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楓香•曾經》Chapter 02
2018/04/16 22:53
瀏覽214
迴響2
推薦25
引用0


《楓香•二十三歲》

 

楓紅楓落,台中今天天氣陰暗,冷風颼颼。那株楓香漫天撒著落葉,像是我的心情。

 

請了一天假,一早來到公園架起相機,想要捕捉這株晚春楓香的深情。然而我只是呆坐著,一大箱的攝影器材只是我的偽裝,由萊佧相機觀景窗望出去,彷彿戴著面具。

 

一片楓香葉飄到我手中,小小的,應該不會這麼早紅?檢視它,雖是小小的葉片,但是完美的三爪狀裂葉組成一張熱情的紅,它一點都不遜色。

 

---------------------------------------------------------------------

 

初見櫻子那年我二十一歲,是將要大四的暑假,妹那年十七歲,讀嘉女高二,已是婷婷玉立的少女。

 

楓香情事我雖被救回,但從此不曾開口說話,校園裡踽踽獨行,我像個幽靈,黃昏課後坐在校園裡的成功湖畔,偶爾想起我失敗的人生。

 

媽和妹不曾再提那件事,同學們也只能和我筆談。學習的課還好,報告準時能交,醫生判定我是失血導致語言機能的殘障,許多人給我的幫助不少,但對於殘障協會安排的手語課程堅持不去,因為我不想和這世界有任何瓜葛。

 

去年我們搬到這個城市,有著梅山和象徵諾言的好居處。全家住在老舊的日式宿舍,因為公家沒錢整修,這類沒人住的房子就成了省錢的好地方。

 

暑假不久後的某一天,“哥,這就是我說的好同學阿櫻,還有阿茵,她剛考上我們學校…”妹擁抱我後開始為我介紹。家人以擁抱打招呼的方式是那年媽抱著我和妹痛哭後才開始的習慣。

 

從滿桌的書堆中我抽出一張還有一半空白的紙張,寫下了“阿櫻阿茵妳們好,謝謝妳們照顧阿珍。”在這舉目無親的地方,妹到了下學期才有了阿櫻為伴,我還記得妹告訴我她交了一個好朋友時的興奮樣。阿櫻阿茵是堂姐妹花,她們是當地的世家。

 

寒暄過後我埋首工作,她們在妹的房間裡嘻鬧,突然一句“妳哥為什麼是啞巴?”吸引了我的耳朵。我聽到妹的聲音“噓”,想像她比著閉嘴時可愛的模樣我不禁微微笑了起來,靈秀的妹是唯一能逗我笑的人。

 

妹的房間裡傳來了阿櫻甜甜的聲音“阿珍,妳哥的字好漂亮喔!”而阿茵嬌嬌的聲音說道“妳哥長得很好看耶!”接續又聽到妹的聲音“噓…”。

 

 

---------------------------------------------------------------------

 

就這樣,那個暑假,她們成為家裡的常客,每天課輔完就窩在一起。而整個暑假我都窩在桌前,有時閉目有時讀書,而“入定”啥都不想的功夫就是在那時練成的。此後每天與她們彼此都會打照面。

 

有一天阿櫻怯怯的走到我桌前,我張眼看見她紅紅的臉,她羞澀的對我打開一張紙,是我第一天隨手與她們打招呼的那張紙。她想問我紙上的上半段寫的字是什麼意思。

 

“月出皎兮,俊人僚兮,舒窈糾兮,勞心悄兮”那是詩經《國風•月出》的頭一句。應該是我在寫報告時的初稿,而中文是我選修的文學院課程。

 

那天她和我筆談了一個下午,說筆談其實沒有,大部份都只是她在問詩經而已。我開學後,書信成了我們持續筆談的方式,偶爾阿茵也會來信,她們的信成了我的家信。

 

時間很快的過了,第二年我畢業,由於不必當兵,殘障協會替我在台北找到一個管電腦機房的工作,我同時補習寄望不大的研究所考試。由於當時懂電腦的人不多,工作實在太忙,我回家的次數更少了,阿櫻來信的頻率也隨著日子愈來愈高,她的信成了我每天醒來第一件盼望的事。

 

再過一年,我二十三歲,六月份時妹和阿櫻高中畢業,那時阿茵要回美國,我回家和她們小聚也為阿茵送行,媽和妹當天忙著料理,我和阿櫻,阿茵筆談。

 

“其實你沒有啞,你只是不願意再說話”阿櫻突然冒出這一句。我驚訝的站了出來,怔了一下,然後衝到庭院不理她們,自己蹲在七里香圍籬邊默默掉淚。背後傳來阿茵對阿櫻的抗議“都是妳啦…”。

 

餐桌上的氣氛變得很僵,妹想要炒熱氣氛,熱絡的招呼姐妹倆,媽背對我正為大家盛飯,我低頭就座時三個姐妹努力的對我笑著。

 

我沒抬起頭,用了最大的力量,小聲而緩慢的迸出腦中最後沒說出的那句“媽,對不起”。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2) :
2樓. yusheng 李
2018/04/18 22:57
不想說話,也許是有些受挫的生活經驗,使他覺得很累?

呵呵…我已經貼出最後一章,您一看便可得到答案。

有些創傷會造成心因性的後遺症,但凡心因性的症狀,就醫學角度,無解,只能靠時間及個體減緩或恢復。

解鈴還需繫鈴人。我相信,「愛」是一劑解藥。

紅袂2018/04/19 17:31回覆
1樓. Yannie
2018/04/17 16:25

這篇是初次閱讀

感覺不那麼悲傷了

對後續有著期待^^

 

吳淡如寫過:「沒有一種幸福的背後,不站著一個曾經咬緊牙根的堅定靈魂。」

或許因為年輕才能如此飛蛾撲火似的對待愛情

 

這篇文可以看待成只是一篇虛構文,但也有可能發生在人間類似的愛情故事中。

我用故事形容,是因為我是局外人,但對當事者而言,不是故事是真時的血淚情愛。

紅袂2018/04/19 17:24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