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法國接觸者證實星際聯盟向人類世界播愛
2021/11/23 18:00
瀏覽461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米高·薩拉博士(DR MICHAEL SALLA)2021年11月22日
羅拔·L(Robert L)是一位來自法國的天外接觸者,他說1969年在喜馬拉雅山的一個秘密基地呆了將近一年,在那裏參與基因實驗,在另一個星系的星球上播種人類生命。在完成一年的基地生活後,他被送回法國並要求保持沉默,就這樣經過將近40年,直到2005年才首次公開。
羅拔聯繫了法國知名的飛碟研究者喬治·梅茲(George Metz),在交流後,他的經歷讓喬治印象深刻,並將其收錄在2011年出版的《法國的飛碟:喬治·梅茲的調查》(Ovnis en France: Les enquêtes de Georges Metz)一書中。這本書出版後並沒有譯成英文,使得英語世界大多數人不知道羅拔的非凡經歷和它的意義。
羅拔的奇異經歷在今天特別有意義的是,他在書中把外星生命形容為屬於「星際聯盟」(Intergalactic Confederation/IC),管理星球上如地球等的生命,而這個聯盟在由9個非常先進的外星生命組成的神秘小組的監督下運作。
這是喬治書中的相關段落:
「我們負責保護像地球這樣有人居住的星球生命安全。我們是星際聯盟的一部份,由9個不知名的上級監督,他們管理着各個星系。」(第180頁)
這似乎是埃琳娜·達納安(Elena Danaan)說她最近在木星的木衛三上遇到的兩個外星團體,即「星際聯盟」和「九人理事會」,他們的到來是為了觀看人類從外星壓迫者手中獲得解放;我之前的文章已描述過。
11月16日,我在埃琳娜組織的Zoom視頻聊天中採訪了羅拔,我向他詢問了關於他的接觸經歷。羅拔不會說英語,埃琳娜做了翻譯。埃琳娜之前翻譯了他書中的一些段落,幫助我確定問題的框架並更好地理解他的故事。
在採訪中,羅拔解釋說,他的家人在1966年6月首次開始有與飛碟有關的經歷,當時他20歲。起初,他的父親和祖母看到半打一米大小的白/黃色光球穿過他家,然後與一個較大的圓柱形結構結合在一起,靜止在他居住的山谷底部。
這一現象在1967年1月再次出現,這時羅拔在他父親的提醒下第一次看到了這些光球,他父親也是第一次看到這種現象。再一次,這六個光球加入了附近一個較大的圓柱形物體。這一現象隨後在幾個晚上反復出現,羅拔最終跟隨這六個光球到較大的圓柱體結構,他估計這個圓柱體有13米高,2米寬,漂浮在地面上。

光球和圓柱形底座。喬治·梅茲繪圖~2008年
羅拔開着車追趕較大的圓柱形物體,該物體遠離他同時保持着恆定的距離,亮度也在增加。最後,一個小巴大小的飛碟出現,上面有兩個圓頂,裏面有兩個人形的輪廓。飛碟移動到離羅拔只有20米的地方,他的車子也死火。他驚慌失措,然後卻不知覺地睡着了,並有一次失踪的經歷。當他回到家時,他父親說,兩個光球包圍了農場,阻止他離開去尋找羅拔。
羅拔說,在接下來的兩個月裏,他開始每天睡上20個小時,並有許多奇怪的夢和經歷。這些接觸事件的高潮是他遇到了三個瘦高的類人型天外生命,他們出現在臥室裏。通過牆壁上出現的漩渦進入並開始與他對話。
羅拔起初認為他們是天使,但他們告訴說只是人類,和他一樣,只是更進化,壽命長達500年。他們說是來自另一個星系的科學家。羅拔主要與三個外星生命互動,他分別稱之為「嚮導」(男性);「生物學家」(大約兩米高的美麗女性);以及「民族學家」。
1968年9月,外星人問羅拔是否願意參加一項基因實驗,幫助在另一個星系的星球上播種人類生命。羅拔被告知他將在喜馬拉雅山的偏遠基地呆上一年,在那裏他將提供生物材料,這些材料非常適用於銀河系的播種項目。羅拔同意了,在1969年1月初,他被飛碟帶到了基地。

羅拔遇到飛碟,並將他運送到喜馬拉雅山。喬治·梅茲繪圖~2008年
在喬治的著作中,羅拔將其位置描述為拉達克(Ladakh)附近,這是一個橫跨中印邊界的戰略性山區。喬治引用2004年的幾篇文章,描述該地區一個所謂外星基地的飛碟活動,這有助於證實羅拔的故事。
羅拔說,該基地完全位於地下,只有一部電梯連接基地和地面。他說,通往地表的電梯出口很好地掩蓋,使得基地很難被發現。他的圖示說明了該基地位於偏遠山區地表下一公里。
羅拔說,該基地內部非常具有未來感,其牆壁似乎不是洞穴壁。基地裏充滿了先進的外星技術,如全息電視監控器,可以用來監控遙遠的地區,如他的家和村莊。他意識到,他和家人第一次遇到的光球實際上是監控設備,其輸出可在這些全息顯示器上看到。
羅拔可在基地內自由活動,基地有三層。他經常在走廊和接待區遇到長得像人類的外星生命,他們對他很有禮貌。有三間房室是他被限制進入的,因為這些房室含有可能傷害他的強大電磁能量。據推測,這些房室涉及維持大型地下基地所需的電源、屏蔽和環境技術。

喜馬拉雅山的外星基地。喬治·梅茲繪圖~2008年
在基地呆了近一年後,羅拔回到家,被告知他與天外接觸將停止,但他們仍將通過嵌入他背部的植入物對他進行終身監控。植入物採用了先進的技術,使其能夠移動,但在X光機上不會顯示出來,儘管可以感覺到。
在我們的採訪中,羅拔形容了好幾次外星人神秘地介入以拯救他的生命。儘管身體接觸在1969年就停止,但他仍感到與他們有強大的聯繫。他說,在2005年決定公開身份是由於他們的隱藏壓力,他無法抗拒。
羅拔的故事非常有意義,因為參與在多個星系不同世界播種的科學團體,他稱之為「星際聯盟」,與埃琳娜在木衛三遇到的外星團體有相似之處。
根據「星際聯盟」的故事,羅拔提到一個由9個高度先進外星生命組成的神秘團體,也非常類似於埃琳娜也在木衛三召開的九人理事會。
必須指出的是,埃琳娜之前並沒有讀過喬治的著作,其中講述了羅拔在一個稱為「星際聯盟」組織中的經歷,直到她去了木衛三之後。為了找到正確的事件順序,以確定羅拔的經歷是否與埃琳娜的相印證,我(米高·薩拉)提出了以下問題,並得到埃琳娜的答覆:
米高:「埃琳娜,說白了,妳是在發表播種者視頻之後才知道羅拔與播種者(IC)的經歷。然後看了喬治的書,發現關於9個未知生命的說法,是在妳與九人理事會相遇之後還是之前?」
埃琳娜:「好的,米高,我翻閱了所有的筆記和電郵,盡我所能保持公平,入正題吧」:
▲10月12日:「托爾·漢(Thor Han)首先通過心靈感應向我展示了IC的艦隊。晚上,他帶我去木衛三附近的一艘母艦上與他們見面。然後,我了解到更多關於IC是誰以及他們與九人理事會關係的細節。托爾以前曾多次向我提及九人理事會,但那天我得到了更多信息。」
▲10月27日:「在油管上的問答中,我公開談論了10月12日與IC的本次接觸。」
▲10月28日:「喬治給我發郵件提到羅拔認為這是關於同一個人(外星人)。他激起了我的好奇心,我想再聽聽這個故事,(喬治大約在一年多前和我談及羅拔,討論喜馬拉雅山的基地,但後來當他在10月28日提醒我這個故事時,我看到了與我的經歷的相似之處,這真的引起了我的興趣,我將告訴你)。」
▲10月31日:「與喬治視頻通話(我、他和他一些飛碟愛好者朋友,他們想聽聽我的故事),我們談論了播種者、IC,以及我與羅拔的接觸經歷如何吻合。我們沒有談論9人理事會(羅拔從未見過他們,而我也還沒有與9人理事會有過任何接觸,所以這並不是話題)。」
▲11月3日:「9人理事會與我聯繫,我問起吉恩·羅登伯里(Gene Roddenberry),然後你做了個相關的視頻。」
https://youtu.be/C5xFtZtFnUs
埃琳娜的回答清楚地表明,在得知羅拔討論過這兩個問題之前,她分別與星際聯盟和9人理事會的代表見過面。這意味羅拔的信息是對埃琳娜所經歷的獨立證實。
為了幫助讀者更好地區分上述團體和「銀河世界聯邦」(GFW),埃琳娜提出了以下評論:
▲播種者=星際聯盟=包括許多星系的文化集團。他們都是化身為外星生命的人(就像GFW,但規模更大)。他們不是9人理事會。
▲9人理事會是完全不同的:他們是質體的超意識,並非IC的一部份,但IC與他們的關係是高級管理。他們沒有化身,生活在「虛空」中,沒有維度也沒有時間。
在閱讀喬治關於羅拔故事的部份內容,以及我自己16日對羅拔的採訪時,想起了我的消息來源「JP」君,與參與播種不同世界外星人的類似遭遇,在他第一次告訴我在巴西的接觸經歷後,就開始於2008年認識他。
https://youtu.be/BiHp-OJ-7bc
在交流的13年裏,他告訴我,他曾多次被帶入大型多公里大小的半球形生物艙,裏面有地球上多種植物和動物的遺傳密碼。他被告知,在未來,他將參與未來地球的播種工作,因為他的生物材料是合適的。JP說,他允許在生物艙中活動,讓自己習慣於生物艙,以便將來他和其他發現自己在生物艙中作為行星播種項目的一部份時不會感到驚慌。
目前,JP在美陸軍服役,為美太空司令部執行秘密的星外任務,正如我之前一篇關於未來星際艦隊建設的文章中所講的。他告訴我,最近他也被帶到了木衛三,作為預先警告的任務的一部份,但與之前的月球任務不同,由於作為標準操作程序的一部份對他和其他軍事人員進行了記憶清除,他已不記得細節。JP解釋說,有時記憶清除會成功,但有時卻對他不起作用。
與流行觀點相反,美軍和情報界對接觸者以及他們與不同地外物種的互動非常感興趣。接觸者經常被招募或被軍事和情報人員密切監視。JP被密切監視了十多年,並不斷受到壓力,要求他加入機密項目或被軍方情報人員徵召。由於經濟壓力,他最終妥協,現在他是軍事職業專長(MOS 91J),是一名軍需官和化學維修員,但也接受了執行星外任務的訓練,這些任務是保密的。JP給我看了他完成特種部隊訓練的證書,證實了他的秘密太空任務。
總之,在採訪中,我發現羅拔是真誠且非常可信的。他的評論與喬治的著作《法國的飛碟》中描述的內容明顯一致。鑑於埃琳娜最近在木衛三的經歷,羅拔關於不同的外星人群體參與在我們和其他星系的人類世界播種的言論特別重要。羅拔的證詞,以及JP自己與參與播種新的人類世界的外星種族的經歷,是對埃琳娜所說的在木衛三與星際聯盟和9人理事會經歷的重要佐證。
綜上所述,三個接觸者案例顯示,星際聯盟在更高的宇宙機構;9人理事會的監督下行事,負責在不同星系播種人類生命,並曾於遙遠的過去在地球上播種生命,現已回到太陽系,觀察着地球的醒覺和解放。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