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迷惑
2018/05/15 12:02
瀏覽70
迴響0
推薦2
引用0

做夢

不常做夢的我,前一、兩個月常做夢。都做一些零亂片斷的夢,夢醒時如果沒有立刻去回想過一、兩天也想不太清楚做了什麼夢,有一個印象比較深的惡夢稍為描述一下:一間空房內有兩隻眼鏡蛇,一黑一紅。黑色的在追我,快要追到我的時候已是十分害怕,回頭一望看到紅色的蛇往門口想要出去,在很害怕的情況之下我居然還拿東西丟想要出去紅色的眼鏡蛇,結果牠也跑來追我,當兩條蛇要同時咬到我時我驚醒了。~~~這何解?周公解夢大意有兩種可能,一.注意口舌是非。二.男女桃花之事是往好的方向走。不過拿東西丟蛇的細節該如果解釋。……我是比較相信要注意口舌是非。

短暫的回到青少年時讀書的情境

一個多月前某天的下午,在資源回收處看到幾本很舊很舊的書。最舊的幾本是民國四十九年出版的中學生客外讀物。~~~這書是誰拿出來丟的??中午的時候素英長輩的兒子有大包小包的書本出來丟。從49年出版的中學生讀物去推論,當時素英長輩應該15,16歲是唸中學的年紀。這幾本書本有中國民間故事,神話,歌曲,科普讀物等。書本中的字體若與現今的出版品字體相比看起來不是很舒服,我想若能夠溶入書中情境就會忘記字體造成的不適感。……發現一本紅皮蔣夢麟寫的《西潮》,唸高職時讀過印象很深刻,很喜歡這本書。70年出版的,字體也是刻板印刷字,沒有現在印刷品的整潔工整。當時想??70年???素英他兒子好像71年次,我想她應該是為了胎教閑來無事而讀這本書吧~~~我會不會推想太多了。民國49年的書為什麼留到現在才丟?以前怎麼不丟?以書應該是很愛書,很喜歡書的,她讀的書應該比我多的多吧,到了現在或許到達盡信書不如無書的境界,光是書本、知識是得不了智慧與「道」的。

讀書……我喜歡讀書時沉溺於自己世界的感覺,平和、安祥偶爾的幽默與趣味。當天下午撿了這本西潮斷斷續續看了近三個小時,回到以前沉溺於書本的情境。可能近10年沒有進圖書館借書看了。

這決定不知是對還是不對

今年農曆年後過後一個月領薪水的時候跟財委林哥說:今年我不洗地了不用再支付我每月2000元的職務津貼。林哥問為什麼?我先說趕流行,去年的文書雅芳說她今年不做了我就跟著她推掉這個職務,雅芳去年11月開會時才決定續任文書的工作,她應該是臨時決定不做這工作,我又繼續說另一個主原是不想表現的太認真投入,凡事適可而止啊……有點好笑,但這也是主因。而我是蘊釀一年多了考慮很多種正反面的因素與結果做這一決定不是說完全考慮清楚而做的是一時的沖動。拖了一年多才做決定的主因是捨不得少賺2000元,雅芳的辭職給我執行這一想法的助力。想繼續做的理由還有,已經習慣了一樓的親戚長輩待我也都不錯我也想額外的替他們沖沖窗戶,突然說不做沒有給長輩心理準備好像不太圓滿,現在想想比較圓滿的做法是去年洗地的時候就告知長輩明年想休息一年,往後會不會繼續做再看看。

路痴

前幾天騎金旺去板橋四川路與文山區木柵路兩個地點商家買一些東西,下午約2點40分出門預計來回頂多3小時車程順利一點搞不好5點多到家還可以到菜園看看澆水。怎知回到東湖是8點半。出發前想說路線雖不是十分熟悉但也去過不下10次所以出發前沒有仔細看一下谷歌地圖,憑著感覺走也不會走錯。……走基隆路過福和橋到永和,永?路轉中正路,中正路再轉景平路,接下來就是找中山路直走接四川路。不知怎麼搞的就在景平路、中山路來回打轉就是找不到四川路。大概繞了40、50分鐘才找到四川路。一路上想的事情大部份都是女人,唉……鬼打牆。買完東西後約4點半5點間繼續下一個地點木柵路一段。想說回基隆路找羅斯福路直走就是辛亥路了,結果這一直覺的想法是錯誤的。羅斯福路直走是到新店的北新路。我又走錯了。到新店後好像覺得羅斯福路跟辛亥路是平行的兩條路是不相接的。回頭路……找到辛亥路之後順利的到達文山批發商家。之後就是回家了,天已經暗了估計6點半有了。預想是木柵路直走會接東南工專那條路再走南深路就可以順利回家了。怎知木柵路一直走走到往政大指南宮的路去,又走錯了,可能是有叉路時沒有走到正確的路上。沒花多久回到往深坑的路上,肚子有點餓了,在深坑吃碗麵意外的發現一位這幾年常常在東湖國小後面賣雪糕的小哥。怎麼會跑到深坑做生意?難道東湖不好做嗎?東湖應該是比深坑熱鬧點人口也更多。

講點實際現實面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不分類 不分類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跟阿銘胡說八道。
下一則: 繼續胡扯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