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如何面對死亡》
2020/07/02 15:46
瀏覽1,381
迴響15
推薦86
引用0

                                                                                              

 

如何面對死亡?

 

健康人很難去思考這個問題,總以為死亡離自己很遠。年輕人忙著追逐建立愛情,不太可能往這方面考慮﹔中壯年人辛勞於家庭與事業間,能兩者兼顧已不易,無暇深慮這問題﹔老年人則是近黃昏的歲月,多的是時間思考,少的也是時間不待,最有可能面對此議題。

 

到底,什麼時候「想」死的問題最適宜?

 

死亡的話題一直都是不可說的禁忌,不可說但終究難逃最後一死。有些人怕死,選擇避而不談,有些人坦然,早早立下遺囑,交代身後事。若將生命視為一座天平,一端是生之喜悅,另一端便是死之止息,如此先喜後哀也只是達其平衡之道。

 

死亡從一出生便伺機而動在牙牙學語時,情竇初開時,努力打拼時,在吃喝拉撒睡間,在無所不在時。無論死亡原因或方式不同,總是讓人措手不及。雖說生、老、病、死四個字朗朗上口,但大多數人只入口不入心,道理很簡單,事不關己。

 

泰戈爾「死與生同屬生命。走路是將腳抬起,也是將腳放下。」孔子所謂「不知生,焉知死。」雖是儒家思想,但生命與死亡無法切割,隨著時間相依合體,往往一個剎那,便是天人永隔。

 

死亡是生命一切的止息。但在未來臨前,我們就先有了對病痛的恐懼、分離的恐懼、心願未達的恐懼、死後未知的恐懼…這些恐懼若不能在臨終前做好準備與安排,或透過宗教信仰與支持,這份恐懼將更勝於死亡本身的發生。

 

我們每個人遲早都要面對死亡,既是必然過程,早了解早做準備才是正向的態度。時時為死亡做好準備,才不至於揮霍度日,才更懂得珍惜「活在當下」的可貴。

 

死亡的道路上,從來只能自己一個人走。

 

 

                        

                                                                                                                 

      

 

端午節前夕。

家中大嫂,只不過幾天前不舒服,也接受門診醫生建議住院檢查。就在當天下樓準備入院前,人才走出巷口,猛地吐出一大口鮮血,暈眩,然後倒地。姪女驚慌下叫來救護車。在車上,卻已回天乏術。

 

我們何曾想過…64歲的大嫂會在端午節前夕成為死神口袋裡的名單。

 

動畫電影《可可夜總會》中以墨西哥亡靈節為背景,在亡者與生者間對於家庭和親情凝聚愛的表現方式讓人感到溫馨與感動。

 

一條鋪滿黃澄澄萬壽菊花瓣的地面延伸至橋的彼岸,分隔出陰陽兩地。陰間亡靈的日子依然活得精采,過得熱鬧,節日裡依舊載歌載舞狂歡,有吃有喝,與陽世無有不同。這樣一幅陰間喜樂景象,哪怕面對著一個個骷髏原型也能沖淡對死亡的恐懼。

 

整部電影傳達一個意念…只要世界上有人還記得你,就不是真正的死亡。反過來說,真正的死亡是世界上再也沒有一個人記得你。死亡帶走生命,肉體消逝,但家人與回憶轉化進腦中,是繼續存在最好證明。

 

人生百年,種種…看明白了,不過是生到死的距離,如此而已。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胡言亂語-散文
上一則: 《小日子》
下一則: 《阿信般的娘》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5) :
15樓. 石蕊
2020/07/17 09:30
把握生命
今日生即代表昨日死,生與死是手牽手的雙胞胎。
是日已過,命亦隨減,如於少水,斯有何樂。
生活的重點是清楚知道如何把握寶貴的生命去開創人生。

以一位藝術創作者或文學家或其他專業領域者而言,其作品其實也適合套用在您這段話上,否則創作便走進自戀的胡同,無法激盪出更上一層的成就。

 

因為,當止息於當下的一切,不再前進時,便視為意識形勢上的死亡。

 

如此,活在當下才是一切希望可能的起點。

紅袂2020/07/17 10:50回覆
14樓. 心念
2020/07/15 12:39
寫得真好…

謝謝您的回應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經驗法則,對應的人事物也將有所不同。

這僅只是我個人對於死亡的看法與觀點。

 

人生的路,但凡自己腳下走過的才深刻。好與壞、喜與悲,成為個人領悟的養分。

紅袂2020/07/16 10:25回覆
13樓. 秋子
2020/07/07 13:50

死亡是件大事,且緬懷往生者對家人所付出的一切及對社會所盡過的心力。

秋子在此向往生者致意,並祈家屬節哀順變。

謝謝您的致意。

 

,您說的沒錯。

死亡是人生最後向世界及家人告別的一件大事,相信每個人的領略與感觸都有所不同。

 

我大嫂生命走的雖倉促,但我們一致認為她的責任已了,卸下所有塵世擔子。

不受病痛折磨、勞心苦身,這樣的福報,不是人人皆有。

紅袂2020/07/08 09:05回覆
12樓. 天涯孤鴻 (舊照)
2020/07/07 03:51
很難

寫得透徹,想得透徹,死是活的影子,只是這個身體怎麼消亡?許多人過程恐怖。氣若游絲,光看也受不了!!

我希望有死亡醫生,合法的幫不想活的人解脫,少受痛苦折磨。

墨西哥人,並不把死者排除在人生之外,即便是骷髏,也一樣美麗有愛。

所以真正恐懼與不願的,是纏綿病榻,身體已全然無法自理的階段。這會消磨掉病人的意志與長期照顧者的耐性。

 

安樂死是一個非常嚴肅與嚴謹的議題,也是尊嚴善終的意義與精神

我個人贊成安樂死之合理化,讓生命有權利可以自由選擇,不需卑微在由不得自己而受盡肉體上的痛苦,不得解脫

紅袂2020/07/07 16:48回覆
11樓. Flying Eagle
2020/07/06 17:07

如何面對死亡,大哉問!

年紀漸長,明白這是早晚要面對的課題,但親人驟逝,再多的心理準備仍覺措手不及。雖然安慰多半蒼白無力,但真摯盼望紅袂和家人能節哀。


謝謝您的慰問與關懷。

 

我二哥的女兒說,以後她要辦生前Party,到時候要所有的家人好友在她面前唱歌、講笑話,場面要辦得溫馨歡樂。她說,她覺得生命最終一定要將所有歡樂帶進回憶裡,帶進棺材裡,才不枉來此生一遭。

 

我極立贊成這想法。至少我在她這麼年輕時,對於死亡,做不到如此樂天樂觀。

紅袂2020/07/07 16:33回覆
10樓. 李孟秋
2020/07/05 15:35
我已經一點一滴在做心理建設,有時會讓思緒嘗試飄到那個未知的世界去,希望該來時不會走得那麼惶恐。

 

我也是如此。

但願那天到來時,「言」與「行」能一致。不驚恐、而能做好準備的接受離去。

 

生命中許多的艱難不斷挺過,而死亡是最後一次必須面對與接受的「小」事。

 

願您我皆能在該來時,從容以對。

紅袂2020/07/06 10:28回覆
9樓. the flying kite
2020/07/04 22:37

紅袂關隔幾天,再見已經不擺那紅妝鏡;長髮飄逸,笑顏裡灑脫淡然。

死亡雖是必然,突如其來降臨還是會給親人留下陰影;我自己的經驗,那傷慟像一道伏流,某個時刻、某個景象就突然一陣酸楚。讓自己忙,讓生活填滿填實;希望紅袂一切安好,令兄與姪子姪女們也多注意健康。

死亡雖是必然,突如其來降臨還是會給親人留下陰影

這句話心有戚戚焉,對應於我父親當年過逝的那一刻,為人子女的我見不到最後一面的遺憾曾經縈繞多年。但如今我已將遺憾放下,將死亡視為必然之象。

 

當天我姪女哭著說:小姑姑,從此我再也沒有媽媽了。除了給予擁抱外,這句話也是我為人子女總有一天也會遇到的事。

生命的長河從未止息。沒有人有能力挽回大江東去的河水。

紅袂2020/07/06 10:18回覆
8樓. 摸 象 或 (不?) 著 木目
2020/07/03 23:29
哦 ? ! My two cents worth ?
http://classic-blog.udn.com/mbr8879576/article?f_ART_CATE=446514
懇請不吝賜教?

 

已過門拜讀。謝謝!

 

這世間見好就收的,稀矣!

歷來都是趁勝追擊的多,於是便有了紛爭後續。

紅袂2020/07/06 10:23回覆
7樓. 大漠孤煙
2020/07/03 23:08

生死由命,富貴在天;其實生與死只是相差萬分之一秒的距離,故而言富貴如浮雲。

的確。

年輕時總以為人定勝天,非得拼盡全力去證明,但許多結果卻應證人還是人,能力有限,而天還是天,永無捉摸。

人到了一定歲數,照常理應是海闊天空的視野與胸懷﹔若否,愈發狹窄或想不開、看不開,倒是可惜歲月的長度。

富貴下若日子無法靜好,則富貴也只是外在的表象而已,買不到安穩滿足的心境。

紅袂2020/07/06 10:05回覆
6樓. 和煦秋陽 【採一筐嫣紅, 把春天揹回家】
2020/07/03 21:23

您大嫂的離去    是休息    是解脫    走得沒受病痛之苦   無須悲傷

人生無常    必須豁達面對    60歲後就不要和親人太纏綿     保持獨立

在離世的時候才不會不捨     親人也不會太悲傷

至於有沒有人記得你     不重要了     一切灰飛煙滅    隨風而去吧

謝謝您的解析與寬慰。

我想此生我尚有兩個難捨的情感依戀,一是家人,一是毛孩-點點。但我也非常清楚,若在必要時刻來臨,只許一時不捨,因為,曾經的緣與愛不曾吝嗇。

有沒有人記得你?對我個人來說,其實一點都不重要。我在意的,是當下,若連活在當下的心都無視跳過,其餘都只是口中無常之談。

紅袂2020/07/06 09:57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