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回響時間是轉型正義的敵人?石文傑老師噤聲就是執政黨不敢面對言論自由的證明
2018/04/09 12:57
瀏覽652
迴響0
推薦7
引用0

回響時間是轉型正義的敵人石文傑老師噤聲就是執政黨不敢面對言論自由的證明

林泉利

 

  四月七日是言論自由日,也是《自由時代》周刊創辦人鄭南榕自焚29周年紀念日,鄭南榕基金會選擇在金寶山墓園舉辦追思會。除了蔡英文親臨主持與發表演講外行政院長賴清德、高雄市長陳菊、總統府資政葉菊蘭同時出席,從默哀一分鐘,到追思音樂演唱場面也算是隆重與哀戚

 

 同一天筆者拜讀中時星期評論》石文傑老師:噤聲的日子何其長?看到石老師娓娓道來,日前因為捐贈「國家人權博物館」自己所收藏之戒嚴時代的「禁書」,即便他是貴賓,主辦單位連讓他上台發表機會都不給。對照當年他與鄭南榕君因為深交,彼此互通「禁書」與傳單,且在鄭南榕主導的刊物以筆名「史為鑑」登出。在戒嚴時代的言論自由被完全打壓反映在「禁書」上,沒想到解嚴到現在的民主開放時代,石老師仍然被「噤聲」,想見其何其感傷與不解、無奈、憤慨。

 

 當年北宋賢臣范仲淹先生因為發現當時的宰相呂夷簡廣開後門,濫用私人,便根據自己的調查,繪製了一張「百官圖」,在景佑三年(西元1036)呈給宋仁宗。對呂夷簡提出了尖銳的批評。不僅如此,范仲淹還連上四章,論斥呂夷簡的狡詐。只是沒有為君王信任被貶為饒州知州嶺南。范仲淹對此毫不介意,反而作詩道:「世間榮辱何須道,塞上衰翁也自知」。

 

  因為好友梅堯臣在《啄木》詩與《靈烏賦》勸他不要像啄木鳥一樣,啄了林中蟲,卻招來殺身之禍,面對貪官污吏不要過於耿直;勸范仲淹應學報喜之鳥,而不要像烏鴉那樣報凶訊而「招唾罵於里閭」,希望他從此拴緊舌頭,鎖住嘴唇,除了隨意吃喝外,不要多事。但范仲淹立即也回寫了一首同樣題目的《靈烏賦》給梅堯臣,他在賦中斬釘截鐵的寫道,無論如何他都要堅持正義,堅持真理,不管人們怎樣厭惡烏鴉的啞啞之聲,他始終都是「寧鳴而死,不默而生」。「寧鳴而死,不默而生」後來以成為胡適之先生自我砥礪的八字箴言即便是獨裁如蔣氏政權胡君的不屈不撓始終沒有改變

 

 對照我印象中石文傑老師,之所以會有偌多的禁書收藏,想見其年輕時代與大學、教學歷史有關。這些年我與他交往過程中,透過他的自述,還真的感受其讀書人的風骨,從他與李敖大師成為莫逆之交,與陳映真、王曉波等被認為是統派的作家關係匪淺,此可更是海峽評論與觀察雜誌的資深顧問。對比他早年曾經幫助過民進黨資深立委柯建銘參選立委,與鄭南榕等黨外人有良好互動,想見石老師應該屬於永遠的黨外人士。

 

 至於為了老師爭取權益,他與部分有理念的老師籌組教師權益促進會,戒嚴時代的他不畏強權,透過媒體專欄與帶頭抗爭不遺餘力,筆者就是在那些年與之認識至今。以石文傑老師這種不畏強權與剛正不阿的有始有終的讀書人風骨,石老師何嘗不是與范文正公一樣「寧鳴而死,不默而生」讀書人風骨

 

 石文傑老師捐贈當年收藏的禁書,用事實代表當年威權戒嚴時代的不合理,其實這是石老師作球給執政黨,讓蔡政府藉機痛斥國民黨的荒謬。只是這一次文化部讓石文傑老師沒機會發言與侃侃而談,自詡為民主進步的執政黨能不讓人嗤之以鼻。

 

  對照國家人權博物館坐落在秀朗橋下的形同虛設與樣板展覽館,如果加上這一次對石文傑老師捐贈禁書被要求噤聲,想見是多麼對捐贈者不尊重。至於四月七日的人權日這一天,蔡英文談到現在台灣已是自由的國家,但現在,轉型正義還沒有完成,29年後的今天,就是要把轉型正義做好,而時間是轉型正義的敵人。噤聲的日子還真的何其長!

 

 

 

星期評論》石文傑:噤聲的日子何其長?

20180407 01:27

石文傑

今天,紀念我的朋友鄭南榕,我們再來念一遍楊萬里這首詩:「萬山不許一溪奔,攔得溪聲日夜喧,到得前頭山腳盡,堂堂溪水出前村。」

一定得念,沒有不念的言論自由。

前幾天「國家人權博物館」舉行了戒嚴時期「噤聲的日常」文物展,我是當然的貴賓。當年,戒嚴時期,還是有很多溪,各種言論亂奔,山忙著攔,我搶著勺,我收集「禁書」與傳單,交給鄭南榕刊出,還用筆名「史為鑑」溯溪。

去年,我把我畢生珍藏的幾萬冊圖書雜誌,捐給「人權博物館」,以免將來被兒女當廢紙處理,我說只希望該館善待這些「遺書」,書背後蓋個「石文傑捐贈」的章就可。

這就是我的「遺書」展,我抱著嫁女兒的心情出席,結果我這爸爸竟被噤聲。

不是我很想講話,我只是奇怪,為何不要我講?

我本來想講四點:蔡英文、管中閔、鄭麗君、郭冠英。

我要講,站在歷史正確的一邊,謀取最大的福祉,為兩岸爭取永久和平,台大校長聘任案早一點底定。海納百川,有容乃大,多一點文化,少一些政治,多寬容,少排斥等等…,還有,郭冠英。

我會說,我與鄭南榕是工作伙伴,我從中部上來就在他家頂樓睡覺,他母親把早點放門外,我連續吃了三年,直到那次火爆(台獨說是侯友宜點的火)。他雖然主張台獨,我比較支持統一,但他是自由派,用各方言論,李敖是大統派,他最敬佩他。有次我拿了《陸鏗訪問胡耀邦》文給他,那文極愛國,他也登。胡耀邦下台,與那文也有關係,就是胡被認為放太多水出前村。

而現在卡管這事,太不可思議了。管中閔被選任校長,屬日常程序,一點沒不對,竟然鬧成這樣,各種何患無詞之罪一個一個來,竟說他是犯法,這種迫害真令人髮指。

但更可怕的是,這是第一次嗎?不,現在幫管講話的人,很多以前卻是迫害郭冠英的,還窮兇極惡。

郭事在管之前,他被迫害得比管更嚴重,情節更荒謬,但為何那時幫郭講話的人很少,只有李敖呢?李敖逝,他的光榮事蹟之一,就是台獨這些言論慣犯安給他了個幫郭講話的罪名。

李敖講的其實沒什麼高深,都是常識。他說:「郭冠英匿名寫文章,就是尊重自己的公務員身分,至於文章內容,絕對是言論自由的保障範圍。我看台灣這些假貨,在朝的在野的,藍色的綠色的,他們有什麼資格批評郭冠英?郭冠英至少講了真話。從公務員角度來看,他維護了真的形象,要給他獎狀。」

我贊成李言,但老實說,當時我也沒出來講話,這就是李敖了不起的地方,他仗義執言,當仁不讓,我們都不如。後來等我陸續了解郭案,看了判決,竟發現這件事比以前威權時代還要不講道理與荒謬。原來郭冠英獲罪講的話,如「台灣不是國家,哪裡來外交?」是拿過獎狀,新聞局叫他講的。而行政、監察、考試三院,還因迫害郭冠英被判「違法反人權公約」。也就是說,「國家人權博物館」要選「政府違反人權」的法定案例,就該立像崇祀郭冠英,請這活化石做終身駐館人權講座,在我的「遺書」閱覽室前,告訴人們為何「噤聲」還在ing中。

如果他是綠的,你看會不會如此?

更荒謬的是,以前戒嚴時人權被害的罪名及事實,還是隱晦不太公開的,但現在郭的罪與罰,都公告在網上立刻可見,這第一樁政府違反人權案歷歷在目,怎麼大家都視而不見,還是故意不看?

乃就是,千夫所指,大家都落井下石,我被「噤聲」也是如此。水阻前村,是全村人都丟了石頭,一邊丟還一邊唱著:「萬山…,仍有南榕擋前村。」

 

 

被噤聲的言論自由日?

2018-04-04 00:15聯合報 石文傑/退休教師(新北市)

國家人權博物館舉行言論自由展,不知何故只請我上台亮相,卻未安排簡短致辭,原因耐人尋味,我是所展禁書的原始主人,只要我捐書,卻不給發言?

去年夏天國家人權博物館邀我開會,是由向陽所主持,請我協助採購戒嚴時期的查禁書刊,我看所開列書目幾乎我都有珍藏,然而一年只編列廿餘萬元預算,根本杯水車薪。

 

 

回來後與內人商量,結論是經費如此拮据,乾脆把我畢生珍藏的幾萬冊圖書雜誌全部捐出去,以免將來被兒女當廢紙處理。後來該館黃組長親自來家裡商量捐贈事宜,最後達成協議,決定分三批捐出。頭一批把放置在鶯歌住家地下室布滿灰塵的書籍載走;約半個月後三位館員和一位司機兼搬運工,又到我台中大里舊家把所收藏的黨外書刊雜誌約五十大箱,全數北運,是第二批書。另外現存鶯歌住家書房的書,等有一天我掛點後,第三批捐書算大功告成。

 

我告訴黃組長我別無所求,但願善待這些窮畢生之力躲過禁書官倖存下來的「遺書」,妥善保存別再散失了;還有一點就是在每一本書背後蓋一個章—「本書由石文傑捐贈」字樣,希望提供給更多有興趣的朋友繼續作研究。

 

直到今年三月中接到該館來電和來函邀請參加四月二日下午舉行的言論自由日展覽記者會,因為展出的大部分是我的珍藏,還要我上台講講話,把我收藏禁書的艱辛歷程和遭遇說一說。

我原以為蔡總統和文化部鄭麗君部長會蒞會,所以我事先想好除了談上述收藏禁書始末外,當面提出幾點建言:

一、請蔡總統千萬別站在歷史錯誤的一邊,屢屢出現錯誤或偏差的政策;但又想到如此發言對總統很失禮,所以改為正面敘述:請總統務必站在歷史正確的一邊,為兩千三百萬同胞謀取最大的福祉,為兩岸爭取永久和平禮尚往來。

二、還有已經拖延三、四個月的台大校長聘任案早一點底定,給她和我的共同母校台大有一個稱職的校長。

 

三、原先鄭麗君部長要到會致辭,因臨時要到監察院報告,改由丁次長致辭,我原先想對鄭部長提幾句肺腑建言,希望她確實發揮台灣海洋文化的精神,海納百川,有容乃大,兼容並蓄,尊重多族群的台灣和多元文化交會的台灣,強調本土,也要兼顧多元,多一點文化,少一些政治,多寬容,少排斥。我對政府主導的去中國化很不以為然,因為這是我們的根和源,無根無源何所依附?但我不能如此直接了當,會很失禮,也有失高度,所以改為更婉轉說法。

 

四、最後我要呼籲言論自由要包容異己,尊重異見,法國思想家伏爾泰說,我不贊成你的意見,但我要捍衛你說話的權利。眼前就有一個不尊重言論自由的案例,就是郭冠英使用筆名發表反諷文章,結果工作沒了,退休金也泡湯了,捍衛言論自由請先還郭公道!

 

 

 

 

 

 

禁書捐贈、婉拒發言與人權言論自由

林泉利

四月三日文化部國家人權博物館舉行戒嚴時期文物特展開幕記者會,現場記者會應該是主角之一的石文傑老師被噤聲,引起當事人投書媒體表達不滿,即便是文化部已沒有安排為由推卸責任,但是文化部這種草率處與不尊重捐贈者的作法,實在讓人不敢恭維,鄭部長有必要出面道歉與對石老師予以表揚。

 

 我印象中石文傑老師,之所以會有偌多的禁書收藏,想見其年輕時代與大學、教學歷史有關。這些年我與他交往過程中,透過他的自述,還真的頗有讀書人的風骨,從他與李敖大師成為莫逆之交,與陳映真、王曉波等被認為是統派的作家關係匪淺,此可更是海峽評論與觀察雜誌的資深顧問。對比他早年曾經幫助過民進黨資深立委柯建銘參選立委,與鄭南榕等黨外人有良好互動,想見石老師應該屬於永遠的黨外人士。

 

 至於為了老師爭取權益,他與部分有理念的老師籌組教師權益促進會,戒嚴時代的他不畏強權,透過媒體專欄與帶頭抗爭不遺餘力,筆者就是在那些年與之認識至今。以石文傑老師這種不畏強權與剛正不阿的有始有終的讀書人風骨,竟然與不容於自詡為民主進步的執政黨,難怪石文傑老師與支持他的朋友們感到怨嘆與不爽。

 

 石文傑老師捐贈當年收藏的禁書,用事實代表當年威權戒嚴時代的不合理,其實這是石老師作球給執政黨,讓蔡政府藉機痛斥國民黨的荒謬。只是這一次文化部讓石文傑老師沒機會發言與侃侃而談,甚至讓外界對執政黨嗤之以鼻。對照國家人權博物館坐落在秀朗橋下的形同虛設與樣板展覽館,如果加上這一次對捐贈者不尊重,想到四月七日的人權日,怎不對這個執政黨感到悲哀?

 

 

 

 

 

成語典故:寧鳴而死,不默而生

更新: 2008-12-12 3:48 AM    標籤: tags: 成語, 范仲淹

「寧鳴而死,不默而生」這句話出自北宋名臣范仲淹的《靈烏賦》。

范仲淹曾擔任北宋京城開封的知府,他在京城大力整頓官僚機構,剔除弊政,僅僅幾個月,開封就「肅然稱治」,取得了相當不錯的政績。只要他不再得罪什麼朝廷的大人物,本可憑此政績逐漸獲得進一步提升,然而他卻生性耿直,不僅不會阿諛奉承,看到朝政上的過失不管是不是在他的職責範圍之內,他都要理直氣壯的提出批評。

 

范仲淹發現當時的宰相呂夷簡廣開後門,濫用私人,便根據自己的調查,繪製了一張「百官圖」,在景佑三年(西元1036)呈給宋仁宗。他指著圖中開列的眾官調升情況,對呂夷簡提出了尖銳的批評。不僅如此,范仲淹還連上四章,論斥呂夷簡的狡詐。偏偏呂夷簡老謀深算,蠱惑君主將范仲淹貶為饒州知州,後來幾乎又貶死在嶺南。

 

饒州在鄱陽湖畔。從開封走水路到此,至少須經十幾個州。除揚州外,一路之上竟無人出門接待范仲淹,范仲淹對此毫不介意,反而作詩道:「世間榮辱何須道,塞上衰翁也自知」。

 

不久,范仲淹的妻子李氏病死在饒州,他自己也得了重病。在附近做縣令的友人梅堯臣,寫了一首《啄木》詩和一首《靈烏賦》給他。梅堯臣在《啄木》詩中勸他不要象啄木鳥一樣,啄了林中蟲,卻招來殺身之禍,面對貪官污吏不要過於耿直;《靈烏賦》中也是說他在朝中屢次直言,都被當作烏鴉不祥的叫聲,勸范仲淹應學報喜之鳥,而不要像烏鴉那樣報凶訊而「招唾罵於里閭」,希望他從此拴緊舌頭,鎖住嘴唇,除了隨意吃喝外,不要多事。

 

范仲淹立即也回寫了一首同樣題目的《靈烏賦》給梅堯臣,他在賦中斬釘截鐵的寫道,無論如何他都要堅持正義,堅持真理,不管人們怎樣厭惡烏鴉的啞啞之聲,他始終都是「寧鳴而死,不默而生」。

 

范仲淹的這句名言,和他的另一句名言「先天下之憂而優,後天下之樂而樂」一樣為世人所千古傳頌,范仲淹的這種精神也成了一代又一代中華兒女學習的榜樣和楷模。

 

胡適史評:寧鳴而死 不默而生

2016/04/07 來源:山水微言

摘要:胡適的麻辣時評,總體而言比魯迅的晦澀雜文更具思想、更有質量、更為銳利、更易傳播、更受歡迎。與魯迅對國民劣根性的犀利批判迥異,胡適對積重難返社會的溫和改良,同樣閃爍著人性的溫暖和光輝。

...(胡適題詞「寧鳴而死 不默而生」,來源:網絡。)

 

寧鳴而死 不默而生

「世界任何的思想學說,凡是不允許人家懷疑的、批評的,我都要打倒。」

「不自由,毋寧死」,是美國開國元勛、獨立英雄派屈克·亨利的名言,陳寅恪在《清華大學王觀堂先生紀念碑銘》中曾間接引用。為避免這句啟蒙名言在中國「水土不服」,胡適煞費苦心地「接地氣」,尋找到涵義相通的中國版「寧鳴而死,不默而生」。此句出自范仲淹《靈烏賦》。范仲淹是中國爭言論自由的先行者,正直能幹,不拍馬屁,不媚權貴,常直言批評朝政過失,屢貶屢諫,寫同題《靈烏賦》答勸慰友人梅堯臣,既明心跡,亦勵己志。

 

胡適一生倡導思想自由、言論自由、出版自由,捍衛人民有批評執政黨及政府的合法權利。他在《介紹我自己的思想》文章中的一段話,概括其自由主義思想的精華:

 

現在有人對你們說:「犧牲你們個人的自由,去求國家的自由!」我對你們說:「爭你們個人的自由,便是為國家爭自由!爭你們自己的人格,便是為國家爭人格!自由平等的國家不是一群奴才建造起來的!」

 

1958410日,胡適在就職「中央研究院」院長典禮上,公然觸動蔣介石「逆鱗」,此掌故膾炙人口,流芳後世。蔣介石出席捧場,在演講中恭維胡適因「個人之高尚品德」在大陸受到「清算」,批評「五四運動」時期「打倒孔家店」的口號,提出「中央研究院」肩負起「復興民族文化」、「反共抗俄」的任務。

胡適致答辭時毫不領情,開口第一句就是「總統,你錯了!」語驚全場。接著指正:「剛才總統對我個人的看法不免有點錯誤,至少,總統誇獎我的話是錯誤的。我被共產黨清算,並不是清算個人的所謂道德。」反駁老蔣誤會他「打倒孔家店」的意思,他的打倒,「是打倒孔家店的權威性、神秘性,世界任何的思想學說,凡是不允許人家懷疑的、批評的,我都要打倒。」對於「中央研究院」未來的工作重點,因堅持學術獨立,不願為政治服務,也唱反調:「我們所做的工作還是在學術上,我們要提倡學術。」

 

老蔣是一代梟雄,不會很傻很天真,確實很怒很鬱悶。在威權時代做總裁、「總統」多年,一言九鼎慣了,被一介書生當眾頂撞糾偏,怫然不悅,起身就想閃人。坐在旁邊的陳誠趕快拉住他衣角,才勉強堅持到典禮結束,合影也是心不在焉。他在當天日記中記載:「今天實為我平生所遭遇的第二次最大的橫逆之來」,指責胡適「狂妄荒謬至此,真是一狂人」,坦承「因胡事終日抑鬱,服藥後方可安眠。」至4月底,老蔣仍然耿耿於懷,又在「上月反省錄」中專列一條聊以自慰:「忍受胡適之侮辱,不予計較,此或修養之進步歟?」

 

老蔣懷恨在心,此後日記多次謾罵胡適,宣洩腹誹心謗,但畢竟沒有為難他。究其原因有三:其一,胡適名頭太響,執中國思想文化界之牛耳,劉文典就沒這樣幸運,192811月任安徽大學校長時,因與老蔣對罵被拘禁多日;其二,幾經猶豫觀察,胡適還是回台灣,間接承認老蔣「正統」之尊,給力、給面子;其三,老蔣年紀大了、挫折多了、平和多了,涵養確有長進,對中國知識菁英們的雅量相當不錯(此處可點讚)。

 

「偉大領袖」曾稱讚「魯迅的骨頭是最硬的」,其實胡適的骨頭硬度不比魯迅差,公開批評政府、執政黨及其首要的「辣度」有過之而無不及。如果說魯迅的雜文是匕首、標槍,那麼胡適的時評就是衝鋒鎗、手榴彈。胡適的麻辣時評,總體而言比魯迅的晦澀雜文更具思想、更有質量、更為銳利、更易傳播、更受歡迎。與魯迅對國民劣根性的犀利批判迥異,胡適對積重難返社會的溫和改良,同樣閃爍著人性的溫暖和光輝。

 

2015519日。本文為《「世上最強有力的人就是那最孤立的人!」──胡適史評三部曲之政治篇》第4節,連載第5節《民主先生 自由男神》待續。《「實驗是真理的唯一試金石」──胡適史評三部曲之文化篇》已在本欄連載。)


原文網址:https://read01.com/oeLN8e.html

 

詩詞欣賞:桂源鋪

龍之台

【正見網20040725日】

桂源鋪

南宋・楊萬裡

萬山不許一溪奔,攔得溪聲日夜喧,
到得前頭山腳盡,堂堂溪水出前村。

這是南宋楊萬裡的「桂源鋪」。

楊萬裡是南宋時一位人品極高的儒者,他的一生奉行「正心誠意」之理,把自己的書房取名為「誠齋」並且用它做為自己的別號。他的詩作有一種幽默詼諧的趣味,有時還以俚語白話入詩,形成一種通俗明暢的特色。

 

「萬山不許一溪奔,攔得溪聲日夜喧」,寫的是一條小溪在群山萬嶺間奔流,好像被萬山阻擋了去路,以致於溪水日夜在山間中喧鬧不停。

 

「到得前頭山腳盡,堂堂溪水出前村。」然而溪水的向下奔流,是大自然不變的法則,是無法抵禦的趨勢。當溪水終於流到前面山腳盡頭時,隨著平野逐漸的開闊,喧譁的溪聲全都變成了堂堂盛大的流水,坦坦蕩蕩的流出前村去了。

 

詩中以「萬」對「一」,以「山」對「溪」,多寡強弱的對比,幾乎不能相提並論。而萬山似乎阻擋了這小小溪流的去向,然而當時機成熟時,它還是回歸到它該去的地方啊!

 

宇宙的法理總是遵循著一定的規律,在生生不息的在運行著。怎麼樣是最好的、最善的、最美的,它就是那樣的呈現,這是大自然的智慧,也是宇宙的圓容。

 

萬山不許一溪奔 (主講:羅崇誠【POLO】老師. 99.06.19

 

    萬山不許一溪奔,攔得溪聲日夜喧;

    到得前頭山腳處,堂堂溪水出前村。

                                               楊萬里     

    原詩解讀:萬山阻擋溪水,不讓溪水往前奔,溪水被攔住了,在萬山間日夜不停喧鬧。終於匯集成大流到前頭山腳處,溪聲已匯成盛大溪水穿過前頭山村。

時值南宋高宗秦檜當道,可能作者仕途受阻,對自己有所期許、有感而發之作。

 

 

    新時代思想:萬山是指各種阻礙,我想要的,萬山也擋不住我,因為山不轉路轉,路不轉心可以轉,由意識的轉化,創造了你想要的人生。

 

     POLO說:許醫師要我出書-「新時代春秋」,30年後,這本書將成名。

    孔子見美艷的南子,南子與之親近的晤談,極盡嫵媚之態,學生們不悅,南子是在強權之下被送來送去的美女,但孔子見到南子與一般人見到的南子意識是不同的。世人不能了解夫子的痛苦,在痛苦中領悟的境界。〈孔子─決戰春秋〉

    孔子流落他國,找不到明主,我下個月去越南,嘗試41C,我在台灣活不下去了?

 

    孔子推廣仁恕不順利,一般人難領悟孔子痛苦中的境界,難領悟孔子為何會持續下去?痛苦是一種幻像,莊子妻死,哭了兩秒,意識馬上轉化:我在哭什麼?她已回到大地,我哭什麼?應該為她慶祝!孔子領悟到「爽」,內在有可見的理想世界,意識的存在,不需要外界來肯定,心靈之路是寂寞的。

 

    同樣是一灘水,在惡鬼道看到的是火坑,在佛道看到的是蓮花池,在我眼界之外,有一世界存在,不客觀的世界,如同動物、蝙蝠看到的世界與人不同。

    孔子最喜歡的學生是顏回,回也「一簞食,一瓢飲,居陋巷,…回也不改其樂」,回在爽什麼?回不是節儉、清貧而得孔子的肯定,是意識上的轉化,感覺簡單的生活也是很富有,意識狀態決定你的感受、感知。

 

    有的人賺了很多錢,忘了自己很有錢,賺到100元,要用掉才能享受到它的價值,顏回領悟這個道理。

 

    東方哲學比較強調狀態,西方哲學強調方法論,如「家和萬事興」、「如人飲水、冷暖自知」是一種狀態,意識狀態決定你的感受,顏回不是過著簡樸生活而覺快樂。

 

    唱からOk很快樂,但唱完就落寞了,唱完歌又回到原來的意識,能快樂嗎?

最好的方法是去散步,或泡一壺茶,放輕鬆、靜下來整合你的內心。

    今天這場演講,有沒有收穫,是你的問題,是你在決定,與我沒關係;我拍出的聲音,是我製造的,你聽到聲音的感知由你來決定。你心中的痛苦,你就交給輔導師就好,你知道爽就好。

 

    小孩常以忤逆的方式來報恩,踩著祖先的屍體往前奔,我媽要我重視講話的藝術,我認為有聽話的智慧比較重要。大學生來聽演講,百分之90是被逼的,講多好,學生也感受不到,因為時間未到,不如去做他想做的事,上課吃飯、睡覺也沒關係,外在現象無法改變你的感知,我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客觀的。意識懂得轉移,領會更多。

 

    沒有問題,只有執著;沒有事實,只有焦點(意識焦點)。

    改變一個人很困難,改變全世界很容易,你要進入他的實相,他才會相信你,

你跟他說你要安心你要快樂是沒有用的。

 

 

    沒有錢,不用煩惱,改變心境,金錢是幻象:我不用當兵,因寡人有疾,結婚後,一個月只賺到1600元,還打算到統一超商去打工,眼看著就要當爸爸了,我選擇輕鬆以對,心境像有錢人樣子,面對嘉義仁義潭(蘭潭),泡一壺茶,欣賞湖光山色,靜下來思考,學儒家定靜安慮得,意識在那,焦點就在那。沒有錢,斧頭要磨礪,而不是用不利的斧頭去砍樹,我媽說好天氣要積雨水以待乾旱。你心中有天堂,天馬行空般的夢想,不出二個月,你就有錢了,我現在上課的鐘點費一節2500元,(許醫師一場演講萬元起跳)。貧窮的狀態有它的意義,體驗貧窮的內涵是什麼,結果是全家人綁在一起。沒有錢要忍住,不必去擔心,外在實相是無相,也是幻像,不從外在實相去努力,改變一個人最好的方法是相信它,許醫師說相信又不會死,相信就對了,把實相變成你的,神奇之道是相信不是方法,穩定是幻像,當下行動才存在。

 

    採取行動:嘉義行善團因造橋鋪路而出名,行善團要行動才能存在。人生道路常有萬山阻隔,只要我堅持,相信我會走得出去。「萬山」是幻像,阻檔只是一時,累積能量,水勢更浩大。不要只看到困難,你也可以選擇輕鬆,「有錢」是幻像,人在天堂,錢就沒有效用,錢要拿來用才能產生威力。

 

    快樂過生活:痛苦也是幻像,轉移意識,痛苦就不見了,為何有痛苦?痛苦有意義,痛苦會逼迫你思考,痛苦的目的是為了讓你快樂,痛苦是靈魂讓自我去體會達到喜悅的方式之ㄧ。我鼓勵父母出去玩,活得要像有錢人的樣子,我的信念創造了我的實相。為何要學佛?達賴回記者:為了生活快樂。快樂沒有方法,只要能快樂就去做,把心情培養成快樂習慣。

 

    後記:第一次聽到POLO老師的演講,整理起來有點生澀,因為不熟悉老師的心靈「世界」。唐宋詩浩瀚,心理輔導師竟獨鐘這首詩,而且配合心路歷程,演講氣勢奔放,掌聲不斷,要在現場,才能體會。菩提不是樹,萬山也不是山,意識焦點是關鍵,羅老師的堂堂那股勁,萬山不許一溪奔,奔勢卻更盛大。奔放的溪流,流向遠方,彼岸就是心靈的家鄉,彼岸就是此岸,POLO老師說。

 

 

 

 

王健壯專欄:萬山不許一溪奔

王健壯 2014-09-25 09:54                                                                                                                                                          

台灣尚處戒嚴年代時,許多人都讀過南宋楊萬里寫的那首詩:「萬山不許一溪奔,攔得溪聲日夜喧,到得前頭山腳盡,堂堂溪水出前村」。

 

這首詩的前兩句正是戒嚴令下的台灣寫照。人民的基本權利,包括言論出版自由與集會組黨自由,雖然載諸憲法,但政府卻以違憲法令徹底將之剝奪,爭取基本權利的那些人與那些民主運動,更備受打壓;剝奪人民基本權利的威權政府猶如萬山,爭自由要民主的呼聲就像日夜喧嘩的溪聲。

 

不久前才結束的蘇格蘭獨立公投,以及正在進行中的香港學生大罷課與即將發動的佔領中環,也可以用楊萬里那首詩的前兩句來形容。

 

蘇格蘭自一七0七年與英格蘭組成聯合王國後,要求獨立的聲音雖然始終不斷,但更多更大的聲音卻是要求西敏寺權力下放,要求自治,要求蘇格蘭起碼應該享有與英格蘭、威爾斯甚至北愛爾蘭同樣平等的基本權利。

 

但西敏寺那些政客,尤其是歷任保守黨領導人,卻像阻擋溪水奔流的崇山峻嶺,三百年來,倫敦下放給愛丁堡的權力極為有限,連象徵自治最基本的蘇格蘭議會,也遲至二十世紀最後一年才獲准成立。

 

自治本來就是聯合王國各成員國應該享有的基本權力/權利,如果西敏寺能盡可能滿足蘇格蘭的自治要求,把原本就屬於蘇格蘭人民應有的權力/權利,盡早還給他們,獨立的聲音也許便會相對減弱,更不至於走上差一點就改變歷史的獨立公投這條路。

 

從統治的角度來說,對於人民爭取權力/權利的要求,政府有兩種角色可以選擇,一是築水壩,另一是挖疏洪道;倫敦政府當年選擇了前者,北京政府現在亦然。

香港居民要求特首普選,乃是爭取並實踐他們應有的權力/權利,既有選舉制度,祇要符合法定條件的人,都該平等享有選舉權與被選舉權,這是選舉的一體兩面,缺一即屬假選舉。

 

但北京政府卻弄了個「八三一框架」,嚴格限定特首候選人的條件與人數,並且必須經提名委員會同意才能參選,港人因此嘲諷北京「連落三道閘」阻擋特首普選,這種「被限定的被選舉權」,毫無疑問剝奪了香港居民應有的權力/權利。

聲稱「絕地抗命」的佔領中環與大學生罷課,就像蘇格蘭獨立公投一樣,其實都是被政府所逼所迫而不得不然的歷史發展。因為政府築壩不許一溪奔流,才造成了溪聲日夜喧嘩的後果。devolution(權力下放)revolution祇有一字之差,倫敦政府在獨立公投後顯然已有所覺悟,但北京政府卻仍渾然不覺改變之風已經吹起。

 

現在的香港頗為類似戒嚴時的台灣,正處於楊萬里那首詩前兩句的階段,但香港何時才能等到堂堂溪水出前村的那一天?倫敦可以用那麼文明與民主的方式處理蘇格蘭獨立,但北京不是倫敦,港人絕地抗命的後果難料,也令人憂心。

 

蘇格蘭爭取獨立或自治不需要外援,但香港需要;「沒有人是一座孤島」,香港尤其應該如此;走過萬山不許一溪奔那個年代的台灣,當然更該懂得「別問喪鐘為誰而響,喪鐘為你而響」的道理。

*作者為世新大學客座教授

 

 

鄭南榕29周年追思會 蔡英文:轉型正義還沒完成

2018-04-07 11:58聯合報 記者游明煌╱即時報導

總統蔡英文今天在鄭南榕29周年追思會指出,追思南榕就是把轉型正義做好,政治受難者等太久了。

蔡表示,今天也是言論自由日,有一件事南榕會特別高興,這個日子越来越多年輕人參與、記得,他生前最掛念的就是台灣能不能成為自由的國家。現在台灣已是自由的國家,但現在,轉型正義還沒有完成,29年後的今天,就是要把轉型正義做好,而時間是轉型正義的敵人。

蔡英文説,今年政府展開政治檔案徵集,這些都是台灣民主進步的成果。政治受難者等太久了,行政院稍後也會公布促轉委員名單。

今天是《自由時代》周刊創辦人鄭南榕自焚29周年,鄭南榕基金會今在金寶山墓園舉辦追思會。行政院長賴清德、高雄市長陳菊、總統府資政葉菊蘭出席,先默哀一分鐘,並有追思音樂演唱。

蔡英文。記者游明煌/攝影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公共議題
自訂分類:不分類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