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2020年過去了
2021/01/06 22:08
瀏覽340
迴響0
推薦22
引用0

總覺得2020年十分漫長,不過還是過去了。掛上2021年的日曆,好沉重的一大疊,人矮腿短的,還得借助小板凳才能端正安好地扶上牆壁,妥妥掛好,可是一轉眼,已經撕下六張了。

回想過去的那一年,發生許多事,最轟動的大事當然是全世界聞之色變的新冠肺炎疫情,此病毒蔓延擴張,肆虐人類社會整整一年,至今不見稍有縮手,似乎與號稱萬物之靈的人類耗上,考驗人類的智慧與耐心。

排隊購買口罩的日子,印象仍深刻內心,一大早,不論風吹日曬雨淋,時間一到立刻去藥局走廊排隊,隊伍蜿蜒首尾難見,辛苦半天,也只能購買九片,而且十四天一個輪迴。成平年代,不曾把口罩放進眼裡,幾曾想到有那麼一天有錢還未必買得到口罩。現在的口罩供應量尚稱足夠,排隊的記憶已成歷史,但是病毒的危機仍未清除,哪天才能恢復正常生活,口罩不再是隨身必備物品?即使問青天,也未必有答案。

再來,莫名其妙來個「板機指」,剛開始是左手食指卡卡的,我沒當回事,後來演變成關節發炎腫脹,擰毛巾都感疼痛,不得已只好去求診,我從來不知道中醫的針灸會痛,而且非常痛,隨後的復健,那更是痛不欲生,幾次把復健師的手推開。原本下定決心治癒板機指,前前後後「三天捕魚五天曬網」的,拖拉一兩個月,最後因痛終止治療,可怪的是,不去受苦受難後,居然逐漸康復了。

幾個月後,換成右手中指出現狀況,這回換一家中醫診所,針下在手腕處,一點都不痛,可是問題來了,後面接著遠紅外線照射和超音波治療,這時才知道超音波不是只用在孕婦肚皮上以探究胎兒狀況,只是它用在手指上可是有感覺的,好像有一條細細的線在患處穿梭,那是會痛的,而且非常痛,復健師一看到我的臉部表情和手部動作,立刻稍稍拿開工具,大約數秒,繼續操作,我繼續痛。我向醫生反應,他把超音波治療由三分鐘縮短為兩分鐘,差別只在於痛長痛短而已。前前後後去了有將近十次,似乎不見好轉,醫生也有些不耐煩,他說:「你來了有十次之多,為何還好不了?」這也正是我的疑惑,只是我沒敢問出來,唯恐他誤以為我懷疑他的醫術,而有不必要的誤會。

這之間,牙齒也出現狀況,一隻大牙居然掉下來,我仔細觀察掉下來的牙齒,發現尚有一隻牙腳留在牙齦裡,按照我初淺的知識,這可非好現象,立刻飛奔大醫院的牙科部門去尋求幫助,或許我排到的是大牌醫師,輕易不隨便見客,我在診療椅上躺了半天,後來也照了X光片,那位醫師在隔壁與人聊天,聲音高亢,我幾乎懷疑他是否還記得有位病患的存在。好不容易等到他的大駕光臨,他只和站在一旁的護士交換有關我的情況,然後一屁股坐下便要動手,他不必讓我看X光片討論病情,我趕快說:「我沒吃早餐,是不是要先吃點東西?」為了搶門診敘號,我的確沒吃早餐便出門,醫生不再聽我解釋,立刻大怒吼道:「她根本沒打算看醫生嘛!」說完轉身走人,嘴巴還繼續嘮叨:「我看也不必拔了,哪一天高興,它會自己掉下來,…」我跳下診療椅走向外面候診區,護士追出來,低聲說道:「你是不是考慮再進去和醫生說清楚?」是醫生先拂袖而去,我還有何話可說,哀求他嗎?我搖搖頭說:「不必了!」

隔天去一家牙醫診所,一切醫療過程如前面那家大醫院,所不同者,醫生在動手前,就X光片仔仔細細說明牙齦裡確實留了一根牙腳,而且必須除之而後快。聊天中,牙腳便下來了,我大感驚訝也佩服。

2021年以幾波寒流迎新,老實說我喜歡這種冷冷的天氣,躲進溫暖的被窩,常能好眠到天亮,只是,雨斷斷續續不太能止息就討厭了,出門必須攜帶雨具,實在不方便。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曾有的記憶
下一則: 地震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