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非簡非繁 需要文字革命〈下〉
2018/11/08 05:22
瀏覽850
迴響2
推薦48
引用0

敝人並非電腦專家和文字學家,如何使漢字更加符合字理的系統性以適應電腦,實非我的學識所能及,敝人僅是根據自己使用字音和字形輸入電腦的經驗,所想到的一些使中文更容易輸入電腦的方法,提出來謹供參考而已。

以字音輸入法來講,由於古今異音,許多字對現代來講,其「形聲」的作用已經走音,毫無表音的意義,難以見字讀音。像那些不常用、罕用的字,如:鬩(細)牆、飽飫(浴)、祓(扶)除、屋椽(船)、天塹(欠)、齲(取)齒、陟(至)嶺、乾涸(合)、草菅(間)、笞(吃)打、靛(店)藍、柔荑(提)‧‧‧等等、很多很多,這些字詞極少用到口語上,一般人對之只認不讀,極少深究其音,但是要用到字音輸入電腦,麻煩可大了!猜估其音來輸入,結果白花了時間,還是得要翻查字典,大大阻礙了打字速度。

1.所以那些不常用、罕用的字,就實在應該使其容易讀音,而改為有邊讀邊,如:簇(醋→改讀為族)、齲(取→改讀為禹)、涸(合→改讀為固)、靛(店→改讀為定)、磔(折→改讀為桀)、荑(提→改讀為夷)‧‧‧等等。
2.或是與相同偏旁的讀音一致,如:鬩(原讀細→改讀為倪)、椽(船→改讀為緣)、笞(吃→改讀為苔)、陟(至→改讀為涉)、塹(欠→改讀為漸)‧‧‧等等。
3.或是以原字讀音相同的偏旁來取代,另創新字以保持原音,如:「袚(扶)」(袚的右邊旁改為→夫)、「熠(羿)」(習→改為羿)、「飫(浴)」(夭→改為谷)、「霾(埋)」(貍→改為埋)、「菅(間)」(官→改為戔)、‧‧‧等等。

還有一些同偏旁卻讀音紛亂,如:
謳(歐)、嫗(玉)、樞(輸)
謚(是)、隘(愛)、縊(異)、溢(異)
憧(沖)、幢(床)、瞳(童)、撞(壯)
課(客)、裸(攞)、踝(懷)、祼(慣)
惴(墜)、瑞(銳)、湍(ㄊㄨㄢ)、端(ㄉㄨㄢ)、揣(ㄔㄨㄞˇ)、踹(ㄔㄨㄞ`)、喘(ㄔㄨㄢˇ),‧‧‧‧‧‧等。
1.實應將其中不常用、罕用的字與常用的那個字同歸一音,如:嫗(玉)改讀為謳(歐)、謚  (是)改讀為溢(異)、幢(床)改讀為瞳(童)。
2.或另創新字以原音相同的右偏旁來取代,達到形聲的造字原則,如:樞(輸)的區改為俞、隘(愛)的益改為艾、憧(沖)的童改為充。
3.課裸、端喘是常用字,讀音容易記住不忘,揣與常用字踹兩音近似,故皆可保持原字原 音。踝祼、惴瑞湍揣不常用,就換掉偏旁(果)(耑)另造新字,以相同音或類似音的偏旁取  代,譬如:踝(果→懷的右旁)、祼(果→貫)。惴(耑→醉的右旁卒)、瑞(耑→銳的右旁兌)、 湍(耑→團字的專)。

如此一來,可使漢字盡量發揮形聲的效果,易於讀音有助於對漢字的學習與記憶,亦利於輸入電腦,應是漢字演化的可行之道。而且,由於修正和改良的字都是不常用與罕用字,主要是在咬文嚼字寫作時,或是描述特殊情況或事項才用得著的字,若作此修正和改良,對我們語言和文字在實際的使用上影響並不大。

                             ❧❧❧❧❧❧❧❧❧❧❧❧❧❧❧❧❧❧❧❧❧

以漢字的電腦輸入來講,字形輸入法的精確度極高,一個使用字形輸入法的熟手,其輸入電腦的速度可以快過手寫輸入,要講求精確和速度,用字形輸入就足夠了。但是一般人常會提筆忘字,有忘了字形無法輸入的問題,尤其是使用字形輸入法需要一段時間熟習字碼,還有拆字取碼的麻煩,一段時間不用往往就忘了字碼與拆字法,是以廣受使用的是字音輸入法。

可是漢字同音字極多,字音輸入最大的問題就是浪費在選字的時間,影響了打字的速度。而字形輸入就沒有這個問題,因為用字形來輸入,就等於以字碼輸入字體讓電腦翻版到屏幕,而同碼的字極少,因此幾乎沒有選字的麻煩,字形輸入法就是快在這裡。我們大可借助字形輸入的選字功能,把字形與字音混合起來輸入,只要借助部首,就限制了同音字的出現,可使選字的精確度大為提高,很大程度上彌補了字音輸入需要選字的缺陷,甚至只輸入部首與近似之音,就可以得出精確的選字效果。譬如:

當遇到不確定讀音的字,可以含糊地輸入讀音,不選四聲(其實是五聲),或是任選其一,再輸入部首:
■譬如【談】字,即使我們只輸入ㄊㄢ(tan),再輸入部首「言」,則總共四十餘個發ㄊㄢ(tan)音的字,只有【談】【譚】二字出現。
■若要【在】字,同樣只輸入ㄗㄞ(zai),再輸入部首「土」,則總共十三個發「ㄗㄞ(zai)」音的字,有【在】一字出現。

甚至可以更加擴大輸入的模糊程度,仍然可以得出十分精確的輸出效果,像許多人常常分不清楚的ㄓ(zh)與ㄗ(z)、ㄔ(ch)與ㄘ(c)、ㄕ(sh)與ㄙ(s)、ㄣ(en)與ㄥ(eng)、甚至ㄢ(an)與ㄤ(ang):
■譬如要【珍】或【振】,我們輸入ㄓ(zh)或ㄗ(z)以及輸入ㄣ(en)或ㄥ(eng),再輸入【珍】的部首「玉」,則總共近九十個發近似音的字,不論第幾聲總共合起來,只有【珍ㄓㄣ(zhen)】【珎ㄓㄣ(zhen)】二字出現。(【珎】字不應出現,這一無人使用的字,實不必列於選字表中。)
若輸入【振】的部首「扌」,近九十個發近似音的字,不論第幾聲總共合起來,僅【振ㄓㄣ(zhen)】【掙ㄓㄥ(zheng)】【拯ㄓㄥ(zheng)】三字出現。若加入四聲(ˋ),就僅有【振】一字出現了。
■要【山】字或是【衫】字,輸入「ㄕ(sh)」或ㄙ(s)以及輸入ㄢ(an)或ㄤ(ang),再輸入部首「山」,則總共近七十餘個發近似音的字,僅出現【山ㄕㄢ(shan)】一字。
若輸入部首「衤」,近七十餘個發近似音的字,僅出現【衫ㄕㄢ(shan)】一字。

不過併用部首來輸入有一個問題,就是部首相當多,總共210個。而且很多的字要仔細看才知道部首是甚麼,甚至根本看不出部首是甚麼?此外,還要把部首拆解為字碼才方便輸入,這樣一來要輸入這些部首,差不多等於要學一整套字形輸入法,那還不如直接學字形輸入法就好了,何必多此一舉?但是僅用一些常用部首就能有了高度實用性。

我們可以把字體類似或是意義相關的部首歸為同一單元,這樣就可以只用十個字碼,就能把絕大部分常用的部首簡單地表達出來,而且可以聯想而易記,如:
單碼:金、木、水(氵冫)、火(灬)、土(士)、人(亻)、口(囗)、心(忄)、手(扌)、足(),十個主碼。
複碼:依照字碼鍵入上面的單碼,如按了字碼【金火】兩鍵,就是部首【日】。
(彳)人人    (日)金火    (禾米)水木   (刂)金金      (虫)口人     (一亠)心心
(力)人手    (月肉)金水  (衤礻)人木  (弋戈矛)金木 (鳥羽)口火 (冂匚匸凵)心口
(耳)人心    (雨)水水    (飠)人口   (弓矢)金手    (魚馬)口水火 (厂广疒)心口口
(目)人心心  (山)土土    (酉)水口    (門鬥)金木木  (犭)口足       (尸戶)人口口
(髟骨)人金  (石)土口    (糹)木木  (冖冖宀穴)土木 (牜)口足足  (罒皿覀)土口口
(女)人水    (王玉)土金  (艹)木手   (阝卩㔾)土木金  (攴)水火   (貝見頁)金口口
(言)金口    (車)金足    (竹)木人    (隹)人土土    (黑白)手足   (廴辶)足土
※賈寶玉說「女人是水做的」。

冖鬥弋弓並不是常用部首,不過可與相關或相似部首聯繫一起,字碼易記,故並列出來。這些字碼可以直接用作字形輸入,即是按了字碼【火】鍵,再按確認(enter),就得到(火)字;按了字碼【金口】兩鍵,再按確認(enter)就得到(言)字;按了字碼【口水火】三鍵,再按確認(enter)就得到(魚馬)兩字,再選其一。
鍵盤上除了音碼之外,可用多餘的鍵做為字碼,如=[};/\~以及右方的page up*page down+-5,總共有14個鍵(不知最上方的F1至F12可否動用),超過所需。

                             ❧❧❧❧❧❧❧❧❧❧❧❧❧❧❧❧❧❧❧❧❧

大部分的常用字所用的部首,就差不多是上列這些。我那本一般性的實用字典包括常用、次用、罕用的字共8734字,佔892頁,上列的部首所覆蓋的字合計550頁,佔了這本字典過半的字數,而且這些常用部首的字使用率又高,大約可佔實際應用的75%左右。同音同部首的字如「人仁、進近、得德、談譚‧‧‧‧‧」極少,需要選字的話僅會有兩三字候選。一般來講,對於一般的常用字,我們不必多想,腦中就自然浮現出該字的部首,不會為了要搞清部首,增加了麻煩而干擾到打字,使用十分簡易。

要易於判定字的部首,目前我們字典上的部首沒有一定的規則可依,如【兀】是「儿」部,【元】卻是「二」部;【雉】是「矢」部,【雎】卻是「隹」部;【耿】」是「耳」部,【取】卻是「又」部;【憲】是「宀」部,【案】卻是「木」部;【翡】是「非」部,【輩】卻是「車」部。因此若要使用部首來輸入,就要定出規則以易於選取部首,譬如一個字同時有兩三個部首出現時,如【耿】【案】就取左部或上部。

再者像那些沒人會用的「厹珎抃汔邤姛筁掱藚譍‧‧‧‧‧」的殭屍字根本不應列在選字表上(我的電腦那套微軟系統有列),避免這些無用字與同音同部首的可用字一起出現,如「珍珎、汽汔、蓄藚、應譍‧‧‧‧‧」而多出選字的麻煩。那些古里古怪沒人會用的字可設一網站列於其上,以供有特殊需要的人取用。

字音受到部首的限制,這樣出來的字就十分準確,八成以上的字就不必再選字,而且已經鎖定,所省下的選字時間,就抵銷了輸入部首的功夫。而且字音輸入的選字,只對排在最前面的常用字方便而已,那些不太常用的字大都要費點時間尋找一下,選字有部首輔助就能一步到位,幾乎任何字都可即要即得。而且部首輔助的好處是打出的字就已鎖定,不會再變更,免得電腦的聯想智能不符所需,如我們要「一樣、現金、正是、字形、意識、‧‧‧‧‧‧‧‧」,顯現後繼續再打下文,卻又豬羊變色,轉成「依樣、現今、正式、自行、義士、‧‧‧‧‧‧‧‧」,這類頻頻發生太多了,煩不勝煩。能把字先固定,這種情況就不會出現,這就節省了很多時間。

單單只用字音輸入,選字功能已經很高,我們不必字字都加部首輸入,譬如我們要的是「接近」,就不必擔心會轉成「接進」,「近」字就只用字音輸入就夠了。從我們打字的經驗大致能曉得那些字容易亂轉,如「一依醫、及即極、是事式、就救舊、‧‧‧‧‧‧‧‧」,這時就加上部首加以限制,而且使用久了字碼也熟爛,日益熟練習慣成自然,順手得很。加了部首輸入對不常打字的人,就不會感受到有多大好處,用了還覺得麻煩,但是對經常用電腦打字的人,熟習使用之後,就有利無弊,方便太多了。

況且字形愈固定,電腦的聯想方向就愈合我們的心思,輔助我們的功能就愈強,我們當然就愈省事、愈省時。譬如我們打出「畫蛇」兩個字,「添足」就會自動跟著出來;打出「畫龍」兩個字,「點睛」就會自動跟著出來;打出「畫虎」兩個字,「不成反類犬」就會自動跟著出來。總之,字形限縮了電腦的聯想範圍,就會愈接近我們的心意,要電腦更有處理中文的能力,我們能不朝著這個方向去發展?

如果可能的話,當我們打出一句話或是一段話,在我們(enter)確認之前,對其中的字還可以回頭繼續鍵入部首糾正,例如句中的【為】字我們不要,我們可以在【為】字鍵入部首【月】,【為】就能轉成我們所要的【胃】;不要【自行】要【字形】,我們在【自】字鍵入部首【宀】,【自行】就能轉成【字形】;甚至不要【得】字要【德】字,可以在【得】字鍵入同樣的部首【彳】之後,電腦就能夠改換為【德】。如此直接用部首去糾正,比起那一套字音選字的程序還是省事。

用部首選字是可以不顧四聲,能夠以含糊的近似音選字。有時候手誤,當我們要【的】卻誤打為第二聲【得】、要【變】卻誤打為第三聲【扁】,這時只要對【得、扁】輸入部首「白、言」就可糾正為【的、變】,不必重打。或是對不常用的字【駘擷壅‧‧‧‧‧】分不清楚是第幾聲?只要輸入部首「馬、扌、土」,就找到所要的字了,不必試選。或是如【鯖】字不知道是該發「精靖請清」中的哪一個音?第幾聲?只要用ㄐㄧㄥ(jieng)一個音輸入部首「魚」,若不出,再用ㄑㄧㄥ(qieng)這個音輸入部首「魚」,就出現【鯖】字了。至於對ㄓㄗ(zh.z)、ㄔㄘ(ch.c)、ㄕㄙ(sh.s)、ㄣㄥ(en.eng)、ㄢㄤ(an.ang)那些近似音的字,如先前所舉的選取【在、珍、振、山、衫】的例子,亂槍打鳥,輸入部首至多試四次就得到所要的字了,而且精準。

那些不屬於上列部首以及部首難明的字,如【了】【巨】【平】【丘】【求】【並】【卷】【些】【承】【孰】【事】【畫】【豉】【粵】【毓】【肅】【囊】‧‧‧‧等等,這些字可依筆劃多寡分為【少】【中】【多】三類。如一~五劃的歸於【少】類,六~九劃的歸於【中】類,多於九劃的歸於【多】類。也就是增加【少】【中】【多】三個字碼含蓋這些字,來輔助上列部首的不足。別看這些字是一大堆,但是把有上面部首有字碼的字以及罕用字排除在外,用字音和筆劃分類起來字數是極少的。

如不分四聲(其實是五聲):
五筆劃以下,發ㄆㄧㄣ或ㄆㄧㄥ與(平)同音的字有(乒)一個,有選第二聲的話就沒有一個。
                發ㄐㄩ與(巨)同音的字有(句)一個。
六~九筆劃, 發ㄅㄧㄣ或ㄅㄧㄥ與(並)同音的字有(兵屏秉),有選第四聲的話就沒一 個。
               發ㄔ或ㄘ與(此)同音的字只有(赤差),有選第三聲的話就沒有一個。
九筆劃以上,發ㄔㄣ或ㄘㄣ與(承)同音的字有(乘參)兩個,有選第三聲的話就只有(乘)一個字。
                發ㄕㄨ或ㄙㄨ與(肅)同音的字有(書舒孰豎甦),有選第四聲的話就只有(豎)一個字。

每個字是一看就知道大約的筆劃數,以筆劃分類,問題只是會弄不清楚在分界線的字是五劃還是六劃、是八劃還是九劃,然而這只是偶而情況,而且用久了也就大致記住那些常用的字是五劃還是六劃,是八劃還是九劃了。或是更簡易一點,分為筆劃【多】【少】兩類,這兩類要選的字也不會太多。

這個形音合併的輸入法是我閉門造車的構想,可能只是思慮不周的謬想,也不知是否可行,提出來供專業人士與有心人參考而已。冀望大家集智廣益,以求使電腦更能與漢字配合。

                             ❧❧❧❧❧❧❧❧❧❧❧❧❧❧❧❧❧❧❧❧❧

對於漢字的改革,那些筆畫過於繁雜的繁體字如囊、龜、鑿、鬱、釁、齏、‧‧‧‧‧‧‧‧等,以及形體相似易於誤認的簡體字如设没、拨拔、仓仑、处外、优忧、‧‧‧‧‧‧‧‧等,本就該修改和調整。現代日新月異新生的知識和事物又大大超過了古代人所認知的範圍,如果漢字的「指事、會意」仍然限囿在古代人的框架下,必然無法發揮漢字對現代知識和事物的表意功能。更主要的還是為了利於中文輸入電腦,一些漢字需要造出一些新部首與新偏旁,進行換血大改造,更改字體或另創新字體是勢所難免。

那些有相同的偏旁然而有多重的發音,與難分類為字碼的筆劃,就乾脆更改其發音或筆劃,以利於我們取音或取碼的中文輸入。照著英文的語音和語意轉化過來的中文字詞,如「嗨、克隆、巨蛋(蛋再大會有多大?)、芝士、聖嬰、托辣斯」‧‧‧‧‧‧‧等等,能望文生義嗎?如果【坦克】把「土」字旁改為「車」字旁;【嗨】的「口」字旁改成「忄」這就顯出興高采烈或是神魂飄越的意味;【芝士】的【士】加上「酉」字旁,【巨蛋】譯為「廣穹場」或「巨穹運場」,不就有了表義的功能?

漢字分工愈細,元素豐富,「指事、會意」的功能就愈明確,電腦就愈容易組合同類字詞,聯想的功能就不至於散漫無主,容易出錯幫倒忙。漢字的靈魂就是表音和表義,盡量充分發揮這個功能應是演變的唯一方向,電腦時代與繁簡無關。

    ----------------------------------------------------------------
         敝人所有文章歡迎轉載以及文章聯結,或擷取其中觀點,
         無需經過我本人同意,無需註明出處。

 

 

有誰推薦more
迴響(2) :
2樓. 大風
2019/04/04 14:55
……我們大可借助字形輸入的選字功能,把字形與字音混合起來輸入,只要借助部首,就限制了同音字的出現,可使選字的精確度大為提高,很大程度上彌補了字音輸入需要選字的缺陷。


這個提議好!
謝謝! 徐百川2019/04/06 15:07回覆
1樓. 日月光明 LKK
2018/11/09 13:44
這是個千年的大問題。LKK認爲維持造字基本規則很重要。簡體字書寫便利的功用在電腦時代既然已經失去意義,所以保持繁體字形與字義的連接應該是有必要。簡化又改變了字義的後遺症太複雜了,應該儘量避免。

改變字音的問題比較小,中共簡體化的過程已經取消了破音字。雖然有些彆扭,只是習慣的問題。影響可能只在詩詞歌賦文藝方面。

如果只是爲了輸入方便,不知徐兄是否看過中研院漢字部件輸入法?這是個遵循造字原則窮盡式的字形輸入法。或許還有簡化增速的空間。

如果僅爲了簡化學習難度,LKK觀點是有付出必有收穫。學習中文兼具字型字音字義,對左右腦發育刺激均衡,因此對於兒童智力發展有正面影響。而拉丁和拼音語言學習雖易,則無此效用。語言學習應該是幼童就開始,有朝一日中文成爲世界語言,世人皆從童年開始學習,難易也不會是大問題。

我不知道中研院的漢字部件輸入法,不過也是如倉頡、大易之類的字形輸入法吧?

我的想法和您一樣,漢字不能因循守舊,使用了一千年的陳舊工具,該改良更新了。

徐百川2018/11/10 05:04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