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這款自稱以”民主”和”人權”立國的人之醜惡作為,真是汗顏啊!
2006/01/09 06:51
瀏覽1,512
迴響1
推薦45
引用0

這款自稱以民主人權立國的人之醜惡作為,真是汗顏啊!

凸頭

(第四次修訂版)

各位有智慧的朋友們,您們應可想像得出,如果有以兩顆子彈來詐取政權的這麼一批人,他們會笨得如某個小偷破門而入了人家的屋內,心存著要大小通吃及全贏的策略,在收刮了屋主的財物之後,還要猛力且暢快地享用屋主冰箱內的食物以及好酒,沒有想到,在酒足飯飽之後,竟然醉倒了,而被返家的屋主報警逮捕嗎?或者某個愣頭愣腦的強姦犯,在強姦了無辜的少女時,於得意之餘,居然還刻意地show給那位受害者看他的那支前端長有一顆帶有幾根毛的大黑痣以及裝有幾顆小珠子之醜惡的那話兒,後來在被警方逮到時,想狡賴而不能得逞嗎?

當泛綠們在設計出這種自導自演的技倆時,亦應該早已考慮到要如何有個完美的結局了。不外乎,我的大師兄鄭大呆於20051月初時,曾經在阿扁陛下,您好!(A)”這一篇的一段話,說過:「這款不要臉且囂張的作票行為都敢做得出來的人,難道這一幕不必花費大量的人力和金錢,祇要一支改造的玩具手槍,一位替罪羔羊(目前尚未現身,也許其會在一旦時機成熟時,就主動的出來認罪,以表示有槍擊這麼一回事。然後,泛綠們大開香檳慶功,賀其歪術有完美的結局),兩顆子彈,一支麻醉劑和針筒,一支裝了子彈的滅音手槍或一支雷射手術刀,幾塊車前擋風玻璃等,就一切都萬事OK的自導自演的苦肉計,會做不出來嗎?」。敝人凸頭不才我,在此特意以個人的拙見補充一句話,即也許這位替罪的羔羊,是一位早已身染不治之症且將不久於世的病患者。

然而,真是沒有想到,咱們這些泛綠邪惡的設計者的心思比一般人更細膩,而且他們的心肝也比一般人還要硬以及還要狠,居然特別地硬是要安排、以及創造出一位永遠死無對證的冤死者,來終結這個319的槍擊案。

剛開始時,這些歪術的設計者似乎有點粗心,兩枚好端端的彈殼,怎麼會適時的出現在同一地點呢?而且為何沒有射擊殘跡?也為何沒有退殼呢?

319那一天歪術的開頭已經促成了,其結局的project當然也已經有了腹案囉!於是,他們就必須積極地著手於搜索在當天槍擊現場上所有周邊所攝到的錄影帶,以找出可疑的人物,而且這個人物必須帶有泛藍色彩的(我想這些主事者,應該不至於笨得會找一位有泛綠背景的人吧!)。終於找到了一位倒楣鬼,那個人就是陳義雄先生;那個時候,官方所認為的嫌疑犯好像祇是隨著車隊的很後頭在跑而已(據官方所公佈的錄影帶,似乎是有時間性的造假;同時這個人有頂禿,可是陳義雄本人卻沒有。),並沒有處身於熱區之內,更沒有被人看到(當時他穿著黃色的夾克,必定相當的醒目!),或被錄影到他有開槍的舉動(據其家人和鄰居的朋友說,家住金華路二段的陳義雄,平時都是在白天沿著金華路慢跑,經英武街大智街,前往平日常去的小公園做運動,在那裡停留約半小時才回家,就是這麼單純。)

當歪術的設計者,在鎖定了這位倒楣者時,就必須摸清楚他的底細,然後伺機進行下一個必要的步驟。沒有想到,328日陳義雄欲參加晚上南市角力協會所舉辦的聚會,所以就穿了新洗乾淨的夾克、白布鞋及西裝褲,預備先去網魚,然後再赴晚上的聚會,很不幸的,這位是潛水高手的陳義雄,居然會在舢舨上落水而被淹死!是意外?是自殺?是他殺? 如果是意外,似乎是不可能,因為他是資深的潛水協會的會員(萬一遭到意外而落水時,將會很冷靜的讓身體浮起來,然後就以仰游的方式,用雙腳來推進至舢舨。倘若是位不會游泳的人,必定由於驚慌失措,使得全身的肌肉與關節收縮和緊張,因而無法存留住空氣,導致身體下沉浮不起來,才會淹死。) 如果是自殺,更是不可能,因為會游泳和潛水的人,亦根本就不會選擇此種自殺的方式,除非其雙腳下綁有很重的巨石。所以,此刻唯一可以致使他被淹死的方式,那就是謀殺”(迷魂藥布往其鼻上一掩,或注射迷昏藥,然後推下水,穩死無疑!)

當陳義雄的家屬們得知陳義雄的死訊和死法時,也許他們的心裏早已有數了。認為,這款什麼壞事都敢做得出來的泛綠當權者,他們忘祖、忘宗、且又忘本得連觀世音菩薩、玄天大帝、關公、三太子、媽祖等神靈,都說是敵國的人了,所以您們這些死老百姓們敢敬拜這些神明的話,您們就是通敵!泛綠當權者,還竭力地堅持著說,我們的祖先不是從大陸渡過黑水溝來的(除了原住民以外),更還甘願謙卑的蹲跪著,把我們的釣魚台以雙手奉送給日本。誓死要去中國化,以毀棄漢文為主旨,欲創造出介於日文和韓文之間的台灣國的語文,成為我們的國語。 以及在總統大選時,連已經死去的人,遠在數千公里以外之商船或漁船上的船員,以及緊急戰備留守而不能外出營區的阿兵哥們,卻能夠有分身之仙術,回到了他們的戶籍所在地,投了其神聖的一票。更神的是,他們還會假冒出吳敦義和女人偷情的電話錄音帶,以及捏造得出連惠心在幾十年前的小時候,寫給同學的信等,這些這麼的事情,都敢做得出來的一人,他們還有什麼事不敢做呢?

這一年來,他們所監聽到的陳家之所有的電話,難道不會節錄或斷章取義地併湊出對陳家不利的談話內容嗎?

尤其是319日及328~29日這兩頁的桌曆,為什麼會被撕掉呢?陳家的人敢說這是泛綠當權者所刻意撕掉的嗎?如果31928~29這幾日,陳義雄都有在桌曆上寫明真正的去處和情況(與泛綠們在記者會上的說辭不一樣),而未被撕掉的話,那不就證明了這是泛綠當權者所栽下的贓囉!(這個贓,就是陳義雄畏罪自殺。)所以,泛綠們怎麼可能會讓這兩張桌曆遺留下來,而成為陳義雄是真正無辜的證據嗎?這種情況,就像李登輝夫人上一次攜帶數千萬美金的現鈔落跑至美國一樣,為什麼其總統的每日行事日誌簿之中,偏偏在最關鍵的那幾頁,卻被撕掉而不見了呢?由此看來,泛綠們刻意斧鑿的痕跡,未免太深了吧!

看在陳家家屬的眼裏,咱們國家的檢調機構之所有人員,都已全是由泛綠們在指揮著了。法院已幾乎等於是阿扁所開的了。十多位現任的大法官,亦快要等於是阿扁在兼任的了。監察院的什麼糾正?什麼彈劾?在阿扁的眼中,就好像等於是在放屁一樣!立法院三讀所決議之事,過去的游揆,不甩就是不甩!因為有阿扁在撐腰,所以立法院算老幾?總而言之,五院的院長以及大法官法庭,已全都是由偉大的阿扁一個人所兼任了。因此,如此的看來,我們住於台灣的這個國家裏,到底是誰的拳頭最大呢?處在這種泛綠當權者的惡勢力之下,陳義雄的姐夫黃維藩,說出真話嗎?也所以難怪陳家的人,祇能夠非常無奈地以無語問蒼天!的畏縮姿態面對著邪惡的泛綠當權者,亦祇能眼巴巴的乞望著,所有住於台灣的善良百姓們來解救!

唉!慈悲啊!同胞們!

P.S.敝人在紐國,曾在奧克蘭市東區的HOWICK,與來自台灣的移民蔡隆興和黃修泉(很對不起!之前誤植為黃思齊。)兩位先生有過一面之緣,且各別談過一次話,他們蠻謙和及有修養。沒有想到,他倆在不同的時間至奧克蘭西岸的Harbour釣魚(紐國的西海岸與澳洲之間的海洋,其海浪是聞名的兇猛!),被有名的瘋狗浪捲走,因為浪大,將岸上的人沖拉下海的力量非常的巨大,人會撞擊到礁岩而昏死,骨折或頭殼破裂以至於死亡。所以,這些地方,根本就泊不了船或遊艇。

各位朋友,如果您看了某些文章,覺得值得欣賞或有道理的話,煩請轉貼給您的好朋友們,大家一起來共享。謝謝!祝您每日心情愉快!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政治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敗家子!您還在狡辯嗎?
下一則: 會不會太幼稚了!
迴響(1) :
1樓. mate :毒蘋果和符咒
2018/05/13 10:47
皮太厚心太黑 恬不知恥
怒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