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舒曼:詩人之愛 Dichterliebe 全篇歌曲
2013/05/04 19:25
瀏覽536
迴響4
推薦24
引用0

舒曼:詩人之愛
Dichterliebe
詞:Heinrich Heine
曲:Robert Alexander Schumann
(1)
讚嘆五月天,綻放有花蕾;
愛意含苞放,溢滿我心扉。
讚嘆五月天,百鳥在歌鳴;
渴望與思念,盡訴伊人聽。
(2)
百花正盛開,我淚而滋長;
夜鶯正歌唱,我歎而嘹亮。
姑娘若傾心,愛我永不離;
百花為汝綻,夜鶯窗前啼。
(3)
玫瑰、百合、白鴿、太陽,
曾經我喜愛,如今我不愛。
我只愛那位姑娘:
嬌小、溫柔、純潔、獨特。
她是熱情,她是喜悅,
她就是玫瑰、百合、白鴿、太陽。
(4)
把你的眸,深深注視,
再也沒有悲苦;
把你的唇,輕輕一吻,
再也沒有病痛。
把我的頭,依偎在你懷中,
有如仰慕天堂的渴望。
「我愛你」,當你這麼說,
我必痛哭一場。
(5)
把我的靈魂,
一頭栽入百合的花朵,
給姑娘的歌,
隨著百合吐露而傳唱。
這首歌,驚動顫抖,
猶如她的唇,她的吻,
曾經吻我的這個吻,
妙不可言的當下。
(6)
萊茵聖潔浪,粼粼閃波光,
科隆倒影中,雄偉主教堂。
堂中有畫像,皮革耀金黃,
荒蕪生命中,灑落慈藹光。
百花與天使,聖母齊讚揚,
聖母之臉龐,猶如那姑娘。
(7)
我沒有怨恨,儘管心很痛,
愛已永遠失落,我還是沒有怨恨。
你的全身因鑽戒閃閃發亮,
可是你的心黑暗,穿透沒有一絲光芒。
我早已明瞭,因為夢裡曾見,
見到黑夜統治你的心,
見到毒蛇餵足你的意,
我已真實目睹,你多麼可悲!
(8)
心刺了好幾刀,
小花如果知道,
也要與我哭泣,
把這傷痛痊癒。
身碎了好幾條,
夜鶯倘若明瞭,
也要吟唱歡喜,
讓它恢復活力。
心碎多麼傷悲,
星星若能體會,
也要殞落地墜,
輕聲把我安慰。
小花夜鶯與星星,
終究不明我的痛心,
打碎這顆心的,
唯獨那位姑娘。
(9)
笙蕭管弦弄,喇叭嗩吶吹,
吾愛起舞時,婆娑入婚闈。
繁絃急管中,熱鬧鼓聲飛;
可愛小天使,啜泣正傷悲。
(10)
短歌再耳聞,吾愛曾所唱;
悲痛狂野奔,撕裂吾心腸。
黑暗之思念,驅我入山岡;
痛到最高點,熱淚終奪眶。
(11)
有個年輕人愛上一個女孩,
女孩卻愛上了別人。
別人又愛上另個女孩,
兩人然後成婚。
女孩不顧一切,
嫁給路上碰到的第一個人,
而年輕人,滿腹傷悲。
這是個很老的故事,
卻是歷久彌新。
同樣故事若再上演,
任誰也會心碎。
(12)
燦爛的夏日清晨,
步過庭中,
花兒窸窣如語,
而我沈默…沈默…
花兒窸窣如語,
憐憫地凝視,說道:
別怪我們的姊妹了,
傷心憔悴的人!
(13)
夢中我曾泣,見汝葬墳場;
驟然夢醒時,淚流仍兩行。
夢中我曾泣,見汝離去樣;
驟然夢醒時,淚泣痛苦長。
夢中我曾泣,見汝愛我狂;
驟然夢醒時,淚灑猶未央。
(14)
夜晚我又夢到你出現,
你對我殷切招手,
而我大聲痛哭,
臥倒在你足下。
你悲傷地把我端詳,
美麗的臉龐搖搖頭,
兩行珍珠淚,
你的眸內悄悄滑落。
你在我耳邊竊竊私語,
再給我致哀的松柏花圈,
我醒了,花圈消失了,
你說什麼,我也記不清了。
(15)
來自遙遠的古老童話,
有一隻白色的手頻頻指引,
歌聲與鐘聲正在訴說,
這是一個夢幻國度。
那兒有鮮豔的花朵,
遍地夕陽,滿是金黃
散發甜美芬芳,
餘輝下彷彿是待嫁新娘。
那兒有鮮綠的樹林,
古老的旋律輕輕播放,
風兒捎來迴響,
鳥兒正快樂吟唱。
而後大地升起一片迷惘,
白霧茫茫,煙雨茫茫,
青煙舞動白煙,
不和諧的合唱。
燃燒著藍藍火花,
每片樹葉枝枒,
照耀著紅紅光線,
詭異紛亂的光圈。
粗獷的大理石岩,
湧出碎碎言語的噴泉,
小溪倒影浮現,
光怪陸離的所見。
若我能到此國度,
令我歡喜滿足,
從此解脫痛苦,
永遠自由、快樂如初。
極樂此國度,夢裡曾清楚,
旭日升起時,泡影卻彷彿。
(16)
給我一口大棺材,
昔日朽壞的歌、
昔日邪惡的夢、
全部我要埋,我要埋!
要埋的還有很多很多,
現在還不能斷定是什麼。
棺材肯定吞得下
海德堡的大酒桶。
給我一張大棺架,
用最厚最耐的木板。
棺架肯定能跨越
曼茲府的大橋。
給我十二個大巨人,
每個都要魁梧壯碩,
塊頭甚至凌駕
科隆主教堂的聖克力士。
讓巨人一路扛棺,
奮力拋出,葬入大海深處。
因為一口大棺材,
需要一塊大墳墓。
你知道棺材為何
如此之大、如此之重?
因為裝載的是我
滿滿的愛與悲痛!


狄克斯考全篇演唱版

http://www.youtube.com/watch?v=ujWywXB_ZwM
Hans Potter 全篇演唱版



四手鋼琴全篇演奏版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音樂
自訂分類:藝術歌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迴響(4) :
4樓. 筆記阿本~ 茶壽
2013/05/10 13:08
德奧藝術歌曲

我記得初期聆賞舒曼的詩人之愛與舒伯特的冬之旅(Winterreise)  乃是男中音Hermann Prey的版本  那時便留下深刻印象 德奧藝術歌曲的確異於一般 .民族性之細處  可由此略窺其堂奧

斯義桂是浙江籍  曾於60年代來台訪問  同為浙籍的蔣介石見同鄉音樂家  高興之餘  曾親切用家鄉話問斯 : 生活得好不好 ? 拿幾個銅錢回去用用吧 . (很特別的問候  所以難忘)

在下曾在幾年前貼過斯義桂所唱詩人之愛  提供樂友分享 ~

引用文章  甚麼是真正世界級的聲樂實力

 

非常感謝筆記兄的文章,讓我知道了老一代的華人圈中有這麼優秀的男中音,聽了斯先生所唱的詩人之愛第一首,相當投味。日耳曼給我的印象總是身材魁梧,但是他們的藝術歌曲寫來卻又如此文雅,甚至傷悲,非常悲觀,對愛與死的議題,展露相當深的思維。或許,對他們而言,死亡是悲歡情緒最終的墳墓,流浪是情感最浪漫的音符。倘若是Calvin教派的信徒,擁抱死亡比擁抱生命更有力量... 好希望2013/05/11 04:52回覆
3樓. 筆記阿本~ 茶壽
2013/05/09 17:05
令人低迴不已

這首詩人之愛的男中音由Potter唱來真觸動人心

先前曾聽過幾個版本  包括華裔男中音斯義桂的錄音  這幾位的版本都在50年代左右  未想音質仍十分出色  令人低迴不已 !

 

沒想到筆記兄也涉獵德奧藝術歌曲,而且還聽過不少版本,託您的福,我去YOUTUBE找到了華裔男中音斯義桂的版本,真是令人低迴不已。




好希望2013/05/10 03:54回覆
2樓. 浮生
2013/05/07 08:01
醉倒

我也欣賞舒曼的作品

這篇文與音樂

今天會仔細來閱讀與聆聽

應該會醉倒吧


OK 咱們共醉一場,乾! 好希望2013/05/08 05:14回覆
1樓. 愛唱 陽明山白梅
2013/05/06 08:24
欣賞之餘
啊  欣賞之餘  是的  又是個痴心人 得不到所愛的故事  是否這樣更顯淒美呢
的確如此!這般鋼琴與小詩結合的癡情主義,太淒美了,淒美到有時候吞不下去,因為也太苦澀了...啜泣 好希望2013/05/07 04:29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