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加拿大醫生揭發疫苗真相
2021/06/05 15:08
瀏覽5,293
迴響2
推薦5
引用0

阿爾君·華利亞(Arjun Walia)2021年6月2日
《加拿大病毒免疫學家、教授和醫生對新冠疫苗安全性發出警告》
加拿大病毒免疫學家和拜拉姆·布里德爾(Bryam Bridle),以及其他加拿大醫生和科學家,一起提出了他們對新冠疫苗安全性的各種擔憂。
如本文所述,那些值得進一步研究的問題會受到截斷、被嘲笑和非死不可的過濾,在這場大流行中,有這麼多醫生和科學家被審查,為什麼?
拜拉姆是病毒免疫學家和圭爾夫大學教授,開發免疫戰略以預防傳染病和治療癌症而聞名,是一名非常「支持疫苗」的科學家,而且已有相當長的時間。用他自己的話說,他宣揚「高質量、經過充份驗證的疫苗的價值,並熱情地促進它的使用。迄今為止,疫苗是最有效的醫學類型;它以成本效益的方式拯了救數百萬疾病或死亡邊緣的人。」
https://ovc.uoguelph.ca/pathobiology/people/faculty/Byram-W-Bridle
https://dryburgh.com/wp-content/uploads/2021/02/Bryram-Bridle-PlanB-2021-Slides.pdf
由於最近在播客中提出了關於新冠疫苗的多種安全問題,拜拉姆發出了一些聲音。從那時起,拜拉姆經歷了許多其他知名科學家所經歷的,即一場惡毒的抹黑和人格攻擊運動。根據來自他的一封電郵:「這樣的時代,一個學術界的公務員不能再以誠實和基於科學的方式回答人們的合法問題,而不用擔心被騷擾和恐嚇。然而,對公眾隱瞞科學事實並非我本性。」
關於這些問題的文章,如果提出這樣的信息,就會不斷受到非死不可下屬核查員的「事實核查」。他們經常收到「假新聞」的評級,往往只拿出證據表明需要更多的研究為藉口。這就是審查制度。
在播客中,他表示科學界已發現,如果新冠突刺蛋白進入血液循環中,幾乎完全會對心血管系統造成損害、血液凝結和其他潛在問題。新冠病毒的表面有一種突刺蛋白,這種蛋白就是感染我們身體的原因,這就是拜拉姆說的「我們一直在疫苗中使用突刺蛋白」。我們在使用的疫苗讓體內的細胞製造這種蛋白,以便產生一定的免疫反應。這就是一些新冠疫苗背後的理論。
他解釋說,如果將純化的突刺蛋白注射到研究動物的血液中,會對心血管系統產生各種損害。顯然,它可以穿過血腦屏障,對大腦造成損害。他的所有主張都有科學依據,在本文結尾處有鏈接。
以下是拜拉姆通過播客說的一點內容。在下面,你會發現他和同僚在編寫更全面的報告時,整理出了一份簡短的簡報。
現在,乍一看,這似乎並不太令人擔憂,因為我們將這些疫苗注射到肩部肌肉中。到目前為止,我們的假設是,這些疫苗的行為與所有的傳統疫苗一樣,除了注射部位,它們不會去其他地方。因此,它們停留在肩部,一些蛋白將進入當地的引流淋巴結,以激活免疫系統。
然而,這就是前沿科學的作用,這也是它變得可怕的地方。通過向日本監管機構索取信息,我和幾個國際合作者獲得所謂的生物分佈研究。這是有史以​​來第一次,科學家能夠看到這些RNA疫苗在接種後的去向。換句話說,它留在肩部肌肉中是一個安全的假設嗎?簡短的答案是:絕對不。這是非常令人不安的。
在種苗後,突刺蛋白進入血液,幾天內通過個人血液循環系統。它會積聚在一些組織中如脾臟、骨髓、肝臟、腎上腺和卵巢中,濃度很高。在13名種苗的醫護人員中,在血液中發現了突刺蛋白,有11人處於循環狀態。
https://academic.oup.com/cid/advance-article/doi/10.1093/cid/ciab465/6279075
這意味着,我們很早就知道突刺蛋白是一種致病蛋白。它是一種毒素,如果它進入血液循環會對身體造成損害。現在我們有明確的證據表明,三角肌中的細胞會製造這種蛋白的疫苗,其本身加上這種蛋白進入血液循環中。當進入血液循環時,突刺蛋白可以與我們的血小板和血管內的細胞上的受體結合,這正是我們看到與這些疫苗有關的凝血障礙的原因,它還可以導致出血,當然也涉及心臟,這就是我們看到心臟問題的原因。蛋白本身也可以穿過血腦屏障,導致神經系統的損害。
他強調,這些發現也讓人質疑該疫苗的潛在長期健康後果,這是令人擔憂的。如果一年後或五年後有人因為這種疫苗而死亡,難以追究,那麼很可能就永遠不會與疫苗有關,而且索賠仍將是「未經證實的」。我們會真正知道嗎?即使在今天,在主媒報導中,種苗後不久死亡的案例都被認為與疫苗無關。我們經常被告知「沒有發現任何關聯」,但是,真的如此嗎?我們是否錯過了什麼?
拜拉姆和加拿大新冠關懷聯盟(CCCA)的同僚最近發佈了一份簡短的報告,概述了上述播客中所解釋的科學知識,該聯盟由加拿大的獨立醫生、科學家和專業人士組成,旨在提供有關新冠的證據信息。該組織預計將發佈一份更廣泛的文件,深入研究與新冠疫苗和青少年有關的更廣泛和更深入的細節。如果有興趣與他人分享,可以訪問該報告。
簡報來源如下:
https://health-infobase.canada.ca/covid-19/epidemiological-summary-covid-19-cases.html
https://www.canada.ca/en/public-health/services/publications/diseases-conditions/fluwatch/2018-2019/annual-report.html
https://academic.oup.com/cid/advance-article/doi/10.1093/cid/ciab465/6279075
https://www.mdpi.com/2673-527X/1/1/4
https://www.pmda.go.jp/drugs/2021/P20210212001/672212000_30300AMX00231_I100_1.pdf#page=16
https://pubmed.ncbi.nlm.nih.gov/32661139/
無論提出什麼樣的科學依據,或有多少證據可以證明對新冠疫苗的安全性進行嚴肅和公開的討論,所提出的擔憂似乎從未被主媒或公共領域客觀地對待。
相反,他們飽受極端的審查和嘲笑,這是我們看到發生在該領域許多科學家和醫生身上的事情,包括全球許多最知名的該領域專家。新冠大流行發動了一場大規模的科學審查運動,這與我們以前所見過的任何事情都不同,不禁讓人產生疑問,為什麼?
為什麼討論和科學受到壓制,而且在某些情況下被錯誤地「揭穿」,僅僅是因為它質疑我們從政府和製藥公司得到的官方說法?政府和大公司是否真的以我們的利益為重?他們是出於為所有人做好事的目的而行動嗎?他們有其他動機嗎?為什麼我們不能對「有爭議」的話題進行公開和透明的討論?
自由媒體在這裏是為了追究政府的責任,為人民服務,而不是被政府審查。

有誰推薦more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迴響(2) :
2樓. Mislead
2021/06/10 02:46
這是一則誤導訊息。

https://healthfeedback.org/claimreview/byram-bridles-claim-that-covid-19-vaccines-are-toxic-fails-to-account-for-key-differences-between-the-spike-protein-produced-during-infection-and-vaccination-misrepresents-studies/(Misleed@mislead.com)
1樓. Money Doctor (MD)
2021/06/05 22:14
感謝您的分享!
感謝您的分享!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