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阿羅哈, 夏威夷火山國家公園 (世界日報家園版)
2018/05/13 12:00
瀏覽1,075
迴響1
推薦23
引用0

夏威夷州是由一連串的火山岩島嶼組成, 而且正在不斷地擴大中 ! 其中最大的島就叫「夏威夷島」, 又叫「克拿島」, 俗稱「大島」。她有許多出名的景點, 但是最聞名於世的是「夏威夷火山國家公園」中正在噴岩漿的活火山, 大名是「冒那羅雅火山」, 海拔四千一百六十九公尺。現在這座火山正大爆中,連最近的觀景台都關閉了。

二○一六年十月十四日, 我們搭機飛了十小時後抵達大島的開放式「克拿國際飛機場」, 當機艙門打開時, 迎面撲來一股熱風, 太陽熱情四射, 陽光亮花我們的眼睛。沒有接駁走道接應, 乘客逕自飛機上經由樓梯走到機坪。

明健在赫茲租了汽車, 我們取車後, 直接南下夏威夷11號環島公路, 公路兩邊是遼闊的黑色冷凝火山岩, 無樹木, 無花園洋房, 無工廠, 只有矮矮的蘆葦。約開了三十六公里, 到了我們下榻的「希爾頓維叩樓阿度假村」, 位於島西。名為度假村, 實為一座巨大旅館。

該旅館有展覽眾多骨董傢俱、字畫、雕像、手工藝品、青銅器的藝術走廊, 穿梭不停的載客電動車, 還有載客娛樂的快艇, 看兩岸的綠柳飄揚、紅鶴散步、夏威夷野鵝「內內」覓食、烏龜曬太陽做日光浴、水中錦鯉漫游等閒情逸致, 還有游泳池及海水浴場, 是一個老少咸宜的度假旅館。晚上天邊懸了一輪明月,滿如玉盤!

「夏威夷火山國家公園」, 成立於一九一六年八月一日, 今年正好是一百周年。十月二十日我們開車北上夏威夷11號環島公路, 沿著太平洋海岸, 陣陣白浪花湧到海灘上, 像白紗裙般的, 海水的顏色由近處的淡綠色, 變成碧綠色, 再變成深綠色, 最遠處是莊嚴神聖的深藍。大約開了半個島, 經過島東的西蘿 (HILO), 然後續開二十分鐘到了公園門口。我們先去遊客諮詢中心, 看影片介紹, 聽管理員做公園簡介, 然後驅車找景點。平地上有多處地孔噴著白煙。等開上了山, 兩邊看到的是大片的熱帶雨林, 椰子樹、香蕉樹、蕨樹交錯生長, 滿坑滿谷, 密密麻麻地充滿綠意與生機, 令人欣然和激動 ! 夏威夷州鳥「內內」應該也漫步其間。

山路上很清楚地標誌研究室、火山池鏈、岩漿地道、傑科勒博物館等等。我們停下車去探訪岩漿地道, 徒步走了兩千公尺陡峭的下坡路後, 來到一個直徑約十五公尺的圓筒地道, 據說是五百年前, 火山停爆, 熔漿流盡後之遺址。我們入內, 洞頂上不斷滴水, 地上水濕地滑, 走了一段, 想像五百年前一股火紅滾燙的熔漿流動的壯麗情境, 不禁動容 !

看完岩漿地道, 我們開車去看火山池鏈, 那是先來後到的一層又一層的熔漿流過蓋過疊過的生動地貌。由地貌可觀測出熔漿的成分, 就像麵糊一樣, 打得細密均勻的熔漿, 流動力度強, 形成弧形的一坨一坨的地貌; 若是顆粒粗大和空氣多的話, 流動力度差, 形成的是交織成網狀的地貌。經過之處植被稀疏, 所見均是黑色地貌, 悚然哉 !

 開過火山池鏈, 向上爬「冒那羅雅火山」, 爬到三千五百公尺時, 到了「基拉韋厄峰」頂的火山池中池, 該處被稱為「火噴泉」(FOUNTAIN OF FIRE)。可以看到一陣又一陣火紅激烈的熔漿圍著火山池口噴上來。那是神話中火神佩蕾 (PELE) 的心中之火。人們紀念葬身於熔漿的少女佩蕾與其家人, 多年後佩蕾變成了冒熔漿的火神, 而其姊變成了接納熔漿造地的海神。

黃昏時, 我們趕忙驅車下山去看海神和她的太平洋。遠處山後是一片晚霞, 襯托著「冒那羅雅火山」的傲立挺拔。山路迤邐, 繞來繞去, 繞得我頭暈, 等到了停車場, 公園管理站已經下班關閉, 幕幃已降。旅遊指南說想要近距離看岩漿落入太平洋, 得徒步七千公尺, 我們徒步約一千公尺, 天色就全黑了, 伸手不見五指, 除了遠處的火紅熔漿落入太平洋冒出的一大片紅光白煙與天上的滿天星斗之外, 茫茫曠野裡空無一人, 萬籟俱寂, 無生命, 無文明, 無人聲, 無污染, 我們像處在開天闢地的情境, 很原始, 很神秘, 很孤寂, 很荒涼 !

仰頭見星星對我們眨眼, 銀河清晰如灑出的牛奶, 織女星和牛郎星分立銀河兩側。北極星、天狼星、三姊妹、北斗七星都熱情地向我們招手, 我情不自禁地說「阿羅哈 ! 」此時不過7點半, 卻似夜涼如水的深夜!

我們轉身回到停車場, 開出「冒那羅雅火山」, 然後又開了一百六十公里的路才回到度假村, 依舊喧譁, 才被火山淬煉和曠野穿越的我們, 身心平靜 !

 

(2016年10月22日寫於回馬里蘭州的飛機上;

原刊登於2016年11月12日世界日報家園版)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陳正華Julia Chou
2018/05/19 15:10

謝謝知更鳥的美好分享!

二十年前(1998年)的春天,我和老公曾經從新墨州飛去夏威夷參加一個教牧同工退休會...

會後,我們隨團搭船、甚至乘坐飛機尋訪了一些名勝。啊,二十年了,謝謝您喚起了我的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