餘元的政府標案。國民黨曾質疑蔡總統這兩位昔日子弟兵是「門神」,蔡總統則輕描淡寫回應「無論是誰,在參與國家這些案件的時候,都必須要遵守國家的法律規定」。

獨厚親綠公關公司 自己標案自己審?

台北市議員李明賢也曾質疑,這兩家公司也標了台北市政府六個標案,得標金額達1300多萬元,但李厚慶卻曾是其中部分得標標案的評審委員,公司投標服務建議書甚至還提及過去承包文化總會案子「戰績」,「自己的標案自己審」。除了「幫推」、「投石」兩間明星公司之外,另一個有趣的現象是,蔡韓兩營也都付款給薩泰爾娛樂公司,這是製播「博恩夜夜秀」的公司。

根據監察院公布的資料,兩人上博恩夜夜秀的價碼還不一樣,蔡英文支出的款項為13萬餘元,支出用途為「節目專訪」;韓國瑜則支付兩筆,第一筆9.5萬元是主持人曾博恩在現場致電邀韓上節目,第二筆22萬元則是用於韓上博恩夜夜秀節目。

原來上節目有價碼 博恩沒邀韓國瑜?

蔡韓上「博恩夜夜秀」,相信不少讀者都有印象,其中韓國瑜的影片,上線一天內超過126萬觀看次數,在網路上引起熱烈討論。很多人天真地以為,博恩打了通電話邀韓國瑜,韓也大方上節目接受挑戰,昨天看了監察院資料才開始懷疑,這一切是否都「有價」?是不是「戲劇效果」?

這也讓人想起蔡總統在選前常上網紅節目,營造在年輕人之間的超高人氣,當時柯文哲還質疑「網紅收蔡總統錢」,2014年的網路義勇軍,現在都變成職業軍人了,「一般網紅的獲利模式不再是純粹賣廣告,而是置入性行銷」。

網路戰規範不足 應禁用公務預算養網軍

傳統的選戰有所謂的「空戰」(指文宣戰)、「陸戰」(指組織戰),近年來由於網路興起,還多了「海戰」(指網路戰),但目前對海戰的規範不足,讓「廣告」與「節目」之間的界限模糊,看起來像是接受年輕網紅的專訪,背後會不會是盤根錯節的政商利益?上節目是不是都有「價碼」?

關於網路世界的「置入性行銷」,亟待有識之士立法補破網,如果有金錢往來,網紅應該像媒體一樣揭露資訊,並在一定規範之下進行;政府也應禁止使用公務預算豢養網軍,官員更不該在網路上「帶風向」打擊異己,否則選風敗壞不說,民主品質也會日益低下。

**************

監院公布總統大選收支 蔡韓錢砸在政治公關

監察院昨天公布二○二○年總統大選政治獻金收支明細,宣傳費用是藍綠支出最大項目,其中很大一部分流向專長網路行銷的政治公關公司;網紅節目更是今年大選的另類贏家,獲多筆藍綠廣告文宣費用。近來被爆出與綠營關係友好的「幫推」、「投石」兩間公關公司,更獲得蔡英文總統陣營五十九筆宣傳費,總金額近三千萬元。

投石、幫推拿政府標案 四年八千萬

「投石」、「幫推」與文化總會正副祕書長林錦昌及李厚慶關係密切,過去四年內共標到八千三百多萬元的政府標案。檢視蔡陣營申報資料,二○二○選戰支出給幫推公司款項共四十九筆,金額達二千七百萬餘元;投石公司也取得十筆,金額達一百六十多萬元。

凱絡媒體與韓營 有四十八筆合作案

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陣營在競選期間也與政治行銷公司合作,以凱絡媒體服務公司為最大宗,共四十八筆資料,名目包括播送、傳送或刊登宣傳廣告,總金額二點三億元。

蔡韓兩人自費上博恩夜夜秀

蔡、韓陣營也都付費給製播「博恩夜夜秀」的薩泰爾娛樂公司。韓陣營共支付兩筆費用,第一筆九點五萬元在去年十一月廿五日支付,用途為「播送、傳送或刊登宣傳廣告支出」,當天該節目主持人曾博恩在節目現場致電邀請韓國瑜上節目,韓也隔空回應「Yes I Do」。

第二筆廿二萬元則發生於去年十二月十七日,用途為「委託辦理研究、評估、調查、設計或規畫支出」,四天後,韓隨即前往錄製「博恩夜夜秀」。

蔡英文也在去年四月上同一節目受訪,在蔡陣營競選支出項目中,也有一筆付給薩泰爾娛樂的款項十三萬餘元,支出用途為節目專訪。

薩泰爾娛樂公司昨天表示,「上節目當然要收費,博恩夜夜秀只是題材比較政治的娛樂節目」。至於韓、蔡收費有別,薩泰爾則稱,尊重各選辦財務與會計規畫,不評論實際數字,至於去年至今年的選戰期間,「藍綠白黃橘的錢都有收」。

蔡收入五億多透支 韓四億五還結餘

整體而言,蔡英文陣營政治獻金收入共為五億六四七六萬餘元,收支相抵後透支二千四百萬餘元;韓國瑜陣營收入共四億五六三一萬餘元,結餘三千萬餘元。

針對藍綠都將經費投注網紅節目,文化大學廣告系教授鈕則勳說,「網紅政治化」最大問題在於,一般民眾根本分不清哪一個是新聞、哪一個是廣告;隱形的政治業配文目前無法可管,蔡政府既然強調打擊「假訊息」,未來應該強化標註網路廣告的來源,以免造成混淆。

台藝大廣電系教授賴祥蔚說,網路使用非常個人化,玩行銷和選戰一定會更大量投注經費在網路廣告,這是大勢所趨,且會越來越盛行。過往法規對廣告的規範,應該要修法應用在網路上,法律尚未規範前,候選人應主動提前並高標準揭露網路投注經費,公開透明更可帶來信任效果。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公共議題
自訂分類:政治牢騷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