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北港溪傍的蔦松
2020/07/01 07:34
瀏覽1,762
迴響19
推薦111
引用0


 


北港溪傍的蔦松

千百年過去
溪  依然堅持一野翠綠
白鷺鷥拍醒載滿舊夢的蘆笛
妳不會忘記
那段偷乘渡排的兒昔
還有一條多情的北港溪

風多情舞著飛絮
任由春色氾濫而美麗
咀嚼了一夜霜白
心  始終無法平息
擱淺在胸口的那一縷鄉愁
循著沸騰的血液在南方搖曳

與陶潛對飲
曾是年輕時的天涯
遨遊在文學裡
我們唱著同樣的歌
走向更遼闊的哲學彼岸
有妳我的心跳聲

想與春色夕陽偕飲
詩心卻依然半醉半醒
靜靜躺在蜿蜒曲折的北港溪
斜斜一行
不經意寫出的字
是夢裡最真最濃的相思
〈葡萄園詩刊222期〉





慕 白 文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詩詞
自訂分類:念家鄉
下一則: 蔦松。蔦松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9) :
19樓. 吹起了自然風
2020/07/21 23:24

不管現在以何種方式聯繫

   時間久了

 相逢有期  或 無期

   會有一個關鍵點

  當一方不願再守候

那時 就不要困住自己  困住別人.

  彼此守候很美       但若成為負擔負荷       心靈  會做出祂想做出的選擇的

     靜安怡寧

走出夢想的邊框

已逝的風景如浪

在一首熟讀的絕句中徜徉

就如風吹過的深秋景像

散失的心情

不曾走到的古道斜陽


沒有發生,如何成負擔。

不曾交會,就沒有守候。

困住自己的,是一顆無明的心。
慕白2020/07/22 20:18回覆
18樓. 吹起了自然風
2020/07/20 11:45

  詩與詩的對話  心與心的對話

   一來一回   毫不停歇     

    這樣就 足 夠 了嗎

在虛幻與現實之中

我們雲端上相逢

瑩幕上的字字生動

會有一些感動

會有一些心痛

用想像寫出的藍色心情

是否依然淡定

相識縱未相逢

心也有靈犀般的相通
慕白2020/07/21 06:57回覆
17樓. 石蕊
2020/07/18 07:24
交換眼色
南風翕忽而來
在我額頭翻飛飄過
山谷張開雙臂包容抖索
一朵小紅槿不耐寂寞
提前從籬角悄悄跌落

風向倏忽北轉
藍色的時光也跟著轉向
隔窗遙望蔥鬱山頭
在下午四點之前
與之交換孤單的眼色
中午到草屯澎湖湾用餐 慕白2020/07/19 12:38回覆
今天到東勢林業園區及惠蓀林場。 慕白2020/07/18 21:39回覆
閒遐的日子是一首詩
像酣睡夢中的一枚音符
小紅槿的藍色時光
已成了半截故事
一曲家鄉來的調子
充塞的情緒便從眼眶溢出

一首古老的俚歌
下午四點時從喉間唱出
我的歸處
是已經被遺忘的名詞
一如古老的傳說
在那隱隱約約的地方 慕白2020/07/18 19:47回覆
16樓. 石蕊
2020/07/17 07:29
詩酒伴孤影
參飲瓢泉聽松風
客少盡日無塵累
獨自穿花尋路
直入白雲深處
詩酒伴孤影

山風夜雨逼人寒
雲深不見幽明月
把歌操弦弄琴
誰識高蹈出塵
有夢獨覺醒
南風剛從島嶼列隊而過

夏的顏色便沿著青翠山脈

一路蜿蜓了過去

渴飲清泉飽聽松風

濤聲已醉酒爬入我的詩中


暮色裡把歌操弦弄琴

孕育了一場好夢

在風雨欲來的夜裡

空曠的寂寥令人陌生

如果你要來  請帶一壺酒
慕白2020/07/17 19:08回覆
15樓. 石蕊
2020/07/16 08:13
詩境不見人
孤寂的畫樓飄著斜風細雨
我從詩章裡找到遺世的畫魂
審視每件作品
都飄蕩著隱微的智慧
企圖接近深鎖的靈魂
只為學習超越

山雨又起
如詩魂再現
我佇立堂前
詩意悄悄爬近胸膛
詩境不見人
但境界越來越遼闊
夏蟬唱一首紛繁的歌

點綴了晝白與夜黑

在濃密的林霧裡

高蹈出塵的枝頭上

詩意悄然展現

詩境已再化為遼闊的春天


詩章裡的遺世畫魂

被夏蟬鳴成一種豪?的激響

在充滿光和熱的季節

詩興從午寐的殘夢醒來

那些寂寥的故事

就在午後的三點揚帆了
慕白2020/07/16 18:16回覆
14樓. 石蕊
2020/07/15 07:46
約會的時刻
飲醉的星兒
為漸隱的弦月流淚
月下靜默的花影
散去迷人笑靨
蝶舞不再
花香猶在躑躅
夜風讀誦夢遊者的囈語
美的好淒切
這是許諾約會的好時刻
即便月色收攏枕邊的人
昨夜畫樓遲忘歸

飲醉的星兒猶不睡

沒有人去過的天涯

無邊月色

化為春夢收攏了枕邊人


當墨水解凍

憂鬱的心情早已融冰

無聲的雨景

像徐志麼那般揮一揮衣袖

就已坐化成千古
慕白2020/07/15 20:14回覆
13樓. 石蕊
2020/07/12 13:21
命運交響曲
太陽尚未從山稜爬起
一臉倦容的晨風為夜雨舉哀
庭院積了一片清靜的水影
為了與積雲互換眼色
寒蟬帶咳稀落的叫了兩聲
招呼早起散步的村民

昨日才見花開
今日花已枯萎
時間沒有終點
憂鬱卻始終跟隨
過去和未來在聖稜線交會
呵,這是聽命運交響曲的時節
一望無際天接水

星星已飲醉

白頭翁的笑聲吵醒了晨

太陽就從太平洋爬起

落在心海內的那片帆影

早已雲過天清


一杯冷去的茶

泡掉老落的青春

由哀愁釀成的淚珠

旱隨花開花落飛舞

一臉的倦容

皺紋寫在將逝的黃昏
慕白2020/07/15 04:28回覆
12樓. 石蕊
2020/07/11 08:01
雨開始落
閒望窗外
滿天墨雲過境
濃得時序無章
山風呢喃吹過
層疊山林一片沉寂

雨開始落
無從收拾的嘩啦啦
落在谷壑的魂魄裡
濺溼七月的半截臉兒
來得如此輕狂為那樁
閒望窗外

山嵐從谷底緩緩升起

亳無章法卻帶著一臉憂鬱

濃得擾亂了時序

層疊的山林忍不住深呼吸


風吹長堤黃金雨

六月從此揚帆去

這一生太短

理不清的那一團思緒

遠去的天空卻無語
慕白2020/07/11 19:40回覆
11樓. 兟絲
2020/07/10 14:51

於板橋種過類似新娘捧花蔦蘿
20多年了
終再度有感的與蔦相遇
字如此冷僻
會受青睞
想必有其故事

台灣雖小,但蔦松卻未被踏訪
就像坐往高雄的快車
也渾然不知北港溪是否流經眼下

蔦松豐美了曾經的你和妳
任憑時光暗流轉
回憶綿延向遙遠 

蔦松其實很古老,但它的曝光率低,知道的不多。

每個時代都有它的故事,農業時代蔦松是大村莊,到民國5.60年代步入工業社會,在北部討生活較容易,所以才有「舊皮箱的流浪兒」「流浪到台北」應景的歌。

如今我們已在這裡落地生根了,蔦松的點滴都已成回憶。


我在蔦松。蔦松這首詩裡有寫~頂蔦松建庄於明朝永曆年間,台灣開發史上是古老的大村莊。明朝天啟元年顏思齊登陸於今日之水林顏厝寮,當時已陸續有移民往頂蔦松地區定居,頂蔦松建庄於明朝永曆年間迨清朝時已有百戶人家。

光緒元年台灣設二府八縣四廳時期,八縣中嘉義縣轄16堡蔦松堡為其中之一。光緒二十年,蔦菘北堡是雲林縣下轄十五堡之一。
慕白2020/07/10 20:50回覆
10樓. 石蕊
2020/07/10 07:33
鳳凰谷
失去陽光的天堂
烏雲麇聚黑水之上
荒遼的大地
承受梅雨的氾濫

傳說的鳳凰谷
淹沒在深澤水鄉
美麗的記憶
於嘆息中逐片剝落
荒遼的大地

期待能醉上一回

等到滿天墨雲過境

卻翻攪了滔滔萬丈千波水

那一流的清淺

只能在夢中回味

逐片剝落的記憶苔痕

就像一片詩心隨風吹

風過迴廊五更雨

誰用相思熬煮了年年歲歲
慕白2020/07/10 20:49回覆