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試貼---結婚
2011/07/17 15:52
瀏覽232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林家一直在催林一方相親。 

「方啊,阿母都60了,還沒有孫可以抱,會給人家笑死啦!」這是媽媽天天都要唸上好幾遍的台詞。「媽媽怎麼會沒有孫子?都已經5-6個了還嫌少?」一方有些心虛,但是也只能這麼回應。

「那是外孫!就算有100個也不是我們林家的!」媽媽惱了嗓門提高了好幾度。

「讓他自己說是不是自己有喜歡的人?說出來我們兩個老的親自去提親。」連爸爸都著急了。

一方一時不知該怎麼說,心裡當然有喜歡的人,而且還是從小就喜歡。

只是她知道嗎?一方不敢確定,但是從對方的神情,一方直覺對方應有和自己一樣的情愫。只是……

一連三天,一方都在下班回家的路上看到昱秀走過中山路和精誠路口。可是當一方想追上昱秀的身影時,卻已消失在在人群中。

昱秀和一方是青梅竹馬一起長大。小的時候兩家比鄰而居,所以兩個人玩在一塊是很正常的事。一起玩家家酒時,一方的新娘子是非昱秀來扮不可。兩個小孩子跪地、拜天、拜堂不知有過多少回。一方喜歡昱秀是所有孩子們之間公開的秘密,每次其他孩子們取笑一方和昱秀時,一方心裡可樂得很。可是小一方2歲的昱秀卻羞紅著臉跑回家去,任一方怎麼喊就是不肯出來和他們一起玩。

兩小無猜的歡樂隨著年齡的增長而消失,當兩人上小學之後就漸漸疏遠了,雖然上下學走的是同一條路,卻是一前一後沒有任何的交談。一方總是邊走邊等走在後面的昱秀,兩個人總保持著一定的距離前後回家。平常在屋外的院子或街上相遇,也只是裝坐若無其事的會身而過,直到一方考高中那年的暑假,昱秀的父親因兄弟分家而搬家了。

昱秀全家搬到隔壁鄉說遠不遠,但是一方和昱秀要見面可就不容易,尤其當一方考上高中之後,上學就必需坐火車通勤,而且一上高中為了以後的大學聯招,一方的課業非常繁重,也不得不把對昱秀的情愫暫時拋一邊先以功課為重。以後幾年,昱秀考上另一所女中,然後又考上高師大,一方都知道,而一方自己也已是成大三年級的學生。

一方長得一表人才五官端正,在學校當然有不少女同學表示好感,但是一方的心始終如一,昱秀的身影並沒有因時間而淡化。相對的一方很想鼓起勇氣去找昱秀,向昱秀表白自己對她的愛慕,可是又害怕如果昱秀無此意,那自己這麼多年的思念就全付諸流水。這種結果一方絕對無法接受,一方一心只想與昱秀結婚,今生是非昱秀莫娶!

爾後幾年這種患得患思的心情,讓一方都只遠遠的看著昱秀,所幸也都沒有聽說昱秀有對象的消息。去年一方自軍中退役後在銀行的資訊室上班,昱秀也在今年回到附近的小學教書。一方想見昱秀都是在下班之後,繞路到學校附近等昱秀下班走出學校,但也只遠遠的看著昱秀騎著腳踏車離去。他也不確定昱秀是否已察覺自己這種幼稚的舉動。

一方終於決定要攔住昱秀搭訕,誰知就在那一天起一連兩天都沒有等到昱秀。然後在第天開始,一方總在中山路精誠路口看見昱秀的身影,想追上去又丟了昱秀的身影。

「想什麼?你說到底喜歡誰?爸爸都答應你!」一方的父親林添安真的是為了兒子的婚事增加了不少白頭髮。

「爸爸,您記不記得以前住在隔壁的阿秀?」

「記得啊!我和他父親也常在農會相遇,阿秀好像在教書。」

「方啊,原來你喜歡阿秀?!」添安夫婦這才了解兒子的心思。

「是啊!從小就喜歡她,總是忘不掉。爸爸您知道阿秀有對象了嗎?」

……好像還沒有吧?!沒聽她爸爸說過。……明天我去探探她爸爸的口風。」

當添安特地到昱秀家後,卻帶回來一個不好的消息。

「怎麼可能?今天我還看到阿秀啊!」一方不相信昱秀已經昏迷5天,明明這幾天都在路口看見阿秀的身影。

「阿秀怎麼會昏迷啦!」一方的母親焦急心疼的問添安。

 「說是晚上出去買東西就是去中山路口那家文具店,在過馬路時被一個『青子叢』的汽車撞到,因為頭撞到地上結果就一直昏迷不醒,現在人還在長庚醫院的加護病房,木火夫婦(昱秀的父母)是又煩惱又傷心。」

「我去看她!」一方顧不得吃晚飯,急忙開著車子直奔長庚醫院。

「方啊,要小心開車!」母親在後面叮嚀。

一方焦急的出現在木火夫婦面前,木火夫婦一點都不奇怪,因為一方對自己的女兒情有獨鍾,添安今天來訪時都說了。可是….

「伯父伯母,昱秀她….」一方的一顆心就像水桶吊在半空中擺蕩。

「一方,你這傻孩子!你和昱秀都好傻,這幾年昱秀不交男朋友、不相親我們都不知道為什麼。就在前幾天昱秀才在我的逼問下說出因為忘不了你,昨天你爸爸也說….一方你們怎麼都這麼傻?!昱秀是女孩子矜持也就算了,一方你是一個男孩子究竟在矜持什麼啊?!」昱秀的母親想到不醒人事的愛女,一顆心都碎了。

「我……」一方也不知該怎麼解釋就是因為太在意,所以才更謹慎不敢貿然的心態。

加護病房的探病時間是固定的,一方等到晚上9點才得以進入加護病房。躺在病床的昱秀清秀已走了樣,蒼白著一張臉,臉上完全沒有表情,說是睡熟又少了一點生氣。一方心疼得一顆心如糾結、如絞扭,一隻手掌輕輕撫著昱秀的臉、緊握著昱秀的手。

「昱秀,怎麼會這樣?今天我明明還看見妳!」一方心裡怎麼都想不明白,這幾天自己絕不能是眼花看錯人。

 「今天又做一次腦部檢查,發現腦裡的血塊有自然消失的情況不錯,應該再過幾天她就會清醒,你們不用擔心。」主治大夫來到昱秀病床旁,對木火夫婦說明昱秀目前的情況。

「真的嗎?」木火夫婦終於露出笑容。

「等一下就會移到普通病房。」

「醫生,有單床的嗎?」一方問。

「好我會安排。」

晚上10點多昱秀移到普通病房。此後一方除了上班、回家睡覺外,其餘時間都守在昱秀病床前,讓木火夫婦回家休息。

 

一方一邊輕聲呼喚昱秀,一邊幫昱秀做四肢的運動,和左右翻身按摩昱秀躺久的背部。他擔心昱秀的關節因長久不動而僵硬,擔心背部壓久了,導致血液循環不好而皮膚壞死。

有時候一方還會忍不住親吻一下昱秀的臉頰,而且當一方發現當他親吻昱秀的臉頰時,昱秀的臉部有些微的抽動,他更是忍不住要親吻昱秀,一再確認自己的感覺是正確的。

白雪公主終於被王子給吻醒了!

當昱秀睜開眼睛時,不敢置信的看著一方。

「昱秀!」一方高興得連眼睛都笑瞇了,雙手不覺用力的握著昱秀的雙手。

「真的是你……原來我不是在做夢。」昱秀腦海中還清晰的存有一方的呼喚聲,和他的…..親吻。

「我的公主,妳真的被我親醒了!」一方樂舞足蹈興奮不已。

「一方你在說什麼什麼…..」昱秀的母親不解。

「媽……..不要聽他亂說!」昱秀一張臉紅得像蘋果,一方又想起小時候那個紅著臉害羞跑回家的小昱秀………….。【完】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向前走
上一則: 2011-07-17《新興藝術創作》
下一則: 2011-07-13《他山之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