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影響世界法律的罪犯
2020/09/25 12:33
瀏覽1,367
迴響2
推薦19
引用0

原來某些法律的改變﹐竟是由美國的小偷和強姦犯促成的。

各國的法律﹐多是跟據以前的判例作參考的﹐一案是輸是贏﹐前例有決定性的作用。

改變世界法律的小偷

在1961年6月3日的凌晨零點到早上8點間,佛羅里達州巴拿馬市的一家名為「港灣球室」的撞球廳發生了一起入室盜竊案。有人在夜間打破了門,砸碎了香菸售貨機和一個唱片機,並且偷走了收銀機里的65美元。

警方根據目擊者指證將一名叫吉迪恩的人逮捕,庭審中,他說太窮請不起律師,請求法庭為其指派一名律師為他辯護,而當時佛羅里達州的刑事訴訟法﹐法院只會為被控死罪的被告指派律師,就拒絕了吉迪恩的請求。

吉迪恩只得自行辯護。然而吉迪恩連中學都沒畢業,更沒受過任何法律專業教育﹐他根本搞不懂那些法律術語的含義,對複雜的刑事審判程序更是一無所知﹐最終他被認定盜竊罪名成立,並被判處5年監禁。

讀書可救命

在州監獄服刑期間,吉迪恩利用獄中的圖書館刻苦自學法律,用鉛筆給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寫了一份“赤貧人申訴書”

吉迪恩在申訴書中說:由於我付不起高昂律師費,所以我沒能聘請律師為我辯護;由於我沒有受過良好教育,對法律更是一竅不通,因此我自己無法對抗經驗豐富的檢察官。 所以,我要求法庭為我指定免費的律師,以使我獲得專業律師的辯護,就像那些付得起律師費的人一樣。 因為法官沒有這樣做,導致我沒有平等地獲得與他人一樣的法律保護。這就侵害了憲法第六修正案(被告人應有權要求由律師協助辯護)和第十四修正案第一款(如未經正當法律程序不得剝奪公民特權)中所賦予我的權利。 因此,對我的審判是不公正的,判決結果也是錯誤的。

1963年3月18日,9位大法官全體一致裁決:律師權屬於公平審判的最基本內容,應當納入憲法第十四修正案「正當法律程序」的保護之列。 因此,撤銷了州地方法院的判決,並責令其重新審理。

重審後因為證據不足而獲得釋放。

後來美國最高法院通過 (Gideon v. Wainwright, 1963) 案的裁決,使第六條修正案規定的"得到律師協助的權利"適用於所有各州及聯邦法院的重罪案,從而將整個美國納入這一軌道。

本案在全世界產生了積極的影響,確立了刑事審判被告人無條件地獲得辯護的權利。

此案的影響和花絮

**吉迪恩案判決之後,僅在佛羅里達州,就有大約2000個被定罪的犯人被釋放。

**為吉迪恩辯護的律師,後來成為了最高法院的法官。

**故事拍成了電影《吉迪恩的號角》﹐由好萊塢巨星亨利·方達(Henry Fonda)在電影中扮演吉迪恩。

**吉迪恩去世時墓誌銘上只寫了信中的一句:

I believe that each era finds an improvement in law。

因此案例﹐就出了米蘭達警告(Miranda Warning)

1963年,美國人米蘭達(Ernesto Arturo Miranda,小學教育水平)因涉嫌對一名18歲的菲尼克斯女性居民搶劫、綁架和強姦而被當地警察逮捕。 他在警局接受了兩個小時的訊問,並在一份自白書上簽名﹐之後進行了非常簡短的審判,法庭根據米蘭達的供詞而判其有罪。

其後美國公民自由聯盟接受了米蘭達的委託,並進行了上訴,聲稱米蘭達的供述是偽造和受到脅迫的,其在訊問前未能知曉自己有不被強迫自證其罪的特權,而且警察也未進行告知。

命運不一樣的重審

1966年首席大法官厄爾·沃倫在聯邦最高法院作出裁決,確認米蘭達在接受訊問以前有權知道自己的憲法第五修正案權利,而且警察有義務向嫌疑人告知自己的權利,之後才能訊問。

最高法院將該案發回重審,法院重新選擇了陪審員和案件證據,而且米蘭達之前的「證言」不再作為證據使用。 在重審過程中,米蘭達的女友作為證人出庭,並且提供了對米蘭達不利的證詞和證據﹐米蘭達再次被判有罪,入獄11年。

從此這警告被印成卡片﹐每個警察手上都有﹐所以我們現在就算在電影中都常會聽到:

你有權保持沉默。

如果你開口說話,那麼你所說的每一句話都將作為呈堂證供。

你有權請律師,並可要求在訊問的過程中有律師在場。

如果你請不起律師,我們將免費為你提供一位律師。

你可隨時要求行使這些權利,不回答問題或者不作出任何陳述。

是與不是

判例要求米蘭達警告必須是明白無誤的(meaningful),所以嫌疑犯通常會被詢問是否已經明白自己的權利。有些情況下,必須堅定地回答「是」,而且嫌疑犯保持沉默不表示自動放棄權利。如果嫌疑犯英語水平不足,而且實施逮捕的人員未能將米蘭達警告以嫌疑犯的母語傳達給他,那麼之後的供詞不能採納為證據。

"你理解我剛才向你宣讀的這些權利了嗎?在了解這些權利的前提下,你願意向我坦白嗎?"

如果嫌犯對兩個問題的回答都是「是」(yes),那麼意味著嫌犯自動放棄權利;如果嫌犯對第一個問題的回答是「不」(no),那麼執法人員一定要重複一遍米蘭達警告;

( 很多人也不知應說"是"或"否" 才是對的?)

如果嫌犯對第二個問題的回答是「不」(no),那麼嫌犯援引了(invoke)他的權利。上述情況下,直到權利被免除(waive)前,執法官不可以審問嫌犯。

在警察系統,一般是讓嫌疑人閱讀印有米蘭達警告和相關權利提示的卡片,並要求其在閱讀並理解之後簽字。總之,政府(警察和檢察官)一方有責任證明,嫌疑人是明知和明智地放棄了不自證其罪和得到律師協助的權利。

***

有年不服交通告票﹐跑了一次上訴庭﹔法官問我:" Guilty or not guilty?

這時有幾種答法﹔說 " Guilty" 就是認罪不用審﹐然後再定罰款多少﹐官再會問你交得起嗎? 然後給一個較小的數目﹐問你有沒有? 你同意就下樓交錢走人。

說"Not Guilty。" 那時才正式開審﹔第一件事是先找證人出庭--就是那位給你寫罰單的警察叔叔了﹐當時告票是在A市給﹐庭卻在B市開﹐要警叔請半天假為了一百多來上庭是不可能的﹔所以既然證人不來﹔案就不成立了。

但官還是幹了我兩句才能閃。

假如你是答 "No!" 因為不是法庭答法﹐官就會立幹你一頓﹐要你再答一次﹗

所以在法庭上想罵粗口時﹐用字都會不同的。

(現在有了視像會議這東西﹐警叔經過手機的app都可作証﹐這招就無效了。)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不分類 不分類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還不悔改﹗
下一則: 朋友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2) :
2樓. frank060606
2020/09/26 12:28
美國法律有時很搞笑
明明殺了十個人,或歉人一百萬美元,凶手一定會plead no guilty

後來我問律師,律師說這是高招,這是逼被害人和解

因為被告不承認犯罪,原告和檢查官必須找證據,再加上攻防曠日費時

趕快何解,歉1百萬,十萬拿到就算了,哈哈哈

這就是民主,不知道好不好

北美法是為罪犯設想的﹐沒有懲罰的意思。所以星洲不管這些﹐打和死才是正確的刑罰。

上庭就是找法官商量﹐找同情﹐所以交通罰單200可改80﹐說沒錢再改50。判5年蹲2年就要假釋﹔但判前要多少人力物力才能入罪﹐受害者很多都忘了或掛了。

上大人(一張舊照)2020/09/26 23:21回覆
1樓. blackjack
2020/09/25 20:53

美國的正當法律程序(due process )被留美教授引進臺灣,背後都有很多故事

一般上法院不像戲劇,尤其如果只是簡單的交通違規,為此搞半天,更是不划算,所以有個「法律經濟學」,要考慮一下得失

美國的交通法庭guilty跟我們想的「有罪」,那又是不一樣了

上世紀中國對比西方是文盲﹐什麼都要學和進口。科技進口後可改良﹐醫學都是一樣﹐但法律就不能照抄。

台灣的庭訊和滿清時差不多﹐兩做對著法官說話﹐三方都是靠心證﹐辨方找親朋來頂證都沒問題﹐沒有所謂串供不串供的。

上大人(一張舊照)2020/09/26 23:12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