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三聲無奈 ... 讀"最後的貴族"
2020/05/25 23:12
瀏覽899
迴響10
推薦54
引用0

來兒子家兩個月,除了看娃娃,唯一的成就是讀了一本書 "最後的貴族",原名 "往事並不如煙"。

從抗戰前一直到國共戰爭,不少倡導民主的知識分子不滿當時的國民政府,直接間接幫助了共產黨。中共獲得政權後,這些"民主人士"一開始還得到一些尊重,成立"民主同盟",聲望高的還當上部長參加執政。但實際政策和執行一直在共產黨手裡,而共產黨的政策,只決定於毛澤東一個人。

即使如此,毛澤東(和共產黨)還是不容許任何有異議的人。一九五七年春天,假裝讓民主人士"百家爭鳴,百花齊放",等鳴放的意見出現之後,馬上進行"反右",把所有發表過意見的打為右派。在各種"座談會"和媒體上公開羞辱,利用恐懼心理使原來的朋友、同事、各種有關係的人彼此告密揭發,無所不用其極。最後再降級、降職、降薪,嚴重的甚至送去勞改。

反右運動稍微和緩沒幾年,毛澤東又主導"文化大革命",這些已被打為右派的知識份子遭受更大的打擊。羞辱、酷刑、家破人亡。

過去只約略知道大陸這些"運動"的殘酷和對知識份子的迫害,"最後的貴族"這本書讓讀者對當時幾位重要的意見領袖和他們周圍人有了若干認識。作者章詒和是在反右運動中被撤銷"中國民主同盟第一副主席"和其他頭銜的章伯鈞的女兒。這本書裡收集了她對父母的六位朋友的回憶,而這些回憶也勾畫出她對父母的思念。 

史良 ... 一位才氣縱橫的法學專家。和章伯鈞夫婦原是好友,反右運動中卻成了揭發章伯鈞的打手。1966年文革爆發,她自己也被鬥,文革過後才恢復職務。

儲安平 ... 有理想、有抱負的評論家和新聞工作者。在國民黨時代辦了一份出色的政論雜誌"觀察",以批評政府為業,到共黨執政卻受排擠,志不得伸。鳴放運動讓章伯鈞、儲安平等人誤以為能以"黨外"身分批評時政,儲安平甚至大膽的在"向毛主席和周總理提些意見"中直稱中共在搞"黨天下"。這樣的直言怎麼見容於獨裁專制的共產黨和毛澤東? 反右運動把他鬥倒,文革的反覆逼打和抄家洗劫更讓他整個絕望,在1966年九月失蹤,很可能是自殺了。

張伯駒、潘素夫婦 ... 國畫家、古物收藏和鑑賞專家,張伯駒先生也是詩人和京劇名票,兼及各種藝術。他們為了不讓國寶流失,不惜賣屋賣首飾籌巨資購買珍貴的古畫書帖,後來捐給共黨政府,還受過褒獎。章詒和因為和潘素學畫而和他們熟識。反右運動中他們也被劃為右派,遭受批鬥。幸虧潘素轉到吉林藝專去教國畫,張伯駒則擔任了吉林博物館的副館長。文革結束後張伯駒先生成了文藝機構團體爭相邀請的學者,卻沒有真正的尊重或實質的好處。最後因感冒在醫院病逝。

康同璧、羅儀鳳母女 ... "最後的貴族"原來指的是她們,作者大概認為書中收集的人物都有過去"貴族"的氣質,而冠以書名。(今天先寫到此,以下有時間再續)。

聶紺弩 ... 

羅隆基 ...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0) :
10樓. 東村James
2020/06/03 09:56
原來必是白先勇的"最後的貴族". 世事多變, 難預料呀

難料的世事多著呢。誰又想到那麼微小的病毒把世界搞得天翻地覆?! 

你們最近都好嗎?

看雲 2020/06/12 23:52回覆
9樓. 和煦秋陽 【千磨百劫】
2020/05/29 22:02
無奈
這就是時代政權變遷的悲劇
古今中外皆然
謝謝分享
天天微笑容顏俏 七八分飽人不老
相逢莫問留春術 淡泊寧靜比藥好

的確無奈 ....

如果那些學者專家知道後來的發展,會不會改變原先的決定呢?

我猜還是不會。

看雲 2020/06/21 19:25回覆
8樓. 一畝桑田
2020/05/29 15:16
兎死狗烹,
鳥盡弓藏,
自古皆然。
可是在共產黨統治的中國特別多 看雲 2020/06/21 19:23回覆
7樓. behappy
2020/05/27 06:34
有些人靠一張嘴説得天花亂墜,有的人就相信了。這些貴族是時代的悲劇。看到這些故事都是讓人蠻難過的。
說得天花亂墜不夠,還要配合當政者的想法。這是中國的(和現在台灣的)悲哀。 看雲 2020/06/21 19:16回覆
6樓. 異鄉芝麻事-洛城的居家安全生活
2020/05/27 06:27
大時代的悲劇。作者好像有一本寫自家姐妹的書,也很好看。
她有一位姐姐。"最後的貴族"是我看過她寫的唯一一本書,以後應該找找其他的來讀。 看雲 2020/06/21 19:13回覆
5樓. 甜水窩蜂鳥
2020/05/26 21:24

說真的,我對"貴族"這兩字很感冒. 就像台灣、美國都有人自認為自己比較"高級","血統"優於其他種族一樣.

雖不喜歡書名,但大時代下的血淚故事,都值得用筆用心記下。


她用"貴族"二字表示這幾人的雍容,也代表他們高尚的節操。

無產階級容不得貴族,現在卻成了大陸上一種優越的形容詞,不是很諷刺嗎?

看雲 2020/06/21 18:47回覆
4樓. Sir Norton 來去坐牢
2020/05/26 17:52
傷痕文學的另一大作,罷黜百家伴落地人頭。
您小姐遠距上班,可是既久又長啊。

現在等於是退休了,一星期遠距做幾小時,腦筋不致生鏽。

大陸的鬥爭不只罷黜百家,只要不和毛意的都沒有好下場 (可能除了周恩來和鄧小平)。

看雲 2020/06/21 18:43回覆
3樓. 愛唱 白頭翁築巢孵蛋
2020/05/26 11:21
你寫電影 電視劇 其實是歷史故事 都條理分明 清清楚楚 腦子很管用 佩服
這是在兒子家看的書。書沒有帶回台灣,所以關於最後兩位(聶紺弩和羅隆基)大概也完成不了了。 看雲 2020/06/21 18:37回覆
2樓. 安歐門
2020/05/26 08:07

「貴族」是諷刺這些不開眼的知識份子,活在夢中死不認錯,

如同開啟共產黨的北大教授,他們根本不懂政治權力圈的污穢,

哪一國哪一黨都一樣,充滿理想者開創,厚黑最髒者奪權。

中國人一直不懂,任何「人」都不可信,法治是唯一方略。

人治了幾千年,老習慣改不了啊 

在獨裁專制政權,所謂的法也是一個人說了算 

看雲 2020/05/26 11:00回覆
1樓. ellen chou 雨僧 無聊
2020/05/26 01:45

從前有很多好的文學作品在台灣是看不到的,因為作家「附匪」。

我小時候家裡有ㄧ本大姐帶出來的「雷雨」,我看過之後就不見了⋯⋯

很可能家人擔心受牽連而藏匿或銷毀。

從後面往前看,都是時代裡的無奈。


他們之中有些人後來一定後悔 

可是回到當初,一定還是會"附匪" 

幾乎是時代的宿命 無奈

看雲 2020/05/26 04:45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