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忘憂谷 〔九〕
2019/09/12 06:44
瀏覽384
迴響1
推薦15
引用0

 北風由縱谷直灌而下﹐在縱谷口的初鹿氣候變化多端﹐猶感日夜溫差達十餘度﹐夜裏寒意凜然.風聲呼嘯而過的風聲﹐最宜緊抱被衾好眠.

 寒流來襲﹐深夜﹐一陣狂風搖壁憾窗﹐眾人皆熟睡.後院鏗鐺一聲﹐水箭四射﹐流水嘩嘩.她聽見異樣擾得她不得好眠﹐起身披衣察看.出房立感寒風刺骨﹐原來磚瓦墜地砸破水管﹐又回到工具間尋膠管與鐵絲﹐將斷管連接.套合過程幾度繃脫﹐水花四濺﹐費了一個時辰才紮緊﹐自己也全身透溼.回到屋內脫去溼衣﹐毛巾擦乾全身﹐四肢仍冰冷﹐昏沈疲累而睡.

 次日起來已近中午﹐全身鬆軟無力.進入餐廳﹐麗娟由廚房出來:『妳臉色好難看﹐怎麼了?』

 『凌晨水管破了﹐補的一身溼﹐現在還全身發冷.』

 『今早氣溫才四度﹐凍得大夥都起不來﹐那種事讓男人去做就是了.』她說:『喝杯熱茶﹐我替妳下碗麵.』

 『沒關係﹐我自己來.』

 囫圇吞了午餐﹐稍感舒適﹐她又迷糊回房睡倒﹐但左眼總感覺異物干擾而難受.晚上﹐沈凍閣敲門﹐帶著餐盤:『妳好些了嗎﹐餓不餓?』

 『我沒事﹐只是左眼像掉進砂子﹐不舒服.』

 『那明天我帶妳去醫院﹐先把飯吃了吧.』

 第二天﹐她倆到了台東醫院﹐眼科醫生檢查片刻:『妳眼睛完全沒問題﹐可能是受到冷水或異物刺激過敏﹐我開瓶眼藥水好了.』

 誰知點了藥水益發嚴重﹐夜夜難眠.三日後﹐腫得如雞蛋大﹐沈棟閣說:『這不對勁﹐走﹐我們複診去!』

 還是同樣的小醫生﹐這回幾忽跳起來:『不得了﹐這是皰疹感染.』

 『你原本不是說沒事嗎?』

 『眼睛目前沒問題﹐我猜是所謂的皮疹﹐靠近三叉神經﹐弄不好有失明之虞.這屬於皮膚科的事!』

  重新掛皮膚科﹐排隊等待至少兩小時﹐瞧她趑趄不前﹐沈棟閣瞭解她不想在大庭廣眾下曝光:『妳等一下﹐我去找人.』

 不到半刻鐘﹐一位白髮醫生隨他下來:『這是副院長﹐詹小姐.』

 對方看了兩眼就篤定說:『皰疹我還不敢說﹐但絕對是蜂窩性組織炎﹐靠頭部那麼近有致命危險﹐妳先作化驗﹐確定後進行住院治療.』

 『好的﹐我先送她作化驗﹐請幫我安排單人病房﹐清靜一點的.』

 他推著輪椅送她進檢驗室﹐完畢後送進頂樓病房﹐安置好:『妳別亂動﹐會加速病情﹐我先替妳辦手續.』

 護士小姐立刻掛上點滴﹐中午﹐沈棟閣回來帶了飲料:『檢驗室竟然午休不化驗﹐視人命如兒戲﹐被我罵了一頓﹐立刻把妳樣本排進緊急﹐再過兩小時確定後就可投藥了.』

 『不急﹐』她冷靜說:『三天都挨過了﹐還在乎這幾小時.』

 『這可是十萬火急﹐妳已腫得像拳頭大了.』他說:『副院長認為是皮蛇﹐多半是從前施打水痘疫苗﹐餘毒潛伏體內﹐免疫狀況不佳時就冒出來﹐這每個人都會發生一次.當初妳在冰冷夜裏修水管引發的﹐同時感染上蜂窩性組織炎﹐相當棘手.』

 下午﹐化驗報告出來﹐沈國棟板著臉如大敵當前﹐追著醫護人員不放﹐直到投藥才輕鬆下來:『這一個療程需住院兩周﹐有什麼妳需要的﹐我回去帶給妳.』

 『我的筆電與唱碟﹐順便帶些看了容易睡著的書.』她不假思索說.

 『奇怪﹐妳看來毫不緊張﹐這不是裝出來的﹐勇氣可嘉.』

 『發生了只能面對﹐緊張、害怕根本無濟於事﹐不對?』她苦笑說.

 其實﹐毀容是她心中最大的恐懼﹐自此﹐她毫不在乎身體毀損或喪命﹐都成了小菜

一碟﹐早死早超生﹐說不定能讓她解終生煩惱﹐有何好怕的.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下一則: 忘憂谷 〔八〕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迴響(1) :
1樓. Sir Norton 9/13新文-雲角
2019/09/13 01:41
小說加油!
讀出真忱,映畫人間的故事。初鹿,一個山荒水迷的所在。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