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多元智慧與全球文化交流的體驗-2005愛知萬國博覽會(下)
2010/03/05 00:21
瀏覽1,056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接上)

 2005年愛知萬國博覽會即將進入尾聲,本世紀第一個博覽會將在925劃下句點,在熱鬧喧騰的展期當中,相信已經有不少讀者前往會場,參加此一世紀盛會,體驗新世紀的博覽會典範,以下將針對博覽會營運、舉辦效應進行分析,同時,就博覽會當中,與台灣相關的議題進行論述,並且為此次博覽會進行整體評論。

    營運

    以下將以經費、交通、餐飲、動態演出與安全維護說明此次愛知萬國博覽會的營運特色。

經費

大體來說,日本藉由愛知萬國博覽會,展現科技實力的意義不言可喻,但有鑑於兩千年德國漢諾威萬國博覽會的巨額虧損,日本人這次主辦愛知博覽會並不想做大,同時在經費上精打細算,此次舉辦愛知萬國博覽會的費用,將由日本中央和地方政府、豐田汽車公司和其他私人企業分攤,估計這場為期六個月的展覽會,投入籌備與舉辦費用可能達到3,500億日圓、相當於33億美元。

其中1,900億日圓(相當於19億美元)的預算當中,包括建設費和土地徵收費1,350億日圓,由日本中央政府、愛知縣政府和贊助企業分攤,剩下的550億日元,列為展覽會營運開銷,由籌備單位日本萬國博覽會協會自負盈虧。不過日本媒體估計,如果加上為搭載觀光客到場參觀,而建造的磁浮列車和新機場,總花費可能接近一兆八千億日圓。 

  事實上,門票收入是籌備單位主要收入來源,分兩階段銷售,每階段賣半年,票價逐次調高,預售票是3,700日圓,開幕後將提高為4,600日圓,不同階段有不同折扣。預售票已經從2004925開賣,將賣到2005331,事實上到2月中旬已經賣出超過800萬張。 

  而根據主辦單位估計,門票如果賣到1,500萬張,將有555億日圓收入,就能打平營運開支。企業各種形式贊助與豐厚的吉祥物紀念品利潤,也是大會收入來源。同時,當初建設場地時盡量不破壞原有地貌,因而也節省不少改造地形開銷。 

交通

愛知萬國博覽會展區內的交通動線設計,主要是以因應崎嶇不平自然地形,採用人車分道的鋼木混構高架空中「人行迴廊」(Global Loop),充分顯現對原自然地形地物的尊重與回應,這是在不干擾自然下所建出便利的人行徒步道。

展區內的交通工具多以低汙染、高科技、低噪音、省能為主,除導入低污染無人駕駛的IMTSIntelligent Multimode Transit System運輸系統,另備有纜車、腳踏計程車等共七種交通工具。

行走於長久手會場內高架空中人行迴廊下無人駕駛的IMTS,是TOYOTA公司開發的新一代智慧型交通工具。而高架空中人行迴廊上的遊園車和現有公車都採新型燃料電池,不會排放汙染空氣的物質。同時,愛知萬國博覽會在會場中採用空中纜車,用於場内觀覽和移動到瀨戶會場,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往來瀨戶會場的纜車,途中會有兩分鐘左右,纜車玻璃窗會變成白色不透明,以保護周圍住民隱私。

而連接名古屋市區到會場乃新落成的磁浮列車新捷運Linimo線;長久手會場與瀨戶會場間設置高空纜車,是愛知萬國博覽會結束後,唯一會留下來的設施,以供原有公園聯絡交通之用。

餐飲

愛知萬國博覽會開幕當時,日本萬國博覽會協會以防止食物中毒為由,規定遊客不准攜帶任何飲食進入愛知會場,但這項措施實施一週,便備受詬病,一方面是館內餐廳經常大排長龍,一食難求,另一方面,餐廳價格偏高也是造成不滿原因。儘管在各國展區展館與中央區設有各式餐廳,但一到吃飯時間幾乎到處客滿,在不能帶外食的情況下,很不方便。 

也因為抱怨民眾太多,四月初在首相小泉公開請命,希望這次負責萬國博覽會的單位,考慮開放讓民眾可以帶家庭手作便當。使得負責單位經濟產業省從4月中旬開始開放手做的便當和水壺入場,但是依舊禁止市售便當和容易成為恐怖份子犯罪工具的鋁罐和寶特瓶等罐裝飲料進入[1]。雖然遊客大表歡迎,會場內的餐廳則紛紛對生意受到影響感到不安。

事實上,愛知萬國博覽會自開幕以來,參觀旅客並未如預期多,餐廳營業額已不如預期,「手製便當」大量湧入,餐廳生意的確受到影響,部份餐廳紛紛推出更加吸引遊客胃口的料理,以吸引顧客上門。 

動態演出

萬國博覽會期間中,每個國家被分配到不同日子安排國家日,每天都可享受到各國的活動和紀念儀式。此外,展覽期間有許多不同國家的舞蹈、音樂、歌劇、傳統民族藝術等演出,像是每天下午5點在「愛地球廣場」舉辦的「精靈的森林舞踏會」、「鯉魚池」的水舞及音樂會等。

安全維護

日本愛知博覽會吸引全球上千萬民眾前往參觀,防恐措施以滴水不漏為最高標準,為了防範恐怖份子在愛知博覽會期間發動攻擊,日本政府方面可說是相當戒慎恐懼,派出大批警力,針對進入會場遊客,進行相當嚴格檢查。這些檢查執行的非常徹底,包括X光搜身,還有先進儀器的三道關卡。最後在通過會場後,再做一次檢查,連自己帶的礦泉水,都不能帶進會場。只見到所有遊客先把礦泉水都喝掉,空瓶得回收。有了美國911的恐怖經驗,日本為辦好這次愛知博覽會,可說是費盡心思,希望能順利得讓博覽會進行。 

而為了確保各地遊客和蒞臨的各國元首安全,日本政府這次出動4千名人力、200多部監視器進行維安工作,這是日本繼1970年大阪萬國博覽會後,相隔35年再次主辦萬國博覽會,為求安檢滴水不漏,日本當局調派3千名警力和1千名私人保安,層層把關;另一方面,200多台監視攝影機掌握園區內外,以及附近各交通要道的即時情況,還有遠紅外線感應器,確保可疑人士突破警戒私自擅闖。而安全人員也會不定期在園區內巡視,同時部署在至高點進行監控。此外,主辦單位也特別出動警衛機器人,感應消防訊息,偵測使用照相機的可疑民眾。 

相關效應

在日本傾全力籌辦此次世界博覽會之餘,不難發現,此次博覽會的確為日本國家與區域帶來經濟、政治與外交等多方面的效應。 

經濟

  根據愛知縣府從會場營運、遊客飲食、購買紀念品等收益預估,長達半年的萬國博覽會經濟效益高達7,900億日圓,如果加上剛啟用的中部國際機場的貨物轉運,一直到2010年的後續經濟效益更達一兆四千一百億日圓,專家則更高估達十兆日圓,約合美金970億元。

事實上,就日本股市大盤來看,從日本愛知萬國博覽會開幕以來,日股也上演「萬國博覽會行情」,參展的大型企業,受到利多激勵,股價早就提早反應,率先上漲。事實上,萬國博覽會就如同奧運一樣,往往帶動當地投資和內需市場,因此加深法人機構對日本經濟重拾成長力道的看法,各大外資券商紛紛建議客戶持有日股,愛知行情持續發酵。 

同時,對於名古屋、愛知區域經濟來說,由於日本愛知萬國博覽會展出期間各國投資者蜂湧而至,旅客人數爆增,刺激當地內需市場,也相對有助日本企業開拓海外商機,因此,日股提早上演萬國博覽會行情,34家愛知當地企業所編製的愛知企業指數,從去年第四季以來足足漲了一成四,過去經驗顯示,萬國博覽會的主辦國,當年度股市明顯走多,日股更具優勢的是已經盤整打底到一段落,不少研究報告顯示,萬國博覽會對當地內需市場和海外商機的拓展都有加分,過去20年間的10次萬國博覽會,除了2000年的德國和1992年的西班牙博覽會,股市受到全球經濟衰退沒有博覽會行情外,其他8次萬國博覽會主辦國,股市平均漲幅約14%。受到日本愛知萬國博覽會激勵,此一盛會所吸引人潮,有助於提高收益暨擴展知名度,使得部份與愛知博覽會相關類股,在日本股市受到追捧。而各地湧入的觀光客,使得名古屋百貨零售沾染愛知博覽會光彩,股價水漲船高,包括愛知銀行、名古屋鐵道等相關類股都有亮眼表現。 

政治、外交

事實上,在愛知萬國博覽會正式揭幕前,在預展時已經向世人展示機械人的萬花筒世界,有美少女機械人 Actroid 迎賓,有恐龍機械人走來走去,還有其他高科技有趣的展品。而在博覽世界新事物的背後,主辦國日本還另有圖謀,那就是不惜工本甚至免費招待,以萬國博覽會之名,廣邀世界領袖前赴東京,展開「萬國博覽會外交」,修好與各國關係,使日本在國際政治上的謀求得到支持。日本舉辦萬國博覽會,無論在經濟和政治外交上,都有重大效益。 

日本舉行的首次萬國博覽會是大阪萬國博覽會,主題是「人類的進步與和諧」,向世界展示日本在東京奧運會後,各方面的發展,吸引了6,400萬名參觀者。大阪萬國博覽會同時展出科技和產品,令日本關西一帶經濟延續發展逾10年。此外,連當年跟日本沒有建交的蒙古亦派出副總理參加大阪萬國博覽會,結果促成蒙日建交。根據專家分析,大阪萬國博覽會前後半年間達成的效益,相當於10年外交才達到的效益。而此次愛知萬國博覽會開展期間,適逢日本爭取加入成為聯合國安理會成員期間,以及與鄰近中國與韓國關係緊繃的敏感時刻,使得愛知萬國博覽會的外交效應不言可喻,值得後續觀察。

台灣相關

由於中華民國並非聯合國會員國,無法正式參展聯合國架構下的國際博覽會,但日本為吸引更多台灣旅客參加愛知萬國博覽會,同意讓台灣參展,除了可在博覽會國家館第六館區(大洋區及東南亞館)內推廣行銷台灣美食及特色農產品外,也規劃表演團體參與演出。

事實上,開展以來委外經營的台灣美食餐廳「ILHA FORMOSA」位於第六區的中心位置,正好連接著空中迴廊,的確吸引許多遊客前往,約74店面除供應台灣料理美食外,以福爾摩沙錄影帶、書報介紹台灣,台灣農產品和觀光資訊等。另外在會場角落,台灣為展現不缺席決心,也在此用石頭鋪成台灣圖形,盡最大努力,勇於突破外交困境。

除了台灣本土美食和創意小吃餐廳之外,六月下旬至七月上旬,台灣本土共有五支藝文展演團隊共襄盛舉。五支享譽國際的台灣藝文展演團隊,透過精湛的肢體語言及樂音天籟,搭配精選的代表作品,深入詮釋台灣特有的豐富生命力和精緻、多元的文化藝術內涵。在「愛知地球博」的圓頂活動大禮堂、「愛.地球廣場」露天演出的五支台灣藝文展演團隊,包括:雲門舞集、優人神鼓、蘭陽舞蹈團、舞鈴少年、朱宗慶打擊樂團。至於各團隊的演出日程,分別為六月二十日「蘭陽舞蹈團」、二十一日「優人神鼓」、七月四日「舞鈴少年」、五日「雲門舞集」、六日「朱宗慶打擊樂團」。似乎不難看出台灣希望藉由藝術表演、美食小吃等來展現台灣文化精緻且多元化的面貌。

  雖然台灣無緣參加展覽,不過到愛知參觀的旅遊團,可是一波接著一波。日本政府這次首度開放台灣民眾免簽證的措施,給台灣方便,在愛知萬國博覽會的帶動下,今年台灣赴日觀光人次,可能會出現一成以上成長。四月初開始,前往日本中部的台灣旅行團幾乎都將愛知萬國博覽會納入標準行程,不但如此,還有旅客要求更改行程,加入萬國博覽會參觀,同時,由於此次博覽會強調的是環境科技,因此目前有許多高科技或相關領域商務考察的團體,準備前往取經,同時日前政府為籌備二○○八年台灣博覽會,亦有不少中央、地方政府相關機構官員與民意代表赴日本愛知萬國博覽會,汲取相關籌備經驗。

台灣參與愛知萬國博覽會展覽,對推廣台灣優質產品、拓展外銷商機、宣揚台灣文化與吸引日本及其他國家旅客來台觀光,具有正面效益,除了藉此展現台灣本土的文化與創意之外,的確也為原本預定舉辦的年台灣博覽會汲取不少觀摩學習經驗。

評論

開幕典禮當天,愛知萬國博覽會會場外,有3個環境保護組織抗議愛知萬國博覽會破壞生態環境,影響3,800種動植物生存。部份縣議會議員也加入反對活動,拒絕出席開幕典禮,顯示萬國博覽會舉辦154年以來,這個曾以炫耀各國經濟實力為目的的集市活動已出現非議。以下,將以博覽會的時代意義與他山之石針對愛知萬國博覽會進行評論。

萬國博覽會的時代意義

         愛知萬國博覽會開幕至今,已經吸引超過千萬遊客前往參觀,二十一世紀的第一場萬國博覽會--「日本愛知地球博」,在長達半年展期當中,主辦單位期盼能吸引包括150萬外國觀光客,總計達1,500萬人次的訪客參觀,不過,相較於1970年的大阪萬國博覽會,共吸引國內外共計6,400萬人參觀的盛況,在當今資訊快速流動的網路時代,萬國博覽會這類形式的大型活動是否將在本世紀逐漸式微,也成為值得關注議題。事實上,不管是「國際展覽局」認證的萬國博覽會,或是如瑞士、英國等歐洲國家舉辦的國家級博覽會,晚近全球的博覽會活動已逐漸呈「主題樂園化」的型態發展,以帶動主辦國國內觀光熱潮及展覽會場當地的新市鎮開發為主要目的,若以愛知萬國博覽會為例,此次展出多具高度娛樂與趣味,相較早年博覽會以展示尖端科技為主的型態,已出現極大轉變。       

        雖然萬國博覽會所代表的創新,絶對是最好的時代表徵,萬國博覽會很大程度上成為這154年舉辦期間的時代標誌,萬國博覽會所倡導的主題,大大激發人類探索和思考未來的想法,但隨著全球資訊傳遞即時化與跨國交通運輸的便捷化,技術創新與時俱進,舉辦大型博覽會活動,的確難度愈來愈高,能吸引參觀人潮也愈來愈有限,35年前的大阪博覽會吸引超過6000萬人參觀,恐怕也將會是人類史上空前絕後的博覽會盛況。 

但值得思考的是,也許萬國博覽會是強國俱樂部的表演秀,但是不得不承認前往萬國博覽會參訪,依舊是樂趣十足的旅行節目。在日本愛知萬國博覽會上,就能充分體會到這種變化,各色美食和特色文化展覽佔據整個會場的三分之二,而新技術和新產品,這些萬國博覽會的傳統展出項目,反而成為企業參展的主要項目,使得愛知萬國博覽會更像一場國際嘉年華活動。 

如同奧運會和世界杯一屆比一屆龐雜,萬國博覽會其實也面臨同樣問題。2000年德國漢諾威投資成本高達1億德國馬克,而愛知萬國博覽會上僅豐田展館就投入50億日元,要知道2000年萬國博覽會給德國帶來的赤字總計是12億歐元,縱觀萬國博覽會的經營史,直接盈利並非易事,盈利、持平和虧損的萬國博覽會各占三分之一。特別是從1970年代開始的萬國博覽會大多都是虧損態狀,從1992年西班牙塞維利亞萬國博覽會的虧損3億美元,到1998年葡萄牙里斯本萬國博覽會大虧5.5億美元。因此,愛知萬國博覽會究竟會盈餘還是虧損,仍有待進一步觀察。

一般來說,萬國博覽會的經營始終存在隱憂,主要原因在於萬國博覽會的展出內容和參觀者的不穩定性,例如,漢諾威萬國博覽會很明顯有預期訪客過多的經濟問題,另一方面,不同於奧運會明確體操、游泳、田徑等運動項目,很多原本打算參觀萬國博覽會的人並不知道會期長達幾個月的博覽會,到底包含那些內容。奧運會與萬國博覽會的確各有不同屬性,一般來說,奧運會較容易吸引全球觀眾的矚目,透過新聞媒體集體共同參與,萬國博覽會本身著重現場感官親身體驗,相較之下,以競賽優勝劣敗的奧運會就顯得容易理解與親近。

不過對於舉辦萬國博覽會的城市而言,除了作為城市名片的宣傳作用以外,當地主辦單位更喜歡將展場留下的龐大基礎設施,看作目標收入,把萬國博覽會作為提高城市與國家競爭力的機會,同時需要精心和長期規劃,但城市眞正開發是在萬國博覽會閉幕後,然而,愛知萬國博覽會面臨矛盾局面是,由於強調環保主題不得不要實現70%的材料再回收,而會場所在地的愛知丘陵區,未來除變成大公園外,如何再應用,值得思考。 

他山之石

410、開幕第17天,前往參觀「愛‧地球博(愛知博覽會)」的人數好不容易突破百萬人,成績並不理想,以主辦單位原先設定的總參觀人數1500萬人,需要平均一天進場81000人,而除開幕盛況空前外,雖然開始差強人意,但至今每日平均進場人數,已經可以達到設定標準。 

由於1970年的大阪萬國博覽會第5天就破百萬人,因此,主辦單位幾乎都以如何增加遊客作為首要思考課題。另外,由於準備仍不足、職員未進入狀況、開幕後的持續混亂都讓參觀者有不好印象,另外,票價十分昂貴;網路預約系統開幕沒幾天就當掉,停一個多星期;電話經常忙線,聯繫不到等也是參觀者抱怨的原因。而除了開幕之初遊客少外,還有其他狀況,120個正式參展國家中,在開幕時,有5國展場趕不及,參與非洲共同館的查德,該派來工作人員沒來,連負責人都連絡不上,以及包括委內瑞拉、厄瓜多爾、祕魯、玻利維亞的「安第列斯共同館」,展示品沒到,這些都相對使得愛知萬國博覽會在開幕時略微遜色。

儘管愛知萬國博覽會精采的機器人,讓遊客看的眉開眼笑,但是各項設施都要排隊好幾個小時才能進入,場內餐飲設備與空間不夠完善,先是不能攜帶外食,後來又開放可以帶自製便當,但根本沒地方坐下來吃飯,讓大家怨聲載道,再加上有的地方擠的不得了,有些地方則是人煙稀少,博覽會場地設計不良,主辦單位只好在用餐時間,出動工作人員指引遊客到有餐桌的地方用餐,暫時紓解遊客的不滿情緒。

此外,博覽會中最人氣的機器人館,由於參觀人數太多,排隊要排上1個多小時,因此採變通方式讓70歲以上的阿公阿婆用號碼券代替排隊的方式入場參觀。另一方面,愛知萬國博覽會,雖然號稱為萬國博覽會,希望能吸引外國遊客前往,但多數展館,仍以日文為主,雖有英文對照,但對於外國遊客仍屬不便。

反觀台灣,儘管政府已經決定停辦「2008年台灣博覽會」,替代讓有意舉辦區域博覽會的地方政府提出申請,政府再予以補助,雖然此舉較為務實且具可行性,但事實上,每年台灣到處充斥以博覽會之名,所舉辦的各項展覽活動,良莠不齊,空有博覽會之名,事實上,台灣仍需要國家級的博覽會作為旗艦標竿,一方面讓台灣全體共同參與此一大型活動,集合社會資源,動員社會能量,凝聚共識,另一方面,也讓台灣民眾有機會著眼共同來思考台灣的未來,放眼世界,日本傾其國力、充分時間、與各個國家與國際機構協力合作,設定單一會場,完成此一深廣意涵的萬國博覽會,雖然仍有不少瑕疵,但已經為台灣未來舉辦博覽會立下參考典範。

作者簡介:

黃振家博士,淡江大學大眾傳播學系助理教授,日本廣告學會會員,經濟部商業司會議展覽服務業推動小組委員,研究興趣主要為品牌行銷、活動行銷、整合行銷傳播,2002年赴日擔任日本吉田秀雄紀念事業財團客員研究員,即針對博覽會相關課題進行研究,2005年愛知萬國博覽會舉辦期間,多次率團前往日本拜會參觀,進行相關交流訪問研究,並陸續針對博覽會課題,進行公開講述與發表相關著作,是台灣博覽會研究新生代學者。



[1] 除了反恐與防止食物中毒的原因之外,原先禁帶外食飲料,亦有環保考量,博覽會展區內所販售的食物飲料容器,皆是可回收再利用的環保材質,包括自動販賣機的飲料一律都是紙杯為主。

 

有誰推薦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