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死亡的夢》
2018/05/16 00:34
瀏覽409
迴響8
推薦28
引用0


做了一個關於死亡的夢。

 

夢中,我還沒死只是沒了鼻息(類似入定後的身體)。周圍有許多人,其中有幾個人一一檢查,確定我沒了呼吸及脈搏,於是判斷我已死亡,之後將我的軀體從海的方向抬向某一處山區。

 

我「看見」這些為我處理後事的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我認識與不識之人,甚至「我」可以感覺到關於我的離世有人悲傷也有人竊喜。

 

他們將我換上一套很薄貼身的衣裳,抬到一處有洞口的岩石窟。在接近洞口時,我的身體感受到洞窟內傳出的餘溫,但無法得知山洞裡是個什麼樣的地方。

 

我被抬進洞內,放在一塊岩石平台上,四周岩壁黝暗,但因為有光而微亮著。火,我看到火苗在岩壁上竄著,人們將我臥趴在石上,開始有人在我身上抹油;那是一種類似灰藍、近灰黑的油料。那種油料抹在我身上,全身毛細孔馬上感覺氣出不來,皮膚開始呈現緊繃狀態,動彈不得。如果此時我不醒來或發出聲音,最後勢必會因毛細孔之氣全被堵住而達到真正的死亡。


但最終我選擇靜默,望著這些人為我從頭到腳一層層抹上油。因為身體呈現趴著姿態,於是我反轉頭回望…看到他們正切開我大腿兩邊外側,從膝蓋到接近骨盆的兩處關節處,各置入一塊黃色物質,然後再縫合,然後再上油,一遍又一遍。


整個處理過程無聲,畫面有火,有光,有熱。我的軀體並沒有疼痛感,心中也不會害怕,就只是「看著」他們為我所做的這一切動作。因為一直靜靜看著,竟忘了毛細孔無法呼吸之事,忘了油抹在身上的那種緊繃,瀕臨真正死亡的感覺。


醒來時一種鮮明與莫明夾雜著。這夢…很奇異,超乎我的認知與想像。


思索這整個夢境過程,類似古時為亡者處理、保存屍體的畫面。倘若真要找出裡由解釋這夢境,或許是源於多年前曾看過古埃及及中國為保存屍體的相關書籍,而今在多年後的記憶裡殘存再現,只是夢中,我成了岩石上那具被處理保存的屍體。

 

網路圖片截取至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a4e1c6f0100ve8d.html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胡言亂語-散文
上一則: 《愛》
下一則: 《夜尋浪靜》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8) :
8樓. 貝勒爺
2018/05/18 05:45

我植入了一種木馬程式,罵我的都會自動消失。妳上一篇肯定有罵我。

沒啦!我自己格子有時也會莫名其妙不見,有時寫到過敏的字眼也會打不出來,是有什麼檢查機制?不懂!

我現在有使用一個軟體Teamviewer(遠端遙控),這軟體很好用,可以讓A連上B的電腦去執行遠端電腦上的作業。

 

以前有一位開資訊科技公司的朋友,他曾駭進一位線上惡意朋友的電腦,對方任何一個電腦執行他都可以隨他心情搞破壞,或直接幫對方關機,最後,他在對方的電腦植入程式,讓對方的電腦死當。(此法不可取,請勿模仿)

 

紅袂2018/05/18 22:08回覆
7樓. Hegel
2018/05/17 12:50

我覺得,夢大多是有意義的,有些可能是前世記憶。

擷取一分鐘前看過的這一段話:

 

「要是她心頭火起,她就瘋狂跳舞」。

這是南方的詩。

 

 

「要是我心頭火起…我要把那些茅草野樹全清掉」。

這是一位曾經記憶裡老友的話。

 

 

此刻,我說:

「那一剎那,我心頭的火起,久遠的淚拴不住的流」。


原來夢有知覺,原來醒來有感覺。

 

紅袂2018/05/17 14:36回覆
6樓. yusheng 李
2018/05/16 21:55
也許被外星人綁架了,正在進行超導感知元件的植入?

我閱讀過許多UFO報導,發現被外星人綁架後被放回的受訪者,其中有些人會有特殊的記憶或變化。可是我看看自己,除了一年年老外,也沒變的比較聰明,又或是忽然擁有某些以前沒有的能力,所以,你說的這點應可排除。

紅袂2018/05/16 23:07回覆
5樓. 彥心
2018/05/16 21:10
夢可分數種屬性,前世記憶殘存,未來指示,時事感應,因緣反饋,情緒心結的回對糾結等等,古代還有胎夢之說,而且胎夢不限於孕婦本人,所以很難歸因究屬何夢,若能卜筮一問,可更確定所應何事。

就只是記述清晰又奇異的夢境而已,沒啥需要卜卦一問。我常作些稀奇古怪的夢,所以早已習慣。

 

以前在奇摩交友版時認識了一位很好的妹妹,我們在同一個城市,便成了現實裡最好的姊妹。

7年前她癌症過世,她住院期間,哪怕有男友相陪,但不管我上班或出差,都一定會找時間趕去醫院探視她。

 

最後一晚她男友已先回家休息,由我接手看顧,到了快半夜12點她的情況很糟,於是趕緊打電話給她家人,要她妹妹無論如何當晚都要趕到醫院,否則可能來不及。

 

她妹妹來了後我回家休息。入睡後夢到這位妹妹搭著一艘金色的船,從海的方向航行著,最後航行到我面前,微笑對我說:「姊姊,我來向妳道別。」這時忽然我的手機響起,把我從夢中驚醒。一接起電話,她妹妹從話筒中哭著跟我說;「我姐姐走了,我現在準備叫救護車送她回家。」我冷靜回說:「我知道,妳姊姊剛剛已到我夢中向我道別。」

 

這是真實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沒任何一句杜撰。

 

我沒有妹妹,在異城中能遇到一位親如姊妹的友誼,是我之幸,所以關於她的離世,我傷心了好多年。 

紅袂2018/05/16 22:59回覆
4樓. 貝勒爺
2018/05/16 20:20
幫妳說話還罵偶……………嗚嗚嗚
佛印看蘇東坡是佛,他就是佛;
蘇東坡看佛印是屁,他就是屁。
我看紅袂像仙。

咦?我記得這篇已回應過了,怎麼現在看來是空白?

 

難不成我昨晚夢遊或兩眼昏花?

 

總之,我不是仙,但你版上的風光應該是如蘇才子才是。

不然,你的文章也不會一而再地被「電小二」推成精選。

紅袂2018/05/17 15:11回覆
3樓. 吹起了自然風
2018/05/16 15:34

這夢或許真帶些意義   

我有時做夢還上網   周公解夢

有時真有些幫助    當然有時可以自己撿選  適合自己的解釋      哈哈 

年輕人還真偶爾會察看周公解夢,但這輩子屬於會做夢之人,窮其一生的夢數不盡,

因此除非特殊夢境,否則夢醒便也煙消雲散。



人活著時要記憶的東西已超載,更何況南柯一夢。呵呵!

 

紅袂2018/05/16 16:12回覆
2樓. 陸游
2018/05/16 04:04
好奇特的夢!我先以為是耶穌呢(因為看過那塊石頭)!微笑

呵呵,只是我的亂夢,可不能褻瀆了耶穌之名。

 

我還夢過另一個死亡之夢。

場景在印度,我沿著恆河一路走,岸邊出現許多舉行葬禮之人。

河面上一具具等待火化的大體,以及大師送葬儀式與祝禱。我走進恆河裡慢慢過著,這些大師也看著我,然後對我點頭,之後,我看到熊熊大火正燒著一具具大體。

 

這個夢很短,但很真實,因為在夢中,印度人的膚色與臉孔非常鮮明,葬禮文化非常鮮明,彷彿我真的身歷其境。

紅袂2018/05/16 11:45回覆
1樓. 貝勒爺
2018/05/16 02:02

被人全身抹油不是被看光光......?

偶也去過天堂:http://blog.udn.com/romeolee/33445748

再一次應證…

 

男人與女人的腦不一樣。

所以,思維角度與邏輯都呈現兩極與異趣。

 

拜讀了你的上天堂之文,相較之下題材內容豐富,與我夢境的單一性不同。

當然,最能一眼讀出你文章風格的,除了政治外,便是《女人》。

紅袂2018/05/16 11:31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