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楓香•曾經》01
2018/04/15 01:44
瀏覽2,686
迴響4
推薦34
引用0

                                                   

《楓香•十九歲》


 

楓香樹仍堅持它的紅葉。

 

每天我經過它面前時,對這棵無視於春天即將消逝而兀自頑抗著時光的楓仔寄予無限的感慨。它像十九歲的我,想用僅剩的一點紅,吸引她的目光。

 

今天我再度經過它時,佇足抬頭看著它,心裡想著S說的那句話…。

-----------------------------------------------------------------------------------------

 

十七歲那年暑假,在資優生科學營裡認識她,五歲半就入學的我,那時已是高三,而晚入學的她十九歲,美麗活潑,開朗大方,很會照顧別人,她是同學們最喜歡的隊長。

 

營對八天七夜朝夕相處的特訓生活讓我們培養出革命感情,惜別晚會,演出科學睡美人,我是科學王子,她是美人,最後一幕,在同學起哄下,忍不住,我印上她的唇。從此我們共同為第二年的大專聯考作準備,每天下課後一起窩在圖書館裡成雙成對。

 

第二年放榜後,她到台北,我到新竹就學。我們互相訴說著離別的思念,相約每一個星期天見面。見面時,她興高彩烈談著她的發現,社團、教會以及眾星拱照的喜悅,一個新的、五彩繽紛的世界。

 

到了下學期,我找到一個家教工作。家裡的經濟不好,阿爸在我國一時不告而別遠避國外,由媽承擔他留下來的天債。媽、妹和我三人相依為命,媽再也不提和她因為相親而結婚的父親,以及那個野女人。

 

國一的我心裡許下一個諾言,我將用生命作賭注,絕不作個負心的人。

 

媽只專注我和妹二人,我國一那年妹妹小珍剛小學二年級。當我夜裡讀書時,媽一面陪我,一面趕著她的第二份工作。在課業上媽教了我許多,那也成就了我成為資優生的原因。

 

媽是國文老師,國中高中夜夜伴讀,媽也成為我無話不談的好朋友。當我和我的公主熱戀時,媽有一次正色的告訴我“不要讓自己成為一個繡花枕頭,充實你自己,選擇相知的伴侶,才能找到你內心真正的快樂。”當時的我毫不在意媽的隱憂。

 

家教讓我和我的公主聚少離多,陪伴著我的是公主和我倆都喜愛的李斯特,音樂是我們共同的喜好,李斯特煽情的樂章曾是我們的歡樂。

 

然而情話不再綿綿,終於到了攤牌時刻。她的男伴就讀醫科,我和公主對坐在麥當勞樓上,她指了指窗外對面騎樓下的他,見他反坐在一輛拉風的街車上,仰頭望向這裡,臉上淺淺露著勝利的微笑,身穿皮夾克,一個LV背包擺在身前,讓他渾身散發出俊秀富家子弟的氣習。

 

”你不是愛我嗎?讓我走。”公主說。我無言反駁,良久,我只說”妳聞起來有一種香味。”公主撩一撩長髮,抬起頭半閉著眼睛說:”這是香奈兒五號”。

 

那是大二上寒假將開始前的事情。三年的戀情,在一杯廉價咖啡下結束。我終於還是負了她的心,讓她對我有了不滿的理由。

 

典型的肥皂劇情發生在我身上,但是一點都不好笑,我仍是日夜悲傷,因為我太了解公主,要她回頭,一點都無望。

 

學期結束,我沒回家,將家教所賺的錢寄回家,買了單程車票,投宿在山上一家旅舍,旅舍房間外面正是初冬火紅的楓香。

 

S曾問我”你當時用的是水果刀嗎?”我沒回答。其實我用的是吉利,一種鋒利耐用的刮鬍單面刀片,它的刀背有一層鋼板,拿起來非常穩固。

 

最初我想學三島由紀夫,但是最後作罷,因為那工程浩大,最後我選舉了最經濟的方式。

 

洗完澡,坐在床沿上看著窗外夕陽照射著的楓香,鮮紅的色彩鼓舞著我的決心,那種想要一比豔紅的決定。拿出醫療用的橡皮管,緊纏繞住左手腕,只留出那一段將要接受刀鋒的青筋。青筋浮高,越來越藍,我知道當它爆裂時,滿山的楓紅都將相形見慚。

 

轉身坐在鏡台前,寫好給媽及妹的遺言。看著第三張白紙,腦中空白許久,最後沒有抬頭,沒有落款,只寫了“伴你佐右,化成青煙”。

 

吃下安眠藥,為防止半途改變心意而逃跑,同時擺好清洗過的垃圾桶準備接收鮮血。二十分鐘後眼皮有些沉重,左手已經麻木,那是該走的時候,我劃下終止的一刀,那感覺像是打針一樣並不會痛,只有當解開橡皮管的剎那,感覺手有點腫…。

 

心在痛。“原諒我,媽”是最後一句話,浮在我腦海中。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連載小說
自訂分類:信手拈來-小說
上一則: 《楓香•曾經》02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4) :
4樓. 媺媺
2018/04/17 21:56

對不起,來更正:打一個,面對下一堂課

呵呵…沒關係,我懂。

可見得妳也是位對文字嚴謹對待之人。

謝謝妳的回應。

紅袂2018/04/19 00:30回覆
3樓. 媺媺
2018/04/17 21:44

讀這篇文讓我想起了《六弄咖啡館》裡的劇情,

一個男孩關閔綠情關難過加上母親的癌逝,

卡關過不去而選擇自殺......

看到這樣的劇情著實令人心痛。

記得在龍應台《親愛的安德烈》的書中有一段話:

你是否也能想像:在你遇到自己將來終身伴侶之前,

你恐怕要戀愛十次,受傷二十次?

所以,每一次的受傷,都是人生的必修課。

受一次傷,就在人生的課表上打一個溝,面對下一堂課。〞

 

在孩子人生的成長路上,看著他們跌倒,又看著他們爬起來,

為人父母的只能陪他們走過,並祝福他們一次比一次的更加堅強。

 

 

 

我沒看過《六弄咖啡館》,這樣的文章能讓妳做如此聯想,想必也還有其他許多的故事情節類似這般。

 

關於愛情,除了人的對象不同外,其實大家所期盼、所受的傷痛與其中故事應相似。

 

龍應台的書我也喜歡。妳引用的這段話寫得真好,每個年輕人一生中總得在愛情中跌跤個幾回,才能成為最終被等待的那個成熟之人。

 

生命,有些人不必過盡千帆,那是幸運,但畢竟少數。許多的幸福,都得自己用愛與淚去努力爭取才能獲得。

紅袂2018/04/19 00:26回覆
2樓. sallychen
2018/04/15 23:04

看得我怵目驚心

看得我深覺慚愧

怎麼我從不曾為愛留下鮮血

或更多的眼淚

都說愛情是一條不歸路

愛上了 衣帶漸寬終不悔

為伊消得人憔悴

愛上了 直叫人死生相許

但即便再一次年輕

我也不會這麼做

可能我的愛情裡 沒有委屈和淒美

可能我更愛的是自己 

曾經最美的分離是 承認錯愛 瀟灑分手

留給彼此更寬廣的空間 

相對於文中的激烈決絕

不禁想問 哪個才是對?

或許在愛裡沒有是非 只有堅強或軟弱

salli!「為愛留下鮮血」…這不好玩吧!

我們都該慶幸年輕時的愛情沒有用如此慘烈的方式處理。

 

男主角畢竟是十九歲的年輕人,且是資優生(從小求學一切順遂),在人生剛剛萌芽時遇到心儀的女生,曾經有過兩心相許的愛情。如今,女生另有新對象,對一個天之驕子來說,生命如同天崩地裂。

 

 

現今社會上,許多諸如此類的新聞報導,愛之不得起殺心,或尋求短見總能耳聞。

年輕人總以為愛情就是生命的全部,所以才會做下許多讓家人遺憾的傻事。

 

還好!還好!我們懂得愛自己與成全他人,或許也曾為失去傷心落淚,為情苦惱千回,但走過歲月,我們的人生沒有因此枯萎。甚至,還可能發現當初的愛只是錯愛,能因失去而躲過,何其幸運。

紅袂2018/04/16 17:07回覆
1樓. Yannie
2018/04/15 08:11

記得我之前就看過這篇小說

再看一次感覺還是很悲傷

不過是個孩子

但愛情也不會放過孩子

幻滅是成長的開始

人生若沒有這些磕磕碰碰,心很難茁壯堅韌。

 

年輕時,哪個不都認為愛情就是生命的全部?總得…痛過幾回,才能領略「愛的美好與複雜」,才會慢慢調整修正自我,才可能懂得包容或成全。

 

年輕,才能對愛下得如此激烈,一旦過了歲月,山老了,連風都冷靜地吹。生命,從來不是單一作為與取捨,自己不窄化,生命的豐饒將無盡無邊。

紅袂2018/04/15 09:58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