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棚裏棚外 (中華日報副刊)
2018/10/28 04:58
瀏覽550
迴響0
推薦30
引用0

我的工作偶爾要出城開會演講,每次都會在不同城市舉行,有時候在旅館中的大會議廳,有時候則在會議中心。常年下來,體驗過各式各樣環境,也因此學會適機配合,隨遇而安。


今年八月十九日出城,去佛羅里達州開會,下榻距離飛機場只有19英哩的「歌洛德棕櫚塢」。會議大樓就在旅館綜合區内,區外四周沒有商業區,若想外出,只能上網聯絡「優步」客服,經濟實惠。


旅館綜合區建築設計的最前方是客房、健身房、SPA。最後方是開會大樓。介於中間是天井(圖一),包括商場、餐館、亭臺樓閣、假山、瀑布、池塘、小溪、錦鯉、魚、烏龜,後三者在清澈的池塘裏游來游去。所有這些設施都在一個巨大的透明屋頂下,可以看到天上閑雲和藍天,亮麗的陽光直射而下,整個空間很明亮,又有空調,大概在華氏75度左右,十分舒適。棚外的朵朵白雲似乎羡慕棚裏的精緻;棚裏的花兒似乎渴望棚外的自由空氣。


大會中心是一個圓形大樓,有圓形樓梯和圓形的屋頂 ,屋頂畫滿壁畫,十分典雅和藝術。在那裏開會,心神舒暢。


每天開完會,沿著小園香徑漫步(圖一),從高高的棕櫚樹的縫隙間,看到假山的中間瀉出一流銀鏈,奔進小溪和池塘裏,濺出朵朵銀花。淙淙流水中有五顔六色的鯉魚,成群結隊的游來游去;也有巨石,供烏龜和鱷魚爬出水面栖息曬太陽。路邊有許多花圃,種滿夏日燦爛的花朵,像少女一般的美麗,耳邊仿佛響著一串銀鈴般的笑聲。假山中還隱藏了一些山洞,可供舉行小型派對或演奏會。是一個若不外出會誤以爲是身在夏威夷或舊金山的大花園裏,是一個名副其實的世「内」桃源,富麗豐實。

 

圖一:蜿蜒步道(格主 / 攝影 2018-08-23)

在這個封閉的大花園裏,天天風和日麗,優點是無蚊無蒼蠅,不怕小腿被叮成紅豆冰;也不會頂著佛州的酷熱,不怕會中暑。缺點是,空有花香,卻無翩翩蝴蝶、無飛舞螢火蟲、無鳥鳴聲,少了天然的詩情畫意。


儘管我如此鷄蛋裏挑骨頭,這個花園的寧靜平和帶給我祥和心情。路過的行人都面帶微笑。有一天,我坐在路旁的涼椅休息,我的一位海軍少校同事S三年前調往它處,竟在此地喜相逢,欣喜之餘,S坐下,告訴我他的近況,太太兩年前因生產感染不幸過世,留下三個兒子,分別是2、4、8歲,都很乖,他身兼父與母,有一個女友常來幫忙照顧。他不滿意現在的工作内容,正想明年退役,另謀高就。S年輕有爲,我祝福他前途無量,未來事業有成,家庭美滿。


望著他離去的孤單背影,我生出幾分唏噓,世事變化無常,個人命運也是撲朔迷離。我每天早上出發上班,並不知等在辦公室裏的是何種難題,只有樂觀活著,做好萬全準備,才能迎接當日的挑戰,下了班,相信家裏張著溫情等待我擁抱,安慰地告別一天。電視上那些在墨西哥邊境不幸人群呢?被飢餓、等待、無助、絕望的命運網住,我只能爲他們默默祈福。


八月二十三日,大會最後一天,早上我一個人在池塘邊攝影瀑布,一位陸軍上校軍官走過,說:你應該也在照片中。我立刻將我的手機伸過去給他,他卡嚓一聲攝下我和我後面的瀑布,影中人當時的好心情也喜形於色,留下永恆的記憶,給「活在當下」做了最佳見證。但是上校臉上的傷疤卻在我心上震顫,很長,劃過眉毛,下彎左頰至下額,猜不出來是打戰造成的英雄烙印,還是另有隱情。我愣愣看著他與同伴走遠,一時囘不過神來,耳畔響起兒歌《哥哥爸爸真偉大》,眼前出現我那位上校退役但已經故去經年的老叔,眼淚差點掉了下來。


我低頭看一看路旁的錦簇繁花,仰望高大的棕櫚樹,聽一聽瀑布的交響曲般的水聲,冥想人生與宇宙的謎題,期盼從中可以獲得天神的啓示。我的心裏長出許多花苞,有彩虹般的各個顔色,鋪成一個花香城邦,還有長著翅膀的白色駿馬,放肆奔跑漫遊,縱貫萬千思緒理不清的腦海,那個深不見底拔都拔不出來的牛角尖。


到了中午,我囘客房收好行李,到櫃檯領取收據,登上大巴士去機場,離開了這個我住過的世「内」桃花源,踏上歸程,我像一隻被放出的籠中鳥,深深吸一口自由新鮮的奧熱空氣。


(2018年9月2日寫於馬里蘭州珀多瑪克一稿;

原載於2018年10月22日中華日報副刊;

2018年10月27日二稿)

 

報紙接:

http://www.cdns.com.tw/news.php?n_id=6&nc_id=259941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旅遊
上一則: 66號公路的光環 (中華副刊)
下一則: Gaylord 度假塢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