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消失的台灣香魚節
2007/09/06 08:19
瀏覽2,177
迴響1
推薦5
引用0

     荷蘭海牙的臨海城市有一個旗幟節,當天也是「鲱魚祭」,因為這段時間是緋魚洄游大西洋的季節,沿海的漁民乘著各式大小的船隻圍捕鲱魚。在旗幟節這一天,人人大啖醃漬的生鲱魚,並舉行音樂慶祝活動,這個節日既是稱讚勇敢出海的漁夫,也感謝上蒼恩賜的美食。

    無獨有偶,在台灣東岸的蘭嶼,達悟族也有相似意義的「飛魚祭」,每年三、四月到七、八月,飛魚隨著黑潮順流到大平洋沿岸,大群的飛魚進入達悟族的漁場,族人盛裝並舉行嚴肅盛大的祭典,迎接飛魚的到來,在嚴格的禁忌中展開漁獵活動。一旦過了飛魚祭,族人同樣必須舉行祭典,不但禁止再從事捕撈飛魚的活動,而且要將吃剩的飛魚全數丟棄,這是對於大海賞賜的尊重。

    新店溪的溪流兩岸,半世紀前也有過「香魚節」,曾經是家戶曉諭的風雅盛事,然而隨著香魚魚影杳渺,甚至從此絕跡,如今也已鮮為人知。一九六四年的某一天,盛極一時的香魚在淡水河上下游絕種,從此人們再也無法想像,在那之前,曾經充斥在北部各大溪流,近從南北勢溪、大漢溪、三峽溪、景美溪、遠到基隆河都有。

這種在溪魚中有「香妃」之稱的香魚,會發出一種類似香瓜的香味,是迴游性的魚類,每當春季驚蟄之時,半吋長的幼魚由淡水河出海口,向關渡、社子、台北橋一路回溯,每年盛夏在各大溪流的源頭成長茁壯,初秋時魚兒往下游去,到達碧潭和中正橋之間和緩的石瀨區,這時懷孕的母魚準備產卵。幼魚一孵出就循著老祖先的遷移路線,往下游的海口覓食,週而復始的行程千百年來不變,這正是香魚特殊的生命史。

香魚味道特殊加上煮熟後口感細嫩、美味十足,受到人們的喜愛,因此遭到大量的捕食,日治時期香魚受到過度的漁獵,造成魚源的逐漸枯竭。日本當局立即頒布封溪禁令,宣布每年十一月到隔年的五月底,這段時間是香魚回到大海生長的成長期,這時期的魚體型不夠大應該受到保護,嚴禁一般民眾捕捉,若是非法捕魚被抓到要重罰,罰款相當於當時一般民眾月收入的五倍,如果付不出罰款就必須坐牢二十九天,在嚴刑重罰下,香魚才有喘息生養的機會。

一九四○、五○年代,香魚逐漸恢復數量,人們在新店溪戲水,當時的魚群多得嚇人,一位當地居民回憶道:「我們當時還是孩子,穿著鬆垮的短褲下水游泳,魚苗常會鑽進褲襠裡,我們總是提心吊膽,害怕重要部位會受到攻擊,後來學聰明了,把褲管綁住以防魚苗侵犯。」

到了魚禁解除的日子,沿溪的居民拿著竹編的畚箕或米篩,走進溪裡往水中一撈,就是滿滿的一筐,幾個鐘頭下來,數十斤或百來斤也很稀鬆平常。甚至有人空手潛入水中抓魚,不但雙手各一條,嘴上也能啣住另一條,有人戲稱這些人是會抓魚的鸕鶿鳥,不過多了兩隻手。

附近的居民,每到中秋節或九月的最後一天的傍晚,都會提著竹籠到溪邊抓香魚,此時正是直潭產柑橘的盛產期,黃澄澄的果實累累掛枝頭,天際一抹彩霞,在好山好水的溪岸垂釣,烤著魚香、搭配香甜的橘香、酒香,在香味撲鼻,人們在月光下、火把下,嘴裡吃著香魚、喝著小酒、耳邊聽著流水淙淙,和三五好友鄰人閒話家常,一派悠閒寧謐的田園景緻。台灣通史的作者連橫就曾經描寫過如此的景象:「春水初添新店溪,溪流停蓄綠玻璃,香魚上釣剛三寸,斗酒雙柑去聽鸝。」描寫的正是香魚收穫季節的樂趣和雅致。

六○年代國民政府來台,魚禁鬆弛,人們又恢復濫捕的惡習,不但在任何季節都不放過抓魚,甚至以化學藥劑毒魚及細目網撈,一網打盡的做法讓魚群消失殆盡,加上新店溪上游挖沙、築壩,建水庫,造成河流流域的自然環境丕變,大大影響魚群產卵的環境,阻止香魚幼魚洄游。而沿溪的人口不斷增加,大量的污水排入各溪流,魚群數量急劇減少,終於讓生活了千年的香魚絕跡。

為了供應大台北區人口的飲用水,一九八○年興建直潭淨水場,這一地區的土地被政府徵收,長久居住在此的居民大批的外移,香魚節的古老傳統至此蕩然無存。

繼香魚之後,接著赤鰭、鯔魚也退出北部各溪流,曾經活躍在各溪流的水族生物,也一一走上消失之途,包括各種貝類、蝦蟹,和水獺、鸕鶿,原本清澈見底的新店溪、淡水河、基隆河、大漢溪也變得污濁不堪,成為人人掩鼻避走的臭水溝。

今日人們花費高額經費,試圖利用高科技復育香魚,事實上香魚可能起死回生,但是卻無法生存在受污染的河流,整個自然環境早已人事皆非,因此想要改善自然環境,必須先從改變居民的觀念和作為做起。

凡人都想居住在好山好水之處,卻只想便宜的、便利的、消費的生活模式,家庭及工廠污水隨意排放,垃圾廢土四處堆放,砍掉山坡地的樹林重新造園,這些背離簡單、樸實和悠閒的生活方式,不但讓香魚喪失棲息地,香魚節也隨之永遠的失落。

當我們對台灣受污染的環境無能為力,一心想要移民他鄉,對外尋求桃花源,總認為世界的天地或角落能安居樂業,但是若是一直秉持相同的輕忽自私心態,對新天地予取予求,難免又重回舊窠。台灣原有福爾摩沙之稱,美麗之島卻在短短百年內變了色,伐木、狩獵、濫捕、工業污染,清水淨土全走了樣,所有居住在島上的人們都負有責任。

近年來民間一股強大的環保意識抬頭,多處的地方性居民紛紛發起保護家鄉溪流的運動,禁止不法的毒魚行為,適當的封溪運動,讓溪流的魚蝦貝蟹恢復生養。但是因應週休二日的休閒風潮,許多原本山明水秀之地大興土木,砍掉整個山丘夷為平地,只為了多幾個停車位或露營場地,這些都是削足適履的作法,明媚的風景轉為光禿的水泥地,下游溪流受污染就往上游或源頭開發,這些休閒農場為了滿足遊客口腹之欲,掏光溪中魚蝦,砍掉野生林木種植山菜,結果一點一滴蠶食鯨吞,也很快就毀掉一處又一處的山區溪流。

早在香魚滅絕之前,香魚節早已沒落,也許是魚兒少了,也許是人口外移,更可能是人們悠閒之情,及對自然環境的尊重被現代商業及科技文明的滾滾洪流吞沒,想要重拾香魚節,先從人心的改革做起吧!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其他
自訂分類:生活劄記
上一則: 錯誤的善意──放生
下一則: 騎單車的快樂
迴響(1) :
1樓. 小袁
2009/04/30 16:32
關於消失的台灣香魚節

可以轉貼這篇消失的台灣香魚節到http://ayufishtaiwan.com/index.php嗎?

我們是一群喜愛友釣香魚的同好....也希望能多關心我們的環境~~!!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