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巷魔〔五〕
2021/03/19 07:43
瀏覽386
迴響0
推薦15
引用0

下午,他帶老人到聯合醫院,找上一位至交,也是內科名醫,說明情況。醫生測量血壓脈搏,敲打背脊聽音後,滿是嚴肅說:【安排住院,先帶他驗血、照X光,排核磁共振時間。】

【情況如何?】他問。

【糟透了,你是瘋了送個活死人來,非親非故,你何苦大費週章,花大錢吃力又不討好?】

【既然遇上了,只有送佛送到西,救人救到底,凌霄基金會負責會買單。】

【隨你,先有個底,麻煩可能超出你想像。】

【麻煩還好,就怕牽扯出更大的災劫才搞不定。】

他拿著老人身分證辦理手續,魏明應,八千女鬼,竟然是本家,看來還真有緣。回到病房,老人已掛起點滴藥劑:【我明明好好的,根本不需住院。】

【你肝臟有些問題,要花一陣子治療,委屈一點。】他安慰說:【有什麼需要的東西,我幫你帶來?】

【哦,既然要花一段時間,】老人思索說:【我在台北橋的第二橋墩裏有個帆布袋,裝著工具,能不能幫我帶來?】

【好的,我就去辦。】

出了醫院,靈機忽轉,來到地下道前的百貨公司,對服務台說:【我想找一位魏淑娟小姐,她家人有急事。】

【淑娟啊,倒數第二化妝台,一問就知道了。】

走進香氣濃郁的櫃台,群雌粥粥,幾名化妝小姐含笑聊天,其中一人長髮及肩,身材削瘦,幾近素顏、秀氣而靈韻,落落寡歡。但顯得秀氣而靈韻,率性天然,樸實、率性天然,毫不猶豫走過去:【妳是魏淑娟小姐嗎?我有重要事情找妳,能找個地方詳談嗎?】

女郎向右指,來到走廊無人處,他將事由全盤托出來,女郎卻無動於衷:【謝謝,我知道了。】

【他來日無多了,希望能見妳一面。】

【我不想見他,】女郎冷冷的說:【從小我就看他不誤正業,喝酒、賭錢、惹事,家計全靠阿媽打零工、撿垃圾瓶罐張羅,好不容易我大哥得了亞洲金手獎,卻落海而死。我媽痛不欲生過世,他失蹤無影。我歷經十年煎熬走回正途,多少艱辛血淚,可不想回憶到從前。】

【我來時就料到事情會很曲折,難為妳了。】他說:【妳父親也有苦衷才會自暴自棄,多年流浪算是贖罪,現在與以前已判若兩人。我留下醫院住址,若妳想開了,不妨讓他達成最後心願。】

女郎盯視他,許久才說:【你是個好人,卻碰錯了對象,他流落街頭是活該。】

 

他早遇料會白跑一趟,只是盡其心力。然後跑到台北橋,第二橋墩搬下帆布袋,放在地上。紫姑現身說:【裡面全是雕刻刀具與木料,證明我所料,他是個如意手!】

【如意手走遍天涯,潦倒如此,不是奇怪?這袋子肯定有貓膩!】

【這我倒沒想過,裏面可能下過咒】紫姑對帆布袋唸唸有詞,忽然黑氣暴起,數名虎面蠍身怪獸現形,張牙舞爪撲來。

【幻獸障!】

紫姑急施展閃雲手,他也運起梵功,紫光銀輝奔閃,炫亮照眼,轟隆霹靂震耳,魔氣與怪獸一掃而空。

【燐屍魔不是聚集墳場,頂多出入靈堂?】他奇道。

【不然,高明的又稱聖殿魔,往往附身廟宇,聚眾稱王,假扮神靈顛倒是非因果,出名的難纏陰狠,足見老人是在廟裡踩煞的。】

【這梁子結大了,光幻獸障就如此兇悍,我倆這點本事可惹不起。】他蹙眉說。

【那如意手怎麼辦,它們遲早上門討債?

【管他的,】他左思右想也拿不出辦法,攤手說:【關關難過關關過,反正總有路走,別擔心。】

回到醫院,將布袋交給老人,他興高彩烈拿起雕刻刀與木器:【我感覺能力又回來了,當年答應承天宮的法器,總算能還願了。】

說完認真工作,他與老人坐聊了一會兒:【公司要我到高雄出差,可能七、八天才能回來。】

老人惆悵了一會兒,又轉憂為喜:【剛好,這法器是慢工細活,我可不受打擾。】

入夜剛近辦公室,經裡怒不可遏:【你不策略大師,不是分析員,只要按規定下避險單就是了,誰叫你反多解單的?這可冒了上億風!】

【死貓跳畢竟我看對了,今晚在彈兩百點空回去不得了,還淨賺百萬美元。】他雲淡風輕的說。

【這是紀律問題,沒聽過軍令如山?我要簽你一大過!】

【算了,我正好有事要辦,乾脆開除算了。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巷魔〔六〕
下一則: 巷魔〔四〕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