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20100518
2010/05/19 04:00
瀏覽809
迴響4
推薦54
引用0



今昨兩日鐵路局大罷工,整個市區交通混亂,顛峰時間幾乎寸步難行。今天中午帶了新進員工進行HIV測試,專程帶他到白人區的衛生所。不出所料,掛號時員工就被問道為何到這兒檢查。員工居住的P區,起碼四十公里遠,中間還隔著桌山。「因為我在這兒附近找到一份工作,老闆說今天一定要得到HIV檢驗證明才要讓我簽約。」我想他也不傻,這理由不成問題。櫃臺小姐看了他一眼,便進行掛號程序。候診室排隊的人不多,為了一張證明,卻耗了兩三個小時,最後離開的竟是我倆。



火車罷工,從這完全陌生的白人區搭公車回家,員工毫無經驗,不知哪裡有公車亭,也不知下班公車幾點抵達。他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哩!乾脆好人做到底,送他一程。離開了熟悉的世界,駛入陌生的原野。桌山一角,依稀可見,「望著桌山,絕對不會迷路!」柏油路愈走愈窄,平房愈來愈稀疏,穿越狹狹長長的碎石路,兩旁密密麻麻的違章建築、鐵皮屋、木皮屋沒有上萬也有數千,路上行人紛亂,垃圾髒亂無章,喧囂吵鬧。我知道我正穿越開普平原。當年開普敦第一位荷蘭首領在桌山高處遙望,所望見的肥沃平原就在腳下,這兒是開普敦的心臟。



「我可以把你放在這邊嗎?」「再走下去,我會忘了怎麼開回去。」這片世界中我是陌生的臉孔,連不習慣顛簸的小白也是。「別擔心,他們不會怎樣。」穿越再穿越,彷彿進入異次元。中午帶員工駛入白人郊區,當時的他也正如此時的我,不敢相信所見的一切。沒辦法拿手機照相,只能專注前方路況,潛意識地將窗門捲上、車門鎖緊。頻頻問道「還要再向前嗎?」我有點慌了,或許他還不知覺吧!對他而言,這裡是他的家,最安全的地方,城市才充滿詭異與不安。



安然把他送到指定的地方。「想進來看看嗎?」他指著馬路再進去,一片密密麻麻紅色屋頂之處。「不用了,我還得趕回去呢。」給了我一聲道謝,並告訴我如何連結省道。「那好,明天見。」


按照指示,十來分鐘便將P區遙遙拋在身後,踏上熟悉的二號國道,開普敦國際機場矗立眼前。「啊!這不是十幾年前剛下飛機所目睹的光景嗎?」沿路所見的密麻鐵皮屋,往南往東綿延數十里,廣大土地上群居的人們如何挨過漫長雨季,熬過酷寒冬天呢?我不知道。我可以確定的是,當晨曦尚未親吻大地前,我還在溫暖被窩冬眠時,他已頂著寒風徒步走向P區火車站。當我享用溫熱餐點,喝杯提神咖啡時,他已在擁擠不堪的火車廂內與人群相互取暖


眼皮正在罷工。罷了,熄燈。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詩詞文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4) :
4樓. 秋裡( ~賞花思故人 )
2011/04/26 13:25
見苦惜福

南非---貧富懸殊極大的國家

每次出了Cape Town 機場 看見這大片的鐵皮屋區

感覺十分突兀

却也見苦惜福起來了

來到南非,才知道身在福中不知福。比我們可憐的人,實在太多太多了。只能珍惜擁有,擁有珍惜。

好希望2011/04/27 16:04回覆
3樓. Melosa
2010/05/20 10:33
異國故人

你真用心耶!黑人版「卡門」

以前「南非」只是地理課本上陌生的地名,遙不可及的神祕國度,如今知道你在那裡,感覺距離拉近了許多。

幾個星期後世界盃開打,距離就會拉近更多啦!

卡門還是用黑語唱的,聽起來如何?有些黑人擁有天生的好歌喉喔!

裡面的環境在導演的鏡頭下已美化了不少,秀出來還是可以讓大家知道P區是什麼樣的世界。
好希望2010/05/20 12:43回覆
2樓. 好希望
2010/05/19 10:42
曾看過的電影
有興趣的朋友,可瀏覽底下影片,便知道P區&K區是什麼樣的區域了。







1樓. 浮生
2010/05/19 06:12
互動

好希望日安:我可以想像你車行至陌生領域的不安,畢竟人與人之相處,確實需要些許時間來建立信任。當時會建議你寫南非見聞,就是對你本文所說情景之好奇。想當年我仍在中學讀書時,地理課本敘述的南非,還是白人少數統治的年代呢?由你文章描述景象不難瞭解,南非社會貧富差距仍然相當懸殊,尤其是白人與黑人間的生活水平距離仍大,想必種族間的對話與互動,仍須繼續努力。

政權轉移後,黑白之間不平衡的現象有了改善,但也只針對能受較好教育&某些特定的黑人族群。這P區及周圍的區域,座落在廣大的開普平原上,是愛滋及其他傳染病猖獗之處。不同等的醫療資源,缺乏教育知識,不足的就業環境,均是阻饒經濟向前的原因。

此外,開普平原上偏南一隅有廣大的回教信仰,這次走入便看見幾座清真寺,開普敦算是個民族小熔爐了。

上高中第一本讀到的小說Cry, the beloved country,主軸便是南非的種族問題。聽當地人講起過去白人統治時的高壓政策,顏色分明的世界,真得很難想像這種狀況20世紀還會發生。甚至連公園內的板凳、戲水玩耍的海灘、不同的火車廂節,都有不可逾越的顏色之分。像我們這種顏色不黑不白的,很抱歉,非純白即黑。

上個月當地朋友問我台灣也有種族問題嗎?談到這個,真不知道如何談起。
好希望2010/05/19 10:27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