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縱論台獨〈五〉所謂的二二八大屠殺
2018/07/08 15:55
瀏覽834
迴響4
推薦32
引用0

由於蔣介石為了全台反共一條心,避免外省人與本省人相互對立,台灣人暴亂與國民黨鎮壓的二二八事件就成了諱言避談的政治禁忌,於是台獨就得了天賜良機,在二二八一片空白的紙上大做文章,任意編造、渲染誇張了,把二二八形容成「殺人競賽」「慘絕人寰」「holocaust」的【南京大屠殺】!

陳水扁的台獨恩師台大教授李鴻禧說:
「在二二八事件時,蔣介石政府無緣無故殺了數萬台灣人。」

出身於沐幸皇恩,改過姓的「國語之家」、太空國際法的法學博士、台獨的老頭頭彭明敏,他說:
「國民黨軍隊一登上岸,便開始向基隆市街流竄,射擊或刺殺市民,強暴婦女,搶劫民家和店舖。」

激烈抗爭國民黨的陳婉真為作者之一的「1947台灣二二八革命」的書中說:
「濫殺:在馬路上遇人便殺,許多小孩子、婦女、老人因上街購物而被殺害。」
「沿戶屠殺:在市區中沿店掠奪、強姦、虐殺。」

辜寬敏的三號妾、積極活躍的台獨份子王美琇說:
「1947年所發生的二二八事件,是蔣介石的軍隊進入台灣島內所開展的瘋狂大屠殺事件。這次的大屠殺,不只滅絕了數萬島上的知識菁英和無辜的老百姓,‧‧‧‧‧。」

台獨理論家沈建德說:
「‧‧‧,因此展開恐怖的二二八全台大屠殺,把台灣的知識份子不留餘口地屠殺殆盡,老弱婦孺亦遭池魚之殃,以至於各地屍體堆積如山血流成河,高雄嘉義最悽慘。」

其他經常散見於過去報章雜誌、現在網路上,如:
「‧‧‧‧‧進行【掃蕩】,大砲、機槍、步槍齊響,沿街見人便殺,男女老幼死傷甚多。」
「由北而南,肆行掃射,殺得痛快淋漓。」
「見人就殺,致殺人如麻,血流成河,屍積如山,最後還大肆搜捕,使台民風聲鶴唳。」
「二二八‧‧‧,全島的每一寸土地都流沾著台灣人的鮮血,即使在日據時期,皇軍的異族統治下,都沒有如此殘酷的滅絕大屠殺。」
「中國在二二八殺的人,比日本五十年統治殺的人還多。」
「二二八事件是台灣史上永遠無法彌補的歷史悲劇,在人類史上從未曾看過像二二八事件,這麼悲慘地在短短幾天內,社會精英被無情地殺戮殆盡的情形。」

‧‧‧‧‧‧,等等,如何如何殘殺狂殺台灣人,「為賦台獨強說仇」,唯恐台灣人仇恨中國不夠深,諸如此類不勝枚舉。

               ❧❧❧❧❧❧❧❧❧❧❧❧❧❧❧❧❧❧❧❧❧
事實上!

3月10日,蔣介石在中樞國父紀念週集會講話時稱:「本人已嚴電留台軍政人員,靜候中央派員處理,不得採取報復行動,以期全台同胞親愛團結,互助合作。」
3月13日,蔣介石親自電令陳儀長官。電文曰:「請兄負責嚴禁軍政人員施行報復,否則以抗令論罪。」
           
政府定位二二八的主因是共黨煽動,平亂的主要對象是跟共產黨有關聯的人士。3月17日白崇禧到臺灣後,當晚6時半便向臺灣全省廣播,宣布政府對「二二八」善後從寬處理的原則,除共黨分子、煽動暴動、圖謀不軌者,予以懲辦外,其餘一律從寬免咎。

二二八發生後3月的1~8日是暴民亂打濫殺大陸人,3月9日國軍21師登陸,暴民聞風四散逃逸,軍隊從北到南,一路直下毫無抵抗,幾無丁點戰事。劃了7個綏靖區,每天的戰報也不過1區死3、4人,唯一的一支二七部隊聞風逃入山區,追捕時只死了7人,最後的總戰報加起來死了43人。師長劉雨卿就說:「說軍隊殺了很多人,根本是沒常識的說法,只有兩軍對壘,才可能有大量死傷,我軍入台,街頭走避一空,作亂者都躲藏起來,沒有戰鬥,哪來死大批人?」
            
當年21師的營長賈尚誼的追述:「3月8日在基隆登陸後一直到8月多,戰備結束,台灣完全平靜,他這個營走遍大半個台灣,他們沒有發過一槍,他沒有看過一個死人。」

再根據當時身為記者的吳濁流先生,在他【無花果】一書中對二二八的記述:「在這種情況(戒嚴)下,女人還是貴重寶物,因為不管這種程度的危險,可以不在乎地出來買東西,(男子會受盤查,語言不通容易惹上麻煩)。‧‧‧‧‧‧,在二二八事件中,沒聽說過有女人被打死的」。若真是濫殺姦殺,女人怎敢如此?可見濫殺姦殺都是先前暴民所為,台獨賴在國軍頭上。

鎮壓過後的「清鄉」(結束時間各地不同,大致在四月或五月),主要是抓行兇作惡的流氓惡徒與中共地下黨,而當時台灣會有幾個人與共產黨有關聯?在國共內戰的大局勢下,國民黨誤判他們是幕後主謀,殺了頂多二十幾個人就算多了,還有區區可數的幾個言論激烈的處委會領袖與報紙負責人,他們就被打蛇打頭、擒賊擒王,成了作亂青年的代罪羊、替死鬼。

看看清鄉時對一些首惡份子的處分:
           
參與水上機場攻防的歐陽文,清鄉時被捕判刑12年。
參與228事件中烏牛欄戰役的黃金島,被關押24年。
二七部隊隊長鍾逸人,判十七年徒刑。
宜蘭起頭鬧事的學生頭領謝松林,以年幼無知無罪釋放。
對二二八時武裝暴亂的一些頭目,都未處死刑,二二八時會殺多少人?對一般參與二二八暴亂的群眾,幾乎都是從寬處裡給以「自新」機會,寫了悔過書就釋放了事。

清鄉死的最多的,還是那些流氓惡徒,然而也不是台獨所說的什麼「無情捕殺、報復濫殺、栽贓清洗」。以高雄的〈二二八事件嫌疑人犯調查委員會〉為例,國民黨是與高雄知名人士共同審查被捕人犯是否真為「暴徒」。若不是,則予以釋放。

也有一些是地方人士出於私人恩怨,藉機舉報仇人涉嫌重大,加油添醋予以誣陷的。21師來台以後,陳儀就擔心會有公報私仇的情況,他說:「地方因恩怨的關係,萬一某些人利用戒嚴令而亂殺人的話,這筆帳以後會跟台灣人算不清楚,這個問題一定要注意」,陳儀告訴柯遠芬「如果罪狀很嚴重的地方人士,一定要送到台北來複審,複審之後再依法處分」,不過這個指示並未被徹底遵守,不少台灣人不但連複審的機會都沒有,甚至連上級的判決書還沒下來,就被當地先處決了。

二二八到底死了多少人?1995年《二二八事件處理及補償條例》實行以來,即使是死者無後,又是單丁獨傳連兄弟姊妹都沒有,那麼伯伯、叔叔、舅舅、嬸嬸、姑姑的後代,即是堂兄弟姊妹或表兄弟姊妹的家屬,依順位繼承也可領取補償。二二八的補償金額有六百萬之多,認定寬鬆,所需要的是一紙「受難事實陳述書」,以及相關證人(隨便找一個鄰居或朋友)寫一篇「見證」的陳述,無須政府檔案證明,即可申請。寬鬆到自然死亡或意外死亡的人,只要有人出面作證是死於國民政府的殺害,都可混充冒領,如澎湖沒有動亂,居然有五人領到死亡賠償。

後來《補償條例》還把申請條件放寬,還一再延長期限,自1995年開始到現在,一等再等又再等,結果出來的補償人數差不多一直停留在頭一年的679人死亡,174人失蹤。這總共八百餘人的數字(有女人與小孩嗎?),這與當時唯一有統計能力,還必須造冊登記各地人數與死者姓名的政府報告也相若。而且政府報告的數字(六、七百人),極可能是本省外省的死亡人數都加在一起的數字。

二二八成為禁忌,是在蔣介石遷台之後,在此之前毫無隱瞞死難人數的必要。台獨誇張到兩萬、三萬,這與民運人士誇張六四天安門的死亡人數以煽激民眾仇視政府,目的是如出一轍的。中東茉莉花之後的內亂,雙方機槍、火箭炮、坦克都開火了,一場在城市的激烈戰鬥,結果雙方的死傷包括平民,加起來也不過數百人、數千人而已。

               ❧❧❧❧❧❧❧❧❧❧❧❧❧❧❧❧❧❧❧❧❧

台灣的戶籍制度從日據時代開始就一直很嚴密,記載的也很詳細,民法上的一些行為,甚至包括童養媳、刑事入獄記載都有,婚嫁等的戶籍移入移出筆筆分明,二戰期間要憑「家甲簿」(現稱戶口名簿)去領配給物資,當時物質緊張連農戶養的豬隻數目都要登記的。國民政府接收台灣之後戶籍繼續沿用,二二八的受害家屬不必需要政府檔案,靠戶籍記載就可證明親屬在二二八失蹤或死亡的。

郝柏村任行政院長時(1990–1993),親手核定當時〈二二八研究小組〉「據研究」「據估計」「據推算」出來的二二八死亡逾萬的定論。可是後來1995年《二二八事件處理及補償條例》實行以後,光是申請而已,登記死亡補償的家屬卻不及一千人,於是郝柏村質疑原先受難者逾萬人的說法有誤。

接著郝柏村鑒於臺灣在日據時代戶籍就相當確實,只要把二二八前後的戶籍資料對照一下,認爲不難查出本省同胞因二二八的死亡或失蹤者。因此曾請當時的內政部「慈祥地」清理戶籍(即是從寬認定,寧可多不可少),最後吳伯雄部長報告,死亡和失蹤者僅爲500餘人,而且未必見得全是因二二八而死。

早在蔣經國過世之後,民進黨就一直叫囂要查出二二八真相,要公佈政府檔案,可是自家人的李扁執政總共20年,卻一直不敢公佈政府檔案。1991年李登輝是有指示行政院編纂《二二八事件研究報告》,可是當時編纂人員要借閱官方檔案都會遭到阻撓,難以全閱。1995年由李登輝主導,所成立的辦理二二八補償的〈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成員都是綠營,兩年後基金會設置〈真相調查小組〉,發文各情治機關,要求提供二二八檔案。縣警局接到,交代各分局照辦,過沒幾天各分局準備出來了,卻又下令燒毀檔案。

還真令人擔心李扁政府為了掩蓋真相大搞黑箱作業,把不利於台獨的二二八官方檔案都銷毀掉,有網友就告訴過我:「李登輝執政時期,燒毀了一些日本人屠殺臺灣人的資料,還有日本勢力在臺灣的代理家族」。陳水扁在其第二任卸任時,就公然買了多台碎紙機銷毀總統府的文件,是甚麼文件我們就不得而知了。

台獨能夠提出的唯一證據是玩弄數據的人口統計,即是從1945到1949二二八那年1947的前後兩年,以這幾年的出生率與死亡率做出比較之後,「科學地」「合理地」推估約在1萬8千至2萬8千人之間。
           
事實上這段時間前有大量陣亡的台籍日軍,美機的轟炸台灣,戰時男子出征又必定降低婚嫁與生育率。光復後又有大陸人入台與離台的流動人口,還有日人陸續返日。這段期間的總人口變動數,情況混亂絕非正常穩定,這種人口統計別說精確,根本很容以拼湊出一個所想要的數字。

(有一個傳言是日本人在二戰結束前後,有計劃的秘密屠殺台灣人,至少有兩萬人。2013年台灣發生過「八里咖啡店雙屍命案」,受害富翁陳進福擁有2座位於日本沖繩縣的無人島,其中一小島發現過一萬多具台灣人的無名骨骸,不知是否與傳言的日本秘密屠殺這件事有關?)

               ❧❧❧❧❧❧❧❧❧❧❧❧❧❧❧❧❧❧❧❧❧

台獨堅持死亡逾萬的一個理由居然是【共識】!也就是硬把傳言直接認定是史實。二二八基金會執行長廖繼斌表示,死亡逾萬人這是研究二二八的學者專家,受難家屬們多年來的共識,這已是幾十年來的說法了,因此教科書及二二八紀念碑宣稱死傷逾萬人,毫無更改的必要。

台北二二八紀念碑的碑文在定案之前,草稿的版本中原有21師登陸「肆行殺戮」「由北而南,肆行掃射」「任意株連,殃及無辜」等字句,藍綠成員都有的起草小組覺得帶有主觀判斷,或刪或改,但受難者家屬的代表當時執意不得更改,認爲「沒有殺戮,哪來二二八⁉」

到今天台獨在媒體、網路依然堅稱死者逾萬、兩萬、或三萬,而且死的都是「正義、熱血」的抗暴義士,以及見義勇為出來維持秩序,或挺身而出處理善後的「忠良、無辜」的學生和精英,結果都被國民黨通通抓,通通殺。

如:
「無數的全省各地精英們,都遭受無情的捕殺,‧‧‧‧‧‧。在這些人之中,有許多是未曾參與事件經過或自認是善意協助政府者,然而皆遭遇不幸。」
「即使是異族日本也不曾做過這樣計劃性、全省性、長時間的栽贓、清洗、屠殺。」
「我們先人為追求台灣民主自治而犧牲,無論抗暴死亡,或因維護和平反被謀殺,或遭報復濫殺,都是為公義受難。」 (一群二二八受難者暨家屬)
「二.二八事件」是古今中外少有的、殘無人道的、滅絕人性的暴行,是中華民族的恥辱。(台共蘇新)
「強調死亡人數並沒有太大的意義,因為人的價值並不能用數字來衡量,重點是,他們是怎麼死的?是不是死得其所?」
「二二八大屠殺是台灣的歷史浩劫,中國人對台灣人進行了慘絕人寰、人神共憤的【南京大屠殺】,令台灣人錐骨刺心、痛澈心肺,是永世永代都難解難消的冤仇。」

‧‧‧‧‧‧,等等諸如此類,把當時的皇民暴徒正義化、英烈化,翻來覆去也只不過是以張七郎父子、陳澄波等少數一些明顯錯判冤死的受難者做例子,以「恐怖」「濫殺」統蓋一切,定義二二八是台灣人對中國的「血海深仇」。

於是,二二八成了令台灣人刺心錐骨的血染歷史,所有受害家屬被塑造為暗夜哭泣的苦情角色,長年生活在被壓抑的陰影下,有冤無處申,傷痛揮之不去。也使得所有台灣人的心靈同感受傷和悲痛,一直在台灣人心頭隱隱作痛,二二八就是台灣人的【南京大屠殺】,並且猶有過之,二二八是受到熱烈歡迎來的同胞的大屠殺!

於是!官逼民反、殘暴屠殺無辜同胞的二二八真相必須平反昭雪!公理與正義必須彰顯!冤屈的亡魂必需安息,創痛的心靈必需撫慰,讓歷史的傷口能夠癒合,讓時代的悲劇不再重演,就要揪出元兇蔣介石!清算國民黨,進行轉型正義,這叫做「還原二二八」、這叫做「重構二二八」,台灣社會才會「解開仇恨的死結」。

有誰推薦more
迴響(4) :
4樓. 不信邪
2018/07/11 02:13
這些日本皇民的餘孽,其實日子很不好過,他們的主子,想擺脫再高一層的主子美國也辦不通!安倍目前極力靠近中國,中國很技巧地與日本交流,目的是他日要日本乖乖地做中國一帶一路的跟班!那位駐日朝貢大使謝長廷,目前唯一能做的是幫日本推銷核災區牛肉,這麼明顯的事實,怎麼還有人不清潔? 當年老蔣心軟,留下一群投機日寇餘孽,今日要回日本,沒人會阻擋,但是,是否又選錯了時機?
台獨好不容易熬出頭奪得政權,卻碰上中國崛起,如意算盤全砸了! 徐百川2018/07/11 10:52回覆
3樓. 清道夫
2018/07/10 19:40

228暴徒們,燒殺擄掠,濫殺無辜。

佔公署,佔電臺、奪警槍,企圖奪政權。

全世界有那一個執政者,能容許暴徒如此肆無忌憚,

無法無天!?

老總統出兵鎮暴平亂,以確保社會安寧,理所當然!

近期,軍公教警,為維護他們應有的權益,用平和的方式上街

抗議、民進黨政權違憲違法、背信、毁約。蔡政權就受不了,嚴厲鎮壓的了!

 

如果228的情形,出現在目前的臺灣島,蔡政權會容忍,

待暴徒如上賓嗎?!

台獨的說法是:「二二八是爭自由、反暴政的革命,死的台灣人都是愛國、正義、熱血、無辜的抗暴義士。」 徐百川2018/07/11 10:50回覆
2樓. pearlz (姥姥語錄-倪萍)
2018/07/09 04:27
蔡英文

正在打「聯軍對抗中國」的算盤。

總統不顧人民死活,甭談其他了。


認賊作父,反噬同類。 徐百川2018/07/09 09:52回覆
1樓. 貓靈子
2018/07/09 00:30

  哈哈!徐先生,這幫皇民不過是畏死無能之輩!毛公有言:為有犧牲多壯志,敢叫日月換新天。要搞革命,要奪權,就一定有犧牲,靠鬼叫幾句,妖言惑眾欺騙頭腦簡單的百姓就想成功?那根本是胡鬧!

  對付這幫禍國殃民之輩,其實除徹底掃蕩之外無他法(這恐怕只能讓中共出手),二戰時日本人的作風天怒人怨,皇民與日寇同路,定要他們受到該有的懲罰。邪狂之人,若不受到懲罰,這事上哪還有天理!

這些病入膏肓的倭奴,只能用外科手術清除了。 徐百川2018/07/09 09:53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