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薩南達,你是誰?
2015/09/12 23:16
瀏覽457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我是曾在你們中間,被稱為耶穌的那個人。


我不是教會傳統中的那個耶穌,也不是你們宗教筆下的那個耶穌。


我是薩南達·本·約瑟夫,我曾作為一個有血有肉的人類而存在。我比你們先一步達到了基督意識,但這是由超出你們現階段想像的某種力量所支持的。我的到來是一個宇宙事件——我有意讓自己參與其中。


這並不容易。我曾試圖將神無限的愛傳遞給人們,但沒有成功,還引起了許多誤解。我來得太早了,可是必須要有人來做這個事。我的到來就像往一個大魚塘裡扔了塊石頭,魚兒都嚇跑了,石頭沉入了水底,許久之後仍有波紋。你可以說我傳播的思想還在暗中發揮著作用。可是,池塘的表面不斷地掀起波瀾,善意然而錯誤的各種解釋相互激蕩,並以我的名義彼此討伐。那些被我的能量所觸及、被基督所感動的人們並沒有真正地將它整合到自己的身心實相中。


基督意識需要花很長的時間才能在地球上紮根。然而現在是時候了。我回來了,我通過許多人講話;通過所有的人講話;我對每一個想要聽的人講話;對每一個逐漸從心靈寂靜處瞭解我的人講話。我不會說教也不做評判。我最真誠的希望就是告訴你們:那無窮的、永恆的愛任何時候都是對你們開放的。


我是那更高意識、更大存有的一部分,我——約書亞——是那存有(或意識場)的肉體部分。我不太喜歡耶穌這個名字,因為它是跟我的一個被扭曲的形象聯繫在一起的。耶穌這個名字屬於教會的傳統和權威人士。多少世紀以來,為了符合教會創辦者的利益這個形象被模式化得如此嚴重,以至於人們對耶穌的主流看法已經遠離了真實。如果你能丟開這種看法,讓我從那個形象中解脫出來,我會感到非常欣慰。


我是薩南達,是有血有肉的人類。


我是你們的朋友和兄長。


我熟悉人世的種種。


我是導師和朋友。


別畏懼我。像擁抱親人那樣擁抱我吧。我們是一家人。


薩南達,耶穌和基督(Jeshua, Jesus and Christ)


我所提供的基督能量源於一個集體能量,它超越了二元世界的範疇。這意味著它把這些對立的好與壞、光明與黑暗、給予和索取,都看成是一體的不同面向,看成是同一種能量。在基督意識的實相中生活,意味著跟萬物沒有爭鬥,那是一種對現實全然接受的態度。不鬥爭與不抗拒是它的主要特點。既然基督(或基督能量)認為,一切極端的思想、感覺和行為都是同一種神聖能量的不同表現而已,那麼在“他”(基督能量)體驗實相的途中,自然也就不會有二元性或評判了。


我想在此舉個例子。每當你們的內在基督看見人們的武力衝突,她的心靈就會為那些受害者的命運而啜泣,但她不做評判;她感受到這些人的痛苦與羞辱,她的內心充滿慈悲,但她不做評判;她觀察著那個侵犯者,那個有武器、有力量、引發痛苦的人,她感受到了他心中的仇恨與痛苦,她很難過,但不做評判;基督之心以深切的慈悲環繞著整個場景,但不做評判。因為她知道所有的面向都是自己曾有過的體驗,她本身曾扮演過這裡所有的角色——既有侵犯者,也有受害者;既有主人,也有奴隸。她已經了知自己不是兩者中的任何一個,而是存在於兩者的背後。


基督能量體驗過所有的二元性能量。它有時與黑暗認同,有時又與光明認同。但歷經一切之後,某些相同的東西保留了下來。當她認出在自己所有體驗背後的那同一個覺知時,她的意識獲得了一種新的整體性:它被基督化了(christed)。基督能量就是我來此要帶給你們的能量。


我是誰,這一點解釋起來相當困難。藉由薩南達、耶穌和基督三者的區分,我將試著對此做出解釋。


我,現在講話的這個人,是薩南達。我是個人類,曾經在地球上以肉體的形式承載著基督能量,這種能量也可以稱為是基督。


耶穌(以我的語言來說)是那個屬神的人的名字,他是基督意識灌注到約書亞身心實相的結果。


基督能量從未來的(從你們的角度來看)光球中傾注到了約書亞身上。耶穌是那行使神跡與作出預言的人。耶穌是來自於光球的使者,他轉世為我。實際上他是未來的我。以我,約書亞,作為地球人的視角而言,耶穌是未來的我,他已經與基督能量合為一體了。因為他內在的基督能量非常清晰,可以被周圍人明顯地感覺到,因此他被視為神聖的人。


我,薩南達,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類。那獨特的、某種程度上是人為 (artificial)的耶穌特質,是我接收到的未來的基督自我。那時,基於過往的生活經驗我還沒有成為基督。我的開悟並非以自然的方式進行,而是通過外力干預、通過基督能量的灌注得以實現的。我在開始這一生之前就同意了扮演這個角色,我同意為了進行服務而被耶穌的身份所遮蔽。扮演這個角色,也是因為我的內心極度渴望瞭解自己的潛力。


耶穌,那源於光球的未來的我,與基督能量是一體的。然而他並不是地球上基督能量的全部,因為基督能量比他廣大,他是其中的一部分或一個細胞。


基督或基督能量(它比個人存有更像是能量場)是一種集體性的能量,它具有很多面向或者說細胞,它們相互協作而象有機組織般地運作。每個細胞都對整體有著自己的特殊貢獻,而作為整體的一部分的同時,也作為獨立的個體來體驗自身。人們可以把這幾種基督能量的面向稱為天使,或大天使。他們的標誌是:既有個體性也具有高度的無我性(selflessness),那可以使他們覺察到自身與集體能量的一體性,在服務別人時感受到快樂。(關於大天使的概念參見光之工作者的最後一篇“你們的光我”)


耶穌在地球上的使命


耶穌是源于未來的一種能量,他來到地球是為了給人類帶來啟蒙和知識。他來自另一個世界或者說次元,帶來了那個實相的高階能量。當耶穌出現在地球上時,他的高我意識是保存完好的。因為他與我――約書亞--的同在,我就可以輕易地認識到物質法則的靈活性,也就能夠行使“奇跡”了。


耶穌/薩南達這個組合人格來到地球是為了打開一扇通往不同的意識狀態的大門。我想為每一個人類提供一個進入這種狀態的可能性的榜樣。


當時光球感覺到地球正在走入這樣一個未來可能,那就是參與地球實驗的靈魂將陷入黑暗與自我疏離中。於是就有了這樣的決定:要給地球一個有力的推動以促使其改變,而這將會清楚地向人類展示他們到底面臨怎樣的選擇。通過傳送耶穌的能量特質,我們希望能為人類豎立一面鏡子,使他們回憶起自己那神聖的來源和沉睡中的潛能——安寧、自由、與掌握自己的能力。


每個人都是自己實相的主人。一直以來你們都在創造自己的實相。你們可以丟開悲慘的或不甚滿意的現實,允許光進入並改變你們的創造。人類是自己的主人,但他傾向於放棄自己的力量而求助於外界的權威——那些聲稱瞭解真相並為你著想的人。這一點發生在政治、醫學、教育等等領域。而且,你們的娛樂業在幸福、成功和美麗等方面充滿了錯誤的暗示,這對任何人都沒有好處,除了那些炮製它們的人。你有沒有想過人們花了多少錢去創造這些形象嗎?媒體中、報紙上、電影裡、廣播和電視中一直都在傳播著這些形象。那麼這些形象是從哪裡來的呢?為什麼會在那兒?誰設計了它們?


形象是對人們進行控制的一種手段。無須使用武力或暴力,人們就會遵從這些形象而遠離自己的真實需要。形象可以使人們自願交出自己的權力和自尊。他們用這樣的方式來欺騙你:你不會被暴力強迫任何事,但你會接受這些形象所描繪的價值觀,並將其作為自己的價值觀忠實地履行。這就是我們所稱的“無形的思想控制”,這種情況在你們的西方社會是非常普遍的。


光的作用主要是把清晰、察覺和透徹帶入到那些塑造了你的生活的思想和感覺的無形結構中。光是頭腦控制的反面。當光照進一個實相,它會打破了權力和權威之間的聯繫紐帶,擊穿了基於權力和權威的等級制度。它把濫用權利公之於眾,使人們從那些拿走他們為自己做決定的欺騙和假像中解脫出來。


在耶穌生活的時代,他對統治秩序是一種威脅。通過他的話語和他所散發出來的特質,世人看到了權力結構的真相。這對當時的統治階層來說是無法容忍和不能接受的。


耶穌所肩負的光之工作者的任務是艱巨的,對我——薩南達,一個願意終身背負這種強烈而明亮的能量的人類——來說尤其如此。我,約書亞,幾乎被耶穌的力量所遮蔽,被我自己的未來所遮蔽!儘管它賦予我偉大的洞見、愛和靈感,但對身體來說,承擔與保持他的能量是一個相當大的挑戰。我幾乎不能把他的能量融入到我的身體中——我體內的細胞還沒有準備好。所以在物質層面上,我的身體因為承受這些強烈的光能而精疲力竭。


除了身體因素,承擔基督能量也還有著心理負擔。眼看著基督的本質被頻繁地誤解,甚至被我親密的朋友和信徒所誤解,這令我非常難過。作為人類我有時變得很絕望,懷疑我所從事的工作的價值。我感覺世界並沒有準備好接受基督能量,我感覺它的本質並沒有為人們所知。耶穌的確是他那個時代的先驅。


耶穌來到地球的結果


耶穌來到地球播下了基督的種子。人們被我的言行感動了,他們在靈魂層面下意識地辨認出了基督能量。他們靈魂深處的記憶蘇醒過來,似乎有所觸動。


表面來看,在物質世界可觀可感的層面上,我的到來引起了極大的震動。對於二元性法則來說,光的強力注入使黑暗處產生了劇烈的反應,這也是符合邏輯的。光迎面而來,它想衝破權力結構,釋放出被束縛的能量。而黑暗是一種想要壓制和控制別人的能量。這兩種能量的利益是相反的。一方獲得了力量,另一方就會反攻,以保護自己並重獲平衡。因此,我的到來也激起了許多鬥爭和暴力——那有悖於我所傳播的光。


我的追隨者——早期的基督徒——所遭受的迫害,就是這種暴力對抗的例子。但基督徒本身,基督教的創立者,也並沒有在傳播我思想的過程中回避暴力。想想十字軍和宗教法庭吧。基督徒和非基督徒,以基督的名義做出了很多野蠻之事。


派遣我作為使者來到地球上的光之大師們,明白耶穌密集而空前的能量會在黑暗中激起強烈的反應。耶穌如彗星般穿透了地球實相,這是一種緊急措施,它源自於光球,源自於深切地關注地球及地球居民的能量。它是扭轉地球前進方向的最後嘗試,是終止那不斷重複的蒙昧與毀滅的怪圈的一種方式。


結果是喜憂參半的。一方面,耶穌的光激起了許多黑暗(通過反作用);另一方面,基督意識的種子植入了許多人的心靈。我當時來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為了喚醒地球上光之工作者的靈魂。他們對我的能量更敏感,更易於接受,儘管其中許多人也曾一度在地球上的愚昧和黑暗中迷失。實際上光之工作者是光的使者,與耶穌有著同樣的任務。二者的區別在於:光之工作者出生于物質身體中,他們與那廣大的神聖自我聯繫較少,這一點跟我不同。他們很容易受困於業力和地球的幻象中,容易受制於過往的經歷。而耶穌的出現則比較特殊。耶穌沒有攜帶任何過去的業力負擔,因此他更容易與他的神聖自我保持聯繫。他是某種人為的存在,是一個來自于未來的存有,能夠同時出現在現在與未來。


在那個蒙昧的、不夠完美的時代,那些決定要把耶穌的能量灌注到地球實相的光之靈在當時也並不是完美和全知全能的。每一種有意識的存有都處在不斷的進化和自我瞭解中。人類有一種固執的信念:即一切都被某個神聖的計畫所註定,背後有一位支配萬物的、無所不能的上帝。這種觀念是錯誤的,並沒有外在的力量預先規定好一切,只有自己的內在決定形成了各種可能的結果。我的到來是基於集體光能的決定,耶穌就是那光能的一部分。這一選擇蘊含著風險和不可預知的結果。


我所談到的集體光能是一個天使王國,它跟人類和地球的關係很密切,因為是它協助創造了人類和地球。實際上你們就是他們的一部分,從未與他們分離。但此刻我們是從不同的維度來討論的,比如在意識層面上,它在你們的線性時間結構之外。而在另一次元或時間框架中,你們也是組成光球的天使,耶穌正是從這個光球中降生到了地球上(參看“你們的光之我”,以獲得對多重次元和你們自己天使本質的更深層的瞭解)。你們光之工作者與耶穌事件——基督能量注入到地球上——的聯繫比你們所認為的還要更強。在某種程度上這是一種集體性的努力,你們都對此做出了自己的貢獻。而我,薩南達,是其中一個看得見的肉身代表。


我的信息是:基督能量像種子一樣存在於所有人的內心。如果你們把我作為權威來仰視,就是誤解了我的資訊。


我曾希望並仍將希望你們信仰自己,發現自己內在的真相,不去相信任何外在的權威。


諷刺的是,官方基督教把我作為你們現實之外的權威來崇拜和遵從,這恰恰與我當時的目的相反。我想向你們表明,你們自己就可以成為活著的基督。


現在我邀請你們發現自己內在的基督,把我的人性還給我。


我是薩南達,是有血有肉的人類,是你們每個人真正的朋友和兄長。


通靈傳訊:Pamela Kribb 

協助譯者:阿光,林荊,李平

出處:http://blog.sina.com.cn/newearthcenter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