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哈囉,佛州大腳怪(Bigfoot)
2021/07/23 11:11
瀏覽4,784
迴響7
推薦46
引用0

▲美國佛羅里達州國家保護區的沼澤地裡,被目擊到有一種大腳怪

▼大腳怪第一次被拍到是在1967年,一時蔚為轟動(照片取自網路)

在美國與加拿大接壤的西北地區,民間傳說有一種類似猿人的神秘生物,出沒在偏僻的高山叢林中,被當地民眾稱為北美野人(Sasquatch),又稱大腳怪(Bigfoot)。

很多人不相信有這種生物,因為還沒有活捉到過一隻,只發現了大腳印。當然也有不肖之徒蹭大腳怪熱度行騙牟利,使得大腳怪的傳聞愈加可疑。

但自從1976年以來,美國聯邦調查局就有了關於大腳怪的檔案,證明官方對於大腳怪的傳聞並未嗤之以鼻。

你知道美國國防部於2021年6月25日公布了對UFO的評估報告嗎?回想1947年的羅斯威爾事件(Roswell UFO incident)還曾被斥為是子虛烏有的神話。

我相信有大腳怪的存在。西藏喜馬拉雅山有雪人(Yeti)傳說、湖北神農架有野人傳說,還有美國加拿大的大腳怪傳說,難道這些相隔老遠的異國居民,還會聯合起來捏造類似的傳說?

▲喜馬拉雅山有雪人傳說 ▼美國各地都有大腳怪傳聞

目前科學界主流認為人類源於非洲,而且從人類DNA有95%~98%與黑猩猩確定相同,可知在三千萬年前,人類與黑猩猩還是屬於同一種生物,直到大約五百萬年前才分化出來,獨自朝各自系統演化。

在演化的過程當中,不斷改變其形態與外貌的人類,產生若干人屬物種和亞種,有些已告滅絕,有的成為現代人類的祖先。

所謂的野人大腳怪,會不會是被認為在數百萬年前滅絕的猿人物種的一小部分殘存種群?但是否可能他們仍棲息在某個罕為人知的隱蔽地方?

早就被宣布滅絕的裏海馬、腔棘魚、南秧雞、魔眼蛙、費爾南迪納巨龜、古巴溝齒鼩、巨型白盧斯蚯蚓、草原西貒、拉帕爾馬巨型蜥蜴等生物,卻在近代又被人意外發現仍然少量存在。

人類跟黑猩猩的DNA有95%~98%相同 ,五百萬年前才分化演進

▲人類演化過程中,不斷改變其形態與外貌,產生若干人屬物種和亞種

▼人類腳印與大腳怪腳印的比較

所以,對於有些人認為大腳怪純屬扯淡,我想到今天大家都知道地球是圓的、地球繞著太陽轉,可是當初提出這些論述的天文學家—斯塔比利(Francesco degli Stabili)、布魯諾(Giordano Bruno)卻都被判刑燒死。

回顧人類文明的演進,真的是靠少數菁英勇於突破定見盲點。

美國關於大腳怪的最早傳聞,出現在1950年代的加州北部克拉馬斯山一帶。但其實全美有森林、雪山和淡水資源的地方,都有目擊大腳怪的報告。

目擊大腳怪次數最多的前三名,依序是華盛頓州、加州、佛羅里達州(以下簡稱佛州)。

我就先來寫出探訪大腳怪出沒在佛州的地區,因為這州的大腳怪跟其他地方不太一樣,也跟我的一次奇異經歷有關。

本文大腳怪的部分照片,是在參觀緬因州的「神祕動物學博物館」(International Cryptozoology Museum)所拍攝。博物館的創始人和館長,是一位研究 “隱性動物” 五十多年的教授學者。

▲神祕動物學博物館是全球唯一探索不明生物的展覽館

▼美國各地都曾發現過大腳怪的腳印

佛州大腳怪的另一個名字「臭鼬猿」或「臭猿」(Skunk Ape),是一種類猿人的兩足動物,據說渾身散發著難聞的惡臭(走過留下的氣味),常被發現在東南部的沼澤地,又稱「沼澤猿」(Swamp Ape)。

注意哦,猿人和人猿是不同的。

關於「臭鼬猿」的報導,在20世紀60年代開始流傳,一些目擊者聲稱他們曾瞥見一個體重超過450磅(204公斤)、身高6到7英尺(約2米)的毛茸茸大形生物。

有人說,臭鼬猿是美加大腳怪的南方表親。兩者不同的是,美加大腳怪有五趾,佛州臭鼬猿是四趾。這是根據兩地發現的腳印得知。

日後我再介紹關於北方的大腳怪。它們的數量比較多。

▲大腳怪的種類也有區別,有的五趾,有的四趾

▲許多人鍥而不捨的長期追蹤大腳怪,有人幸運地發現大腳怪足跡▼

幾個世紀以來,佛州原住民塞米諾爾人(Seminole)以及其分支米科蘇基人(Miccosukee)也傳說了關於臭鼬猿的故事,他們稱野人為「高個子」(Esti Capcaki)。

這些印地安人世代居住在今天的「大柏樹國家保護區」(Big Cypress National Preserve),它是美國第一個國家保護區,成立於1974年,占地72萬英畝,是密西西比州以東最大的保護區,裡面主要是柏樹林和沼澤地。

在保護區的裡面,有一塊20萬英畝的印地安人保留區,就是讓佛州原住民可以在部分溼地和沼澤裡狩獵、捕魚、種植,以延續他們傳統的生活方式。據說現有600多位居民。

而在穿過保護區的41號公路旁,有一個「米科蘇基印地安人村莊」(Miccosukee Indian Village), 對外公開他們的現居狀態。

我特意走訪了這個村莊,因為世界那麼大,總是去看所謂的熱門景點不免有點膩,就想去看看別人少去的地方。 其實印地安人的部落我也拜訪了幾個,有些話不方便公開心得,反正就是對命運出現一串「為什麼」這樣的問號?

在這個村莊裡,他們有自己的警察和法院,有診所、養老院、托兒所、活動中心,甚至有自己從幼稚園到高中的教育系統。似乎是一個自治區了。可是外觀看起來都是現代建築物,明顯同化了。

▲米科蘇基印地安人村莊入口,旁邊有鱷魚池

▲村莊前的雕像可見大沼澤的原住民習於與鱷魚搏鬥

▲佛州原住民塞米諾爾人和分支米科蘇基人

▲米科蘇基人的服飾和手工藝品

▲「米科蘇基印地安人村莊」 有自己的旗幟徽章和車牌

▲「米科蘇基印地安人村莊」 的行政大樓

▲「米科蘇基印地安人村莊」 自己的警察部門

▲「米科蘇基印地安人村莊」 自己的法院

▲「米科蘇基印地安人村莊」 自己的診所和餐廳▼

佛州大腳怪最早廣為人知的一次目擊事件,是1957年兩位獵人報告一隻類猿人侵入他們的營地。目前不清楚是誰創造了「臭鼬猿」這個名字,但隨著越來越多的目擊報告出現,臭鼬猿也成了正式名稱。

臭鼬猿的傳聞甚囂塵上,佛羅里達州眾議院在1977年甚至提出一項法案(H.B.1664),該法案—“禁止非法獲取、擁有、傷害或騷擾類猿人或類人動物。”

不過,該條有史最挺臭鼬猿的法案,投票結果未獲通過,否則形同地方政府背書大腳怪的存在,佛州也將成為大腳怪之州。

偶然的個人目擊事件持續了多年,直到1997年臭鼬猿再次成為新聞焦點,因為當時乘坐旅遊巴士穿越保護區的乘客,約有30、40 個人,都說他們看到了一隻七英尺高的“紅毛猿人”。

嘿,你可以說一個人看到臭鼬猿是眼花,幾十人看到是集體卡陰喔?

另有兩位當地頗有名望的居民,分別在一天早上開車穿過保護區時,看見一隻大而長毛的兩足動物,從他們車前半英里遠處過馬路。他們之前從不相信有臭鼬猿,從此不敢鐵齒,其中一人還拍下一張照片。

目擊臭鼬猿最多的案件,是在大柏樹國家保護區,而位於保護區西部的大沼澤地,曾經拍到一段臭鼬猿的影片,拍攝者是—戴夫·謝利(Dave Shealy),他是全國唯一「臭鼬猿研究總部」(Skunk Ape Headquater)的主持人。

▲全國唯一專門探討臭鼬猿的「臭鼬猿研究總部」,主持人–戴夫·謝利▼

▼「臭鼬猿研究總部」內部展示的類猿人

謝利曾經接受美國各大報章雜誌和電視電台的訪問,畢竟窮其一生探尋臭鼬猿的人不多,三次看到臭鼬猿並拍下影片的也是謝利,當然要聽聽他這位地精怎麼說?

謝利的家族早在1891年就定居在塔米亞米(Tamiami)地區,這裡有小徑通往國家保護區裡的Picayune Strand森林和Everglades大沼澤。

謝利十歲的時候,第一次親眼見到臭鼬猿。

那是1974年,他和哥哥在自家後面的沼澤地裡獵鹿,也就是今天的大柏樹國家保護區。大約在距離100碼外,兄弟倆看見臭鼬猿正匆匆穿過沼澤地,然後進入了散落在沼澤中的柏樹小林。

「它看起來像一個男人,但完全被毛髮覆蓋。」謝利回想那一瞬間的衝擊印象,從此一直在尋找臭鼬猿,以證實它的存在。

謝利青少年時期,有機會就坐在保護區的樹上守株待兔,或在該地區布下誘餌觀察動靜,或徒步穿越大沼澤地,試圖找到該生物的踪跡。

▲本文所介紹的幾個地點 ▼大柏樹國家保護區裡的沼澤地(取自官網)

1998年9月8日夜晚,他坐在大柏樹保護區內一處狩獵營地的樹上,正在半睡半醒之際,突然聽到傳來腳板踏水的聲音,起初他以為是一個人走來,不料在大約 100 碼外,謝利看清楚那是一隻臭鼬猿,和他小時候看到的一樣。

謝利看著它消失在附近的樹林中,然後謝利回家取來混凝土,澆鑄了臭鼬猿的腳印,這組巨大的四趾腳印,今天陳列在研究總部的展示裡。

2000年的一天,謝利拍到一段短片,當時他正在沼澤地尋找鹿,意外看見一隻身高8英尺的生物,在棕櫚樹的小丘上閒逛了一分鐘左右,然後它開始跨過開闊的沼澤地(短片中顯示大約 1分48秒時),然後仿佛意識到有人在看它,快速跑進一片棕櫚樹叢中。

這個神秘生物就是臭鼬猿嗎?

謝利回憶當時沼澤被一英尺多的水覆蓋,但這生物的速度估計是每小時35公里,不是任何人類可能有這種速度在水中行進。(人類的正常行走平均速度為每小時5公里,快走每小時6-9公里。)

▲謝利拍到的臭鼬猿照片▼謝利拍到的紀錄片

有人認為影片拍得不清楚,很像一個穿著大猩猩服裝的人,匆匆穿過沼澤地。這樣的“表演”,常被指控是惡作劇或別有居心的目的。

還有人認為,可能是熊被誤看成臭鼬猿,謝利指出他看到的臭鼬猿,沒有長長的熊鼻子,頭頂上也沒有突出直立的耳朵。區別那麼大,不可能看錯!

不管外界怎麼懷疑批評,謝利始終堅持:「我知道我看到了什麼,對於那些從沒有來過這裡,也沒有花時間尋找答案的人,他們說什麼對我並不重要。」

雖然大柏樹國家保護區的官方從未證實發現過臭鼬猿,但謝利認為該保護區佔地廣大,其中大部分地區少有人跡所至,也有許多不為外界所知的隱性動物生活其間。

謝利根據觀察了幾十年來的心得,判斷目前有7-9隻臭鼬猿生活在大沼澤地區。通常雄性高大、雌性較小,兩者都長著紅色或黑色的長毛,類似於猩猩或大猩猩,但他們是用兩條腿直立行動。

▲謝利發現腳印並澆鑄為證,現在「臭鼬猿研究總部」展示 ▼根據 2009 年目擊事件描繪的佛羅里達臭鼬猿,由 Matthew Ellis 繪製

2011年8月,謝利正在採摘沼澤中的棕櫚漿果,突然聞到一種令人難忘的氣味,他說:「有點像一隻濕狗和一隻臭鼬混合在一起。」緊接著從一片棕櫚葉後面,出現一隻臭鼬猿,當它發現了希利,立刻拔腳狂奔。

謝利說,當他發現臭鼬猿時,他從它被鉤住的樹枝上採集到了一小部分毛髮樣本,但第二天身份不明的聯邦特工來到他家,沒收取走了樣本。

謝利主持的臭鼬猿研究總部,其實只是一個大型車庫的展覽區,裡面陳列謝利40多年來關於臭鼬猿的各種收藏。還有一個展區要買票入場,裡面有鱷魚、海龜、大蟒蛇,就是沒有臭鼬猿,我就謝謝跳過。

運氣好的話,可以在現場遇到謝利,跟他聊天合影要簽名。 (我要見臭鼬猿,跟它聊天合影要簽名)

臭鼬猿研究總部也是附近沼澤河道乘船遊覽的聚集地,也提供搭帳篷或停放車過夜的露營地,以及一座模仿當地原住民的茅草屋,裡面可以俯瞰周圍的沼澤和草原, 最好還有臭鼬猿半夜來敲門。

▲臭鼬猿研究總部附設露營區 ▼大沼澤地區常見的野生動物之一

猶豫到最後,還是把牙一咬講件事。信不信由你。

話說離開臭鼬猿研究總部之後,我來到謝利繪製的地圖上,據說有臭鼬猿出現的沼澤區轉了一圈,然後在路邊停下車子,走到外面東張西望了半天。

對,就跟很多人會買樂透的想法一樣啦。

忽然看到前方緩慢行駛的車輛也停了下來,走出人來抬起手掌放在眉毛上,似乎在眺望遠方什麼東西?

隨著他們的視線望過去,我的心臟差點從嘴裡跳出來!真的有一個黑背影快步越過草叢,但我根本來不及舉起相機拍照,那身影就消失了。

迷惘了幾分鐘,不確定自己是否中了樂透?去了許多傳說中大腳怪出沒的地方,就這麼一次似乎看到了什麼,卻又不知所措。確實在我的另類旅遊路上有過幾次奇遇,就是沒撿到鑽石黃金。

深深呼吸了一口氣,我回到車上調整衛星導航,然後踩下油門,朝往預定出海與儒艮(Dugong dugon)同游的港灣前進。

2021年7月10日,佛羅里達州Lakeland市舉行了該州第一屆年度大腳怪會議。但是2021年4月23-24兩天,美國內布拉斯加州Hastings市舉行了第四屆國際大腳怪年度會議。

▲全美目擊大腳怪的統計數據圖表

▼大柏樹國家保護區有全美國最小的郵局 Ochopee Post Office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7) :
7樓. Wolrd Peace
2021/09/15 17:41
姑且先不去討論研究UFO有沒有被嘲笑,把這種陰謀論拿來套在生物研究上,不會覺得很荒謬嗎?就算大腳怪真是個「猿」,也不過是在生物學裡多了一個物種,就像黑猩猩、大猩猩一樣,還得要勞動什麼聯邦探員來壓下來不讓大眾知道?難道這還會危害國安?這正是我覺得心態有問題的地方之一。

其次,若有人要嘲笑這,絕不是因為您發現了什麼見不得人的秘密,而是民科心態:不願去理解正統學術研究方式,也不想承認自己的研究有問題。

以步式巨猿來說,這是正統學界認為是大腳怪的眾多假說之一。學界發現了什麼嗎?最初只是幾顆牙齒而已,直到今天也只有不完整的下頜骨,但學界從這些證據(包括骨頭發現地點歷史環境的探究)試圖重建其模樣及生態,這其中的想像力絕對比這些所謂研究神秘生物的人更豐富而有趣。

但想像不是任意發揮,是憑藉著數百年來所建立的生物知識,包括你覺得沒什麼的生物分類知識來類推,而不是疑神疑鬼,又不肯虛心研究的說故事而已。
6樓. Wolrd Peace
2021/09/13 17:33

(補)

也說是說,就算大腳怪是真實存在的,依那個足印牠也不會被稱為「猿」。

我相信大腳怪的存在

就像我早就相信有外星生命

至於他們是什麼數類科種

那全是人類自己編出的一套

說不定在他們的編項裡

人類歸屬於爬蟲類或猴子類

BJ周2021/09/14 22:37回覆
5樓. Wolrd Peace
2021/09/13 17:17

我想總有一個奇怪的心態,好像認為正統科學界對這不感興趣。其實生物學界發現一小小甲蟲都能發表論文,要是能證實這種謎之生物,何只能發表至頂刊,還能揚名天下。那為什麼沒學者對那皮毛或趾印有興趣,連論文都懶去弄,有識者應該深思。其實光看到四趾,我就很想吐糟,即便不是生學專家的我,都知趾型是很重要的物種分類依據。四趾這麼重大的型態的變化,都足以把牠排除至靈長動物之外。

我在文中稍微提到UFO的訊息被封鎖了幾十年

但是當初嘲笑UFO存在的學者專家還不少

UFO跟外星生命連在一起也曾被宗教界否定和抨擊

但是UFO多到無法掩飾和忽視才被當局公開提出報告

關於大腳怪的論述和著作也蠻多

外界不知道當局是否在暗中調查研究

其實我希望大腳怪不要被發現抓到

人類不曉得會把它拿來怎樣研究

前幾天看到新聞說一條虎鯨遭囚禁40年

見不到同伴孤獨太久竟崩潰撞牆尋死

你說大腳怪落入人類手裡還能存活嗎?

BJ周2021/09/14 22:29回覆
4樓. 黃彥琳~~半夜獸吼
2021/09/07 19:29

好精彩的報導,謝謝分享!

下面有人提到尼斯湖水怪,
記得好久好久以前(我還在讀紙板報紙的年代),
報紙上曾刊過一則新聞,
說尼斯湖水怪(就是目前流傳的那張),
其實是電影道具,因搞事的人自己跳出來承認了。
記得當時那個人提到,
他是好玩拿道具拍了一張「水怪」照,
沒想到成就了小鎮的觀光事業,所以他沈默了許多年。
直到後來看事情鬧大了,有人辭職就專門在湖邊等水怪出現,
才不得不跳出來說明。

我在網路找不到那則新聞,但看到這篇文章(<——請點入)最後提到的文字,
與我的記憶不謀而合。 


沒錯!尼斯湖水怪被爆出是假的

主要原因倒不是有人出面澄清

而是從來沒有發現任何關於水怪的證據

不像大腳怪還發現有足跡和毛髮

其實尼斯湖周圍有目擊怪物的悠久歷史

(兩百年前的人類可能看什麼不明生物都是怪物)

但盛行水怪傳聞代表人類希望它真實存在的心理和文化

就像許多人傳聞諾亞方舟存在土耳其亞拉臘山上

BJ周2021/09/12 23:56回覆
3樓. Sir Norton 有適配嗎?
2021/07/25 16:50
傳聞不會永遠消失,也不會水落石出,一再經過轉述討論質疑,傳聞反更成神變聖。一人發想,眾家光大。
我哪一天登篇半正式的論文,辯稱尼斯湖水怪,游過大西洋,抵達佛州沼澤地,不得不出水涉行,恰被一位BJ小姐目擊。🏍🚖🚚🚅

何必讓水怪大費周章游到佛州來被我瞧見?英國蘇格蘭尼斯湖我去過了,沒見到水怪啊,否則早就寫出來了。那湖沒水怪,也就沒啥看頭,我實話實說。

你要寫這類文章,記得要有科學依據,尼斯湖水怪被認為可能是一種蛇頸龍類,基本上也被認為是滅絕的古老生物,它如果存活在淡水湖裡,橫跨大西洋不太容易,沼澤地也不是它能待的地方。

看來,你得另找比較可能的例子。我是很樂意見到什麼水怪陸怪空怪之類。

看你的回應,就知道UDN的旅遊文章太制式了,可能也是編輯選文帶風向所致,偶而有我這樣奇特的文章供你閱讀,不也是在疫情心境中的一種解颐嗎?

BJ周2021/07/26 06:51回覆
2樓. Flying Eagle
2021/07/25 00:19

雖說有圖有真相,但現在這世界即使有圖也不一定有真相。我很相信妳驚鴻一瞥真的看到了「什麼」!



我非常能夠體會坦承看到神秘異象者被群眾嘲笑譏諷的感受

這也是為什麼就算有些人真看到了什麼怪奇也絕不開口說出

人們忙著眼下糊口的生活

他們無意知曉還沒有搞清楚的事物

或者說他們害怕知道1+1=2之外的非常事物

BJ周2021/07/25 22:01回覆
1樓. 【無★言】家喻戶曉的中國人
2021/07/24 12:24
真是奇遇!
我在文中坦白說了不確定看到什麼,沒有照片沒人相信,就算有照片也會被人說造假,所以不管怎樣,就像信不信有UFO有外星人罷了。好在起碼不會被"妖言惑眾"的罪名燒死,也許將來有一天抓到大腳怪,我這篇才會受重視,哈哈。 BJ周2021/07/24 23:06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