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巷魔〔四〕
2021/03/15 08:41
瀏覽415
迴響0
推薦20
引用0

七年後,冬夜、、、、

雖然全球暖化日趨嚴重,極端氣候更令人捉摸不定。

剛過完有史以來最溫暖的十二月,猛然極地氣旋下貫,沿北海道、東京、那霸、勁湧臺灣至南中國海。所到之處勢如破竹,銳不可擋,中央山脈群峰白頭,冰封雪覆。

彤雲密佈,陰霾滿天,台北氣溫驟降到個位數,林木浸染黯沈,城市活動力澀縮,燈光亦有氣無力。

美國年終銷售不理想,新增就業人數劇減,敲起股市喪鐘。連續三天,道瓊開盤跳空百點下殺,程式停損賣壓引動斷頭籌碼出籠,重跌啟動多次熔斷,,坐看市場跌得鼻臉腫,哀號遍野,確定浮額清光了,多單買進,果然收盤拉五百點,才放心離去。

自做主張違反卷商規定,只是他強烈感覺反彈將屆,此外紫姑巡走卷商海外部門給他佐證,他才肆無忌憺的下決定。

池淺王八多,廟小妖風大,那些與華爾街勾搭的機構,愈是妖魔鬼怪多。摩根在他看來,不過是大魔〈摩〉、小魔〈摩〉通稱。他之所以選上這行,不過是減少魔焰,以敵制敵而已。

 

走出大廈,朔風凜寒,疾雨如冰攢身,他哆嗦的快步進入地下道。

地下道四壁滴流淚水,一名流浪客臥厚紙板上,外罩破舊大衣髒毯。德揮見過他好幾天了,習慣性掏出零錢,扔進破鐵罐中。一枚硬幣不聽話叮咚彈出,他躬身撿起,放回鐵罐中,才發現不對勁。

老人竟處於彌留狀態,心跳、脈搏緩慢,神魂分離。他急忙將老人冰涼身體搬正,進行心肺復甦,情況不再惡化後,將外衣覆蓋他身體,不斷搓揉他手腳加速血液循環,半個多時辰,對方才脫離失溫狀態,自己也混身是汗,癱坐地上。

老人漸恢復正常,醒來起身,鬚髮灰白凌亂,滿是皺紋風霜。德輝關懷地問:【老先生,現在感覺怎樣,有沒好一些?】

【天堂好美..好溫暖,還有我的孩子、、、】老人喃喃自語。

【清醒些,老伯,外衣裹緊會舒服些。】

老人逐漸恢復意識,望著地下道燈光茫然發呆、、猛然間睜大兩眼,電殛般雙手顫動,激殛動的老淚縱橫,緊抱他喊道:【阿祥,我的兒子,我終於找到你了。】

【對不起,你認錯人了!】他試圖掙脫說。

【不會,你失蹤九年,模樣一點也沒變,老天保佑。】老人情不自禁的擁抱更緊,熱淚盈框,哭泣著:【當初你落海半個月沒蹤影,我斷定你還活著。為了你我懇天求地,漂蕩多年,只盼再見你一面,老天有眼,我們又相聚了!】

頓時把他搞亂了,手足無措,只得說:【老先生,你喝多了!】

正當為難時,紫姑現形,一雙利眼打量著:【這不是個普通街友,從前是個如意手。】

【如意手?】他訝道:【那可是幾百萬選一的寶,怎麼淪落成這樣?】

【不知道,可能走火入魔,可能遭魔劫下了邪咒。】紫姑說:【重要的是,這人肝腎功能全壞了,活不過半年,神仙難救。】

【若真是如意手,我不能見死不救。】他嘆道:【否則淪入魔道,情況將更糟。】

【阿爸,我想起來了。】他急轉歡顏,面露微笑,輕聲柔語回抱:【別哭了,我們回家去!】

將外衣披在老人身上,緩緩扶攜走出地下道,叫喚計程車到回寓所,倒了杯高粱,打開暖氣:【慢慢喝,暖暖身子,】

緊接到浴室打開熱水器,拿出新毛巾與睡衣:【先洗個澡,然後邊吃邊聊。】

老人依言進了浴室,他則烤好土司,煎完雞蛋、熱狗。老人出來容光煥發,德輝邊吃邊聽老人流浪經過,然後替他修剪乾亂髮鬚。老人突然說:【對了,我看到你妹妹淑娟了,就在地下道前面百貨公司。但當時太邋遢了,被警衛阻攔碰不到面。】

【哦,我來想辦法。】他說:【先休息吧,中午我們去醫院檢查一下。】

【為什麼?我又沒病,看到你我就覺得好好的!】

【總要檢查一下才能安心,不是?先休息吧。】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巷魔〔五〕
下一則: 巷魔〔三〕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