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說林新語~之十三
2017/09/02 06:26
瀏覽356
迴響0
推薦36
引用0

紹績昧醉寐而亡其裘,宋君曰:「醉足以亡裘乎?」對曰:「桀以醉亡天下,而。《康誥》曰:『毋彝酒。』者,彝酒、常酒也,常酒者,天子失天下,匹夫失其身。」韓非子(說林~~上)

 

評述:孟子有言:「禹惡旨酒,而好善言。」對於一個國君而言「節制」與「自律」是最困難的。禹的近臣釀了一罈好酒,獻了一爵給大禹。一入口便覺是不世難得的佳釀,就人性而言,自應該獎賞這位近臣。然而大禹卻命人把剩下的酒全部倒掉,並禁絕再釀。他說:「後世之君,必有以此而亡其國者。」他的後代夏桀,正應了他的讖語,這就是「節制」。至於善言、忠言必然逆耳,逆耳之言而能善處之,善聽之,這就是「自律」。兩者都做得到,則天下可運之掌上矣!

    飲食、男女的酒與色,一向是考驗人性的利器。宋君笑他的臣子紹績昧喝醉了酒,卻把皮衣弄丟了!沒想到紹績昧反將宋君一軍說道:「夏桀因耽酒而亡天下。」尚書<康誥>篇說的是太康失德,其後少康中興的誓詞。其中告誡自己『毋彝酒。』(不要把飲酒視為日常生活的常態)想必就是懲夏桀之亡而發的吧。

    如今科學昌明,萬業蠭起,能挑動人性欲望的事物,豈止百倍、千倍於古代?「節制」與「自律」更形困難。為此,不禁令人想起孟子的名言:「養心莫善於寡欲」心不能養,則萬事不成,遠則亡國,近則敗身,豈可忽乎!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不分類 不分類
自訂分類:說林新語
上一則: 說林新語~之十四
下一則: 說林新語~之十二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