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Halloween 來去「女巫鎮」探秘!
2021/10/16 20:33
瀏覽4,101
迴響5
推薦64
引用0

▲塞勒姆女巫博物館 ▼全鎮觸目可見都是女巫標誌

像我這樣喜歡探奇的旅人,怎會不去大名鼎鼎的「女巫鎮」一遊?

「女巫鎮」原名是塞勒姆(Salem),在美國馬薩諸塞州波士頓以北45分鐘路程處,這裡10月份萬聖節前後舉辦的相關活動超過1千場,約有50萬人湧入參加。

你不要以為大家只是跑去塞勒姆Trick or Treat,如此盛況的原由是~塞勒姆在1692年發生過駭人聽聞的歷史事件—「審判女巫案」!

影響至今,凡被認為是一種引發道德恐慌及政治迫害的行為,都稱為「獵巫」。

關於塞勒姆女巫案的電影,或是受到啟發而拍出的恐怖片,更是多到不勝枚舉,儼然蔚成流行文化,也為塞勒姆成了女巫鎮推波助瀾。

所以,萬聖節搞怪玩樂之餘,不妨也來看看女巫鎮怎樣獵巫?

喜愛文學的人應該讀過《紅字》(The Scarlet Letter)這本深觸靈魂的經典小說吧?作者納撒尼爾·霍桑(Nathaniel Hawthorne)的許多作品,往往關注歷史、道德和宗教,甚至以塞勒姆為背景,探索了內疚、報應和贖罪的主題。

因為,霍桑的曾祖父就是審巫案中冷酷出名的“絞刑法官”–約翰·哈桑(John Hathorne)!為了擺脫先人可恥的汙點困擾,霍桑在他的姓氏拼寫裡加了一個“w” 以作區隔。

今天在塞勒姆有一尊霍桑的雕像(上圖),紀念他曾是塞勒姆居民與貢獻。

但是你知道嗎?Salem這個字,本意和平,是從「Jerusalem」(耶路撒冷)的最後五個字而來。

那麼,為何會在一個和平小鎮,發生一系列黑暗荒謬的案情?

▲這個小鎮真的就是女巫無處不在▼

▼路邊就有真的墓地,緊靠教堂角落

▼呃,吃個冰淇淋也看到女巫?......

塞勒姆小鎮中心有一像城堡狀的「女巫博物館」(Salem Witch Museum),這座哥特復興式建築曾經是教堂,如今是小鎮地標。

沒有時間參觀小鎮的遊客,可以只到女巫博物館沾醬油,透過13個真人大小的蠟像和舞台布置,以及導覽者的敘述說明,也能大概了解塞勒姆審巫案的事件經過。

博物館前有一尊雕像,許多人都以為它就是傳說中的女巫,其實他是塞勒姆殖民地最早的建立者羅傑·科南特(Roger Conant)。

柯南特於1626年帶領一群人到塞勒姆定居,在塞勒姆建造了第一座房屋,並是建造第一座教堂的聯署人。

身為領導者兼管理者,柯南特在女巫案爆發前就逝世了,他因為反對清教徒激進分子的行為,才會從普利茅斯遷移到塞勒姆。

普利茅斯殖民地在馬薩諸塞州的東南部,由第一批搭乘五月花號來到美國的清教徒所建立的據點,塞勒姆是另一個小型據點,合起來是馬薩諸塞灣殖民地,即英屬美洲第二個殖民地。

▲女巫博物館曾經是教堂

▲女巫博物館前的雕像不是女巫,而是塞勒姆小鎮的創始元老▼

▼清教徒的女性服裝,還有女巫案使用的手銬和刑具

從清教徒(Puritan)這個名稱,不難了解他們是崇尚道德高尚,精神純潔的基督教改革派,奉《聖經》為唯一最高權威,反對任何教會或個人成為傳統權威的解釋者和維護者。

因此,清教徒不為英國國教和羅馬教會所容,受到所謂宗教迫害。

在我看來,尊重個人對信仰理解的差異,反對信仰被個人或組織操縱,是相當正確的思維。可是這麼好的願景,怎麼就變成了駭人聽聞的慘劇呢?

只能說,清教徒來到美國是為了隨心所欲地實踐他們的理想宗教;遺憾的是,結果他們卻成了不允許宗教自由的獨裁者。

來,先跟我去看看與案情相關的幾處重要景點:

一)瑞貝卡納斯家園(Rebecca Nurse Homestead) 

▲納斯家園占地廣闊,卻也生出土地糾紛 ▼附近的鄰居農舍

▼請注意看門口上方有一根小竿,那是日規兼掛搖鐘

▲房子雖大,家具和用具還是跟農務有關,後面介紹法官豪宅就可看出差別

▲看起來家徒四壁,卻已經算是富農了▼

瑞貝卡老太太是第一批受害者,她在被指控行使巫術的當晚,就被帶到一家小酒館接受審訊,從此再也沒有回家,四個月後被判絞死。

據說她的兒子偷偷從刑場把屍體運回,埋葬在家園墓地。

當年所有受害者的居所當中,只有這裡完整保存下來,也是唯一向公眾開放的地方,其他或已被新建築取代,或不知所在。

房子裡面可以看到1692年前後的居家用具和擺設。我比較訝異的是,由這麼大的莊園看來,納斯家族是有錢人家,竟也不能倖免於難。

後人研究認為,她是兩個家族土地糾紛下,被誣告的犧牲者。

二)普羅克特山崖(Proctors Ledge & Memorial)

▲絞刑地點沒有明確記錄,大家都認為是在小丘頂端的大石坑旁

▼確定這個地點的根據是,附近鄰居說坐在家中可以看到外面的絞刑▲

多年來,人們認為1692年在塞勒姆處決19名無辜者的地點,是在小鎮西部邊緣的絞刑架山頂。可是因為沒有記錄確切的地點,並無明白的標示。

直到1921年,當地歷史學家聲稱普羅克託山崖的山腳是處刑地點。部分證據包括附近鄰居的目擊敘述,他們能夠在家裡看到絞刑的執行。

2017年就在普羅克特山崖下,也就是當年19名無辜者被絞死的刑場,建立了一個小公園紀念,嵌在半圓形牆上的是刻有遇難者名字、死亡日期和遺言的石碑。

受刑者的屍體都被草草埋在這個地點的淺坑裡。因為作為被定罪的女巫,她們不被允許埋葬在城市墓地。

1914年有一家皮革公司Korn在這附近設立,不料發生化學火災,燃燒了13個小時,席捲塞勒姆並摧毀將近1400座建築物,導致18,000人無家可歸或失業。從此這裡被傳說是"惡魔的十字路口"。

三)女巫之家(The Witch House)

▲這是審巫案的法官宅邸,比之前面的大農舍算是豪宅了▼

▲富有法官的家中,所有家具用具就是比農家高檔▼

▲當時上層社會人士的男女穿著▼

▲主人寢居 ▼僕從寢居

這棟宏偉漂亮的房子,是審巫案的法官之一喬納森·科文 (Jonathan Corwin) 的私邸。

此人是清教徒富商,當初買下這棟大房子,是今天塞勒姆鎮唯一倖存的早期豪宅,房屋內外保存了17世紀的生活裝飾。

科文是在另一位法官辭職以抗議第一次絞刑時,才被任命接手。接著就成為處決被誣告的黑心法官之一。

科文幫兇的罪惡劣跡,包括他追捕和審訊了公理會牧師喬治·巴勒斯(George Burroughs),這位牧師大概是美國歷史上唯一經歷過這種命運的牧師,雖然陪審團在他身上沒有發現任何行使巫術的證據,卻仍判他犯了與魔鬼共謀的罪名而絞死。

你從這件案子,可以看出自己人對自己人下毒手時,也不手軟的可怕。因為一旦不與之同流合汙,就會被當成敵人予以消除。

四)女巫審判紀念牆(The Salem Witch Trials Memorial)

▼塞勒姆獵巫案結束300年後,建立了第一座紀念地

▲石牆的石塊上刻有受害者的名字和遺言,▼石牆圍起一塊紀念角落

這個地點是在審巫案300週年後,第一個對揭示該事件的紀追所在,以三面環繞著手工製作的花崗岩牆來追思,兩旁的長凳上刻有女巫審判被處決的20名受害者的名字。

簡潔的入口石門上,刻著被告們對清白遭到汙衊的抗議:「主啊!幫我!天知道我是無辜的!」「我可以否認到我臨終的那一天。」「我不怕,主會在適當的時候使我變得潔白如雪。」

事實上,受害者多是寧可以死證明清白,而不願配合不公的指控試驗。

公園般的環境中,仿佛一切風平浪靜,但在平行的長凳牆之間,栽種了六株高大的黑刺槐樹,據信它們正是被告吊在樹上絞死的那種樹。

 五)舊公墓(Old Burying Point Cemetery)

▼老墓地與紀念地只有一牆之隔▲

▲其中一位從被指控,後來被無罪開釋的死者墓碑

紀念牆外的不遠處是塞勒姆鎮的舊公墓,它是全美第二古老的墓地,乘坐五月花號登陸美國的第一批清教徒,就有一位埋在這個墓地。

在審巫案中的法官,至少有2位也躺在這裡。他們就是被後人唾罵的哈桑(John Hathorne)& 格德尼(Bartholomew Gedney)。

其他被指控(並沒有被處決)的人,以及受害者的家人,還有一些甚至作證指控受害者的人也通通都葬在這裡。

不出我所料,這個墓地傳說鬧鬼,你覺得是為什麼呢?你要是不知道,就表示你沒讀過我之前介紹了許多鬼地方的文章(怨)。

六)哈桑故居 (114 Washington St. Salem)

咦?故居怎麼是一尊雕像,誰啊?

這個地址曾是臭名昭彰的哈桑法官官邸所在地,傳了幾代之後被子孫賣掉,1776年毀於一場大火。現在這裡是一座伊麗莎白·蒙哥馬利 (Elizabeth Montgomery) 六英尺高的青銅雕像。

她是在60年代賣座的魔幻喜劇電視影集《神仙家庭》(Bewitched)中扮演善良女巫的演員,嘗試過著凡人家居主婦的生活。

由於1970年發生一場大火,關閉了好萊塢的影廠布景後,該影集就在塞勒姆拍攝了一系列劇集,所以這座銅像不僅與城鎮的主題相匹配,也是追星族的朝聖地標。

接下來,我們來了解一下審巫案的成因,以及現象背後的真相為何?

▼當年審巫案的的模擬法庭

清教徒來到他們追尋的應許之地,建立了一個基於他們自己宗教信仰的社會。

1641年通過的殖民地第一份法典《麻省權利法典》,都是依照《聖經》中記錄的制裁範例。例如“如果任何男人或女人是女巫,他們應被處死”的法令,還註明引據《出埃及記》22:18《利末記》20:27《申命記》18:10的段落。

內情複雜的女巫案,就是在這樣一個箝制與壓抑的環境氛圍中發生。

根據大部分的記錄顯示,1692年2月,撒冷一位牧師的女兒和外甥女開始呈現昏睡狀態,有時發出尖叫聲並亂扔東西,有時身體抽筋並發出痛苦的呻吟聲。

接著,其他女孩也出現同樣的症狀,整個小鎮因此陷入了恐慌。

當時小鎮的蒙古大夫查不出病源,就判斷這些女孩受了巫術的蠱惑。幾位牧師來到小鎮為病人祈禱,沒有任何改善,這讓無知的民眾更加驚懼害怕。

於是基於各種因素的懷疑與妒恨,開始變成歇斯底里的指控,結果短短三個月就大約有200多人被指控行使巫術入獄,其中女性多於男性,而且多是社會邊緣的中年女性,包括黑奴、寡婦、遊民。

可即便吊死了幾名女巫,也沒能使得整個殖民地省的瘋狂獵巫冷卻下來。

最後,就連殖民地的行政首長夫人都被懷疑是女巫,這位第一任英屬殖民地總督菲普斯大人(Sir William Phips),才在輿論壓力下,不得不介入阻止為期兩年的荒誕鬧劇繼續下去。

諷刺的是,創立女巫審判終結法庭的也是這位菲普斯大人,最糟的是他任命了一位教狂熱分子斯托頓(William Stoughton)領導審巫法庭,殊不知就是這位有哈佛大學神學學位,本來打算成為清教徒牧師的首席大法官兼檢察官,搞得審巫案臭名遠揚。

▲鎮公所(市政廳)▼女巫地牢

▲女巫村的街上有許多女巫蠟像館、博物館和鬼屋遊樂場▼

你知道法庭怎麼判斷被告人是不是女巫呢?

當時,並没有“在被證明有罪之前為無罪”的法律原則。相反的,只要接受審判,法律就推定有罪。而且法庭依賴的證據是:(1) 供詞、(2) 兩名目擊者對巫術行為的證詞、(3)「幽靈證據」(Spectral Evidence)

所謂「幽靈證據」,就是證人聲稱被告(女巫)出現在他們面前並在夢中或異像中傷害他們的證詞。

沒有受過法律培訓的斯托頓,至死都不承認他依據「幽靈證據」判案定罪是重大的錯誤,加上許多偏離正常法庭程序的地方,使他得到“邪惡的正義”之名,他卻一直聲稱自己是在遵照上帝的旨意行事。

不過,幸好殖民地總督菲普斯下令解散審巫法庭,挽救了九位被斯托頓法官判死的被告。然後,由聯邦高等司法法院接管了審巫案,大多數指控都被無罪釋放。

但是,直到1693年5月終止了薩冷女巫案的所有審判,卻已造成172人被控有罪,19人被處以絞刑,1人被石頭堆壓死,5人死於獄中,包括一名兒童。

怎麼有一人是被石頭壓死?原來這位勇敢的農民吉爾斯·科里 (Giles Cory),因為否認指控但拒絕抗辯,因此不能受審定罪,代以石壓的考驗。

1706年,女巫案中指控了62人的小女孩Ann Putnam在教會承認了錯誤,聲稱自己是被魔鬼所控制才會做出不實指控。她也是塞勒姆審巫案的所有原告中,唯一一個公開發表了道歉聲明。

1711年,全案正式獲得平反。然而回顧這件案情的後人如我,不禁懷疑信仰與迷信之間,是一條怎樣辨別的分界線?

自詡正信者以莫須有罪名,造成鄰居互相控告,還有孩子控訴父母、丈夫控訴妻子,掀起一場社區分裂、家族毀滅的災難,比之巫魘有何差別?

但是,為什麼一開始會發生讓大家集體發瘋(mass hysteria) 的徵狀?真是中邪嗎?

▲女巫鎮有基督教各教派的教堂▼

今日從科學的角度來解釋,當時製作麵包的小麥可能被麥角菌污染了。

麥角(ergot)是穀類作物被真菌感染所形成的黑色子實體,人或牲畜食用後,輕者會有嘔吐、腹瀉、四肢疼痛、如火焚身等症狀,嚴重者會角弓反張、強直性痙攣、精神錯亂及死亡。

麥角中毒也曾在中世紀的歐洲造成大規模瘟疫,當時人們不了解致病原因,只知疾病的症狀猶如烈火焚燒,故稱該病為「聖火」。又因埃及基督教徒聖安東尼的信徒設立了醫院來治療患者,這種疾病也被稱為「聖安東尼之火」。

不知究竟的人們,最初以“信仰治療”作為抵抗疾病的方法。可你有沒有注意到,同樣發生過麥角中毒的世界各國其他地方,何以就沒有如此的審巫案?

我無意對清教徒的社群結構與信仰規章予以批判,信仰對許多人非常重要,但是審巫案確實揭露了宗教狂熱的偏執心理,在面對無能解決問題的當下,尋找假想敵作為責怪的對象,而這假想敵就是引爆經濟差距、階級之分、族裔對立等仇恨情緒的發洩出口。

其實到了後來,許多人都知道女巫只是個幌子,也沒有人相信真有撒旦這回事,但此時已經越演越烈難以收場,你不指控某人為女巫,便有可能被人指控或被人懷疑,於是也昧著良心加入混仗。

你會不會覺得這樣的情節很熟悉?

任何信仰本應鼓勵向善,但當被人誤導走偏鋒時,就會反轉為惡。審巫案便是被信仰挑起人性惡的一面,撒旦女巫不過是讓惡行合理化的藉口。

正面思考的話,人們應由了解歷史黑暗時期所犯的錯誤,記取真實痛苦並吸取教訓,不使重蹈覆轍。可是,審巫案有沒有以不同型態面貌,一再發生在後來的人類社會中?這才是最可怕的事........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旅人手札
自訂分類:北美洲
下一則: 尋訪電影「大魚」的秘密之地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5) :
5樓. Chen Mimi
2021/10/19 05:54

非常精彩深入的報導與分析,長見識了。任何狂熱份子都有偏執無情的傾向。英國著名女作家Virginia Woolf 就領悟到: 'it being her experience that the religious ecstasy made people callous (so did causes); dulled their feelings'

政治狂熱也一樣,文革的集體瘋狂的浩劫長達十年,數千萬人受到迫害,並導致人吃人的現象,那真是慘絕人寰的人間地獄呀!

的確有人稱Salem審巫案是"美國的文革"

我相信這種事不只發生在中美兩地

而且絕不會只發生過一次

PS. Virginia Woolf對我最大的影響就是《自己的房間》

BJ周2021/10/24 22:12回覆
4樓. Flying Eagle
2021/10/18 00:58

美國有許多名為Salem的城市,我去過 Oregon的首府Salem,沒去過妳文中這個。

紅字裡的A讓人印象深刻,啊!原來霍桑的先人是審巫案的法官,讓子孫蒙羞到改名字,始料未及。不過至少霍桑有勇氣對先人表達異見,沒有一直將錯就錯,巧言辯解。


Oregon的Salem我只是開車經過

印象裡那邊沒有吸引我的奇特之處

紅字也被多次拍成電影 

霍桑對Salem有很複雜的心情

BJ周2021/10/24 22:02回覆
3樓. 郁勝
2021/10/17 22:21

信仰走入偏執會使人發狂,聲稱被魔鬼附身的人,以及後來執行獵巫、審巫的人都瘋了!

你有沒有聽過一句話

說殺人殺到後來眼睛都會變紅

人的心性很詭異

信仰所謂的神明與魔鬼

我認為是人性的善與惡

信仰是人在自我善惡的角力中

用來以壯聲勢的理由和力量

所以即使是惡的選擇

人也不會看清真相 不會承認錯誤

BJ周2021/10/24 21:48回覆
2樓. 黃彥琳~~嘆為觀止的燈會
2021/10/17 21:40
好精彩、詳實的報導,
謝謝分享 

其實寫來有所取捨

卻仍是落落長

謝謝來訪耐心讀完

BJ周2021/10/24 21:28回覆
1樓. 愛唱 沙䳭
2021/10/17 09:08
多麼認真詳細的一篇記述 謝謝喔



本著不浪費讀者時間而寫

謝謝來訪耐心讀完~

BJ周2021/10/24 21:22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