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Verdi: Rigoletto 威爾第:弄臣 (幕終最後景)
2017/08/10 03:18
瀏覽844
迴響2
推薦38
引用0

黑夜,暴雨;小溪,湍流。
岸堤邊佇立,凝望地上麻袋。分不清的雨和淚,臉龐滑落。

曾經,沒有忌諱,搬弄是非,玩弄權勢,身為君王最寵愛的臣子,憑藉君王寵幸而叱吒風雲;他的本事是取悅奉承,只要滿足君王所好,天塌下來也無所謂。他,就是弄臣。

如今,回憶的浪濤翻騰著新仇舊恨,狂風暴雨不斷傾瀉,漲滿的情緒猶如即將潰防的小溪,怒水滾滾湍流。

【弄臣】
時辰,終於到了,仇恨將雪。

三十日苦苦等待,
終日血淚洗面,
還以傻蛋偽裝依舊。
啊,門關著,時辰未到,索性再等會兒。
這是甚麼樣的夜晚?
上有不測風雲,下有蓄意謀殺!
現在的我飄飄然,天地間我最大!

終於午夜了,開門!
砰!砰!砰!

【殺手】
誰啊?

【弄臣】
是我。

【殺手】
麻袋裡裝著你要的人,死了,拿走吧!

【弄臣】
太好了,喜悅啊!

【殺手】
成交,剩下的十兩呢?

【弄臣】
給。

【殺手】
合力把麻袋抬到溪邊吧…

【弄臣】
不,我要自己來!

【殺手】
悉聽尊便。
快,趁現在溪水正深,四周無人,下手吧!

【弄臣】
躺在這兒了,就是他!沒氣了。
喔,我必須親眼目睹。
罷了,又有何用?定然是他,無疑!
天地啊,睜開眼睛看看我吧!
這兒站著傻蛋,腳下踩著王子!
就在我的腳下,此仇已報,此恨已了,
喜悅啊,終於雪恥!
讓溪流成為他的喪身之處,
讓麻袋裹住他的屍身。
是的,去溪邊,去溪邊!

善變的盡是女人,宛如隨風的纖羽,
不僅語氣反覆、想法亦無常。
可憐的總是男人,把全心全意託付,
寧願相信,且不疑有他。
卻永遠抓不著,淋漓的喜悅。

遠處傳來的歌聲,在這沈靜午夜的荒郊,字字入耳,尤其震撼!

【弄臣】
是他!殺千刀的土匪!
我渾身顫抖…
我的女兒!我的,我的女兒啊!

弄臣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於是小心翼翼地走近麻袋,再次確定裡頭有人。原本要刺殺的君王,歌聲猶在耳,那麻袋裏到底是誰呢?他顫抖了,渾身顫抖。慢慢打開了麻袋,卻見一襲長髮,女兒昔日溫柔的臉龐,如今憔悴黯然。

【弄臣】
怎麼可能?吉兒,你不是啟程去維羅納城了?告訴爹,是誰害了你?

「開門,開門!」砰!砰!砰!人去屋空,殺手不見蹤影。
我的女兒,我的女兒,我的女兒啊!

【弄臣】
吉兒,開口說說話啊,可憐的吉兒…

【吉兒】爹,你喚我?
【弄臣】吉兒,告訴爹,是誰將你傷得如此重?
【吉兒】匕首刺進這兒,只剩最後一口氣了…
【弄臣】告訴爹,是誰?
【吉兒】
爹,女兒騙了你,女兒好生愧疚。
愛他如此深,如今捨了己身,為了救贖。

【弄臣】
上蒼啊,上蒼,她一定替我被五雷轟身了!
孩子啊孩子,凝視著爹,再說幾句話…

【吉兒】
爹,求你寬恕女兒,也饒恕他。
祝福女兒,親愛的爹,女兒將回到母親身邊,
女兒在遠方的國度,日夜將虔誠禱告,
為爹求福,祈求更多的福份…

【弄臣】
別離開啊,孩子,振作堅強…
若走了,留下爹,孤伶伶,如何過活?
別離開啊,孩子,若遠離,爹也隨之而去…
女兒,我的女兒啊!

啊!詛咒靈驗了!

天地茫茫,不知將歸何方?他的國、他的家、他的一切都離他遠去了。吉兒斷了氣,倒在父親溫暖的懷抱中;弄臣大聲喊出愛女的芳名,一聲聲喊著一聲聲哭著,一陣陣撕裂心肝的悲痛與懊悔,猶如今夜的雨,淅瀝淅瀝著,無窮也無盡。

有誰推薦more
迴響(2) :
2樓. 戈 筆 揚
2017/08/19 23:31
What a sad ending!
The saddest thing is that the bad guy (the king) ran away without punishment or paying any price, so the poor daughter's (Gilda) sacrifice was unjustified. How ironic! Thanks for reply.  好希望2017/08/20 02:23回覆
1樓. 愛唱 大雪山雲海晚霞
2017/08/10 15:05
露臉了 好希望 太陽很大喔
太陽很大,非洲最南端,去年夏天拍攝的,大頭貼還可以吧! 好希望2017/08/11 03:21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