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莎樂美 Salome(上)
2014/04/16 05:31
瀏覽377
迴響2
推薦20
引用0




引用:從墳墓爬出來的女人。理查史特勞斯的莎樂美 (Salome)

莎樂美


主要出場人物

Salome莎樂美】【莎】
希律后之女。擁有月亮般出色的容顏,上若希律王下如侍衛長皆沈溺於她的美色。

Jokanaan約翰】【約】
是先知亦是施洗者約翰,因指控希律王與希律后亂倫敗德,被希律王深鎖地窖。

Herod希律王】【希】
與希律后的第一任丈夫是半個兄弟。沈溺於莎樂美的年輕姿色,若能跳七重薄紗舞,即答應莎樂美提出的任何要求。

Herodias希律后】【后】
莎樂美之母,與希律王的婚事被約翰指責為亂倫。對希律王窺視莎樂美頗有醋意。

Narraboth納拿坡】【納】
宮殿侍衛長,被莎樂美之美色迷惑,令侍衛將施洗約翰帶出地窖。

其他出場人物

Page侍女】【侍女】力勸納拿坡不要凝視莎樂美。
侍衛兩人以【侍衛一】與【侍衛二】示意,猶太眾人以【猶太一】【猶太二】示意,其餘以此類推。

第一景

希律王殿偌大前廳,殿內晚宴歌舞昇華。侍衛倚欄佇立。堅固樓梯通往地窖,地窖銅牆鐵壁。一輪月,皎潔光輝灑落。

【納】
莎樂美公主,今夜多麼美麗!

【侍女】

看啊,月娘升起,多麼詭異。好似有女子,升天從墓地!

【納】

確實如此詭異。小巧恰若公主,雙足如白雪飛鴿。眾人皆知能舞。

【侍女】

女子正如死亡,慢慢滑向天際。

王殿內傳來一陣聲音。

【侍衛一】
何等騷亂,若禽獸咆哮呼喊!

【侍衛二】

是猶太人。總是如此,為宗教問題爭吵不休。

【侍衛一】

為那種東西爭吵,真是可笑。

【納】語氣溫和

沙樂美公主,今夜多麼美麗!

【侍女】語氣著急

眼神總不離,凝視屢屢。如此有危機,將會發生可怕!

【納】

今夜多麼美麗!

【侍衛一】

大王神情嚴肅不高興。

【侍衛二】

確實嚴肅不高興。

【侍衛一】

大王目光向誰?

【侍衛二】

不知。

【納】

公主多麼雪白!尚未見過如此雪白,好似銀鏡之中,白玫瑰的倩影。

【侍女】

莫再注視,太多眼神專注於她,將會發生可怕!

【約】地窖聲音傳出
彎腰鬆鞋我不配,浩瀚大能我不如;
於我之後來此人,能使甘霖化荒蕪。
彎腰鬆鞋我不配,浩瀚大能我不如;
此人來時盲能見,聾者能聰得此福。

【侍衛二】
讓他閉嘴!

【侍衛一】

但他是神聖之人!

【侍衛二】

呼喊的總不離這些白癡話。

【侍衛一】

但他是仁慈之人!每次送吃的進去,總是對我再三感激。

【卡布人】

這人是誰?

【侍衛一】

是先知。

【卡布人】

眾人叫他什麼來著?

【侍衛一】

約翰。

【卡布人】

他從何處來?

【侍衛一】

從沙漠來。信徒窩蜂湧向他。

【卡布人】

他傳的是什麼?

【侍衛一】

沒有人知道。

【卡布人】

我能見他嗎?

【侍衛一】

不准見客,希律王有令。

【納】更加興奮
看啊,公主飄然升起,離開桌宴,神情沮喪,往這兒過來。

【侍女】

莫再注視!

【納】

是的,她正打從這兒經過。

【侍女】

莫再注視,且聽我言!

【納】

好似夜裡迷途的白鴿啊!

第二景

【莎】
我不要待在這裡,我不能待在這裡!
為什麼,為什麼希律老子總是斜斜瞧著我,
用那雙討厭的驢子眼,眼皮下閃閃爍爍?
身為我母親的男人,竟用那種眼神看著我,真是奇怪了。
外面空氣多麼甜美啊,我能呼吸自由!
耶路撒冷的猶太人聚在裡頭,當眾數落鄰邦的禮儀愚蠢,
相互貶抑想把對方趕盡殺絕。
還有鬼鬼祟祟的埃及人、莽莽撞撞的羅馬人,蠻子般的粗俗聲音!
喔,這些羅馬人,多麼令我討厭!

【侍女】向納拿坡
將會發生可怕!為何如此注視她?

【莎】

望月使我多歡喜!好似銀花綻放,冷豔純潔。
是的,就如少女的美麗,純潔永駐的美麗!

【約】

且看天主即降臨,且看人子咫尺近。

【莎】

是誰在說話?是誰在吶喊?

【侍衛二】

秉告公主,是先知。

【莎】

啊,是他!令希律王害怕的人,就在那兒!

【侍衛二】

公主,的確是先知約翰在吶喊!

【納】走向莎樂美

讓下人吩咐備轎,殿下移步不知可否?庭院景色相當美麗。

【莎】

就是這人胡亂指控母親的罪行,是不是?

【侍衛二】

先知說的話,我們沒人聽得懂。

【莎】

沒錯,就是他在胡亂指控母親的罪行。

走入一位奴隸

【奴】
大王要我來問公主是否願意回席。

【莎】語氣激烈
我不要回到殿裡。

奴隸退場

告訴我,正在吶喊的先知是個頭髮灰白的老頭子嗎?

【納】語氣緊急
可是公主,還是回去殿內比較妥當。讓在下送您回去。

【莎】
是頭髮灰白的老頭子嗎?

【侍衛一】
不,還很年輕。

【約】
巴勒斯坦聽我言:
毀汝之棍縱遭折,欣喜切莫在此時;
蛇卵能生蛇更毒,而後林鳥全吞噬。

【莎】
他說的話好生奇怪。我想和他談談。

【侍衛二】
公主殿下,大王有旨,誰都不可和他說話,就算大祭司也不能。

【莎】
告訴你,我想和他談談。

【侍衛二】
公主殿下,萬萬不可。

【莎】
我想和他談談。去,去把先知帶來我面前。
【侍衛二】
公主殿下,萬萬不可。

【莎】靠近地窖往下探望
裡頭好深好暗啊!活在如此深藏幽暗的洞穴之中,多麼可怕!彷彿就是活墓!
狂叫大喊
侍衛們,聽到本公主說的話了嗎?把先知帶上來,我要見他。

【侍衛一】
恕在下不能奉旨。

【莎】瞧向侍衛長
啊!

【侍女】
何事可怕將會發生?劫難已臨。

【莎】走向納拿坡柔聲細語
侍衛長,你會幫我的,本公主待你不薄。你會幫我的。不過只是想看看這陌生的、獨特的先知。眾人對他議論紛紛,連希律王我想也懼怕三分。

【納】
大王嚴厲指令,監牢大門無人能開。

【莎】
侍衛長,你會幫我的。
明天當轎子經過城門之前,眾多愛慕者之間,倘若你也在其中等候,轎子經過之時,只為了你,我會丟下一朵小小的花,綠色的小花。

【納】
公主,我不能,我不能

【莎】
侍衛長,你會幫我的,你會聽我的。而後旭日升起,你會見到,
溢滿香氣的面紗之下,直視於你的我的雙眸。
侍衛長,或許你將見到我對你注視依依,
或許你將見到我對你微笑淺淺。
啊,看著我吧,看著我!
你知道你要聽我的,照我的意思去做。
你知道的,我的話,你不得抗從!

【納】向侍衛
侍衛,把先知帶上來,公主要見他。

【莎】啊!

施洗約翰從地窖被帶上來見公主。

第三景

【約】
在何處?惡貫滿盈的罪人在何處?
在何處?有朝一日將在睽睽目光下穿著銀袍走入死亡!
讓他直接過來,沙漠中那位的聲音,皇室中那位的聲音,
今日教他洗耳恭聽。

【莎】
他在說誰?

【納】
沒人知道的,公主殿下。

【約】
在何處?屈服於眸中性慾的罪人在何處?
在何處?見到赤裸戰士的圖片情景,
便派信使遠達巴比倫的罪人在何處?


【莎】
說的是我母親。

【納】

不,不是的,公主。

【莎】

是的,就是我的母親。

【約】

在何處?引誘亞述領軍的罪人在何處?
在何處?肉體獻身於埃及青年的罪人在何處?
在何處?穿上柔軟布料、戴上寶石,用埃及人的黃金鑄的盾,
借埃及人巨人般的身體,這罪人在何處?

讓她起身過來吧!從那亂倫的床闈、從那貪腐的床闈!
為救世主鋪路的先知聲音,教她洗耳恭聽!好讓她懺悔過去的罪!
若不懺悔,讓她直接來我面前訓誡,只因上帝早已持鞭。

【莎】
好可怕,他看起來好可怕!

【納】
此地莫再停留,聽我乞求。

【莎】
可是他的眼神啊,天地間最是可怖!
眼神沈黑,好似蛟龍盤迴之可怕地洞。
眼神閃爍,彷彿不屬於塵世的粼粼月光。
他是否會再次開口,你相信嗎?

【納】
此地莫再停留,再次聽我乞求。

【莎】
看來多麼蒼白!好似象牙雕刻一般!
純潔如月,軀體冰冷,如象牙冰冷。
讓我再靠近些。

【納】
不要,不要過去,公主。

【莎】
我定要靠近些。

【納】
公主殿下,公主殿下。

【約】
探望的這位女孩是誰?於我身上眼神不時停留。
眉梢閃爍黃金眸,如此對我何所求?
此女我不知,亦不願知,只求快走,快走莫多說。

【莎】
我乃莎樂美,希律王之女,猶大郡之公主。

【約】
走開,巴比倫之女!切莫靠近上帝所選之義人。
令嚴以性慾之酒斟滿大地,令嚴以罪愆之擔哭訴上帝!

【莎】
說吧,繼續說吧!美妙的聲音,我耳邊不停迴響。

【納】
公主殿下、公主殿下、公主殿下

【莎】
說吧,繼續說吧!告訴我,等下我該如何?

【約】
所多瑪之女,離我切莫太近!
最好披上出世面紗,塵灰塗抹臉頰,去沙漠找尋人子!

【莎】
是誰?人子是誰?人子與你同樣英俊嗎?

【約】
離開!宮殿內我能聽聞,死亡天使的翅膀正在揮動。

【莎】
約翰!

【納】
公主殿下,求您速回殿內。

【莎】
約翰啊,我愛你雪白的肉體,約翰啊!
肉體白的像百合,鐮刀從未割過的草原百合!
肉體白的像猶大郡的山雪。
阿拉伯皇室庭院中的玫瑰,
諸多皇室庭院中的玫瑰,
不及你肉體的雪白。
喚醒森林的晨曦腳步,映照大海的月娘乳房,
天地間再無一物,能比擬你肉體的雪白!
讓我輕輕觸及,你的肉體!

【約】
走開,巴比倫之女!
是女人把「惡」帶入天地。
莫再多言!我聽不見。
我能聽見的只有上帝。

【莎】
你的肉體很噁心。
好似沾滿痲瘋的身軀,好似爛泥塗滿的糞牆,
蛇群毒液沾滴的污牆,蠍子在上面築巢繁衍。
就像充滿腐敗怪味的墳墓充滿可怕的東西。
你的肉體很噁心,實在很噁心。

約翰啊,我愛你的頭髮。
你的頭髮就像葡園收割般,伊東園中纏繞成串的葡萄。
你的頭髮就像雪松,黎巴嫩高大矗立的雪松,獅子與強盜乘其蔭涼。
冬天漫長的黑夜,月娘掩面,眾星懼怕的漫長冬夜,
也不及你頭髮烏黑。沈睡的黑森林
天地間再無一物,能比擬你頭髮的烏黑。
讓我輕輕撫摸,你的頭髮!

【約】
走開,所多瑪之女!不要觸摸我!
也不要斗膽褻瀆上帝的殿堂!

【莎】
你的頭髮很醜陋,不過是一簇灰塵碎石,
不過是放在頭上用雜刺荊棘編織成的皇冠,
就像一團蛇群在脖子上纏繞打結。
你的頭髮不能吸引我。

約翰啊,我愛你的嘴唇。
約翰啊,你的嘴唇才是我的渴望。
你的嘴唇,好似繫在象牙塔上的鮮紅緞帶,
好似銀刀剖成兩半的石榴。
替汝斯庭院中的石榴花瓣啊,比玫瑰豔紅,卻不及你的唇瓣。
號角的喇叭沾滿鮮血,宣告皇家勝利,
敵人蜷縮顫抖之際,仍不及你豔麗的嘴唇。
釀酒工人踩踏葡萄的腳丫,那等葡萄紅仍舊遜於你的雙唇。
築巢於神殿上的鴿子,鴿子腳環依然遜於你的雙唇。
你的嘴唇紅的像夕陽大海中的珊瑚,
紅的像莫伯山谷的山嵐紫氣啊,猶如高貴的皇家紫
天地間再無一物,能比擬你嘴唇的紅潤。
讓我輕輕地吻,你的嘴唇!

【約】
休想!巴比倫之女,所多瑪之女,你休想!

【納】
公主殿下,公主殿下,你是庭院中醉人的芬芳,你是鴿中之鴿,別再凝視約翰了。這些話別再說了,我不忍卒聽。

【莎】
約翰啊,我渴望你雙唇的愛吻。我渴望你雙唇的愛吻讓我嚐嚐你唇吻的滋味

納拿坡在兩人之間舉刀自刎。

【約】
如此你還不害怕嗎?希律王之女!

【莎】
約翰啊,讓我嚐嚐你唇吻的滋味!

【約】
娼妓之女啊,如今能救贖你的只有一人!
去找吧,找到此人!
他正行船於加利利的海上,訓誨他的門徒。
跪下吧!到海岸的那邊,呼喚他的名,
喚他救世主的聖名!
喚其名,必能見之。當他走近,
於他面前你必須伏俯稱臣,
祈禱他能赦免你的罪。

【莎】
約翰啊,讓我嚐嚐你唇吻的滋味!

【約】
遭天譴吧!你這女兒,母親亂倫不檢點,遭天譴吧!

【莎】
約翰啊,讓我嚐嚐你唇吻的滋味!

【約】
不想見你。莎樂美,你必遭天譴!
遭天譴遭天譴

約翰捨下公主回到地窖。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音樂
自訂分類:歌劇本
迴響(2) :
2樓. 夏爾克
2014/04/17 17:04

你才說要翻譯怎麼就翻譯一半了?而且文字之美,譯文之貼切都很能吸引人賞讀,約翰與莎樂美之間的對手戲尤其精彩,

從那亂倫的床闈~我喜歡這句的修辭。

說你的肉體很噁心那段~很像一個沒耐心少女的語氣,就像從莎樂美的口中說出。

嘴唇那段~我看了不下五次,文字很精美。我也在期待下篇。

耶穌受難日完成莎樂美的第四景,彷彿今天是「約翰受難日」!
寫完隱隱感覺悲傷苦痛,我也精疲力盡了... 好希望2014/04/18 23:26回覆
1樓. 浮生
2014/04/16 14:40
今午讀文賞樂已進入您的譯文世界,期待續集讓我看看這道德束縛與現實誘惑的交戰,究竟如何走向?

寫到後來的感覺是,這莎樂美好似天龍八部的馬夫人,只因喬峰當時沒有正眼瞧她,便心生恨意...設計一連串的陰謀使喬峰眾叛親離,可怕啊!可怕人心深似海! 好希望2014/04/18 23:23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