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沒飄起來》
2020/08/25 13:29
瀏覽1,065
迴響9
推薦54
引用0

 

 

 

小時候,父親跟我說他年少時遇到過一件真實的故事。

 

有一回受爺爺之命去找一位遠房親戚,親戚家就在山的另一頭,滿山綠竹林中唯一的土塊厝老宅。他抵達時周圍略有薄霧,敲了敲木門,無人應答,於是推了推大門,門竟然沒鎖,於是逕自進入。

 

「阿叔、阿叔…」父親進入大廳後四處叫喚,但屋內靜悄悄。

 

「或許阿叔在後院忙著?」父親如是想。

 

於是準備從大廳橫左穿過臥房到後院。後院空地旁阿叔挖了個半樓高、四方型的地洞,洞上方鋪了層鐵絲網,裡面放養阿叔從山上捕獲的小動物,他就曾看過有山羌、野兔、果子貍。

 

臥房隔板是用當時便宜的甘蔗板裁成一片片再釘板而成,下方無遮蔽,形成一截很大的空隙,臥房門則是一塊簡陋的布簾垂遮而下,若低頭從下方看,可以輕易看到臥房內一截物品堆疊地面的視野。

 

父親原準備穿過臥房進入後院。當他經過臥房不經意低著頭,一截如白筍般的一雙腳映入眼簾。

 

難不成阿嬸在裡頭?

 

父親於是清了清喉嚨,提高音量喚聲「阿嬸」,停了半餉,沒回應。室內那截腳ㄚ子對準父親,可想而知房內「這個人」正面向著父親,只是中間隔了片薄薄的甘蔗板。

 

這是一雙女子的光腳,父親非常確定。

 

許是年輕,父親一點都不害怕。他記得大廳旁放了一根扁擔,於是衝向大廳拿起扁擔又折回臥房外,然後整個人趴在地面,將扁擔伸進臥室空隙內一陣胡亂戳搗,心想或許能打到那雙腳,不許她作怪、嚇人。

 

一陣亂戳亂搗中,那雙腳ㄚ子慢慢變淡然後消失不見。父親心有不甘,也顧不得禮數,直接去掀開臥房的門簾。進入一看,傻了,一個人也沒有。

 

父親說,他忘了後來是否有去後院找到阿叔,也完全無法解釋那雙腳出現又憑空消失的經歷。他當時不認為是女鬼,因為她的腳有著地,並沒有飄起來,只是膚色顯現異常白皙。

 

後來父親再也沒去過那位遠方阿叔家。後來,爺爺去逝,這門親戚便也疏遠了。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9) :
9樓. Hegel
2020/09/02 14:06

我那次的經驗可以科學解釋,當時聚精會神,目光焦點在工具尖端,那個生物出現在目光焦點外,屬於周緣視野(peripheral view),視網膜把成像傳給大腦,大腦知道有個東西出現,但是不在目光焦點,像素資訊不足,不知道是什麼,大腦立刻補綴資訊,把它識別成一個向上爬的生物,並且立刻判定具有威脅,下達指令,讓我立刻丟掉工具,迅速逃走。

大腦有很高的自主性,會編故事,所以人們的記憶,很多是不準確的,是大腦補綴出來,而人自己並不知道。例如創傷症候群,當年越戰後,許多美國退伍軍人很多人有戰爭創傷症候群,曾有一個例子,一個退伍軍人得了此病,醫療不好,後來查看他的經歷,竟然,他的部隊從未調去越南,他被當時社會資訊感染,他的大腦編出故事,讓他有很深的戰爭心理創傷。

令尊一定看到一樣東西,也許光線不足,也許他當時跟我一樣,目光焦點在附近,那東西出現在周緣視野,他的大腦立刻將之識別為一雙腳,並指令他做出反應。

令尊真勇敢,還回頭找扁擔去探,要是我,早就逃之夭夭。

謝謝您的補充說明,如此我能理解也能合理解釋這現象。

或許我們都曾經有過類似被大腦欺騙的例子。

 

您提到的這退伍軍人的例子倒很特別。他一定在當兵過程中有過創傷性的事件,才會將越戰創傷移轉至自身為經歷,要不身心健康之人怎會在大腦中無原無故補綴一個越戰創傷的假象?

 

我正好相反

有一些不好或不愉快的經歷會在潛意識中隱藏起來,刻意壓制記億反饋,久而久之便真的忘記。

 

有些真實的事件或許細節部份不見得全然記住,但大抵事實就是事實,這與寫小說杜撰為由不同。就如同我國中清晨看到窗外馬路急走如飛五官、下半身模糊不清的男人一樣,我揉了好幾次眼睛,張大眼確認好幾回,看到就是看到,說不得造假。

紅袂2020/09/02 14:33回覆
8樓. Hegel
2020/09/02 04:47

以前有1905及1821時,一共18間公寓,全部的水電維修都由我做。

1905的地下室層住了一家菲律賓人,亞洲人廚房用得兇,腥臭不堪。後來廚房流理台壞了,我去買 ply wood,做了一個廚房流理台,當時住在Brisebois Drive,在後院組裝起來時,隔壁鄰居洋人還強行穿過兩屋之間的樹籬,過來看我做的東西,後來搬離,搬家時,那位鄰居說,以為你們不會搬了,因為你連前院的步道、排水溝都整修了,這是別話。要說的是那個流理臺,運去1905地下室層安裝時,必須把舊的拆掉,我全副武裝,用動力工具敲打、拆除,全神貫注。

突然,也許受到拆除的驚擾,一個生物由地裡鑽出來,蜿蜒的向上鑽爬。

我因為蹲跪在地上,距離近,大駭,猛然把工具一丟,竄跳逃走。

幸虧逃得快,等那傢伙鑽出土來,近距離噬我,可就危險了。

等神魂定了,仔細查看是什麼生物,結果是一個物體,硬紙片? 塑膠片? 半個蚌殼? 還是甚麼,忘了,因為在我打牆、打木頭的擠壓下,像個活物一樣由地裡往外鑽,活生生地沿著牆往上爬。

令尊可能碰上跟我曾經碰過的類似現象。

我還是深覺不解不解於硬紙片塑膠片半個蚌殼能達到沿著牆往上爬 的錯覺。若以機器受震動原理,輕巧之物有可能因震蕩作用而被拋起,但應不至於是沿著牆往上爬的現象,除非你當下視覺所見反應是如此。

 

這道理若通,則我父親當年所見或許有可能是視覺之差所致。但是我父親又跟我說過他小時候見過竹竿鬼的事。那個竹竿鬼還一路追著他跑,他也轉身去看那個鬼,是綠色臉,身形高大到他難以想像,嚇得魂都差點丟了。

 

當然,那都是我小時的記憶。也或許,當年父親是說著好玩或純粹想嚇唬我而杜撰出的故事。至少我年幼年紀是當真聽著。

紅袂2020/09/02 10:14回覆
7樓. the flying kite
2020/08/28 14:59
從小我就很沒膽,讀或聽類似的鬼故事都會受影響;偏偏中小學時,同學最愛講、最會要求老師說鬼故事。半遮住眼睛、耳朵聽進ㄧ半的我,夜黑時那ㄧ半的鬼故事加上想像力,攪得我到哪裡都要找伴。令尊親眼目睹一雙怪腳,卻有勇氣拿扁擔去搗,又撥開簾子去看,實在夠有膽量!

呵呵幾乎所有的孩子對於鬼怪之事都是膽小又充滿好奇

 

我國中時看過山洪暴漲後將人沖到溪邊田裡,滿身泥濘的屍體,高中時看過被分屍的一截小腿(泡在水裡,毫無血色)及被丟進草叢裡的一顆人頭。

 

都是我那老爸壞的遺傳基因,讓我在年輕時便追著這些奇文軼事跑,非得親眼目睹不可。結果看過後回家夜裡躲在棉被裡"挫咧等"。真是自討苦吃。

 

所謂曾經滄海難為水的經歷,我可能是女性中膽子較為肥厚型的。

紅袂2020/08/28 15:22回覆
6樓. 筆記阿本~ 胡哥水餃
2020/08/27 13:09
.
薄霧裡,滿山綠竹林中的土角厝,這完全一整個適宜山魅狐妖出沒的美境,優選的修練好場域。妳爹的叔嬸八成已見怪不怪。

阿本兄,您說的好像是電影場景裡的FU,我立馬想到蘭若寺

 

小時候哪會想到如您所想的這方面去,只知道聽完有些害怕,夜裡還曾經疑神疑鬼嚇自己。

 

長大後我發現,其實我還是有遺傳到我父親的個性,鐵齒+固執,只是沒我爸那麼嚴重罷了。

我的信念是:不做虧心事,夜裡不怕敲門聲。

紅袂2020/08/28 09:48回覆
5樓. 愛馬
2020/08/26 11:00

這個故事怪可怕的!

讀完覺得毛骨悚然。哎,農曆七月裏,沒事好好待在家比較好。

呵呵呵愛馬,現在妳被拘著,哪裡也不能去,不是因為農曆七月之故,而是COVID-19這隻細菌鬼。

 

這隻鬼才真的恐怖,全球人類已經被消滅81萬5797亡人數,最可怕的是,我們身邊無法得知哪個人類已經被潛伏成為帶病者,正準備成為下一個傳播感染者?

 

有形的也怕,無形的也怕。

不怕、不怕日常養成勤洗手、少出入公共場所、戴口罩,另外,不傷天不害人,做能力內能及的小善舉這樣或許不能活到一百歲,但至少心無愧

紅袂2020/08/26 11:54回覆
4樓. 福 到
2020/08/26 08:19

您的這篇(奇幻人間),讀來可以用醫學角度解釋,也可以用人文角度解釋。當然,您與我都用奇幻來看,只是非關幻象傳說。

 

您這篇文的場景倒是讓我想起《神隱少女》裡有關穿越時空的畫面。

 

我自己也遇過一些肉眼、認知無法解釋的事,只能說世界之大,非人類能及。

紅袂2020/08/26 11:44回覆
3樓. 天涯孤鴻 ·· 橙子黃了
2020/08/26 02:08
嚇人

挺恐怖的,讓人毛骨悚然讓人毛骨悚然

妳的文筆靈動,意象幽遠,可否願意跟我拉手,如果放開俗事,出門散心,帶“兩個寶貝”妳的會是什麼?

其實我原本還想接著寫屬於農曆七月裡的故事,這樣可以連續一氣呵成,但一早看到您的回應,想了想還是透過有限的拙筆以文相應和。一是感謝您的邀約,二是望能拋磚引玉。總之,希望沒辜負您的好意。當然更謝謝您給我機會,讓我透過寫釐整出心中最寶貝的寶貝。

 

我父親不止看過這雙詭異的雙腳,還看過竹竿鬼,這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紅袂2020/08/26 11:37回覆
2樓. 李孟秋
2020/08/25 23:19
在有些超現實事件中,會有眼見實體的情況。我在高雄市四維路一棟大樓的電梯中,遇過較多次這種情況。和對方還搭訕過幾句,一轉頭人就消失了!

不行,您一定要私密告訴我是哪一棟大樓,我好能避就避。

 

我那先父是個鐵齒之人,不單鐵齒也夠固執,不在他思想裡與認知的東西都視為圍無稽之談。真的是一位不信鬼神的大男人。

 

我國中,在天將亮時看過一次,唯獨的一次。那是看不清五官,下半身身形模糊、急速行走如飛的男人。除此外再也沒有。

 

您不單能見到,還能與對方話聊請問,這膽是向誰借來的?我也想借來放在身邊,以備不急之需

紅袂2020/08/26 11:28回覆
1樓. 寧靜姐
2020/08/25 21:04

這是我以前跟你提過的,因為原稿沒存底,所以重新寫一篇

http://blog.udn.com/inyi/149558842

寧靜姐真有心,當時我寫《眼見為憑?》此篇文時妳曾來回應,內容說的就是現今妳化成文字的這篇(那一面的後視鏡),讀來真覺奇異。

 

大腦記憶會杜撰會騙人,眼睛也是如此。有時一個眼花便足夠讓人心惶惶,有時一個存疑便埋下恐懼的種子,但是我還是要說,大千世界,無奇不有。以人類目前的科技,尚存有許多無法可解釋的人事物,更遑論去定義人死後看不見的世界?

 

心存善念是我唯一的做人法則。不做傷邊害理的事,自有天人神佛大地之母等守護庇佑

紅袂2020/08/26 11:18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