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回響 如果繼續只談權利不講義務在現行生活中,未來的公民素養堪慮!
2019/11/16 22:32
瀏覽277
迴響0
推薦4
引用0

回響  如果繼續只談權利不講義務在現行生活中,未來的公民素養堪慮!

林泉利 寫於2019111

也談我們中學公民教育只談權利不講義務省略現代公民應有的道基本倫理道德

針對稍早有王偲媛同學在民意論壇以「談權利不講義務 有礙公民教育」為題對於現行法律中學的公民科教育多所針砭諸如列舉台中張姓高中生因為不服學校記過處分,提出行政訴訟,繼而申請釋憲的新聞有意見然後是抨擊公然觸犯刑責的寄「血衣」恐嚇課審代表,即便當事人曾是暴力侵占與毀損公署的反課綱成員之一,絲毫不影響其繼續擔任課審代表。張同學已經明確點出現階段我們國家過於重視學生的基本權利,完全疏忽相對的義務遵守部分。

 

 回到全文最經典的批判則是,以新課綱高一《公民與社會》第一冊第一課〈公民身分與人權保障〉,通篇談權利,而不講義務;我懷疑學弟妹將來的公民人格,恐怕滿是欲望權利,而竟無道德原則。筆者忝為曾為國中公民老師,在國中求學期間的與開始教學初期都是《公民與道德》學科,曾幾何時在後來改成《公民》

至於早年高中只有《三民主義》後來改為《公民與社會》…..當公民與道德不再連結後相關的範文都停留在公民與法治之間的關係即便法律的精神在於法律涵蓋權利與義務對等關係但是回到現實生活中公民的基本權利被放大銓釋所有須盡的義務卻被淡化了……

 

或許這就是作者與筆者共同擔心的是未來社會的國家主人翁之「只要我喜歡有何不可」,太陽花學運霸佔立法院,與擅闖行政政院官署與警方起衝突,明顯犯行確鑿者被原諒不提告,依法執行勤務的第一線警察卻被過當行使職權起訴與被要求國賠。因為當政者與司法明顯忽略國民應該善盡基本義務而偏袒不合理的無限上綱的權利,如果加上滿18歲有投票權與民法的年齡下降跟進18歲,以以學生違反校規可以藉司法平反權益……如果繼續只談權利不講義務在現行生活中,未來的公民素養堪慮! 所以筆者認為教育部是否回歸《公民與道德》與要求公民之權利與義務並重。

 

 

談權利不講義務 有礙公民教育

2019-10-31 23:54聯合報 王偲媛/高中生(新北市)

看到台中張姓高中生不服學校記過處分,提出行政訴訟,繼而申請釋憲的新聞報導,頗有些感想。

首先,校方對張姓學生的行政處分是必要的。學生吸菸本就屬於學校應處理範疇;至於無照駕駛,對社會而言,更是肆無忌憚—比起釀出人命,只記過處分已是大幸。況且,學生本分是學習,包括從錯誤當中學習;而承擔做錯事情代價,正是從錯誤中學習的途徑,從這角度看,張生提出訴訟,是不是可以解釋為「逃學」—逃避糾錯學習的責任呢?

 

然而教育部門卻表示,釋字七八四號更能保障學生的權利。話雖如此,我以為,這本意或許是「進步」解釋文,卻可能讓未成年人「恃寵而驕」,有礙學生悔過自新覺悟,失去另一種學習層面—道義人格進步的機會。用佛洛依德話來說,這是順從或保障「原我」,而可能阻逆「超我」成長的條文。

 

「公民」是「具有一國國籍,並根據該國憲法和法律規定,享有權利並承擔義務的人。」既然權利與義務並陳,學生作為公民群體一部分,其自然權利必會受到某種限制。就拿張生來說,他作為公民可享基本權利,但其自由權會受到限制,無照駕駛已違反維護社會秩序目的。換句話說,作為公民,部分權利被限制是理所應當;況且,學校基於教育,也不能不有所作為。

 

當然,這條解釋文合不合理,確是個公民議題。各級學校或有素質不濟、甚至人格不堪教師在進行反教育。但該解釋文是否會讓存心「不務正業」學生有恃無恐,不但有礙學校管理,更有礙兢兢業業的學生。

 

比如報載的寄「血衣」恐嚇課審代表,或如暴力侵占與毀損公署的學運成員,這些人是大學生,但如發生在義務教育階段,學校管理卻礙手礙腳,恐怕家長和學生難有寧日。難道安靜或沉默的多數人,就不是「公民」?

 

 

看新課綱高一《公民與社會》第一冊第一課〈公民身分與人權保障〉,通篇談權利,而不講義務;我懷疑學弟妹將來的公民人格,恐怕滿是欲望權利,而竟無道德原則。這樣敢做不敢當的人,還不如一個願意投案的香港殺人犯吧?

新解釋文出台,對真正進步的師生來說是件好事;但對於靜默或需要安定環境的中小學師生和家長來說,司法者同時也欠缺一個解釋。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