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唐喬凡尼 (3) Don Giovanni
2014/03/15 05:04
瀏覽332
迴響2
推薦19
引用0


街道上走入喬公子和小雷交談,鄰近艾姑娘的屋外。

【喬】走開,這笨蛋,不要煩我。
【雷】不不,主人啊,我這就走。
【喬】朋友請聽我說。
【雷】告訴你我要走。
【喬】我做了什麼呀,讓你離開我?
【雷】什麼也沒做,只是差點殺了我。無所謂了,我決心要走。
【喬】去吧,愚蠢才走。
【雷】我這就走。

【喬】我的小雷啊!
【雷】是的閣下!
【喬】來吧,一笑泯恩仇。這個拿著。
【雷】這是什麼?
【喬】四塊金幣。
【雷】聽我說,這次收下大禮。但請別自我膨脹,認為幾個銅板就能收買我,就如你對女人那樣。
【喬】此事別再說了。告訴我,你還想接受我的指令嗎?
【雷】只要你放棄女人。
【喬】放棄女人?瘋了嗎?放棄女人!女人對我比食物還重要,甚至比呼吸的空氣更珍貴,難道你不知道?
【雷】既然如此,為何忍心玩弄欺騙?
【喬】都是因為愛。愛一個女人至死不渝,就是對其他女人萬般殘忍。我的愛廣大浩瀚,每一個女人,我都一視同仁。但是女人啊,總是誤會我的情意,錯認為詐欺。
【雷】真是前所未聞的善良仁慈!好吧,何事道來,且聽主人吩咐。

【喬】聽好,艾姑娘的貼身侍女,你見過嗎?
【雷】沒見過。
【喬】親愛的小雷啊,她是那般美麗,肯定你從未見過。傍晚的時候我就在想,命運賭一盤,看看能否和她在一起。你的大衣讓我穿上,假扮成你與她親近。
【雷】為何不光明正大用您的真面目呢?
【喬】她只是個丫嬛,配不上高貴的騎士。來,把大衣脫了,換給我。
【雷】可是主人,百般理由你不能…
【喬】時間別耽誤。反對的聲音,我不想聽。

兩人對換大衣。艾姑娘從窗戶探出頭來,日已斜,漸入黑夜。

【艾】
稍安勿躁,愚蠢心腸。莫再劇動,於我胸膛。
風流浪子,背叛撒謊。若再憐憫,盡是荒唐。

【雷向喬】
主人注意,是艾姑娘的聲音。
【喬向雷】
難得機會要把握,你留在這兒等候。(躲在小雷身後說話)親愛的小艾!
【艾】莫非負心人來否?
【喬】來者是我。你是我的生命,我來,是為了向你請求。
【艾】蒼天啊,複雜感覺湧上心頭,莫名感受啊!
【雷】(旁)看那愚蠢姑娘,再次相信上當。
【喬】下來吧,親愛的,過來這兒,看看我仰慕你的這顆心,這顆悔改的心。
【艾】不,此人野蠻,我不能相信!
【喬】相信我的心,不然我就自刎…
【雷】(旁)繼續演下去啊,我會捧腹大笑!
【喬】親愛的,過來吧!
【艾】陷入兩難處境,不知究竟要去或留。我的真心啊,請上天護佑!
【喬】(旁)希望她盡快服從於我,計畫才能天衣無縫。我的才智,打遍天下無敵手!
【雷】他的唇再一次欺騙了她。她的真心,請上天護佑!

艾姑娘關上窗戶。

【喬】這身打扮如何?
【雷】非常鐵石心腸。
【喬】別假正經了,到那兒仔細聆聽。艾小姐若下樓去,抱住她,再給三四個吻,佯裝我的聲音,再使我慣用的手.法,調虎離山。
【雷】主人,可是…
【喬】別再討價還價。
【雷】若她把我認出來了呢?
【喬】你若不讓她認出來,她當然認不出來。看啊,她正朝這方向過來,安靜!
喬凡尼躲到樓上暗暗傾聽。艾姑娘走入。

【艾】(看見偽裝成喬公子的小雷)親愛的,我來了。
【喬】(旁)讓我看看這小子搞出什麼花樣。
【雷】(旁)多麼難堪的窘樣!
【艾】我的淚水是否征服你的心腸?親愛的喬凡尼,罪人悔改的模樣,如今是否歸來我身旁,做你該做的事,愛你該愛的人?
【雷】(假裝喬公子聲音)是的,親愛的。
【艾】狠心人,害我流了多少淚,嘆了多少氣,都是為了你!
【雷】為了我!
【艾】是的!
【雷】不幸的姑娘,我對你多麼愧疚感傷。
【艾】告訴我,你不會再捨我而去?
【雷】捨不得再離你而去,親愛的。
【艾】永遠不離?
【雷】永遠不離。
【艾】我最親愛的人啊!
【雷】我最親愛的人啊!(旁)這遊戲符合我的口味。
【艾】我的寶貝啊!
【雷】我的女神啊!
【艾】我的心為你熊熊燃燒愛意。
【雷】我就是大火爐。
【喬】(旁)這小子已欲罷不能。
【艾】保證你不再騙我?
【雷】保證不再騙你。
【艾】你發誓。
【雷】用升天狂喜的吻,吻你的這隻手我發誓,再用燦爛的雙眼說出。
【喬】(假裝追趕艾雷兩人)小子,你死定了!
【艾雷】歡天喜地!
兩人退場

【喬】哈哈哈!晚上運氣真好,馬上就能得手。她的窗戶在此,讓我的歌娓娓道來。

換上小雷的大衣,喬公子唱起歌謠。

【詠歎】
快前來你的門窗,
我的寶貝,
快前來撫慰惆悵,
平息傷悲。
要你目睹我自刎當場,
倘若不能得償。
你有甜蜜小嘴,比蜂蜜更甜美,
你有一副心腸,滿滿全是糖水!
不要無情以對,
我會讓你看見,愛情的美。



有人在窗邊,可能是她。噓噓!

小馬率大批村民入場,全副武裝。

【馬】不要放棄,我的心告訴我務必要找到。
【喬】(旁)有聲音!
【馬】停,好像有人移動的聲音。
【喬】(旁)如果沒猜錯,來者是小馬。
【馬】誰在那邊?為什麼不說話?來人,舉槍,瞄準!
【喬】(旁)不只小馬一人,我要更謹慎小心。(大聲)朋友,是我啊!(旁)我不想被抓到。(大聲)是你嗎,小馬?
【馬】我是小馬,你是誰?
【喬】不認得我了嗎?我是喬凡尼的僕人啊!
【馬】喔,喬凡尼那個混帳。告訴我哪裡可以找到他!我和眾人苦苦尋找,找到必殺了他。
【喬】(旁)胡說!(大聲)非常好,小馬!讓我加入,幫助你們殺了那混帳東西。我有個計畫,仔細聽來。

【詠歎】
一半往左走,一半往右走。
找他不要打草驚蛇!
相信他還跑不遠,跑不遠。
廣場上如果你們看到一個男子和女孩在一塊兒,
衝出來抓住他!那一定是我的主人!
頭戴白羽,腰間繫劍。
快快尋找,莫要讓他落跑。
(向小馬)
你和我留在這兒處理善後,
馬上你就知道我在說什麼。

村民退場。

【喬】安靜,讓我豎耳聽聽。太好了,確定沒人。等等逮到那廝,我們要殺了他,確定?
【馬】確定。
【喬】折斷他幾根骨頭,扭傷他的肩膀,不就夠了?
【馬】不,我一定要殺了那廝,碎屍百段。
【喬】然後呢?
【馬】難道這還不夠嗎?
【喬】夠了。現在拿起你的短槍,還有毛瑟槍!
喬公子向小馬突擊
【馬】啊,我的頭啊!
【喬】安靜點,不然換我幹掉你!拿好,用這個殺了他,用這個把骨頭折斷百截。哼,你這天殺的狗種。退場。
【馬】啊,我的頭好痛,我的肩膀,我的胸膛!

小采入場,聽見小馬呻吟吶喊。

【采】這聲音…小馬,是你嗎?
【馬】天啊,太好了,我的好采兒,過來拉我一把。
【采】發生什麼事了?
【馬】那卑鄙小人,混帳東西,幾乎讓我血肉分離!
【采】可憐的小馬,告訴我,是誰幹的?
【馬】是小雷!不然就是長的很像小雷的人!
【采】真狠毒!之前不是警告過你,瘋狂的嫉妒會讓你遭受不幸?傷到哪兒?
【馬】這兒。
【采】還有哪裡?
【馬】這兒還有那兒。
【采】就這樣?
【馬】腳底有傷,還有手臂,手心這裡…
【采】跟我走,看來傷勢不嚴重,好好休息即可。跟我回家去吧!答應我,醋勁不要大發,親愛的,我就是你痊癒的良藥。

【詠歎】
愛人跟我來,表現若乖巧,
我這有良藥,給你來治療。
純粹天然料,藥師不能調,
秘方最獨家,不離此身竅。
多少我願給,倘若你想要,
萬能此膏藥,何處可知曉?
(拉他的手摸她的胸)
此處怦然跳,撫摸就見效。



小馬與小采退場。小雷與艾姑娘出場。

【雷】親愛的,我們被火焰光芒圍繞。我們先躲起來,不要讓眾人見到。
【艾】我仰慕的人兒啊,你為何如此害怕?
【雷】我什麼也不怕,只是深思熟慮…我能見到他們所在的距離。(旁)我要怎麼擺脫她?(大聲)這兒等我,親愛的!
【艾】啊,別離開我。

【六重唱】
【艾】
暗黑此地我獨自,
怦跳我心難抑止,
強烈恐懼如猛刺,
魂飛魄散我好似。

【雷】
還是徒勞費心思,
難見出口真該死。
慢慢找尋終有緒,
不如趁今速逃離。

小雷隱身。歐公子與安小姐入場。

【歐】
愛人淚水請擦拭,
傷痛難忍平靜之,
令尊在天若有靈,
能感汝悲亦泣啼。

【安】
留我苦痛任哭泣,
憑君撫慰卻難以;
否知如今唯一死,
潸然此淚遂平息。

【艾】(旁)哪兒尋找我夫君?
【雷】(旁)若被發現萬事休。
【艾雷】看見一出口,讓我悄悄離。

艾姑娘與佯裝成喬公子的小雷準備從出口離開,撞見闖入的小馬與小采。小馬與小采把小雷誤認為喬凡尼。

【馬采】惡徒別走,上哪去?
【歐安】惡徒在此,何以故?
【馬采歐安】惡徒必須死!他把眾人負。
【艾】他是我夫君,留情且放手。
【馬采歐安】這女人是艾姑娘!啊,難以置信。
【艾】手下留情。
【馬采歐安】不,惡徒必須死。
【雷】大人們,請高抬貴手。惡徒不是我,誤會一場。請放我走,我要活,我要活!
【馬采歐安】小雷是你。耍這等伎倆!令我目瞪口呆。還有什麼手段?
【眾人合唱】千思萬緒黑暗念,閃過腦海在心田。
【雷】風暴若我能倖免,奇蹟真實在眼前。
【馬采歐安】天啊,今天是什麼日子?意想不到的新招數!

安小姐退場。

【采】所以是你痛打我的小馬哥?
【艾】所以是你佯裝喬凡尼,玩弄我的感情。
【歐】所以是你一身他的打扮,瞞天過海。
【采】該懲罰他的是我。
【艾】不,我才是。
【歐】不不,我才是。
【馬】與你們三人一起殺了他。

【雷】
下手且留情,眾人請息怒,
指控皆有理,犯罪卻非吾。
偷我清白者,罪魁是我主,
來龍與去脈,小艾請告訴。

小馬的傷我一無所知,眼前這年輕女子(指向艾姑娘)以為和她約會的是主人啊!還有你(指向歐先生),我無話可說。確實是慌恐,確實是偶然,外頭明亮裡頭黑暗…找不到…那出口…牆…讓我逃走。原本在那兒,後來躲在這兒,然後的事你都清楚。早知如此,早知如此,換個方向我已逃走。退場

【艾】別走,惡徒,別走!
【馬】那傢伙腳底有翅膀。
【艾】眼前溜走多麼巧妙!
【歐】朋友們,目睹此景,喬公子斷然就是殺死安小姐父親的兇手,誰還有疑問?先且留在安府幾個時辰等候,我去解決該解決的事,不久便要為她報仇。義務、愛情、憐憫,應當捨我誰能夠!



艾馬采三人退場。歐公子唱起了歌。

【詠歎】
去吧,告訴我的寶貝,
去吧,給予安慰。
眼中蘊藏的悲,
試著抹去淚水。
告訴她,所有誤會
仇必報,馬不停歇;
除非死,永不回。

歐公子退場。艾姑娘入場。

【艾】
多麼可怕的罪行,多麼極端的危險,上帝啊,終於在他身上降臨。
老天的憤怒不再抑止,上天的正義不再延遲!
宿命會把他五雷轟身,隱約這麼預見。
最後墜入死亡深淵,我也看見。
艾薇啊,你多麼不幸,多少愛恨在胸中衝突對決。
艾薇啊,你為什麼嘆息,你為什麼傷悲?


【詠歎】

上蒼啊!

負我狠心人,惹我懊惱恨;
背棄雖此身,憐憫尤其甚。
痛苦折磨中,復仇此心焚;
若見其手足,怦然愛意真。

退場。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音樂
自訂分類:歌劇本
迴響(2) :
2樓. 夏爾克
2014/03/16 22:10
唐喬凡尼彈曼陀林的那段詠嘆調(快前來你的門窗)翻的很好,采小姐的那段「膏藥」詠嘆調也是,令人拍案叫絕,最後的歐公子與艾小姐的詠嘆調是我的最愛,百聽不厭,艾姑娘把對唐喬凡尼的又恨又憐尤其令我動容。

膏藥那段好像把小采兒變得淑女些,這段其實會考驗導演的功力,一不小心就會太暴露,這個橋段在現代化的唐喬凡尼劇中尤其有愈演愈烈的現象。喬公子邊彈Mandolin邊唱歌的風流小夜曲,文字追不上音樂的魅力,莫札特為他寫得太動聽。至於艾姑娘,一個癡情絕對的女子,雖然以「窮追猛打」的形象出場,到最後不惜放下衿持,愛情力量究竟無窮,勸喬公子浪子回頭,可以說艾是喬的反比對立。歐公子這兒的詠歎,文字也一樣追不上音樂。劇本家 Da Ponte 沒有太多華麗的字眼,許多詠歎用的都是一般詞彙,可是到了莫札特手裡,普通文字都優美了。

好希望2014/03/17 12:53回覆
1樓. 浮生
2014/03/15 08:38

再說聲辛苦了

這樣的歌劇翻譯

不是容易的事

透過您的帶領

我們一起來進入其中


翻譯之餘也把這齣聽了幾遍,雖然辛苦也是值得。喬凡尼這風流公子,下場將會出現!這幾日尤其疲累,感謝浮生大哥前來加油打氣! 好希望2014/03/15 22:40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