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火網評論:公共藝術錢滿為患(呂清夫)
2019/02/01 10:43
瀏覽141
迴響0
推薦6
引用0

最近苗栗縣政府雖然財政困難,仍舊耗資500萬元設置了公共藝術,遭民眾批評花錢不當,但是縣府表示依法行事。縣府說的沒錯,錢早在施工時就預留下來,其中問題應該出在法規太過呆板。相對的,台北市政府各局處藝術經費每年約1億元,錢多到用不完,但是市長要求文化局擬出一個SOP,要統籌運用這些錢,至今已經3年都拿不出計劃來,近日被上下交相指責,文化局則認為,統籌計劃不符法規,故問題也出在法規上。

其實北市府過去也有「公共藝術推動自治條例」,規定公共藝術費用未達新台幣100萬元時,可將經費撥入公共藝術基金,由市府統籌設置公共藝術。亦即經費不多的案子可以併案處理,將幾個小錢集中成基金,然後選一個適當地點設置公共藝術。其實小錢可以存成基金,大錢何嘗不可?這就需要修法,市長不是要提升台北城市美學嗎?目前應該修法讓公共藝術基金有更多的經費。

給地方政府裁量權

公共藝術用來美化建築及環境,但不執行者要處新台幣10萬元以上50萬元以下罰鍰。故單以大學校園來說,大家莫不劍及履及,從老牌的台灣大學到後起的中央大學,公共藝術無不多如雨後春筍,弄得承辦者疲於奔命。據統計,台大校本部公共藝術多達35件,其中黎志文的一件作品經費高達850萬元,其他可想而知;中央大學本來就有朱銘、楊奉琛的作品,8年前又做了將近1000萬元的作品。
這讓我回想起在日本留學的情況,我念了校舍全新的筑波大學,該校在1973年由自民黨傾全力創校,校地258公頃,是台北大安森林公園的10倍,但是我當時走遍全校,卻看不到一件公共藝術,如照我們的法規,每一棟新建築都要設置公共藝術,那真是沒完沒了,後來我又兩度回去當研究員,想再看一下有沒有公共藝術,還是統統沒有,我只看到校園裡面可以泛舟、學生宿舍有夫婦寮,原來他們的大學與地方政府自主性很高。
在英國,地方政府設置公共藝術有自由裁量權,同時為了城鄉的開發,公共藝術經費很少達到建物的1%。法國在馬爾侯出任文化部長時,已經排除了文化上的中央集權,1%的公共藝術已經不受中央審議委員的左右,改由地方政府的美術顧問去執行,苗栗縣政府如在這樣的法規之下,就不用急著設置藝術而挨罵。

可以鼓勵取代罰款

美國當初的公共藝術政策僅列建物的0.5%,不久又成立國家藝術基金(NEA),設有配合款支援地方的公共藝術,他們以鼓勵取代罰鍰。紐約市的情況是建物超過2000萬美元時,公共藝術經費是建物的0.5%,同時不論任何建物,其用在藝術上的費用不得超過40萬美元。比起台北101的一件公共藝術「LOVE」價格將近100萬美元,台灣人真是太有錢了。
本來,一個城市多一點藝術品是好事,問題是藝術品往往是「有感而發」,往往需要「接地氣」,如林靖娟的捨己救人雕像應是一個實例。一般而言,在一個法令一個動作之下,往往產生不了藝術,充其量多半是裝飾設計,如果是裝飾設計那請裝潢公司做就可以了,不需要花公共藝術那麼多錢。

翻轉城市積年沉痾

錢要花在刀口上,譬如台北未開闢的4個都會公園預定地、中山橋下被大卸8塊的古蹟等等都是大家關心的對象,公共藝術要在這些地方當領頭羊,一件雕刻、一個地景放上去,可能馬上引起大家對該空間的無限想像,我們要統籌規劃、聯合各局處的重點也在這裡。
新蓋的公有建物在某種程度應該美輪美奐,甚至本身就是公共藝術,故與其在這裏裡錦上添花,不如花錢翻轉一下城市的積年沉痾!

輔仁大學應用美術研究所教授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公共議題
自訂分類:政治牢騷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