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山舍》
2019/10/07 16:54
瀏覽1,545
迴響7
推薦92
引用0

舊作。

原以為遺落,不期然竟被收進某個久未開啟的潘朵拉盒中。這一開啟,便聞到冷梅沁香滲脾,難不成春將近?

 

 

 

草露未晞孤雁棲,擔柴歸來野菜滌,荒村無客雀噪起,拾梅烹茶見雲低。 

 

簞食粗衣,山巒綠籬,群鳥啁啾,犬吠麓徑;日隱青山去,溪水泛寒林,夜來露凝,冷香遠近迎。 

 

當年舊影今在否?孤花稀疏爭攀頭。今夜風,有幾番昨夜雨;蝶撲小窗,獨酌邀月再進酒。莫道有愁,夢裡有夢,尋幾番舊事濃;清冷有梅落。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簡化的心-詩
下一則: 《集集-磚窯》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7) :
7樓. Sir Norton 左外野 1113
2019/10/20 00:36
對素綺有意見

小姐的「回覆回應文」積極用事,落款有如神助,洋洋灑灑、看又可新成一篇,我除了去瞭解您的立意,也想起孟軻的余豈好辯。您很有看法,我可以支持這樣的態度,我讀來大樂,頻頻微笑。

週末好,晚安。

感謝您敦厚的選擇余豈好辯之法

 

就因為每個人的思維不同,生命才能激盪出許多瑰麗與繁複,否則人人像機器人般,依輸入的程式去跑,然後千億人在不同國度裡做同樣的事,說同樣的話,,那人生多乏味,是不?

 

或許是我任性,只想依著自己的心思去寫、去解讀

紅袂2019/10/21 10:35回覆
6樓. Sir Norton 左外野 1113
2019/10/17 00:58
您的筆鋒蓄勢積勁,向來寫景得力,敍情昇華便給。👍
第三橋段讀來有味,您那👀時和這刻的境地何在?希望是由素入綺,不復風霜自挾。

,奇怪這篇我記得昨天已回應過,怎麼空空見白?

 

我在靠近鄉間的邊緣成長,打小與自然為伍,因此對於自然景致之描述或許較能得心應手些。

至於敘情,從古至今至現之普羅大眾心思大致一同,唯古時詩人中的描述,其韻味雖含蓄卻濃厚,與今之開放卻不耐久差之有別。

 

素或綺都非好事,素而淡怕遠,綺而麗怕不經。凡人應得的,無非是平凡的夢,超過承不起,也無福消受。

 

經久能耐而猶有吱味,像喝白開水,雖不是甜卻是生活中長久之必需。

 

至少,我心中的桃花源在現實裡或不能現,但尋梅冷落的夢仍存有。

紅袂2019/10/18 13:29回覆
5樓. 愛馬
2019/10/11 08:21
頭段的七言絕句寫的真好!(萬一不是絕句格式,就擔待一下我的三腳貓中文程度)詩中有幅水墨畫,寧靜沁脾。

精神藝文的東西需要天賦與修為,真不如演算數字般可以強加訓練。

我的實際腦袋又來了。我家後院有棵櫻樹,明年春天也許就泡櫻茶來喝喝:)

愛馬,常常我是亂寫寫亂的。

 

寫時僅依當時被啟動的心境,觸動後的胡縐文,與其說不去考慮對仗等,不如實說我真不懂,畢竟非中文系出身,無基底概念

 

妳的實際腦袋不知有多讓我羨煞良久。哪怕只是小小綠影,都似渴見如滿谷綠野花新,更遑論後院擁有櫻花樹,這可是多少花之俳句中令人流連讚嘆的主魂。我除了繼續望梅止渴,再無其他本事了。

 

對了,除了櫻花茶外,花朵及果子還可以製成蜜餞,另外醃漬後的花朵可以放在糕點上一起烤,都是很不錯的選擇。

紅袂2019/10/14 11:46回覆
4樓. the flying kite
2019/10/10 18:54

紅袂的詩裡好美的意境! 

高中時在下有個夢想: 未來一定要在山腰某處, 有個完全屬於自己的葡萄園.  如今髮蒼齒搖, 只希望在udn能擠出幾滴腦汁, 留下一點痕跡.

妳的這篇《脫塵而昇》中許多的山野照片,與我曾去過的山野景致非常相似,有趣的是,妳我所拍的景區並非相同,但相似度卻相近,這是吸引我之處。再加上妳細膩的文字描述,讓我彷彿再次重溫那曾經走過的山野步道、滿山野薑花、溪水潺潺、溪石堆疊的過往風景。

 

至於這篇《山舎》但凡曾在大自然山野中倘佯者,都能懂山的景、雲的境、人的稀.花的濃。

 

當年妳的葡萄園夢,現今化成妳精神上的葡萄園。在妳心中,這一座葡萄園永遠長青芬芳,結果纍纍,妳隨時可以坐在棚架下,欣賞金陽下一片綠意盎然,口中啐著美酒、起司,身邊有親愛的家人.…這一幅夢想永遠不褪色。

紅袂2019/10/10 22:19回覆
3樓. Hegel
2019/10/09 13:49
Wow,好美的背影,手提一把長刀,颯爽英姿,讓人想起電視影集walingd dead裡那個刀法俐落的女生,沒想到您也有此潛力,若您參演殭屍片,一定也非常賣座。


順便向您報告,荒地夢,完全不切實際。在旅行的日子哩,碰過幾處100年前墾荒人的遺址,可知,墾荒非常艱難,非常貧窮,毫無浪漫可言,也不會有女生倚門而待,光是荒地的廁所,outhouse,就沒有人受得了。所以,想像一下就好。

嚇我一跳,還以為你是指…我像walingd dead裡的殭屍。不過我想,我能演好殭屍這戲,因為我來演的好處是,不用化妝就很像,這點可替戲劇組省下化妝師的經費。

 

其實你的夢想,我很清楚要實現,很難。

 

你想想…餘生能有幾年?是指退休後的日子,開始算餘生嗎?

若是如此,退休的年齡無論健康與體能都漸漸走下坡,能在荒地裡開墾出…等等,我算一下…

(1)蓋一個木屋

(2)開幾條森林小道

(3)建一些遮亭

(4)挖幾個池塘

(5)做幾條空中繩道連通(6)一個樹屋

(7)挖一個半穴居地下居

(8)平常要砍柴打獵

(9)還要等待一位願意與你在荒地裡的女人

 

以上都必須完全俱足且【還活著,或能動】後,才能接續後面的…

(10)駕著二手遊艇,在海上漂泊

 

你說,這一一列舉出來,每一條都是嚴峻的體能挑戰與不可能的任務。換做年輕人來做都不見得辦得到,更何況是退休後的年齡(好吧!再加上半個人的體力協助。女人體力是男人的一半)。

 

but…

這就是夢想美麗、感人,充滿希望之處,否則,人生如此草草一生,連夢想都無,更堪憐。

 

所以你的夢想,比我寫在紙上的,還美,還動人。 

 

 

紅袂2019/10/09 14:36回覆
2樓. Hegel
2019/10/09 04:08

妳這讓我想起我的荒地夢,買一塊荒地,把餘生力氣都耗在上面,蓋一個木屋,開幾條森林小道,建一些遮亭,挖幾個池塘,在幾棵鄰近高大的松樹間,做幾條空中繩道,連通一個樹屋,還要挖一個像遠古時候的半穴居地下居室,作為避難室....平常砍柴打獵,捕捉蛋白質(地下室至今還存著當年買的特殊補兔龍,準備捕兔子與地松鼠)。在這夢想中,其實有羞於啟齒的一部分----每天砍柴歸來,有個女人倚門等候,我們在暮色中,讓煙囪冒起裊裊炊煙,一起坐在窗前晚餐。

這樣的夢想,也跟駕著二手遊艇,在海上漂泊,從加拿大,漂到美國,再開回來,這樣的夢想,一併枯萎在衰老的歲月中。

日昇,日落,夢想不死,只是逐漸凋零。

你如此描述…有聲有影,比我紙上談兵更真實,更具豐富色彩性。有點像微電影,紀錄著荒野裡的日升日落,與生命,與自然,共存共享。

 

若這個夢想被實現,將是個非常偉大,充滿歲月寧靜又與荒野自然搏鬥的生活實境。

 

你的荒地夢,在紅塵中,是世外桃源,凡人者實現難。更難者,為合和神仙眷屬。

 

我很喜歡看Discover頻道中的阿拉斯加影集,其場景如你描述下之樣貌,人在廣袤白雪覆蓋冬季裡,所以吃穿住用,都靠自給自足,但卻也凝聚更濃的家庭關係,少了誰都更加艱難。

 

附圖是我許多年前到嘎拉賀找陳爸陳媽時,陳爸偷拍的。那把長柄鐮刀是陳爸在打鐵鋪買的,可砍頑強長草、樹可以當柺杖。上山嘎拉賀兩次,第一次2008年8月,第二次2009年農曆年後二月時季,海拔1200公尺的山,山風吹來很冷

 

那次跟著他倆老一起上山,享受此生僅有短暫的山居生活,跟著陳爸陳媽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過著山中歲月無紛擾、日觀層巒山稜,夜觀流星浩瀚…看著陳爸陳媽老來伴,一生的愛與親情都濃入平淡生活裡的婚姻…這便是我心嚮往的世外桃源。

 

紅袂2019/10/09 10:47回覆
1樓. 寧靜姐
2019/10/08 20:37
林懷民?
寧靜姐妳好

我看youtube裡的影片資訊,寫的是「深圳派瀾舞蹈學院」,非林懷民的雲門舞集。

現在大陸有許多非常精采的舞蹈學院,其學生作品演出亦超脫非凡,很值得欣賞。

就我個人而言,藝術不非國界,但凡美好的,都能吸引人。 紅袂2019/10/09 09:22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